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法观网-中国法治观察网!
设为首页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社会新闻 教育新闻
财经新闻 体育新闻
娱乐新闻 军事新闻
时事观察 生态环保
健康卫生 法律法规
科技之窗 企业动态 书画艺术
公益行动 房产商情 爱车一族
旅游新闻 历史人文 图文资讯
各地新闻 舆情监测
中华情缘 书画收藏
爆料投稿 联系我们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舆情监测 >

对压越路口白实线处罚的行政抗诉申请书-2

时间: 2019-05-02 22:02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
    二、硚口法院合议庭驳回申请人的诉讼请求的《一审判决书》

    属于《行诉法》第九十一条第(三)项、第(四)项、

    和第(八)项规定的情形

    16. 申请人诉第一被申请人的行政处罚决定和第二被申请人的行政复议决定的行政诉讼案在2017年9月19日申请人向硚口法院提交《行政诉讼起诉书》和相关材料时就被批准立案了。

    17. 2017年10月1日,申请人收到了硚口法院寄来的法庭开庭传票及第一被申请人和第二被申请人的答辩状副本及相关证据。硚口法院确定的开庭时间为2017年10月13日上午9点。

    18. 申请人查看第一被申请人提供的证据材料时发现,李权交警写的一份《关于周思毅处理交通违法的经过》的内容完全是编造的,是伪证词。于是,申请人立即写了一份《请求法院调取证据申请书》(见随附的“抗诉证据15”),“请求调取第一被告处理违章窗口交警2017年2月27日上午打印对申请人的420104-1430620230号行政处罚决定书时的监控录相资料”,并于2017年10月2日邮寄给了硚口法院。

    19. 申请人查看第一被申请人提供的证据材料时还发现,第一被申请人提供的其据以作出对申请人的处罚决定的依据是公安部制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GB5768.3-2009),而不是《交安法》或者《交安法实施条例》中的法律、法规的规定。然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第七十九关于“国务院各部、委员会、中国人民银行、审计署和具有行政管理职能的直属机构,可以根据法律和国务院的行政法规、决定、命令,在本部门的权限范围内,制定规章。部门规章规定的事项应当属于执行法律或者国务院的行政法规、决定、命令的事项。没有法律、行政法规依据,部门规章不得创设限制或者剥夺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权利的规范,或者增加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义务的规范,不得增加本部门的权力、减少本部门的法定职责”的规定,公安部根本没有制定交通法律、法规的权力,只有为准确贯彻和执行交通法律、法规而为其下属交通管理部门制定符合交通法律、法规之规定的部门执法规章的职责。再说,公安部制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GB5768.3-2009)连交通执法的规章都算不上,只是关于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如何制作和安放道路标志牌、如何喷画道路地标线等的技术标准和规范的手册,将它作为行政处罚的法律依据未免荒唐到了极点!《交安法》第八十二条明确规定:“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依法实施的行政处罚,应当依据有关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经系统阅读《交安法》和《交安法实施条例》,申请人发现,第一被申请人在《处罚决定书》中指控申请人于2016年4月24日14时07分驾驶机动车压越解放大道航空路路口分道白实线违反了《交安法》第三十八条的规定完全是胡编乱造的,明显带有欺诈性质。这就是说,第一被申请人于2016年5月8日之前作出并长时间不告知申请人的处罚决定不仅违反了法律规定的告知程序,而且还没有法律依据。于是,申请人利用开庭前的12天时间,写了《原告对第一被告提供的证据的质证意见书》(见随附的“抗诉证据16”)、《补充证据申请书》(见随附的“抗诉证据17”)、《原告对第一被告的行政诉讼答辩状的反驳意见书》(见随附的“抗诉证据18”)、《原告对第二被告的行政诉讼答辩状的反驳意见书》(见随附的“抗诉证据19”)和《对第一被告适用法律、法规、部门规章的质疑意见书》(见随附的“抗诉证据20”)五份庭审文件。

    20. 2017年10月13日上午9点,申请人诉第一被申请人和第二被申请人的行政诉讼案在硚口法院第七法庭开庭审理。申请人在审理进程中先后宣读并在宣读后向法庭提交了以上第19段提及的五份庭审文件,并将其副本提供给了第一被申请人和第二被申请人。

    21. 2017年11月2日,审判长枊青将硚口法院合议庭驳回申请人的诉讼请求的《一审判决书》面交申请人与第一被申请人和第二被申请人。

    (一)硚口法院合议庭在《一审判决书》中帮助第一被申请人捏造事实和伪造证据属于《行诉法》第九十一条第(三)项规定的情形

    22. 正如申请人在以上第12段陈述和由提供的录像资料(“抗诉证据7”)所证明的,第一被申请人的3号、5号、7号窗口交警像接力赛跑一样、最终由7号窗口交警李权在申请人的逼迫下从电脑上的市交管局交通违章处理系统点击打印后由打印机打印出早已存在于市交管局交通违章处理系统中的第一被申请人对申请人的处罚决定。申请人在一审时提交的“行政诉讼证据3”(即“抗诉证据4”)第2页第3行上的内容也确凿地证明,第一被申请人对申请人的处罚决定是在2017年2月16日以前作出的,而不是在2017年2月27日作出的,因为在这一栏上,第一被申请人列有处罚代码“13451”(该代码在打印机上一展开,就是打印出的处罚决定书上的处罚事实、理由及根据),罚款金额200元,违法记分3分。而根据公安部的《交通违法处理程序规定》第十九条和第二十条规定加起来的时限,第一被申请人对申请人的处罚决定是在2016年5月8日之前作出的。因此,硚口法院合议庭在《一审判决书》的第8页第2段第4行至第5行重复其第2页第1段第1行至第2行引述的第一被申请人的谎言的认定词:“2017年2月27日,被告硚口大队对原告作出420104-1430620230公安交通管理简易程序处罚决定”是对事实的捏造。捏造事实等同于伪造证据,属于《行诉法》第九十一条第一款第(三)项规定的情形。

