欢迎访问法观网-中国法治观察网!
设为首页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社会新闻 教育新闻
财经新闻 体育新闻
娱乐新闻 军事新闻
时事观察 生态环保
健康卫生 法律法规
科技之窗 企业动态 书画艺术
公益行动 房产商情 爱车一族
旅游新闻 历史人文 图文资讯
各地新闻 舆情监测
中华情缘 书画收藏
爆料投稿 联系我们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舆情监测 >

实名举报延长县村霸张延林违纪违法的举报信

时间: 2019-05-06 13:43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
    实名举报延长县“村霸”张延林家族把持村务二十多年违纪违法 镇政府克扣我家的危房补助款的举报信

    尊敬的中央巡视组,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陕西省委巡视组,陕西省检察院,省公安厅,延安市纪委监委,延安市检察院,延安市公安局,中央驻陕西各大媒体:

    我叫张奇兵,现年41岁,系陕西省延安市延长县张家滩镇月余村委会于家塬子村民小组村民,我的身份证号:610621197904291614。我们村组一共52户村民,206口村民,村子离延长县城四五十公里,比较偏远。

    我现通过网络实名举报我村延长县张家滩镇于家塬村张虎平,张延林父子利用家族势力长期把持村务二十多年,贪赃枉法 ,村里重大事项独断专行,多年不公开村务财务,俨然一个“土皇上,”即使村里算账,都是家族成员,关系好的私下算账,向来不向村民公布账务,自收自支自己说了算,利用职务之便,为亲属,家人,村里听话的人在低保救济,补助款方面谋取好处,而真正需要帮扶的贫困户不给救济,专和那些经常不听话,顶着干,提意见的村民打击报复,穿小鞋,在宅基地划拨,贫困户救济,产业扶贫补助上勾结部分镇政府干部使绊子,卡脖子,让你弄不成,村民有怨言无处说,敢恼不敢言,多年镇里,县里,市里,省里,北京上访,最终都是不了了之,多年上访无果,镇政府包庇张家父子家族势力为非作歹,贻害一方,乡镇领导也扬言:“不怕你们告,直管告,就是告到天上,还要回到我这一亩二分地上给你处理了”。

    1996年至2008年,张虎平当我们村支部书记,在任期间,张虎平为了达到把持村务,搞小圈子,通过贿选等手段把自己的侄子张延林选成村委会主任,在村财务上直接任命让自己的堂弟张俊贤为村会计,张虎平在任时做事霸道,任人唯亲,利用职权假公肥私,贪赃枉法,现列举张虎平在任期间的违纪违法情形:

    一.2000年村里架线通电,村支书张虎平在没有召开村民大会,没有经过村民同意,私自以村里52户村民,206口村民的名义在延长县农业银行贷款8万元,使全村每家每户莫名奇妙贷款515元,每口人莫名贷款131元,十多年过去了,农行讨要贷款,个别几户村民怕影响征信还了冤枉贷款,大多数村民没有还这冤枉贷款,这些年,有些村民要发展产业去延长县农业银行去贷款,被工作人员告知有贷款,声称还了贷款才可以贷,村民很无奈,也很冤枉,有理无处诉;给村里通电架线本是好事,村民投工投劳理所当然,村支书张虎平为了讨好村里退伍军人,给当时延长县一位县长开小车的张东明,两人相互勾结,声称在通电架线上能给村里帮上忙,并在村里开会时忽悠村民,让村民同意给张东明集体土地15亩,张东明一种就是近二十年至今,俨然成了自己的私田,种了这么多年,没给村里交一分钱,也不给集体还地,长期霸为私田。

    二.1999年,国家实行退耕还林政策,村支书张虎平召开村民会议,要从每户每口人的退耕还林面积里扣三分地,全村共计61.8亩,61.8亩退耕还林款用于维修村里三孔学校,维修学校本是好事,村支书张虎平至今领取61.8亩退耕还林还草16年,补助资金13.3480万元。2000年村里学校撤了,近二十年了,张虎平没有维修学校一片瓦一片砖,13万多元大伙的退耕还林还草补助资金不知去向,张虎平没有向村民一个交代。

