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法观网-中国法治观察网!
设为首页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社会新闻 教育新闻
财经新闻 体育新闻
娱乐新闻 军事新闻
时事观察 生态环保
健康卫生 法律法规
科技之窗 企业动态 书画艺术
公益行动 房产商情 爱车一族
旅游新闻 历史人文 图文资讯
各地新闻 舆情监测
中华情缘 书画收藏
爆料投稿 联系我们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舆情监测 >

彝良石笋村支书梅全超兄弟联手大肆侵吞扶贫款

时间: 2019-05-02 19:02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
云南彝良石笋村支书梅全超兄弟联手大肆侵吞扶贫款
实名举报人:赵高鸿  任金妹  常绍友  常侣芝 柯昌美      
李龙泽  宋盛琼  任世贵





    梅全超是云南省彝良县龙海镇石笋村的村书记,梅全海是云南省彝良县龙海镇石笋村的副主任。梅全超从担任村委副主任的时候开始贪污,当了村支书之后更加有持无恐走在巨额贪腐的路上。
    我们只是村民,掌握的是其直接在我们头上产生的腐败,其到底在侵吞扶贫款的数额有多少,请求上级监察部门深入调查,以还我们百姓一个公道为谢。


在异地搬迁中大发横财的梅全超和梅全海

2016年石笋村异地搬迁工程中,国家总拨款1009.2万元,提供给52户村民建房,当时在异地搬迁村民会议中村支书说的是此52户村民中有10户村民家是享有2.5万元补助的,其余42户是享有6万补助款的。实际修房只有49户,其中有3户人家的款项被二梅暗箱操作,不知所为。
村民们将房屋修建完毕后,但有的村民家得到6万元,有的村民家得到2.5万元,有的得到4万元,有的得到4.4万元,剩余的款项不知所踪。
在异地搬迁工程中,梅全超为了高价出卖地基,梅全海便通知任光德搬迁到新农村,同时梅全海和梅全超提出要任光德出500元一个平方购买此地基,致使任光德无力购买,于是就没有让任光德搬迁。
此地基是二梅购买老百姓的土地以一百五拾元一个平方征收,二梅又用政府的扶贫款打保坎平整地基的,最后以400元-500元不等的价格出卖,二梅还赚回了一大笔。既然是异地搬迁工程,二梅却无视党规党纪、国家法律高价出售地基,这已经严重违反国家相关法律的规定。
与此同时,李家岩的常绍友家居住在山坡野林中,住房随时有倒塌危险,交通也极不便利,村支书和副主任为何又不通知常绍友家搬迁?