    23. 正如申请人在一审庭审时宣读并在宣读后向法庭提交的《原告对第一被告的行政诉讼答辩状的反驳意见书》(“抗诉证据18”)第1页倒数第3行至第2页第7行所说:“原告经仔细阅读《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以下简称《交安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以下简称《交安法实施条例》)发现,这两部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并没有将行进方向路口地标白实线规定为禁止压越标线。《交安法实施条例》第四十四条第二款仅规定了‘在道路同方向划有2条以上机动车道的,变更车道的机动车不得影响相关车道内行驶的机动车的正常行驶’。这也就是说,原告于2016年04月24日14时07分在解放大道航空路路口驾驶机动车压越地标白实线变道以完成右转并没有违反交通安全法律、法规。因此,第一被告指控原告于2016年04月24日14时07分在该路口驾驶机动车违反禁止标线指示是没有法律依据的”。因此,硚口法院合议庭在《一审判决书》的第8页第2段第5行至第6行表达与其第2页第1段第2行至第4行的文字相同意思的认定词:“认定原告……实施机动车违反禁止标线指示的违法行为”不仅是对事实的捏造,而且还是对申请人的诬蔑和诽谤,属于《行诉法》第九十一条第一款第(三)项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以下简称《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条第一款规定的双重情形。

    24. 申请人以上对硚口法院合议庭对申请人诬蔑、诽谤的认定词适用于对其在《一审判决书》第9页第2段的相同意思的文字的认定。

    25. 硚口法院合议庭在《一审判决书》的第3页第2行至第3行写道:“被告硚口大队一直没有告知原告,直到2017年2月16日原告在办理车辆年检时才告知”。而申请人在其《行政诉讼起诉书》的第7段是这样表述的:“直到2017年2月16日上午,原告在按照武汉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车辆管理所(以下简称车管所)的规定在武汉公交汽车检测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进行完车辆年检盖章时被告知,原告的行车记录上有13条违反交通规则的处罚需要清零才能盖章”。这就是说,告知申请人有违规记录的主体不是第一被申请人,而是武汉公交汽车检测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雇员,而该公司及其雇员根本就不是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及其执法人员。硚口法院歪曲事实也等同于伪造证据,属于《行诉法》第九十一条第一款第(三)项规定的情形。

    26. 硚口法院合议庭在《一审判决书》的第3页第3行至第4行写道:“原告认为,处罚决定作出时间在原告的交通违章扣分周期之外”。硚口法院合议庭凭空捏造的这段话等于说,申请人承认第一被申请人作出处罚决定的时间为2017年2月27日。但申请人完全没有在其《行政诉讼起诉书》(“抗诉证据14”)或在庭审时宣读后提交给法庭的《原告对第一被告的行政诉讼答辩状的反驳意见书》(“抗诉证据18”)及《原告对第二被告的行政诉讼答辩状的反驳意见书》(“抗诉证据19”)中说过这话。申请人在这些诉讼文件中明白无误地说到的是,第一被申请人是在2016年5月6日或之前作出对申请人的处罚决定的,但一直没有以某种方式告知或通知申请人,违反了《行政处罚法》第三十一条的规定,因而根据同法第三条第二款和第四十一条的规定,其处罚决定无效和不能成立。由此可见,申请人认定第一被申请人作出对申请人的处罚决定的时间是在申请人的交通违章扣分周期之内的,而不是硚口法院合议庭经自己的捏造强加给申请人的所谓在申请人的“交通违章扣分周期之外”的。硚口法院合议庭捏造事实属于《行诉法》第九十一条第一款第(三)项规定的情形。

    27. 申请人在他提交给硚口法院的所有诉讼文件中没有直接引用过、也不需要引用《行政处罚法》第三十二条的规定,因为第一被申请人连《行政处罚法》第三十一条规定的告知程序都没有履行,不可能有或产生一个听取申请人陈述、申辩的问题。但硚口法院合议庭在《一审判决书》的第3页第7行至第8行捏造道,申请人指责第一被申请人没有按照《行政处罚法》第三十二条的规定,听取申请人的陈述和申辩。硚口法院合议庭捏造事实等于伪造证据,属于《行诉法》第九十一条第一款第(三)项规定的情形。