    三.由于村支书张虎平多年未公布村务,引起部分村民上访,张虎平为了摆平事,请上访的几个村民吃饭,并给上访村民㩙钱了事,怕在干下去出事,张虎平辞去了村支书。

    张虎平虽然村支书不干了,为了不让村里大权旁落,为了让张家家族势力继续把持村务大权,张虎平到处为侄儿子张延林活动当上了村支书,张延林当上村支书后和自己的叔父张虎平工作作风如出一辙,为了继续把持村中大权,继续用自己的叔父张俊贤为村会计,村主任选了个弱的,听自己话的,自己为所欲为。

    张延林从2008年至2013年当村支书(并兼任于家塬村民小组长)期间,做事霸道,殴打村妇,放恶狗咬伤村妇,俨然一个村霸.恶霸,在村里土地承包过程中私自向和自己走的近的村民承包土地,给承包的村民承包多少亩,一亩多少钱,承包多少年,都自己说了算,而多年来承包款项不知去向,而想包地的村民承包不上,村民都畏惧张家家族势力,不敢多言,怕打击报复;张延林在当村主任,村支书期间,利用职务之便,私自为自己勾划了520亩的荒山承包林地。现对村支书张延林违纪违法举报如下:

    一.村支书张延林在任村支书(并兼任于家塬村民小组长)期间,没有进行村务公开,财务公开。

    二.2012年,村里开会,张延林登记了28口贫困人口,声称每人给一千元,结果村民没见一分钱,村支书张延林也没给大伙一个说法。

    三.村支书张延林做事向来霸道,多次殴打村民。2008年,村支书张延林因口角把村民梁顺珍按倒在地,手搧脚踏,致村民梁顺珍身上多处软组织受伤,完了扬长而去;村民摄于张家家族势力的淫威,都不敢声张,也不敢报警,都吃了哑巴亏,即使报警,凭张家家族势力在镇里县里多年的人脉积累,也奈何不了张家一根汗毛。

    四.   村支书张延林在任期间,利用职权,从2009年起,长期霸占西沟坝地(小地名)45亩集体土地,没有开过村民会议,也不给集体出承包费,今年都霸占了11年了,村民敢怒不敢言。

    村里承包土地村支书张延林说了算,村集体土地想给谁包就给谁包,和自己走的近的才可以承包上土地,一亩承包多少钱,承包多少年,都张延林说了算,俨然一个“土皇上”,多年过去了,集体土地承包款村民一无所知。

    2010年,没有经过村民小组会议,村支书张延林私自给村民张保元承包土地6亩30年,村民没见承包合同,多上年过去了村民没见一分钱;2010年,没经过村民小组会议,村支书张延林私自承包给村民张润元6亩土地30年,没见合同,没见一分承包费;2012年,村支书张延林私自给村民张彦杰承包集体土地10亩,多年过了,承包费不知去向。这些土地承包三十年,都是张延林和土地承包户告诉村民的,村民没见合同,也没见承包款,张延林当了多少年村干部就没有公开过村务,财务。

    五.张虎平.张延林叔侄当村书记村干部期间,私自把上级扶贫部门发放给村集体用于集体生产的两台15马力新柴油机出卖了几千元,所得款项不知去向。

    六.村支书张延林在任期间,没有召开村民会议,利用职务之便,私自给自己划拨了520亩荒山承包林地据为己有,(村民在县林业部门调取了村支书张延林承包荒山林地的相关资料,才知道此事),而村民们却不知情,村里平均每口人只有不到10亩的荒山承包林地,村支书张延林一家9口人就享拥有520亩的荒山承包林地面积,按正常多出了400多亩荒山承包林地。

    七.张元,张兰小是两弟兄,父母双亡,生活贫苦,无依无靠,本应得到村书记张延林的关照,却遭到了村支书张延林及家族势力的长期欺压,在村里待不下去了,被迫流落他乡,1996年,村里给两兄弟分下的土地也被张延林强行耕种,张元,张兰小两兄弟多次上访,多次和张延林讨要无果,截止目前,张延林还在耕种着张元两弟兄的土地,拒不归还。