有多少扶贫款被梅全超他们假借亲友名义装进了自己腰包

    2013年,梅全海以其老丈人余仲平家房屋位于滑坡地带为由,领了滑坡地带的扶贫款自己建房两栋出卖牟利,一栋出卖给郑锦才,一栋卖给陈友刚。
2016年梅全海以其干兄弟杨明友的名义冒领国家扶贫款建房,而杨明友早已搬迁居住在建水县20余年。
在建房的同时,杨明友从未到过施工现场,也没有购买过施工材料,事实是房屋是梅全海领款所修。
梅全海又以其父亲的名义在52户异地搬迁工程中霸占名额修房一栋。梅全海的三哥梅全云家的房屋是以2013年滑坡工程所修建的,修建后,梅全云又将2013年滑坡工程的房屋领2016年异地搬迁房屋的款项。
2016年农村危房改造工程中,扶贫资金共计361.2万元,张榜公布清单公示李岩社等18个村民小组113户建房,但实际约有70户建房,村民有领到3万多元的,有领到2万多元的,多数是领到1.78万元, 但剩下的款项又去向何处?
在2016年住房改造工程中,有林口等五个村民的36户村民住房改造,扶贫资金共54万元,部分村民家领到了1万元,但剩下的资金又在何处?
天麻和养生的产业补助其实只是喂肥了梅全超他们
2016年石笋村发展种植天麻1000亩,扶贫资金共计10万元:发展方竹种植400亩,扶贫资金共计4万元。在扶贫清单上公示的桃坪等五个村民小组中,只有部分人家领到方竹的少量扶贫款项,没有任何村民家领到天麻扶贫资金,剩余的款项又在何处?
2016年政府拨款给石笋村发展养牛业的扶贫资金共55万元,计划养牛100头,每头牛价值5500元,在发展养牛业的过程中,梅全超弄虚作假、收受贿赂把高中湘的牛借给江绍飞照相,最后以江绍飞的名义套取国家扶贫款,而真正养牛者没有领到该扶贫款项,如桃坪的刘怀聪、柯昌雄、李发美、徐思全、刘富强这些农户的牛照了相,但至今没有领到该款项。
梅全超徇情枉法,目视党纪,在2016年的亮化工程(盖红瓦)是每户人家一万元,但有几户人家给支书-点好处费,没有亮化(盖红瓦)也取了这个工程款。没有给好处费的,通知把红瓦盖好后,至今没有得到补助款。
副主任梅全海之妻余德会在2015年吃城镇低保每月294元,千工作的家属也吃高低保,这是哪个政府规定的,梅全虎身强力壮,在2015年同样吃高低保,那么回龙沟的常绍进年高八十八岁的孤寡老人,还没有吃上高低保,连政府在2018年扶贫的修善加固工程款是2.3万元,二梅买几千块钱的瓦盖一下就了事;如秦大银、秦大金、易啟富、易明超、骆窄银等都是2. 3 万元的补助,二梅买几千块钱的瓦盖一下就了事, 每户人家还没花上一万元, 还有-万多元哪里去了?
2016年林口路灯照明工程扶贫款是3.2万元,22盏照明灯,在实际施工中,二梅叫老百姓投资,每户人家投资200元,我请问上级政府为何喊老百姓投资钱?既然是政府规定了22盏灯3.2万元的补助,都是按每盏灯的费用计划扶贫的,为何还要老百姓每户人家投资200元钱,而且路灯至今没有亮。
梅全超在石笋村大肆索取贿赂。2016 年3月12日,梅全超索取大沟社赵凤华400元的香烟条,  200元的公鸡一只索取李家岩的刘文斌家的现金600元,公鸡一只, 索取李岩社的李龙堂的现金2000元。
常信关众多村民实名控诉梅全超他们其实是不折不扣的贪官




