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法观网-中国法治观察网!
设为首页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社会新闻 教育新闻
财经新闻 体育新闻
娱乐新闻 军事新闻
时事观察 生态环保
健康卫生 法律法规
科技之窗 企业动态 书画艺术
公益行动 房产商情 爱车一族
旅游新闻 历史人文 图文资讯
各地新闻 舆情监测
中华情缘 书画收藏
爆料投稿 联系我们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舆情监测 >

对压越路口白实线处罚的行政抗诉申请书-4

时间: 2019-05-03 15:49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
    (三)《一审判决书》是硚口法院合议庭枉法裁判行为的结果,属于《行诉法》第九十一条第(八)项规定的情形

    84. 一个公正的判决必须建立在真实反映客观事实的证据和正确地适用法律、法规的基础上。但硚口法院在审判申请人诉第一被申请人和第二被申请人的行政案件上蓄意帮第一被申请人捏造事实、伪造证据并歪曲性地适用法律、法规、部门规章和地方性法规。这证明,硚口法院合议庭作出的驳回申请人的诉讼请求的《一审判决书》是硚口法院合议庭枉法裁判的结果,属于《行诉法》第九十一条第(八)项规定的情形。

    85. 根据本部分基于事实和法律的陈述和分析,申请人认为,他在本抗诉申请书的抗诉请求部分提出的抗诉请求1是完全成立的。因此,申请人请求本检察院提请省检察院向省高院提出抗诉并要求省高院通过再审认可、采纳和批准申请人的抗诉请求1。

    三、市中院合议庭驳回申请人的上诉请求、维持一审判决的

    《二审判决书》属于《行诉法》第九十一条第(三)项、

    第(四)项、第(五)项和第(八)项规定的情形

    86. 2017年11月15日,申请人按照《一审判决书》最后一段文字的要求向硚口法院递交了《行政上诉状》(见随附的“抗诉证据34”)的正本、副本及上诉证据,并交纳了上诉费,在法定的时限内完成了上诉手续。

    87. 由于没有收到第一被申请人和第二被申请人对申请人的《行政上诉状》的答辩状副本,申请人于2017年12月14日打电话,向本案一审承办法官枊青的书记员龚璇询问此事。龚璇回答说,第一被申请人和第二被申请人没有提交行政上诉答辩状;硚口法院已经将申请人的《行政上诉状》及本案的一审卷宗材料移送至了市中院。

    88. 2018年1月19日,市中院给申请人发来立案短信通知,告知申请人,申请人的上诉案已于同年同月16日立案。

    89. 2018年3月26日,市中院合议庭在不开庭审理的情况下作出了驳回申请人的上诉请求、维持一审判决的《二审判决书》。

    (一)市中院合议庭在不开庭审理申请人的上诉案的情况下驳回申请人的上诉请求和维持一审法院判决违反了法定的第二审程序,属于《行诉法》第九十一条第(五)项规定的情形

    90. 《行诉法》第八十六条规定:“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应当组成合议庭,开庭审理。经过阅卷、调查和询问当事人,对没有提出新的事实、证据或者理由,合议庭认为不需要开庭审理的,也可以不开庭审理”。此法条规定得很清楚,即:只有在上诉人没有提出(1)新的事实、(2)新的证据或者(3)新的理由的情况下,二审法院才不需要开庭审理,而只要上诉人提出了(1)新的事实、(2)新的证据或者(3)新的理由中的任何一种,二审法院都必须开庭审理上诉人提出的上诉案。这正如中国法律界人士概括道的,上诉开庭审理是常态,不开庭审理是例外。申请人在他的《行政上诉状》中没有针对硚口法院合议庭的《一审判决书》提出新的事实、证据或者理由中的一种吗?否!