    28. 在第二被申请人在其《行政复议决定书》(“抗诉证据13”)第2页第2段第3行至第3页第2行声称:“申请人于2017年2月27日到武汉市公安局硚口区交通大队接受处理,民警口头告知拟处罚的事实、理由和法律依据,听取其陈述申辩,未予以采纳”后,申请人在其《行政诉讼起诉书》第21段第(12)分段[第21页]回应道:“原告认定,第二被告在其《行政复议决定书》的第2页第2段中写的‘民警口头告知拟处罚的事实、理由和法律依据,听取其陈述申辩,未予以采纳’这段文字所表现的‘事实’完全是捏造的。当天上午10点左右,第一被告的违章处理大厅3号窗口、5号窗口和7号窗口的交警相继都没有向原告‘口头告知拟处罚的事实、理由和法律依据,听取其陈述申辩,未予以采纳’这一情节。如果第一被告和第二被告在答辩本行政诉讼起诉书时不承认捏造了上述事实,第一被告和第二被告就必须提供当天上午的监控录相资料来证明上述‘事实’的存在。不然,第一被告和第二被告就是在用谎言欺骗法庭,是在作伪证”。 既然申请人在其《行政诉讼起诉书》中向第一被申请人和第二被申请人提出了提供第一被申请人的处理违章大厅2017年2月27日上午9点40分至10点10分的录像资料的强烈要求,根据《行诉法》第三十四条关于“被告对作出的行政行为负有举证责任”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第二款关于“被告应当在收到起诉状副本之日起10日内提交答辩状,并提供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时的证据、依据;被告不提供或者无正当理由逾期提供的,应当认定该具体行政行为没有证据、依据”的规定,第一被申请人应当在提交答辩状时提供2017年2月27日上午9点40分至10点10分其处理大厅的录像资料,以证明3号窗口、5号窗口和7号窗口的交警履行了对申请人的告知职责。然而,当申请人于2017年10月1日收到硚口法院寄来的第一被申请人和第二被申请人的答辩状及随附的若干“证据”时,申请人发现第一被申请人没有提供2017年2月27日上午9点40分至10点10分其处理违章大厅的录像资料,而是提供了7号窗口交警李权写的所谓《关于周思毅处理交通违法的经过》(见随附的“抗诉证据21”)。李权交警在所谓的《关于周思毅处理交通违法的经过》中声称:“处理民警在仔细地核对了该车的违法图片后,耐心的跟他解释:通过路口导向车道为白色单实线,禁止车辆变更车道。对交通技术监控设备记录的违法行为,当事人应当及时到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接受处理。周思毅仍然表示不理解,并要求申诉。民警依法制作了编号为420104-1430620230号的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并告知其享有的权利和义务后,周思毅便离开了处罚大厅”。显然,李权交警坚称自己履行了告知职责的说法与申请人在其《行政诉讼起诉书》中所说的形成了尖锐的对立。两者之间只有一者说的是真实的,而另一者说的是虚假的、骗人的和伪证词。证明事实真相的唯一证据就是第一被申请人的处理违章大厅到处都有的电子监控设备所拍摄的录像资料。这为法庭查清事实真相提供了条件。于是,申请人根据《行诉法》第四十条关于“人民法院有权向有关行政机关以及其他组织、公民调取证据”、第四十一条第(一)项关于“与本案有关的下列证据,原告或者第三人不能自行收集的,可以申请人民法院调取:(一)由国家机关保存而须由人民法院调取的证据”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问题的若干规定》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关于“原告或者第三人不能自行收集,但能够提供确切线索的,可以申请人民法院调取下列证据材料:(一)由国家有关部门保存而须由人民法院调取的证据”的规定,于2017年10月2日向硚口法院提交了《请求法院调取证据申请书》(“抗诉证据15”)。2017年10月13日上午9点庭审开始时,申请人向审判长柳青提出了有关申请人的《请求法院调取证据申请书》的落实问题。审判长柳青说,他会在庭审过程中的某个环节说明这个问题。结果,在举证、质证阶段,审判长柳青说,他收到申请人的《请求法院调取证据申请书》后,向第一被申请人发出了调取录像资料令,第一被申请人回复说,由于监控录相是滚动式的,而时间已经过去久远,2017年2月27日的录像资料已经被覆盖,因而无法提供。申请人立即回应说,第一被申请人既然能够提供2016年4月24日申请人驾车压越解放大道航空路路口白实线的录像资料,也就不可能不能提供2017年2月27日的录像资料;据了解,公安机关监控录像资料的储存使用的是磁盘阵列,能保存以年计算的监控录像资料。审判长柳青问申请人,其话的意思是不是指第一被申请人不愿意提供。申请人回答说,是的。显然,第一被申请人手头握有2017年2月27日上午9点40分至10点10分其处理违章大厅的录像资料,但拒绝提供。第一被申请人通过编造不能成立的理由拒绝提供录像资料只能证明第一被申请人触犯了《刑法》第三百零七条关于藏匿或毁灭证据罪的规定。如果第一被申请人敢提供2017年2月27日上午9点40分至10点10分其处理违章大厅的录像资料,那其录像资料必定证明这样四点:(a)第一被申请人的处理违章大厅的所有处理窗口的交警都没有在打印处罚决定书之前向要求打印处罚决定书的人告知拟处罚的事实、理由及法律依据;(b)其3号窗口、5号窗口和7号窗口的交警完全没有向申请人告知过拟处罚的事实、理由及法律依据;(c)7号窗口的李权交警因为看到申请人站在其窗口边上,才没敢实施为一位瘦个子年青男子消分的违法行为;(d)其3号窗口、5号窗口和7号窗口的交警试图引诱或迫使申请人自认有罪。在2017年10月13日举行的本案庭审时,法庭播放了申请人提供的2017年2月27日第一被申请人的3号、5号和7号窗口交警打印早已存在的第一被申请人对申请人的处罚决定时的录像资料,其录像资料证明,2017年2月27日上午,第一被申请人的3号、5号和7号窗口交警都没有向申请人告知过拟处罚的事实、理由及法律依据。因此,硚口法院合议庭在《一审判决书》的第10页第4行至第7行的“本案中,原告到被告硚口大队接受处理后,交警在窗口口头告知原告拟处罚事项,直接听取原告申辩后当场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并向原告交付了处罚决定书”的认定词是对事实的捏造,因而也是对证据的伪造,属于《行诉法》第九十一条第一款第(三)项规定的情形。

    29. 第一被申请人从2016年5月3日前将电子眼拍摄的申请人驾车在解放大道航空路路压越路口白实线的录像资料录入市交管局的道路交通违法信息管理系统到2016年5月6日作出对申请人的行政处罚决定前没有履行《行政处罚法》第三十一条规定的告知程序是一个不可辩驳的事实。因此,硚口法院合议庭在《一审判决书》的第10页第2段第1 行至第2行的“原告关于被告硚口大队行政处罚程序违法的诉讼意见,本院认为于事实于法无据,不予支持”的认定词完全是一派胡言,是对事实的捏造,是对法律的蔑视,属于《行诉法》第九十一条第一款第(三)项和第(四)规定的双重情形。

    30. 本案根本不涉及处罚时效问题,因为第一被申请人到2016年5月3日已经将电子眼拍摄的申请人驾车压越路口白实线的录像资料录入到市交管局的道路交通违法信息管理系统、并于2016年5月6日前作出了对申请人的行政处罚决定。申请人在其《行政诉讼起诉书》和在庭审时宣读后提交给法庭的《原告对第一被告的行政诉讼答辩状的反驳意见书》中仅谈及了处罚期限问题(见申请人的《行政诉讼起诉书》第10段(第5至第6页)、第13段(第14至第15页)、第21段第(10)分段(第20页)和《原告对第一被告的行政诉讼答辩状的反驳意见书》的第4页第4段(第4至第5页)、第7页第1段的内容),认定第一被申请人由于没有在作出对申请人的处罚决定前履行告知职责而使其作出的处罚决定无效和不能成立。因此,硚口法院合议庭的“原告关于被告硚口大队未在记分周期作出处罚决定超过了处罚时效的意见”的认定词是通过自己的捏造强加给申请人的,属于《行诉法》第九十一条第一款第(三)项规定的伪造证据的情形。