    村民张元电话:15229359691

    八.2013年陕北延安地区发生百年不遇的自然灾害,阴雨不断,导致山体滑坡,好多房屋成为危窑危房,我们村在这次自然灾害面前也没能幸免,灾情过后,村支书张延林不配合上级部门好好救灾,却打起了套取灾后重建危窑危房补助款的主意,村支书张延林叔父张俊贤(村会计)没有住处,张延林窑洞旁有块村集体空地,为了达到套取灾后重建危窑危房补助款的目的,村支书张延林向灾后重建部门申报了自己叔父村会计张俊贤和自己弟弟张春林为灾后重建户,房屋造验收后每户政府补助3万元,村会计张俊贤修了四间房屋来顶替两户的验收,而张春林没有修一间房子,过后张俊贤领取了6万元的灾后重建款,为了答谢侄子村书记张延林,一墙之隔的村会计张俊贤给张延林割让了一间平房作为报答,在村里村民看在眼里,气在心上,无可奈何,作为村支部书记张延林利用职务之便变相贪污救灾补助款。

    九.2009年村主任张延林和村会计张俊贤(叔父关系)利用职务便利,强占村里小学,把棺材放入学校教室长达十余年,2019年4月12日张延林,张俊贤,张虎平(原村支书)现任村干部张延军勾结张家滩镇政府抬走棺材,毁灭强占证据。

    十.2013年发生百年不遇的自然灾害后,我村受灾严重,邻村都收到了数十袋米面,数十壶食用油,数十箱方便面,我们全村52户,206口村民,村里开会却一共收到了两袋面,两壶油,四箱方便面,受灾都是一样的,我们村咋么收到这点救灾物资,村民感觉不能理解,救灾物资都哪去了,请相关部门下来查查给村民们一个说法。

    因分配救灾物资不均,多年村中账务不清,我们上访到延长县张家滩镇政府,延长县政府,随后,村支书张延林被镇政府免职,虽然张延林村支书不干了,但还是党员,毫发未损,人身没有受到一点损失。

    我和父亲张学文为人耿直,见不得弄虚作假,也不会溜须拍马,见不得张延林家族在村里的所作所为,自然也成了张虎平,张延林,张俊贤家族的排斥对象,因我多年向镇上,县里,市里,省上,北京上访反映张家家族势力长期盘踞村里作威作福,遭到了以张延林为首的家族势力的嫉恨,张家在当地有钱有势,我上访多年没有任何结果。

    老父亲张学文,母亲肖延丽,现都是六十多岁的人了,育有我和弟弟张钱兵两个儿子,多年来我和弟弟奉公守法,和弟弟延安打工开车,先后娶妻生子,我和弟弟各育有两个儿子。

    2013年突如其来的百年不遇的自然灾害,阴雨不断,我家也没能幸免,过年过节回老家,我们一家祖孙三代,十口人,挤在爷爷手里留下的几孔土窑洞里了,由于年久失修,土窑出现多处裂缝,并用木头顶着,生怕发生垮塌,父亲张学文找村书记张延林要宅基地,张延林指了几处地块,不是地基空悬,就是地基低洼下湿,没有一处能修的宅基地,有一块能修还和别的村民有争议,村支书张延林向镇政府汇报,声称我们这家人难说话。村支书张延林的叔父村会计张俊贤有宅基地修,为啥我们没有宅基地修房,去找村会计张俊贤理论,村会计张俊贤竟然拿起䦆头要劈死我,被一旁的村民挡住没砍上,而镇政府驻村干部在一旁熟视无睹,理也没理,看看我们村这些党员干部就是这样欺负老百姓的。

    2016年左右,村民选举张彦军担任村民小组长,在张彦军任内村里打了一口气井,给村民要回来五万元,在张彦军的主持下给大伙分了5万元。

    因我村周边地下都发现了油气资源,邻村来打气井,不算土地补偿费,当地有个不成文的规定,打井队进场都有1万元的进场费,1万元的试气费,5万元的开口费,共计7万元。

    前任村组长张彦军要回来5万元,按当地规矩,不算土地补偿费还欠2万元。

    因不听张家家族势力的话,刚干了没一段时间的张彦军便被张家父子罢了村民小组长。

    张延林家族势力为了继续遥控村务,在其父子活动下,选了自己的心腹张延军担任本村村民小组长。

    一.从2016至2017年间,我村在张延军手里打了5口气井,村民截止目前没见一分钱,村民去张家滩镇了解情况,被告知已经取消这部分费用,而打井占村民的土地补偿费也被镇政府告知,你们村里土地有纠纷,不给领取,村民多方打听,周围邻村村民都能领到每口7万元的费用(打井队进场都有1万元的进场费,1万元的试气费,5万元的开口费,共计7万元),以及土地补偿费。

    二.在张家家族势力的支持下,村民小组长张延军飞扬跋扈,作风粗暴,2017年8月份,村里开会,村民小组长张延军的亲叔父张金东在会上向村民小组长提了个意见,被张延军在村民会议上当众殴打,镇政府干部也在旁边观看,被打的张金东浑身上下都是淤青,在家躺了十多天,也不敢报警,村民小组长张延军扬言:敢住院,住院有你好果子吃!