刘富强: 2016年,村官高忠湘到我家喊我拉牛照相,当时说一个牛有5500元牛款,而我家到现在没有得到这笔牛款,请上级领导调查一下,这笔牛款去哪里了?
任金妹:
2016年,支书梅全超通知我家建房,口口声声说有42000元补助,6万的无息贷款,二十年才还。
为了感谢村支书,我送了一只土公鸡和一条400元的的香烟送给他。可是,等我房子建好之后,只是给予了17500元,其他的补助到哪儿去了?
刘怀聪:村支书梅全超在2016年3月叫我买牛养,一头牛政府补贴5500元,但至今补助款未拿到。 我的住房是30年前修建的,现在是真的无法居住,我多次向他要一个安居工程,他却给我的说法是只要他在村委会干上一年我就不要想得到安居工程。
赵高鸿: 2016年,上级下达50万的耕牛款,以每户补助五千五佰元钱安排一百户贫困户。结果梅全超私吞下几十万,甚至有几户到现在有名额而未领到补助款的现象,第二,是2017年就农村建设款项是一千多万的资金已就被他贪下几十万元,我叫他给我解决一个工程,他反而要我出五仟元的好处费,我只因家庭贫困没有分文给他,就这样到至今我们一家都是住在一个破烂的房子里......
周贤英(柯昌雄之妻): 2017年11月20日彝良县水务局到我家贴“昭通市精准扶贫明白卡”,才从帮扶人张春权口中得知我家有一头牛的牛款,还补助了两千元钱,而我家连影子都没有看见过。
高忠琴: 2016年,梅全超说给我解决一个危房改造工程,补助38000元至42000元,结果我只领得了17500 元,其余就被他私吞,上级公布的石笋村10万元的天麻款,我们种天麻的却没有得到一分。
徐思全:我是贫困户,石笋村民委员会搞扶贫项目明确我家有一头牛和贫困补助指标,但我家没有得到享受,支书梅全超有贪腐嫌疑。
常绍云:我1988年丧夫后,1991年就与本村坪上社江业训共同生活,梅平周就与我说把我炭厂河坝的一片地租给他做菜地,承包费为1200 元,时间10年,2010年,梅家父子确对我进行恐吓,说我的土地是长期卖给他的, 2013年梅全海就在我家的土地上修了8间两层楼的平房出卖。我的河坝上边有一块坡地他家也全部给栽上林木,说全是他家的,另外阶河坝,划为新农村建设宅基地,我的50平米的一个稻田以400元一个平方买给他人修建住房,结果只给了我三千元就了事,现在连我的户籍都给下掉,口称林口是他梅家的天下。
赵祖龙: 2016年,我家接到通知搬迁, 一人补助26000元,等我把房子修好之后,我七口人才得到4万元,村上公布的清单上,异地搬迁户52户补助的是一千零九点二万元,我是52户的其中一户,我七个人为何才得四万元,请上级领导为我这个残疾人做主。
李发美: 2016年农村扶贫项目,我农户有一头牛的扶贫指标,由被举报人梅全超通知我户,事后梅全超到我家里拿到资料后,政府扶贫款项一样没有打到我家的账户。
徐均朝: 2016年,上级喊我家种植天麻有补助的,当时我定了三百窝天麻,可我们把天麻种植到现在,没有得到这个天麻补助,2016年村委会张帖了10万元天麻补助款,而我们从来没有得到这个补助,张榜公布这10万元的天麻补助款去哪里了?
常绍友: 我的住房3间,石木结构已修建100年以上,又因地震灾害造成石墙处开裂,我多次找过梅全超反映,他说没有指标,不给我解决,我又找镇上反映,镇上说指示已经发放到村上,我便质问了梅全超,为什么镇上下发了指标,你为什么不给我解决,便惹怒了他,他当时结恨在心,最后就把我的建档立卡下掉,并在去年建档立卡摸底排查后,我社召开群众会,在会上他当众打我,当时被镇领导和派出所拉开。这样的村支书还打起人来了,这不是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的有关规定吗?由于我是住在离公路较远的地方的山林边,离水源太远,解决人畜饮水时有水源的地方他不给水管,我只有向他求情才给了一点,又在付正旭饮水处接来用,可是水源太小,天干时就在较远的地方背水吃,实属无耐。
2016年我种有30塘天麻,至今没有得到一分钱的补助,我多次找梅全超,他说款已经发完了,要等明年的指示。