    31. 硚口法院合议庭在《一审判决书》的第11页第5行至第7行的“被告硚口大队适用简易程序。当场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并向原告交付了处罚决定书,亦不存在超出处罚期限的情形”的认定词完全是一派胡言。申请人驾车压越解放大道航空路路口分道白实线发生在2016年4月24日,第一被申请人的交警在那一天当场对申请人作出了处罚决定并向申请人交付了处罚决定书吗?根本没有。第一被申请人的窗口交警李权打印第一被申请人对申请人的处罚决定书的时间发生在2017年2月27日,与“案发”时间相去10个月零3天。这能叫做“当场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并向原告交付了处罚决定书”吗?这大概需要从人类在地球上的生存史的宏观角度看待时间问题才能把10个月零3天的时间差别归于零吧!再说,如果第一被申请人的交警在“案发”现场当场对申请人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并向申请人交付了处罚决定书,那么,根据《交安法》第一百零七条第二款关于“行政处罚决定书应当载明当事人的违法事实、行政处罚决定的依据、处罚内容、时间、地点以及作出处罚机关名称,并由执法人员签名或者盖章”的规定,作出该处罚决定的交警就必须在处罚决定书上签名。420104-1430620230号《行政处罚决定书》上有第一被申请人的任何交警的签名吗?根本没有。任何稍有法律常识的人都知道,没有签名的处罚决定书在法律上是无效的。仅从“当场作出行政处罚”并当场“交付处罚决定书”的角度看问题,该处罚决定书是一个无法律效力的处罚决定书,应当被扔到可以回收利用的废纸垃圾桶里。申请人之所以一直没有质疑处罚决定书上没有第一被申请人的交警的签名,是因为申请人相信,第一被申请人的任何交警、当然包括李权交警在内,都没有在“案发”现场亲眼目睹申请人驾车压越该路口的白实线,而电子眼拍摄的证据对于第一被申请人及其任何交警来说都是传来证据,因而打印其处罚决定书的交警既没有资格也没有法律责任在处罚决定书上签名。另外,交通违法行为的处罚时限有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执法上的时限和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规定的时限之别。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执法上的时限是由公安部的《交通违法处理程序规定》第十九条和第二十条规定的13天时限决定的;而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规定的时限是由《交安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三条和第二十四条规定的交通违法记分周期决定的。《交安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三条规定:“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对机动车驾驶人的道路交通安全违法行为除给予行政处罚外,实行道路交通安全违法行为累积记分(以下简称记分)制度,记分周期为12个月”;其第二十四条规定:“机动车驾驶人在一个记分周期内记分未达到12分,所处罚款已经缴纳的,记分予以清除;记分虽未达到12分,但尚有罚款未缴纳的,记分转入下一记分周期”。《交安法实施条例》第二十四条规定得很清楚,那就是,在一个机动车驾驶人的记分周期结束的时候,如果他的交通违规记分未达到12分,而他又缴清了被处罚的罚款(其前提必定是他被告知了交通违法事实和应缴纳的罚款数额),那么他被记的记分就要被清零;但如果他被告知了交通违法事实和所应缴纳的罚款数额,而他又没有在记分周期结束的时候缴清所应缴纳的罚款,那么他应缴纳的罚款数额和被记的记分都要转入到他的下一个记分周期。由此可见,一个机动车驾驶人的记分周期就是他(或她)的交通违法处罚周期;一个机动车驾驶人的记分周期的结束日就是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告知该机动车驾驶人交通违法事实和应缴纳罚款的法律上的极限时限日。超过这个法定的时限而没有告知交通违法行为人拟处罚的交通违法事实、理由和法律依据,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就必须作废。把这个法定的处罚时限应用到第一被申请人对申请人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在此撇开交通法律、法规没有规定行进路口分道白实线为禁止越压标线不说)就是,由于第一被申请人没有在申请人的记分周期截止日2016年12月25日以前或当日将其在2016年5月8日以前作出的对申请人的行政处罚决定告知申请人,第一被申请人对申请人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作废。而第一被申请人在申请人的记分周期的截止日2016年12月25日之后仍然保留对申请人的处罚决定就是违法的。因此,硚口法院合议庭把第一被申请人的窗口交警打印处罚决定书说成是“当场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并向原告交付了处罚决定书,亦不存在超出处罚期限的情形”是对事实和法律的双重捏造,属于《行诉法》第九十一条第一款第(三)项和第(四)项规定的双重情形。

    32. 正如申请人在本抗诉申请书的第2段(第4页)依法陈述的,申请人2016年4月24日14时07分驾驶机动车在接近解放大道航空路路口变道时压越的路口分道白实线不是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规定的禁止标线,因而不是违法的交通行为。因此,硚口法院合议庭在《一审判决书》第8页第2段第1行至第4行的“经审查查明,2016年4月24日14时07分,原告驾驶其所有的车版号为鄂A965L0的小型面包车,行至解放大道航空路时违反禁止标线指示,被交通技术监控设备(电子警察)记录”的认定词是对事实的捏造和对申请人的诬蔑、诽谤,属于《行诉法》第九十一条第一款第(三)项和《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条第一款规定的双重情形。硚口法院合议庭将交通技术监控设备看作是电子警察极为荒谬。现代汉语词典把警察定义为“武装性质的维护社会秩序的国家工作人员”。交通技术监控设备是“武装性质的维护社会秩序的国家工作人员”吗?根本不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交通技术监控设备才能被称作为电子警察呢?当交通技术监控设备能够自主处理交通违章行为和交通事故的时候。

    33. 硚口法院合议庭在其《一审判决书》第8页第2行认定申请人提交的“行政诉讼证据3”(即“抗诉证据4”)与本案无关是荒唐的。申请人提交的“行政诉讼证据3”是申请人于2017年2月16日下午在电话里通过122交警台的指导和帮助从市交管局的官方网站复制的《机动车违法查询》。其第2页第3行明确地记载着:“号牌种类:小型汽车;号牌号码:鄂A965L0;违法时间:2016-04-24 14:07:00;违法地址:解放大道航空路路口;违法行为:13451(代码);违法行为描述:机动车违反禁止标线指示的;采集机关:武汉市公安局硚口区交通大队;采集方式:闭路电视;罚款金额:200;违法记分:3;处理标记:未处理;交款日期:未交款;违法图片:图片”。这份证据证明,第一被申请人在2017年2月16日之前已经作出了对申请人的处罚决定。这份证据同时还证明,第一被申请人说其和硚口法院合议庭认定其在2017年2月27日“当场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并向原告交付了处罚决定书”是无耻谰言。硚口法院合议庭不认可这份证据无异于帮助毁灭这份证据,涉嫌触犯了《刑法》第三百零七条规定的“帮助毁灭证据罪”。