    91. 申请人在他的《行政上诉状》中针对硚口法院合议庭在其《一审判决书》中所捏造的事实和帮助第一被申请人伪造的证据一一进行了一针见血的证明,而针对其在《一审判决书》中对法律、法规、部门规章和地方性法规所作的歪曲性适用也一一进行了强有力的驳斥。这些都是申请人在他的《行政上诉状》中请求二审法院开庭审理申请人的上诉案所提出的新理由。

    92. 《行诉法》第一百零一条规定:“人民法院审理行政案件,关于……开庭审理、……,本法没有规定的,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据此,《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八条规定:“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对上诉请求的有关事实和适用法律进行审查”。《最高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六十七条第二款规定:“当事人对原审人民法院认定的事实有争议的,……,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开庭审理”(虽然最高人民法院于2018年2月8日废止了此司法解释,但由于申请人的上诉案是于2018年1月16日被市中院批准立案的,此司法解释条款仍适用于申请人的上诉案)。依据这些法条的规定,市中院合议庭必须开庭审理申请人的上诉案。

    93. 显然,市中院合议庭不开庭审理申请人的上诉案是对申请人的诉讼权利的侵犯和剥夺,是对法定的二审程序的粗暴践踏,属于《行诉法》第九十一条第一款第(五)项规定的情形。

    (二)市中院合议庭的“二审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查明的事实一致”的认定词使其《二审判决书》属于《行诉法》第九十一条第一款第(三)项规定的情形

    94. 市中院合议庭在其《二审判决书》第2页第1段第1行的“原审查明,……”至第5页第1段最后两行的“案件受理费用50元,由原告周思毅负担”的几页文字是对《一审判决书》的相同内容的抄袭。申请人在以上第二部分(第12页至第52页)对《一审判决书》相同内容的驳斥完全适合于对市中院合议庭的《二审判决书》的这几页文字的驳斥。因此,申请人在此不再赘述。

    95. 市中院合议庭在《二审判决书》第5页第4段第一行写道:“二审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查明的事实一致”。 这就是说,市中院合议庭认可硚口法院合议庭在《一审判决书》中捏造的事实。对此,申请人在以上第二部分第(一)分部分对硚口法院合议庭捏造的事实的分析(见以上第22段至第32段第15页至第24页的内容)完全适合于对市中院合议庭的这段认定词的分析。

    96. 市中院合议庭对硚口法院合议庭在《一审判决书》中对申请人在一审时提交的证据不认可和对第一被申请人在一审时提交的伪证据认可(见以上第33段至第50段第24页至第37页的内容)不表明态度说明市中院合议庭胆怯。但市中院合议庭不对硚口法院合议庭在《一审判决书》中对申请人在一审时提交的证据不认可和对第一被申请人在一审时提交的伪证据认可表示赞同会使其与“二审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查明的事实一致”的结论在逻辑上出现尖锐冲突和在认定案件事实的司法审查程序的形式上都不能成立。

    97. 市中院合议庭认可硚口法院合议庭在《一审判决书》捏造的事实等同于认可硚口法院合议庭帮第一被申请人伪造证据,因而也等于自己帮第一被申请人伪造证据,属于《行诉法》第九十一条第一款第(三)项和《刑法》第三百零七条规定的双重情形。

    (三)市中院合议庭歪曲性地适用法律、法规、部门规章、地方性法规,属于《行诉法》第九十一条第一款第(四)项规定的情形

    98. 申请人赞同市中院合议庭在《二审判决书》第6页第1段第1行至第4行的“本院认为,根据《道路交通安全违法行为处理程序规定》(以下简称交通违法处理程序规定)第五条第一款规定,被上诉人硚口大队有权对其通过交通技术监控设备发现的交通违法行为依法给予行政处罚”的说法,因为《交通违法处理程序规定》第五条第一款的规定符合《交安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的规定。但必须弄清楚的是,《交安法》第一百一十四条规定以及符合其规定的《交通违法处理程序规定》第五条第一款规定的核心是,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只能对违法的交通行为给予行政处罚,而不能对合法的交通行为给予行政处罚。

