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法观网-中国法治观察网!
设为首页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社会新闻 教育新闻
财经新闻 体育新闻
娱乐新闻 军事新闻
时事观察 生态环保
健康卫生 法律法规
科技之窗 企业动态 书画艺术
公益行动 房产商情 爱车一族
旅游新闻 历史人文 图文资讯
各地新闻 舆情监测
中华情缘 书画收藏
爆料投稿 联系我们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舆情监测 >

北京最卑鄙的法官公然包庇盗贼

时间: 2019-05-06 12:31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
    一、过程叙述

    我是北京人姓刘,现在实名揭露北京一对故意制造冤家错案的法官,他们的行为放在中国历史上的任何时期都是人神共愤的。

    本案过程并不复杂,具有小学毕业的人都能看明白,先举个例子来说更清楚。

    话说故宫博物院大家都知道,有一天有个叫际华的公司(还是上市公司的下属)前来与故宫签了个《租赁协议》,双方约定故宫把皇帝的马车租借你际华公司搞展览,时限30天,每天租金1000元,到期后由际华将马车返还给故宫。此合同双方盖章生效后,际华公司拿到了马车后用于展览获利800万元。

    但30天租借到期后,际华一分钱租金也没有给故宫,并且拒不归还马车,为此故宫将际华告到北京法院。被告际华向法院提交了一份三方协议,协议之一是际华公司、之二是故宫、之三是绿林好汉,协议约定,经三方单位友好协商,故宫同意不要租金了,并同意该马车由际华公司交给绿林公司处理,由绿林公司用该马车挣钱后与际华公司分享;协议还约定该协议三方盖章生效,生效后15天之内交接马车完毕。

    

    但被告际华向法院提交的三方协议,该协议只有际华公司一方盖章,原告故宫向法官声明,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三方协议,也没有签署过这个三方协议,也没有授权任何人代签这个三方协议,这个三方协议上本来就没有故宫的公章,只要不是白痴都清楚这个协议是假的。但际华公司向法官声明,这个协议就是有效的。另外这个主审法官阮氏说一位绿林好汉(在法院整个庭审过程中没有露过面来无影去无踪不知道怎么冒出来的)给她一张字条,上书他(指绿林好汉)替绿林公司提走了马车。

    这个叫阮氏的法官是这样判案的,三方协议虽然只有被告际华一方盖章但也是有效的,意思就是谁拿出个协议来把他们家卖了(即使没有经过他们同意)也是有效的。并且没露面的绿林好汉留下一张字条,就证明马车已经不在被告际华的手里了,原告故宫要求归还马车,得需要原告故宫提供马车还在被告际华的手里,现在原告故宫不能证明马车还在被告际华的手里,所以被告际华就没有归还马车的责任了。至于原告故宫向被告际华要求的费用,因为有这份三方协议,被告际华说原告故宫不要租金了,所以原告故宫没有权利再要求这些利益。

    大家一定觉得荒唐吧,但这事就实实在在的发生了,发生在2018年的今天,发生在共和国的首都北京

    

    还有更邪乎的,原告故宫不服北京法院阮氏法官的判决,上诉到北京市老三法院,老三的法官首先写明这算是离婚纠纷,然后判定,因为被告际华不承认这辆马车是原告的,所以法庭不支持原告的诉求。三中院的法官解学锋还故意修改原告的协议,这些烂事下集再说。

    

    事情从2015年4月说起,我和北京中旭公司共同出资150万元购买了一套型煤生产设备和一辆铲车,租给本案的被告际华(天津)新能源投资有限公司,租期是3年每年给租金20万元,另外生产一吨煤球给52元的加工费,我们当时想这个际华新能源公司是上市公司际华国际的全资子公司,其也自称是国企而且是央企,应该是守信用的单位。下图是中旭公司与被告际华签订的《合作生产洁净型煤合同》

    被告际华公司依靠我们提供的设备冒充是自己的设备参加政府招标,中标2015年天津市政府推广洁净型煤合同数量是16万吨,天津市政府42号文件规定利用国家治理大气污染基金,给予在天津销售型煤的公司每吨500元的补助(条件是这些型煤必须是自己生产的),被告际华公司从外阜倒买了16万吨型煤,向政府谎称是自己生产的,领取了8000万元的政府补贴。

    

    被告际华公司利用我方提供的设备一步登天,赚钱盆满钵溢,本应对我方感恩戴德,万万没想到至2017年一分钱租金没给、一分钱加工费没给,还偷走了我方的除尘器、自动装袋机和铲车等;我方多次找被告际华交涉,对方答复说他拿走的东西不许再找,让我方放弃租金才可以拉回设备。

    北京中旭公司在制造设备工程中已经赚到了钱,一看际华太赖,就与我(刘

    先生)达成了《合同债权转让协议》,将与被告际华公司所签《合作生产洁净型

    煤合同》的债权和铲车转让给我。他(中旭公司)抽身离去,让我去找际华公司

    讨钱要设备。下图是中旭公司的《合同债权转让协议》

    