    34. 硚口法院合议庭在其《一审判决书》第8页第2行认定申请人提交的“行政诉讼证据8”(见随附的“抗诉证据22”)与本案无关是荒唐的。申请人提交的“行政诉讼证据8”是申请人于2017年3月26日从市交管局的官方网站复制的《驾驶员违法查询》。其第3行明确地记载着:“决定书编号:420104143062023;当事人:周思毅;号牌种类:小型汽车;号牌号码:鄂A965L0;违法时间:2016-04-24 14:07:00;违法地址:解放大道航空路路口;违法行为:13451(代码);违法行为描述:机动车违反禁止标线指示的;违法记分:3;处理单位武汉市公安局硚口区交通大队;罚款金额:200;处理时间:2017-02-27 10:02:13;交款标记:未交款”。这份证据证明了:(1)第一被申请人指控申请人于2016年4月24日驾车压越解放大道航空路路口分道白实线违法且于2017年2月27日在申请人的驾驶档案里记3分是违法的,因为2017年2月27日超过了申请人的从2015年12月26日到2016年12月25日的记分周期,而申请人之所以在这个记分周期内没有去第一被申请人的住所处理第一被申请人对申请人的处罚决定是因为第一被申请人在2016年5月6日作出对申请人的处罚决定之前没有告知过申请人;(2)第一被申请人在申请人的驾驶档案上的记分与特勤大队在申请人的驾驶档案上的记分是有紧密联系的,因为这些记分加起来是11分,未达到扣留申请人的驾驶证的12分底线,而如果特勤大队在申请人的驾驶档案上记的是9分,而不是8分,那第一被申请人就会像开发区交通大队和蔡甸区交巡警大队一样,死活都不会给申请人打印其对申请人的处罚决定书,并会以猫哭老鼠假慈悲的情怀告诉申请人说,如果给申请人打印了处罚决定书,那就必须扣留申请人的驾驶证,因而申请人不能再开车,但极不愿意看到申请人哪怕是暂时不能开车的事情发生,所以不能给申请人打印处罚决定书。硚口法院合议庭不认可这份证据同样等于帮助毁灭这份证据,涉嫌触犯了《刑法》第三百零七条规定的“帮助毁灭证据罪”。

    35. 硚口法院合议庭在其《一审判决书》第8页第2行认定申请人提交的“行政诉讼证据9”(即“抗诉证据6”)与本案无关是荒唐的。申请人提交的“行政诉讼证据9”是申请人于2017年4月19日从市交管局的官方网站复制的《机动车违法查询》。这份《机动车违法查询》与“行政诉讼证据3”(即“抗诉证据4”)所显示的“机动车违法查询》的差别在于,在后一份《机动车违法查询》里共有13个处罚决定,其中包括开发区交通大队的6个处罚决定(记12分)和蔡甸区交巡警大队的3个处罚决定(记18分),而在前一份《机动车违法查询》里只剩下了特勤大队的3 个处罚决定(见“抗诉证据3”第1、2和4行)(记8分)和第一被申请人的1 个处罚决定(见“抗诉证据3”第3行)(记3分)。开发区交通大队与蔡甸区交巡警大队之所以撤消了其对申请人的处罚决定,是因为他们最终认定,他们没有告知过申请人,违反了《行政处罚法》第三十一条规定的告知程序。而特勤大队和第一被申请人之所以拒绝撤消对申请人的处罚决定是因为申请人已经拿到了他们打印的对申请人的处罚决定书,他们担心,如果此时撤消对申请人的处罚决定,申请人会根据拿到手的处罚决定书追究他们的法律责任,而他们又相信,有法院保驾护航,他们不仅能逃脱被追究法律责任的境地,而且还能使他们利用手中掌握的交通执法权对申请人进行的敲诈勒索得逞。因此,硚口法院合议庭不认可这份证据也等于帮助毁灭这份证据,涉嫌触犯了《刑法》第三百零七条规定的“帮助毁灭证据罪”。

    36. 硚口法院合议庭在其《一审判决书》第8页第1行认可申请人提交的“行政诉讼证据12”(见随附的“抗诉证据23”)而在其第8页第2行不认可申请人提交的“行政诉讼证据10”(见随附的“抗诉证据24”)和“行政诉讼证据13” (见随附的“抗诉证据25”)是荒唐的。“行政诉讼证据12”是第二被申请人的下属职能机构法制大队以自己的名义对申请人提交给第二被申请人的《请求立即停止执行对驾驶证扣分的行政申请书》(即“行政诉讼证据10”)所作出的回复。在2017年10月13日庭审的举证质证阶段,申请人为他的“行政诉讼证据10”作辩护时说道,在法院作出终审判决前,行政部门作出的处罚决定不应当生效,《行诉法》关于诉讼阶段不停止执行行政处罚决定的规定是完全错误的,不然,要法院干什么?硚口法院合议庭认可一个没有法律主体资格的下属行政职能门部的回复书显得荒唐可笑;认定申请人提交的“行政诉讼证据10”和“行政诉讼证据13”与本案无关显得尤为荒唐可笑。难道第一被申请人2017年2月27日打印的对申请人的处罚决定书上没有记申请人3分这一项吗?难道申请人驳斥第二被申请人的下属职能部门法制大队没有回复申请人的行政申请的法律主体资格不对吗?硚口法院合议庭只认可“行政诉讼证据12”而不认可“行政诉讼证据10”和“行政诉讼证据13”印证了人们讽刺封建王朝时说的一句精彩俗语,那就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37. 硚口法院合议庭在其《一审判决书》第8页第2行认定申请人提交的“行政诉讼证据17”(见随附的“抗诉证据26”)与本案无关是荒唐的。“行政诉讼证据17”是申请人在没有获得车辆年检合格标志、因而不能开车的情况下,乘坐公交、地铁、麻木车到乡下种植草药的转车途中在地铁6号线的起点站东风公司站看到路边竖的选道标志牌而拍摄的。申请人认为,根据《交安法实施条例》第三十七条的规定,这个选道标志牌应当竖在武汉市的地上划有禁止标线的距每一个有多条分道的路口50米的地方,以提醒机动车驾驶人提前做好选择所需行驶方向的车道的准备;如果非按行驶方向选定车道是要被罚款和扣分的,那就必须在选道标志的下方写上“禁止非按行驶方向选定车道”的警示语。第一被申请人在2016年4月24日时根本就没有在解放大道航空路路口距路口分道白实线50米的地方竖一“禁止压越路口地标分道白实线”的禁令标志(假定法律、法规规定如此),这是导致申请人压越路口分道白实线的直接原因。由此可见,“行政诉讼证据17”与本案是有关系的,而硚口法院合议庭认定它与本案无关是完全错误的。