    99. 《交安法》第九十条规定:“机动车驾驶人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关于道路通行规定的,处警告或者二十元以上二百元以下罚款”。此法条规定得很明确,即:机动车驾驶人只有在违反《交安法》、《交安法实施条例》关于道路通行规定的情况下才可被处以警告或者罚款,否则,是不能被处以警告或者罚款的。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条规定:“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根据交通技术监控记录资料,可以对违法的机动车所有人或者管理人依法予以处罚”。此法条同样规定得很明确,即:只有在机动车驾驶人的交通行为违反《交安法》、《交安法实施条例》关于道路通行规定的情况下,公安机关交管部门才能根据其交通技术监控设备记录的交通违法资料对机动车所有人或者管理人依法予以处罚。《武汉市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办法》第五十八条第(三)项规定:“机动车驾驶人有下列行为之一的,由公安交管部门处警告或者一百元以上二百元以下罚款:(三)违反禁令标志、禁止标线指示的”。这条规定所说的“禁令标志、禁止标线”必须是由《交安法》、《交安法实施条例》规定的禁令标志、禁止标线。《交安法》或者《交安法实施条例》规定了行进方向道路路口分道白实线为禁止标线吗?根本没有!因此,申请人于2016年4月24日14时07分驾驶机动车在解放大道航空路路口为实现右转而压越该路口白实线是合法的交通行为。因此,市中院合议庭在《二审判决书》第6页第2段第1行至第3行认定“上诉人周思毅驾驶其所有的牌号为鄂A965L0的灰色五菱牌小客车行驶至解放大道航空路路口时违反禁止标线指示”是对申请人的诬蔑和诽谤,属于《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条规定的情形;而在《二审判决书》第6页第2段第3行至第8行认定“被上诉人硚口大队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九十条、《武汉市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办法》第五十八条第(三)项规定,对上诉人作出处罚罚款200元、记3分的处罚决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处罚适当”则完全是一派胡言,是对这些法律、法规、地方性法规的歪曲性适用,属于《行诉法》第九十一条第一款第(四)项规定的情形。第一被申请人作出并在市中院的司法庇护下实现的对申请人的罚款是利用手中掌握的交通执法权对申请人的敲诈勒索,因而是犯罪行为。

    100. 申请人在以上第66段至第70段(第43页至第46页)从语义学和逻辑学的角度对公安部的《交通违法处理程序规定》第二十条规定作了精确的解读并依此对硚口法院合议庭的所谓“提供查询属强制性规定,而发送手机短信等仅是倡导性规定,均属于‘通知’的形式。本案被告硚口大队通过官网、微信平台等多种渠道发布了原告车辆的违法记录以供查询,履行了上述职责”的无耻谰言作了强有力的驳斥。申请人在那里对硚口法院合议庭的无耻谰言所作的驳斥完全适合于对市中院合议庭在《二审判决书》第6页第3段的“根据交通违法处理程序规定第二十条规定,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已依法将被交通技术监控设备记录的上诉人周思毅的上述违法行为录入道路交通违法信息管理系统,并通过其官网、微信平台等多种渠道向社会提供查询,其(多余的字,在多重并列分句中,后面分句的主语代词应省略,申请人注)已尽到其通知义务”这段文字的驳斥。因此,市中院合议庭对《交通违法处理程序规定》第二十条规定的解读是歪曲性的,属于《行诉法》第九十一条第一款第(四)项规定的情形。而市中院合议庭在上述歪曲性的解读中诬蔑和诽谤申请人的合法的交通行为为违法行为则不仅属于《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条规定的情形,而且是对法律的伪造。

    101. 申请人在以上第74段至第78段(第47页至第50页)利用自己被武昌区交通大队交警现场处罚的案例透彻地说明了,《交通违法处理程序规定》第四十二条第一款的5项处理程序细则规定是交警在交通违法事件发生现场处罚交通违法行为人的处罚程序规定,而不是交警根据交通技术监控设备记录的交通违法行为打印对交通违法行为人的处罚决定书的程序规定;交警打印处罚决定书的程序是由《交通违法处理程序规定》第十九条和第二十条规定派生出来的;而申请人在以上第73段(第46页至第47页)正确地指明了,《交通违法处理程序规定》第五十条规定被适用的前提是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履行了法定的告知职责,不然,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应当被追究不履行法定告知职责的责任。因此,市中院合议庭在《二审判决书》第6页第4段的“根据交通违法处理程序规定第四十二条、第五十条规定,被上诉人硚口大队对上诉人周思毅的涉案交通违法行为适用简易程序进行处罚,符合法律规定”的说法完全是一派胡言,是对《交通违法处理程序规定》第四十二条、第五十条规定的歪曲性适用,属于《行诉法》第九十一条第一款第(四)项规定的情形。而市中院合议庭在歪曲性适用《交通违法处理程序规定》第四十二条、第五十条规定的过程中诬蔑和诽谤申请人的合法的交通行为为“涉案交通违法行为”则不仅属于《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条规定的情形,而且是对法律的伪造。