    另外赵海鹏因欠我货款被我在北京市石景山法院申请强制执行,2018年在石景山法院执行庭法官的联络下赵海鹏约我约定:将际华公司仍未归还的自动装袋机和除尘器的所有权转让给我抵偿部分债务。

    

    同时际华公司也没闲着伪造了一份《洁净型煤生产线设备搬迁协议》,谎称中旭公司同意际华公司交给第三方(绿益公司)拉走并且中旭公司同意不要钱了。

    下图是被告际华向法院提交的《洁净型煤生产线设备搬迁协议》,该协议写明是三方盖章生效,实际上只有际华一方盖章。

    二、朝阳法院的逻辑

    鉴于际华公司赖账不还并且监守自盗的行为,我以合同债权受让人的身份于2018年2月向北京市朝阳区法院起诉际华公司和中旭公司,案由是合同纠纷,要求法院判决①确认《洁净型煤生产线设备搬迁协议》无效。②赔偿铲车等损失33万元。朝阳法院负责此案的法官叫阮建,还是什么民二庭的副庭长

    

    被告际华公司在朝阳法院法庭上大言不惭地狡辩说《洁净型煤生产线设备搬迁协议》是有效的,中旭公司在这个协议中同意放弃债权了,同意际华公司把设备交给第三方绿益公司。中旭公司的代表就坐在旁边说没听说过也没参与过什么搬迁协议,下图是中旭公司交给法庭的答辩

    

    在本案作出的(2018)京0105民初15676号判决书中也对中旭公司的答辩做了记录见下图对证据4《洁净型煤生产线设备搬迁协议》的质证

    

    被告际华公司看到这个伪造的《洁净型煤生产线设备搬迁协议》被揭穿,又欺骗法庭说是赵海鹏拉走了设备包括铲车。下图是法院判决书对被告际华发言的记录

    

    原告我又费劲辛苦找到赵海鹏,赵海鹏又致电法官说没有拉走铲车。下图是赵海鹏发来的微信

    

    被告际华公司看想赖赵海鹏拉走了铲车难以实现,又欺骗法官说是王金旗拉走了铲车,下图是庭审后被告际华公司向法院提交的王金旗说明

    

    在这个庭审过程中,被告际华公司没有出示王金旗的身份证也没有王金旗的手印,就凭上图这个字条,朝阳法院的法官阮氏就认定这个字条证据是真的。

    本来这个案件过程并不复杂,一般小学毕业的人都想得明白,中旭公司与际华公司签订“租赁合同”将铲车租给际华公司,际华公司就该支付租金,中旭公司将合同债权和铲车转让给我了,我就是债权人,债务人际华公司就该向我支付租金和归还铲车。就这么点事,《合同法》第79条规定得清清楚楚

    但是朝阳法院的阮健是如何判决的呢?  

    阮建法官的逻辑是:

    1、被告际华公司自己左手和自己右手签订的《洁净型煤生产线设备搬迁协议》有效,该协议上明确写明三方盖章之后才生效,阮建法官就当没有看见,

    该协议就被告中旭公司盖章void(0);了,设备的所有者中旭公司都没有盖章,阮建法官居然说这个伪造的协议有效。

    中旭公司的代表就坐在法庭上,多次声明没有签过这个《洁净型煤生产线设备搬迁协议》,也没有听说过这个搬迁协议,也没有授权赵海鹏签过这个搬迁协议,法官阮建就当没有听见。

    中旭公司提交的《答辩状》明确写明没有签过这个《洁净型煤生产线设备搬迁协议》,也没有听说过这个搬迁协议,也没有授权赵海鹏签过这个搬迁协议,法官阮建就当没有看见。

    《合同法》 第二百二十二条规定: 承租人应当妥善保管租赁物,因保管不善造成租赁物毁损、灭失的,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

    《合同法》第二百二十四条规定:承租人经出租人同意,可以将租赁物转租给第三人。承租人转租的,承租人与出租人之间的租赁合同继续有效,第三人对租赁物造成损失的,承租人应当赔偿损失。

    《合同法》第二百一十九条规定: 承租人未按照约定的方法或者租赁物的性质使用租赁物, 致使租赁物受到损失的,出租人可以解除合同并要求赔偿损失。

    这就是本案原告诉求的部分法律依据。

    但是本案法官阮建对此全然不顾,就当这些合同法律不存在,引用被告际华公司提供的假证据认定王金旗把铲车拉走了,阮建的逻辑是,虽然际华偷了我的铲车,但是际华又把这个铲车销赃给第三方了,所以际华就没有责任了。

    这个《王金旗字条》也是建立在《洁净型煤生产线设备搬迁协议》生效的基础上的,但是这个《洁净型煤生产线设备搬迁协议》是伪造的就没有存在过。

    朗朗乾坤,愣是被这个阮建法官搅得昏天黑地,所有有良心的中国人请看看监察委的规定,看看这个阮建法官的行为符合多少条枉法裁判的标准!


(责任编辑:admin)

下一篇:没有了

国内新闻

更多>>

国际新闻

更多>>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广告投放 | 报社动态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主办:中国法治观察网 广告投放联络邮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2017 www.faguan365.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中国法治观察网
 技术支持:技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