    38. 硚口法院合议庭在其《一审判决书》第8页第3行认定申请人提交的“行政诉讼证据18”(见随附的“抗诉证据27”)与本案无关是荒唐的。“行政诉讼证据18”是申请人对汉阳法院作出的(2017)鄂0105行初99号行政判决书的行政上诉状。申请人之所以向硚口法院提交“行政诉讼证据18”是因为第一被申请人把汉阳法院的判决书作为证明其对申请人作出行政处罚正确的证据。汉阳法院的行政判决书是一个捏造事实和适用法律错误的枉法的判决书(汉阳法院藏匿或者毁灭该案的庭审录像是触犯《刑法》第三百零七条规定的犯罪行为)。申请人如果不针锋相对地提交行政上诉状作为证据,那就等于承认了汉阳法院合议庭的枉法判决书作为第一被申请人的证据的合法性。于是,申请人在庭审时通过提交《补充证据申请书》(“抗诉证据17”)而附上了“行政诉讼证据18”和其它三份证据。既然硚口法院合议庭认可汉阳法院判决书作为第一被申请人的证据的真实性(这为硚口法院合议庭在自己的判决书中大肆抄袭汉阳法院的枉法判决词打开了方便之门,但是否向后者支付了版权不得而知),那就应当认定申请人提交的“行政诉讼证据18”与本案有关。硚口法院合议庭没有这样做,只能说明其不是公正的司法审判者,而是第一被申请人和第二被申请人在法庭上的代理人。这简直是中国法院的奇耻大辱!

    39. 硚口法院合议庭在其《一审判决书》第8页第3行认定申请人提交的“行政诉讼证据19”(见随附的“抗诉证据28”)与本案无关是荒唐的。“行政诉讼证据19”是申请人在执行市中院的终审判决、因而在缴纳罚款前在特勤大队的编号为420140-1448851610处罚决定书上所作的备注:“尽管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是错误的,但是终审判决,本人不得不缴纳罚款。但这并不能妨碍本人申请再审”。申请人之所以向硚口法院提交“行政诉讼证据19”,是因为第一被申请人把市中院的(2017)鄂行终365号判决书作为证明其对申请人作出行政处罚正确的证据。市中院的(2017)鄂行终365号判决书同样是一个捏造事实和适用法律错误的枉法判决书。申请人如果不针锋相对地提交“行政诉讼证据19”,那就等于认同和接受了市中院的枉法判决(申请人随后向省高院提交了再审申请;省高院驳回申请人的再审申请后,申请人向本检察院提交了抗诉申请;本检察院作出不支持法律监督申请决定后,申请人向中央政法委书记郭声琨提交了申诉状)。既然硚口法院合议庭认可市中院判决书作为第一被申请人的证据的真实性,那就应当认定申请人提交的“行政诉讼证据19”与本案有关。硚口法院合议庭没有这样做,只能证明其在审判上根本不持公正立场,而是赤裸裸地偏袒第一被申请人和第二被申请人。

    40. 硚口法院合议庭在其《一审判决书》第8页第3行认定申请人提交的“行政诉讼证据20”(见随附的“抗诉证据29”)与本案无关是荒唐的。“行政诉讼证据20”是申请人于2014年10月25日被武汉市公安局武昌区交通大队(以下简称武昌区交通大队)按照公安部的《交通违法处理程序规定》第四十二条的规定处罚申请人的案例。申请人在庭审期间向法庭提交“行政诉讼证据20”的目的在于说明,第一被申请人将其窗口交警于2017年2月27日打印其对申请人的处罚决定书说成是按照《交通违法处理程序规定》第四十二条的规定对申请人当场作出处罚决定“只不过是运用张冠李戴、移花接木和偷梁换柱的伎俩编造了一个令人啼笑皆非的虚假故事”(见申请人庭审时宣读并在宣读后提交的《对第一被告适用法律、法规、部门规章的质疑意见书》“抗诉证据20”第5页第6行至第7行的文字)。由此可见,硚口法院合议庭认定申请人提交的“行政诉讼证据20”与本案无关只是想帮第一被申请人圆一个编造的令人啼笑皆非的虚假故事的梦。

    41. 硚口法院合议庭在其《一审判决书》第8页第3行至第4行仅认可申请人提交的“行政诉讼证据2”(“抗诉证据8”)的真实性而不认可其证明目的是荒唐的。把申请人提交的“行政诉讼证据2”和“行政诉讼证据3”(“抗诉证据4”)放在一起,它们充分而确凿地证明了,第一被申请人的处罚决定书即“行政诉讼证据2”的作出时间是在2017年2月16日之前,而被打印出来的时间为2017年2月27日。这就进而证明了,第一被申请人对申请人的处罚决定违反了《行政处罚法》第三十一条规定的告知程序,是一个程序上违法的处罚决定。由此可见,“行政诉讼证据2”的证明目的是无可挑剔的。因此,硚口法院合议庭不认可申请人提交的“行政诉讼证据2”的证明目的是为了掩盖第一被申请人的违法行为,等同于帮助第一被申请人伪造证据,属于《行诉法》第九十一条第一款第(三)项和《刑法》第三百零七条规定的双重情形。

    42. 硚口法院合议庭在其《一审判决书》第8页第3行至第4行仅认可申请人提交的“行政诉讼证据4”(见随附的“抗诉证据30”)的真实性而不认可其证明目的是荒唐的。“行政诉讼证据4”加上“行政诉讼证据5”(见随附的“抗诉证据31”),无容置疑地证明了,市交管局故意篡改了申请人的电话号码,并企图把申请人没有收到13个所谓的交通违法短信通知的责任嫁祸到申请人的头上。“行政诉讼证据4”是任何非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的执法者所查不到的,因为根据市交管局法制大队胡希科长在2017年6月19日在市中院合议庭主持的法庭调查时的说法,它仅存在于市交管局的内部系统里。因此,硚口法院合议庭不认可“行政诉讼证据4”的证明目的是为了掩盖第一被申请人参与到市交管局对申请人的构陷阴谋之中这一事实。