    102. 综上所述,市中院合议庭在《二审判决书》中引用的所有法律、法规、部门规章、地方性法规都出现了歪曲性的适用错误,属于《行诉法》第九十一条第(四)项规定的“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法规确有错误的情形,因而属于《人检行诉监督规则》第二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为应当由本检察院提请省检察院向省高院提出抗诉的情形。

    103. 因此,申请人请求本检察院提请省检察院向省高院提出抗诉并要求省高院通过对本案再审撤消市中院合议庭的《二审判决书》。

    (四)《二审判决书》是市中院合议庭枉法裁判的结果,属于《行诉法》第九十一条第一款第(八)项规定的情形

    104. 一个公正的终审判决必须建立在真实反映客观事实的证据和正确地适用法律、法规的基础上。《行诉法》第五条规定:“人民法院审理行政案件,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这是法院判决案件的基本原则。但市中院合议庭在审理申请人的行政上诉案上,(1)违反法定的二审开庭审理程序,(2)帮助第一被申请人捏造事实和伪造证据,(3)歪曲性地适用法律、法规、部门规章、地方性法规并伪造法律。这些必然使驳回申请人的上诉请求和维持一审判决的《二审裁决书》成为市中院合议庭枉法裁判的结果,属于《行诉法》第九十一条第一款第(八)项规定的情形。

    105. 因此,申请人请求本检察院提请省检察院向省高院提出抗诉并要求省高院通过对本案再审撤消市中院合议庭的《二审判决书》。

    106. 根据本部分基于事实和法律的陈述和分析,申请人认为,他在本抗诉申请书的抗诉请求部分提出的抗诉请求2是完全成立的。因此,申请人请求本检察院提请省检察院向省高院提出抗诉并要求省高院通过再审认可、采纳和批准申请人的抗诉请求2。

    四、省高院合议庭驳回申请人的再审申请属于《行诉法》第九十一条第(三)项、第(四)项、第(五)项、第(六)项和第(八)项规定的情形

    107. 根据《行诉法》第九十条关于“当事人对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认为确有错误的,可以向上一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的规定,申请人于2018年9月17日前往省高院立案大厅向接待法官提交了申请人的《行政再审申请书》(见随附的“抗诉证据35”)。

    108. 2018年9月19日,省高院迅速给申请人发来了受理短信通知,但还没等申请人根据省高院提供的立案账号和密码查看合议庭组成人员名单就在同月25日作出了驳回申请人的再审请求(见“抗诉证据3”第7页盖章处日期)。

    109. 申请人在其《行政再审申请书》(“抗诉证据35”)的第二部分(从第11页的第16段至第48页的第82段)对硚口法院在《一审判决书》中捏造事实、伪造证据和歪曲性适用法律进行了全面而细致的分析,从而证明了,汉阳法院的《一审判决书》属于《行诉法》第九十一条第一款第(三)项、第(四)项和第(八)项规定的情形。省高院合议庭在《省高院裁定书》第2页第1段第1行至第5页第1 段第11行除了照抄并认可硚口法院在《一审判决书》中对事实的捏造和对法律的歪曲性适用之外,并没有对申请人对《一审判决书》的枉法性所作的分析作出驳斥。这除了证明申请人对《一审判决书》的枉法性的分析无法被撼动之外,还证明省高院合议庭的《省高院裁定书》的这部分内容同样属于《行诉法》第九十一条第一款第(三)项)、第(四)项和第(八)项规定的情形。

    110. 申请人在其《行政再审申请书》(“抗诉证据35”)的第三部分(从第48页的第85段至第55页的第104段)对市中院合议庭在《二审判决书》中对事实的捏造和对法律的歪曲性适用进行了详尽的分析,从而证明了,市中院的《二审判决书》属于《行诉法》第九十一条第一款第(三)项、第(四)项、第(五 )项和第(八)项规定的情形。省高院合议庭在《省高院裁定书》第5页第2段第1行至第6页第2段第5行除了重复《二审判决书》的无耻谰言外,并没有对申请人对《二审判决书》的枉法性所作的分析进行驳斥。这除了证明申请人对《二审判决书》的枉法性的分析无法被撼动之外,还证明省高院合议庭的《省高院裁定书》的这部分内容同样属于《行诉法》第九十一条第一款第(三)项)、第(四)项、第(五)项)和第(八)项规定的情形。