    三.2017年至2018年,县里镇里给村里贫困户拨的救济款被张延军开会给村民均摊,声称每人能摊分45元,会开了,说是给大伙分了,截止目前村民没见一分钱。

    四.张延军没当我村村民小组长前,就是个一个当地有名的盗墓贼,多次与人合伙盗墓,村里人人皆知。2008年三月份,张延军给村民张彦军包的箍窑洞,白天箍窑洞干活,晚上挖古墓,村里多处古墓被张延军盗掘,一天晚上,张延军伙同几人在村里盗一处汉墓,盗出一把青铜古剑,青铜器等珍贵文物,被人告发到延长县张家滩镇派出所,派出所出警抓张延军,张延军在逃跑的过程中,掉下土崖受轻伤;据过后村民议论,被张延军一伙盗出的青铜古剑,青铜器等珍贵文物被张家滩派出所缴获,好像没有给局里汇报,过了不长时间,局里知道此事后,对派出所所长进行了处理。

    五.由于我多年来和张家家族势力对着干,被张家家族势力视为肉中刺眼中钉,因张家村里有钱有势,家族成员众多,心腹也多,为了打击报复父亲和我,2018年秋,苹果收获的季节,本来我家苹果和大伙的苹果一样,收购价都是每斤3.4元,张家父子及成员和村民小组长张延军暗处捣鬼,给果商后面使坏,给我家使绊子,经过多次捣鬼使坏,是我家原本可以买上好价钱苹果,及时能卖走的苹果,被耽搁运不走,卖不出去,我家怕耽误时间长,苹果放的不好,卖不出去,最后只能每斤贱卖了1.2元,是我家损失了2万多元。

    六.2016年第二批危房危窑改造时,父亲张学文在村里修了三间平房,延长县相关部门和张家滩镇政府来验收完毕,当时县里政策每户危窑危房改造户补助3万元,验收完毕后,别人家都领取了3万元的补助款,我们却因为多年上访镇政府和村干部而拒绝发放,我家找延长县张家滩镇镇长白登峰理论,被白镇长以你们家和别人家有纠纷为名拒绝支付危窑危房补助款,至今未付。

    我父亲学文,母亲肖延丽都是六十多岁的人了,一年就靠这点苹果养家,被张家家族势力害惨了,我可怜的父亲!母亲!

    即使回到老家,一家老小也住不下,张家长期把持村务,要块宅基地都难,生我养我的地方就没有我们立锥之地,我和弟弟都在延安打工开车养家糊口,没有能力孝敬父母,由于多年的欺压,父亲在一次我回老家时偷偷告诉我:他准备和张家一起玩完,豁出去了!我说不能这么做,这样做彻底都完了,现在是全国反腐的高压时期,我们不相信没有说理的地方?我让父亲继续坚持。

    多年来,张延林,张俊贤,张虎平父子三人(老党员)通过拉拢关系选举,任职村干部长达二十余年,家族势力村干部挖空心思欺压百姓,贪赃枉法,镇政府相关领导长期庇护,是张家在村里的势力无法无天,村民敢恼不敢言,请上级纪检监察部门彻查张家历年来在村里的违法犯罪,给全村老百姓一个安居乐业的润土。

    我想带着大伙一起反映我村张延林家族势力的黑恶性以及违法犯罪事实,让大伙在这份材料上押个手印,村民们都惧怕张家家族的淫威,不敢按,怕受到打击报复,只有少部分村民按了手印。

    以上是我本人反映的真实情况,我为以上反映情况的真实性愿意承担一切法律责任。

    陕西省延长县张家滩镇月余村委会于家塬子村

    2019年5月3日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国内新闻

更多>>

国际新闻

更多>>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广告投放 | 报社动态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主办:中国法治观察网 广告投放联络邮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2017 www.faguan365.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中国法治观察网
 技术支持:技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