    43. 硚口法院合议庭在其《一审判决书》第8页第3行至第4行仅认可申请人提交的“行政诉讼证据21”(“抗诉证据7”)的真实性而不认可其证明目的是荒唐的。“行政诉讼证据21”用铁一般的事实证明了,第一被申请人处理违章的3号、5号和7号窗口的交警都没有口头告知过申请人拟处罚的事实、理由和法律依据;他们根本就不想打印第一被申请人对申请人的处罚决定书;7号窗口交警李权是在申请人的逼迫下才打印了第一被申请人对申请人的处罚决定书。“行政诉讼证据21”还证明了,第一被申请人和第二被申请人关于窗口交警按照《交通违法处理程序规定》第四十二条的规定口头告知了申请人拟处罚的事实、理由和法律依据的说词是伪证词。硚口法院合议庭不认可“行政诉讼证据21”的证明目的等同于帮助第一被申请人和第二被申请人毁灭该证据,涉嫌触犯了《刑法》第三百零七条规定的帮助毁灭证据罪。

    44. 硚口法院合议庭在其《一审判决书》第8页第5行至第7行认可第一被申请人提交的证据1不仅荒唐,而且还涉嫌帮助第一被申请人伪造证据。第一被上诉人提交的证据1由3张纸上展现的6个图片组成:第1张纸是一个里面有选道标志、但既没有申请人的机动车也没有拍摄时间的图片;第2张纸是一个由第一被申请人的闭路电视于2016年4月24日在解放大道航空路路口西南角自动拍摄的申请人驾车压越其路口分道白实线的四个图片拼在一起的图片;第3张纸是一个里面有拍摄时间、有选道标牌的背影但没有申请人的机动车的图片(见随附的“抗诉证据32”,申请人上诉时曾专门附在上诉状的后面)。申请人在庭审的举证质证环节对第1张纸图片质证道:“这张图片并不是在2016年4月24日拍摄的,因而与第一被告指控原告违反交通规则的时间无关;这张图片与第一被告提供的由四张图片组成的第二张图片存在不一致性,即这张图片中存在的指示标志‘请按行驶方向选定车道’在由四张图片组成的第二张图片中并不存在,这也就是说,这个‘请按行驶方向选定车道’的指示标志在2016年4月24日那天是不存在的,因而这张图片与本案无关”(见申请人庭审时宣读并在宣读后提交给法庭的《原告对第一被告提供的证据的质证意见书》“抗诉证据16”第2点第1页)。对于第一被申请人提供的由四个图片拼在一起的第二张纸图片,申请人质证道:“对于这些由电子眼拍摄的图片的真实性,原告没有疑义,但原告因为要完成变道和实现右转而压越了解放大道航空路口西南角的白实线并不能证明原告的驾驶行为违法,因为《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这两部有关交通安全的法律、法规都没有将行进方向路口的地标白实线规定为禁止压越标线;这些于2016年4月24日由电子眼拍摄的图片所反映的内容,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三十一条的规定,应当于2016年5月7日前由第一被告告知原告;第一被告没有这样做,这使这些图片失去了法律上的证据意义,已经过期作废”(见《原告对第一被告提供的证据的质证意见书》第3点第1页至第2页)。对于第一被申请人提供的第三张纸图片,申请人质证道:“第一被告随上述两页纸之后提供的另一张解放大道航空路口西南角的图片基于以上第2点陈述的理由也应当排除在合理证据之外”(见《原告对第一被告提供的证据的质证意见书》第5点第2页)。在庭审的举证质证阶段,申请人与第一被申请人的代理人就这张图片的真实性展开过激烈交锋。第一被申请人的代理人坚称,选道标牌2016年4月24日就存在于解放大道航空路路口。申请人反驳说,在由四个图片拼在一起的图片中不存在这样一个选道标牌。第一被申请人的代理人走到申请人的座席边、指着由四个图片拼在一起的图片中的左上边的图片说,第四根横杆上方的白色长方块就是选道标牌的背影。申请人反驳道,选道标牌不可能处在横杆的上方;图片中的时间是第一被申请人伪造的。申请人反驳至此,第一被申请人的代理人就闭嘴不答了。只要把这三张纸的6个图片放在一起进行比较分析,就会立即得出第一张纸图片和第三张纸图片是第一被申请人蓄意伪造的结论。第一被申请人因此而触犯了《刑法》第三百零七条规定的伪造证据罪。硚口法院合议庭认可第一被申请人伪造的证据等于帮助第一被申请人伪造证据,属于《行诉法》第九十一条第一款第(三)项和《刑法》第三百零七条规定的双重情形。

    45. 硚口法院合议庭在其《一审判决书》第8页第5行至第7行认可第一被申请人提交的证据3是荒唐的。第一被申请人提交的证据3是由复制的所谓2016年4月24日视频资料和《摄录经过》这2份证据组成的。申请人收到该视频资料后没敢在自己的电脑上播放,怕其电脑受到病毒的攻击而瘫痪。在庭审的举证质证阶段,硚口法院合议庭播放了该视频资料,但里面展现的内容与申请人2016年4月24日驾车压越解放大道航空路路口分道白实线的情景风马牛不相及,因此,硚口法院合议庭不得不停止播放。硚口法院合议庭认可这个冒充与本案有关联的视频资料是不是太荒唐了?!对于《摄录经过》(见随附的“抗诉证据33”),申请人质证道:“第一被告随后提供的《摄录经过》应当被排除在合法证据之外,因为:公安部的规章《道路交通安全违法行为处理程序规定》没有这一处理程序规定;《摄录经过》显然不是2016年4月24日写作的,而是第一被告为应付原告的《行政诉讼起诉书》画蛇添足的结果;《摄录经过》的签署日期是伪造的。因此,《摄录经过》不应作为合法证据而被法庭采纳,但应作为第一被告伪造证据的证据”(见《原告对第一被告提供的证据的质证意见书》第6点第2页)。第一被申请人伪造《摄录经过》触犯了《刑法》第三百零七条规定的伪造证据罪。硚口法院合议庭认可《摄录经过》等于帮助第一被申请人伪造证据,属于《行诉法》第九十一条第一款第(三)项和《刑法》第三百零七条规定的双重情形。