    111. 省高院合议庭在《省高院裁定书》第6页第3段第1行至第7页第1行的“周思毅申请再审称,其虽然在变道时压越了分道白实线,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九十条规定,只有违反该法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才能被处以警告或者二十元以上二百元以下罚款,而上述法律、法规并未规定‘行进方向道路路口分道白实线为禁止压越标线’。因此,周思毅压越白实线的行为不是违法行为。原审判决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法规错误。请求:撤消原审判决;撤消硚口大队作出42014-1430620230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和硚口区公安分局作出硚公复决字[2017]006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的行政行为”这段文字看似在公正地引述申请人的再审申请意见,但却在引述的过程中包藏祸心地修改了申请人的再审申请意见。其一,省高院合议庭引述申请人对《交安法》第九十条的解读是存在严重偏差的。申请人在《行政再审申请书》的第2 段(第3页)写道:《交安法》第九十条“规定得很清楚,即:机动车驾驶人只有在违反《交安法》、《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以下简称《交安法实施条例》)关于道路通行规定的情况下,才可被处以警告或者二十元以上二百元以下罚款,否则,是不能被处以警告或者罚款的”。“道路通行规定”是《交安法》第九十条的核心内涵,而行进方向道路路口分道白实线能不能压越就属于“道路通行规定”的范畴。省高院合议庭引述时吞噬它是别有用心的。其二,申请人在《行政再审申请书》中对《一审判决书》分析的不是硚口法院合议庭认定事实错误和适用法律错误,而是其捏造事实、伪造证据和歪曲性适用法律的犯罪行径。因此,省高院合议庭的“原审判决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法规错误”这句话是省高院合议庭企图掩盖硚口法院合议庭的犯罪行径的结果。其三,申请人向省高院提交的《行政再审申请书》主要针对的是市中院的二审生效判决,在其中提出的第二项再审请求是:“请求省高院依法判令《二审判决书》违法,因而被撤消”,但省高院合议庭居然在引述申请人的再审请求时故意把申请人的这项符合《行诉法》第九十条规定的最重要的再审请求给遗漏了。省高院合议庭遗漏申请人的再审请求属于《行诉法》第九十一条第一款第(六)项规定的情形。

    112. 撇开这些问题不说,省高院合议庭引述申请人的再审申请意见的意欲何在呢?是想把申请人的再审申请意见作为省高院合议庭的审判天平上的申请方的法码使用吗?如果是,那省高院合议庭就应当对申请人的再审请求意见给予肯定并采纳;如果不是,那省高院合议庭就应当对申请人的再审请求意见给予驳斥。但省高院合议庭两者都没做。这显然是省高院合议庭玩弄的一个障人眼目的卑劣伎俩,省高院合议庭随后的裁定词把申请人的再审申请意见抛到九霄云外就是明证。

    113. 省高院合议庭在《省高院裁定书》第7页第1行写道:“硚口大队、硚口区公安分局没有答辩”。这确实是事实。但问题是,省高院合议庭向第一被申请人和第二被申请人发送过应诉通知书和申请人的《行政再审申请书》副本吗?申请人相信,没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申请再审案件立案程序规定》第十条第一款规定:“对符合上述条件的再审申请,人民法院应当及时立案,并应自收到符合条件的再审申请书等材料之日起五日内向再审申请人发送受理通知书,同时向被申请人及原审其他当事人发送应诉通知书、再审申请书副本及送达地址确认书”。同条第三款规定:“被申请人可以在收到再审申请书副本之日起十五日内向人民法院提出书面答辩意见,被申请人未提出书面意见的,不影响人民法院审查”。根据最高法院的这两款规定,省高院应当是在9月19日向申请人发送受理通知短信的同时向第一被申请人和第二被申请人发送应诉通知书和申请人的《行政再审申请书》副本的。假定两被申请人于9月21日收到所述材料,再加上15日的答辩期限和两天的邮寄时间,省高院合议庭最早应当在10月9日才知道两被申请人未提出书面答辩意见。在这种情况下,省高院合议庭怎么可能在受理申请人的再审申请案后的第五天即9月25日就作出驳回申请人的再审申请?!省高院合议庭只有在一种情况下能够在五天内作出驳回申请人的再审裁定,那就是,省高院合议庭根本就没有向第一被申请人和第二被申请人发送应诉通知书和申请人的《行政再审申请书》副本。这严重违反了行政再审程序规定,属于《行诉法》第九十一条第一款第(五)项规定的情形。

    114. 据申请人所知,欧美各国都在法律诉讼中奉行抗辩原则,其要义是,如果法律诉讼的一方对对立的另一方书面陈述的事实、理由以及提供的证据不提出针锋相对的书面反对意见,那就表明,前者对后者陈述的一切和提供的证据都表示赞同和认可。这样,后者陈述的一切和提供的所有证据就都成为没有争议的法律事实。在这种情况下,法院必须根据没有受到抗辩的一方的陈述和提供的证据作出有利于该方的判决。将此抗辩原则运用到本再审申请案上就是:既然第一被申请人和第二被申请人不对申请人的《行政再审申请书》进行书面答辩,那么,申请人在其《行政再审申请书》中陈述的一切,包括全部再审请求,就都成了没有争议的法律事实,因此,省高院公正裁定的胜诉砝码必须向申请人倾斜。法律诉讼的抗辩原则在中国的《行诉法》对约束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提起对行政机关的行政诉讼、对一审判决、裁定的上诉及对生效判决、裁定的再审申请的规定中是体现得淋漓尽致的。比如,在行政机关对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行政复议申请作出不利于他们的复议决定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只有15天的起诉时限,过了这个时限,行政机关的复议决定就产生法律效力。依此类推。因此,从法律诉讼抗辩原则的角度看,省高院合议庭在第一被申请人和第二被申请人不答辩的情况下作出驳回申请人的再审请求只不过是一个司法审判丑闻。

    115. 申请人是一个极有修养的学者、科学发明家和理性行为者,不论在美国生活时开车或回国后开车都自觉遵守交通规则。申请人在将美国宾夕法尼亚州驾驶证换成中国驾驶证及后来申请摩托车驾驶证时两次认真和系统地学习过中国的交通规则。申请人在这两次交通规则的系统学习中没有学习到行进道路路口分道白实线为禁止标线的规定。如果申请人学习了到这一规定,申请人绝对不会在驾车到达交通路口时压越分道白实线。《交安法》和《交安法实施条例》在关于道路通行的规定中也没有这样一条规定。因此,省高院合议庭在《省高院裁定书》第7页第2段第1行至第2行的“本院认为,周思毅作为机动车驾驶员,应当在驾驶车辆过程中遵守交通法律、法规”这段话是对申请人的莫大侮辱和污蔑。

    116. 申请人在《行政再审申请书》的第2段(第3页)明确陈述道,“申请人于2016年4月24日14时07分驾驶机动车在接近解放大道航空路路口变道时压越分道白实线的交通行为并不是违法的交通行为,或者换句话说,是合法的交通行为”,因为《交安法》和《交安法实施条例》没有规定行进方向道路路口分道白实线为禁止压越标线。对于机动车驾驶人来说,法无禁止即可为。因此,省高院合议庭在《省高院裁定书》第7页第2段第2行至第3行的“证据表明,周思毅驾驶车辆时违反禁止标线指示”这句话是对事实的是非颠倒和对法律的肆意伪造,同时也是对申请人的污蔑和诽谤,属于《行诉法》第九十一条第一款第(三)项和第(四)项规定的双重情形。