    46. 硚口法院合议庭在其《一审判决书》第8页第5行至第7行认可第一被申请人提交的证据6(“抗诉证据8”)是荒唐的。第一被申请人提交的证据6就是第一被申请人的7号窗口交警李权于2017年2月27日在申请人的逼迫下给申请人打印的《处罚决定书》。对此,申请人质证道:“第一被告最后提供的(武汉市公安局硚口区交通大队《公安交通管理简易程序处罚决定书》编号:420104-1430620230)应当被排除在合法证据之外,因为这个处罚决定书:(1)完全错误地适用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三十八条的规定;(2)严重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三十一条规定的告知程序;(3)基于第2点,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三条第二款和第四十一条的规定,是无效的和不能成立的”(见《原告对第一被告提供的证据的质证意见书》第11点第3页)。硚口法院合议庭将应当排除在合理证据之外的所谓证据作为定案的依据无异于是在帮助第一被申请人伪造证据,属于《行诉法》第九十一条第一款第(三)项规定的情形。

    47. 硚口法院合议庭在其《一审判决书》第8页第5行至第7行认可第一被申请人提交的证据7(“抗诉证据13”)是荒唐的。第一被申请人提交的证据7就是第二被申请人的《行政复议决定书》。申请人对第二被申请人的《行政复议决定书》作为定案的证据质证道:“第一被告提供的《武汉市公安局硚口区分局行政复议决定书》应当被排除在合法证据之外,因为这个行政复议决定书的全部内容被原告在其《行政诉讼起诉书》的第21段进行了逐字逐句的回应,而第二被告武汉市公安局硚口区分局(以下简称第二被告)在其《行政诉讼答辩状》中没有对原告的《行政诉讼起诉书》的第21段内容作出回应,这使原告的回应成为没有争议的法律事实”(见《原告对第一被告提供的证据的质证意见书》第1点第1页)。硚口法院合议庭认可第二被申请人的建立在谎言和歪曲法律基础上的《行政复议决定书》为证据无异于帮助第一被申请人伪造证据,属于《行诉法》第九十一条第一款第(三)项和《刑法》第三百零七条规定的双重情形。

    48. 硚口法院合议庭在其《一审判决书》第8页第5行至第7行认可第一被申请人提交的证据8(“抗诉证据21”)是极其荒唐的。第一被申请人提交的所谓证据8就是第一被申请人的7号窗口交警李权写的《关于周思毅处理交通违法的经过》。对于这个所谓的处罚经过,申请人当庭质证道:“第一被告随后提供的《关于周思毅处理交通违法的经过》应当被排除在合法证据之外,因为这个所谓的“经过”,包括其签署日期,是彻头彻尾的和故意编造的谎言。因此,《关于周思毅处理交通违法的经过》应当作为第一被告伪造证据的证据。第一被告伪造此证据的行为已经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零七条关于“伪造证据罪”的规定”。申请人当庭提交的“行政诉讼证据21”(“抗诉证据7”)即2017年2月27日第一被申请人的3号窗口、5号窗口和7号窗口交警打印对申请人的处罚决定书的录相资料戳穿了第一被申请人提交的这个伪证据。硚口法院合议庭在申请人用事实戳穿了第一被申请人提交的这个伪证据的情况下依然认可这个伪证据,属于《行诉法》第九十一条第一款第(三)项和《刑法》第三百零七条规定的双重情形。

    49. 硚口法院合议庭在其《一审判决书》第8页第5行至第7行认可第一被申请人提交的证据2是荒唐的。第一被申请人提交的所谓证据2只不过是‘第一被申请人的某个交警用自己的手机通过wifi或数据链接连接到武汉交警网站的两个画面的截屏。第一被申请人提交这两个画面的截屏的用意当然是说,当第一被申请人在2016年5月6日前把对申请人的处罚决定录入到市交管局的机动车违法查询系统后,申请人就可以通过互联网查询到。申请人对第一被申请人的用意当庭质证道:“第一被告随上述图片之后提供的两页纸应当被排除在合法证据之外,因为第一被告一直没有告知或通知原告所谓的违法行为;如果第一被告告知或通知过原告,原告一定会根据第一被告的告知或通知到武汉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的官方网站查询”。申请人在随后的辩论环节宣读并在宣读后提交给法庭的《原告对第一被告的行政诉讼答辩状的反驳意见书》中争辩道:“《交安法》没有规定机动车驾驶人自领取机动车行驶证后必须时时到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创建的‘道路交通违法信息管理系统’里查询自己是否有被处罚的交通违章行为。只要《交安法》没有这样的规定,原告就没有义务到武汉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的‘道路交通违法信息管理系统’里查询自己是否有被处罚的交通违章行为。告知或通知原告交通违章行为是第一被告的法定职责。如果第一被告告知或通知了原告交通违章行为,而原告没有到武汉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的‘道路交通违法信息管理系统’里查询自己的违章事实,那应当追究原告的责任;但如果第一被告不告知或不通知原告交通违章行为,那就应当追究第一被告的执法失职的责任。第一被告对原告作出的处罚决定显然属于第二种情况,因此,应当追究第一被告执法失职的责任”。由此可见,合议庭认定两个与本案毫无关系的手机截屏为证据等同于帮第一被申请人伪造证据,属于《行诉法》第九十一条第一款第(三)项规定的情形。

    50. 申请人同意硚口法院合议庭对第一被申请人提交的证据4即(2017)鄂0105行初99号行政判决书和证据5即(2017)鄂01行终365号行政判决书的真实性的认可。但问题是,这两份判决书除了能真实地证明汉阳法院的审判员吴勇胜和市中院合议庭的审判长罗浩、审判员李丽和沈红与市交管局和特勤大队沆瀣一气、狼狈为奸外,什么都不能证明。

    51. 综上所述,硚口法院合议庭的《一审判决书》是建立在捏造事实和伪造证据的基础上的,属于《行诉法》第九十一条第(三)项规定的多重情形。

(责任编辑:admin)

下一篇:没有了

国内新闻

更多>>

国际新闻

更多>>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广告投放 | 报社动态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主办:中国法治观察网 广告投放联络邮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2017 www.faguan365.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中国法治观察网
 技术支持:技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