    117. 第一被申请人指控申请人驾车压越行进道路路口分道白实线违反了禁止标线指示的法律依据是《交安法》第三十八条。如果《交安法》第三十八条确实规定了行进道路路口分道白实线为禁止标线,那么,《行诉法》第九十条、第一百一十四条及《武汉市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五十八条第(三)项就能成为第一被申请人对申请人作出行政处罚的法律依据。但《交安法》第三十八条根本没有规定行进道路路口分道白实线为禁止标线,因而上述法律条款不能成为第一被申请人对申请人作出行政处罚的法律依据,或者换句话说,第一被申请人对申请人压越行进方向道路路口分道白实线的合法交通行为作出行政处罚是违法的。申请人在《行政再审申请书》的第53段至第62段(第36页至第38页)对上述法律的相互关系作了精彩的解读。因此,省高院合议庭在《省高院裁定书》第7页第2段第3行至第7行的“硚口大队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武汉市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办法》等相关规定,对其作出罚款、记分的处罚决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原审判决驳回其诉讼请求并无不当”这段认定结论完全是睁着眼睛说瞎话,是对事实的是非颠倒和对法律、法规的歪曲性解读,属于《行诉法》第九十一条第一款第(三)项和第(四)项规定的双重情形。

    118. 根据《行诉法》第九十条的规定,申请人向省高院提出再审申请的主要对象是市中院的二审生效判决。申请人在他的《行政再审申请书》的第三部分按照《行诉法》第九十一条的各项规定对市中院的生效判决书进行了逐段逐句的分析。省高院合议庭在以上认定结论中遗漏其对市中院生效判决的认定绝不是疏忽的结果,而是别有用心的故意为之,是与其遗漏申请人的对市中院生效判决的再审请求是一脉相承的。但省高院合议庭在认定结论中对市中院生效判决的遗漏使其驳回申请人的再审申请在法律上无效。仅从这一点说,本检察院都必须提请省检察院向省高院提出抗诉,并要求省高院对申请人的再审申请进行重新审查。

    119. 申请人在其《行政再审申请书》的第二部分(从第11页的第16段至第48页的第82段)对硚口法院在《一审判决书》中捏造事实、伪造证据和歪曲性适用法律进行了全面而细致的分析,从而证明了,汉阳法院的《一审判决书》属于《行诉法》第九十一条第一款第(三)项、第(四)项和第(八)项规定的情形;并在其第三部分(从第48页的第85段至第55页的第104段)对市中院合议庭在《二审判决书》中对事实的捏造和对法律的歪曲性适用进行了详尽分析,从而证明了,市中院的《二审判决书》属于《行诉法》第九十一条第一款第(三)项、第(四)项、第(五 )项和第(八)项规定的情形。省高院合议庭的《省高院裁定书》的通篇没有一个字对申请人的上述分析进行过驳斥。这证明,申请人的分析是无法被撼动的。因此,省高院合议庭在《省高院裁定书》第7页第2段第7行至第9行的“周思毅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九十一条规定的情形”认定词完全是一派胡言,属于《行诉法》第九十一条第一款第(三)项和第(四)项规定的双重情形。

    120. 因此,省高院合议庭在其《省高院裁定书》第7页第2段第9行至第3段第1行的“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一十六条第二款规定,裁定如下:驳回周思毅的再审申请”裁定词显然是枉法裁定词,属于《行诉法》第九十一条第一款第(八)项规定的情形。

    121. 根据本部分基于事实和法律的陈述和分析,申请人认为,他在本抗诉申请书的抗诉请求部分提出的抗诉请求3是完全成立的。因此,申请人请求本检察院提请省检察院向省高院提出抗诉并要求省高院通过再审依法判令省高院合议庭作出的《省高院裁定书》违法,因而被撤消。

    122. 综合以上全部陈述,机动车驾驶人的交通违法行为一定是指《交安法》和《交安法实施条例》关于道路通行规定中的禁止行为。在《交安法》和《交安法实施条例》关于道路通行的全部规定中,没有一条规定将行进方向道路路口地标分道白实线规定为禁止压越标线。因此,申请人于2016年4月24日14时07分驾驶机动车接近解放大道航空路路口变道时压越分道白实线的交通行为是合法的交通行为;因此,第一被申请人指控申请人的上述交通行为为违法交通行为是没有法律依据的,因而对申请人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是违法的,是对申请人的敲诈勒索行为;因此,汉阳法院合议庭和市中院合议庭通过捏造事实和歪曲性适用法律分别作出驳回申请人的诉讼请求和上诉请求是枉法的;因此,省高院合议庭通过捏造事实和歪曲性适用法律作出驳回申请人的再审请求是枉法的。因此,申请人在本抗诉申请书的抗诉请求部分提出的全部抗诉请求都是完全成立的。因此,申请人请求本检察院提请省检察院向省高院提出抗诉并要求省高院通过再审认可、采纳和批准申请人的全部抗诉请求。

    此致

    武汉市人民检察院

    申请人:

    2019年3月15日

    附:

    申请人的身份证复印件1份;

    申请人的《对一审庭审笔录的意见书》

    《行政抗诉申请书》副本2份;

    抗诉证据清单

    抗诉证据1:(《湖北省武汉市硚口区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2017]鄂0104行初72

    号)复印件;

    抗诉证据2:(《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2018]鄂01行终第132

    号)复印件;

    抗诉证据3:(《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行政裁定书》[2018]鄂行申590号)复印件;

    抗诉证据4:申请人于2017年2月16日下载的《机动车违法查询》打印件;

    抗诉证据5:申请人于2017年3月26日从市交管局官网复制的《机动车违法查

    询》打印件;

    抗诉证据6:申请人于2017年4月19日从市交管局官网复制的《机动车违法查

    询》打印件;

    抗诉证据7:申请人2017年2月27日录制的第一被申请人的窗口交警打印对申

    请人的处罚决定书的录像资料;

    抗诉证据8:420140-1430620230号《公安交通管理简易程序处罚决定书》复印

    件;

    抗诉证据9:申请人向第二被申请人提交的《行政复议申请书》打印件;

    抗诉证据10:第二被申请人的《延期审理通知书》复印件;

    抗诉证据11:第二被申请人的《中止审理通知书》复印件;

    抗诉证据12:第二被申请人的《恢复审理通知书》复印件;

    抗诉证据13:《武汉市公安局硚口区分局行政复议决定书》硚公复决字[2017]006

    号)复印件;

    抗诉证据14:申请人的《行政诉讼起诉书》打印件;

    抗诉证据15:申请人的《请求法院调取证据申请书》打印件;

    抗诉证据16:《原告对第一被告提供的证据的质证意见书》打印件;

    抗诉证据17:申请人的《补充证据申请书》打印件;

    抗诉证据18:《原告对第一被告的行政诉讼答辩状的反驳意见书》打印件;

    抗诉证据19:《原告对第二被告的行政诉讼答辩状的反驳意见书》打印件;

    抗诉证据20:《对第一被告适用法律、法规、部门规章的质疑意见书》打印件;

    抗诉证据21:第一被申请人提供的《关于周思毅处理交通违法的经过》复印件;

    抗诉证据22:申请人于2017年3月26日从市交管局的官方网站复制的《驾驶

    员违法查询》打印件;

    抗诉证据23:《硚口公安分局法制大队对周思毅请求立即停止对驾驶证扣分申请

    的回复》复印件;

    抗诉证据24:申请人的《请求立即停止执行对驾驶证扣分的申请书》打印件;

    抗诉证据25:《对硚口区公安分局法制大队的对周思毅提出‘请求立即停止对

    驾驶证扣分申请’的回复的回应》打印件;

    抗诉证据26:《选道标志牌图片》复印件;

    抗诉证据27:申请人对汉阳法院作出的(2017)鄂0105行初99号行政判决书

    的《行政上诉状》打印件;

    抗诉证据28:申请人在特勤大队的《行政处罚决定书》上的备注复印件;

    抗诉证据29:武昌区交通大队作出的420106-1004728820号《公安交通管理简

    易程序处罚决定书》,武汉市公安局武昌分局的《行政复议终止决

    定书》和申请人向武汉市公安局武昌分局提交的《行政复议申请

    书》复印件;

    抗诉证据30:《市交管局篡改申请人的电话号码的图片》复印件;

    抗诉证据31:申请人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单[2015]》复印件;

    抗诉证据32:第一被申请人提交的用以证明申请人所谓交通违法的三张纸图片

    的证据1复印件;

    抗诉证据33:第一被申请人提供的所谓《摄录经过》复印件;

    抗诉证据34:申请人的《行政上诉状》打印件;

    抗诉证据35:申请人的《行政再审申请书》打印件。

    (所列抗诉证据止于此。).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国内新闻

更多>>

国际新闻

更多>>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广告投放 | 报社动态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主办:中国法治观察网 广告投放联络邮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2017 www.faguan365.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中国法治观察网
 技术支持:技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