任金妹: 2016年村委会,叫社长通知我家叫马上开始动工修房子,支书梅全超说:给42000元的补助,6万的无息贷款,二十年才还。我为了感谢他,送了一只土公鸡和一条价值400的香烟送给他。可万万没想到的是,等我家到处借高利息,把房子修好了之后,才给我们打款17500元。
吴明元: 2016年支书梅全超通知种植天麻,每一堂天麻15元的补助,我家种植了八百堂天麻,可到现在这笔天麻补助款也没有得到。
2014年政府补贴了我两千元钱,用于翻盖房子,当时社长通知我去支书那里领,我多次去找梅全超问这两千元钱,可支书梅全超却给我说,谁给你说的找谁去。
为了吃掉这点钱,随后梅承诺拿一个三万二的安居工程给我,可我把这个房子修起来,多次找他打款,他给我说款也打给你老五儿子那里了,可我老五儿子全家外出多年,一直未和我联系,而且这个安居工程的名字是我的,银行卡填的也是我的,为什么会突然说打在我老五儿子那里了?
我是彝良龙海石笋长岩社王万元,身份证:532129195205162916,因我家属于滑坡地带与我家相邻的几家都搬迁了,只剩我一家在这里,可我这房也属于危房,天上下雨,多处是漏雨的,都无法居住,在2016年危房改造中,梅全超并没有按照实际办事,没给他的好处费,就没有工程。可我本人常年有病,一年药费几千,一家人 的积蓄都被我花光,所以没有钱给他的好处,他就看不见我这危房要倒塌的观点。
在2015纳入建档立卡,直到2018年高忠湘下来收合作医疗费,才说我们有建档立卡户的只交40元,这时我们才知道。既然都给我上好了为什么又不跟我说,请上级政府明查秋毫,给我一个公道。
举报人:柯昌美,女,汉族,身份证L: 534219197705152967
被举报人:梅全超
2017年的时候,又到了学生上学的时候,我到处为我三个儿子借生活费时,有人给我说,像我这种情况,我一个儿子在昆明读大学,一个儿子昭通读大专,一个在龙海读初中,像我们家这种情况,可以申请分建档立卡户,这个建档立卡户可以对学生家庭有很大补助,可是我找社上徐明正请他帮忙给我家申请建档立卡户,可徐明正在林口村委会开会对支书梅全超说给我家申请建档立卡的时候,支书梅全超在大会上说,我们家没资格享受这个建档立卡户,请上级领导来我家调查一下,我家为什么没资格享受。
还有2016年梅全超喊我家种植天麻,说上面有补助,当时我们种植了三百堂天麻,到现在也没有得到补助,然后2016年在村委会看见了张贴的天麻补助款10万元,请上级领导严历查处,这10万元的天麻补助款去哪里了,落没有落到实处,张榜公布还我们老百姓一个公道,以上我说的全部实事,如有虚假,我原承担全部法律责任。
举报人:李龙泽、男、汉族,身份证:532129196909292932,云南省彝良县龙海镇石笋村坳田社。
  被举报人:村支书梅全超、副主任梅全海二人,云南省彝良县龙海镇石笋村公所。
举报事由:
于2016年昭通市医保局异地扶贫搬迁工程,当时梅全超说补助6万元,另外搬家费1万元,生活费1万元。结果在施工的同时梅全超和梅全海出卖地基500元一个平方,二梅高价出卖地基这是不符合国家有关条文规定的,既然都是异地搬迁工程,为何要高价出卖地基呢?致使我没有跟他们买地基,二梅就侵吞了我1.6万元人民币。最后打款的时候我的才打4.4万元,在此二梅侵吞了我1.6万元是侵犯了我的人身权利和合法权益,我是一个体弱多病的常年病人,我想应该不值贪腐我的钱吧!
2016年扶贫养猪林口等19个村民小组,我是其中的一户,总拔款33.17万元,每户人家三头猪,每头猪550元,共1650元,我一分一文没看见。请上级领导调查核实,依理依法办理,讨回我的公道。
举报人:秦正堂,男,78岁,居住在云南省静俊县龙海镇石笋村炭山社。身份证: 532129194106172911,电话:15752440603.
被举报人:梅全超(石笋村村支书)
举报事由:
无视国家法律,贪污受赂,优亲厚友,等等各种手段欺压百姓。我本家庭双老都接近八十高龄的老人,年老体弱,即又是女婿和女儿的照顾,但他们都是在外打工维护家庭,但是主要是老伴身惠风湿瘫痪疾病之危,送往地区医院救治都无法控制,根据此情况我去找梅全超说给老伴了解一个低保困难补助一下,梅全超就暗自分派两个(霉子)到我家了解情况,即后他就与我说,我们这种家庭不应该享受低保,这主要原因是我没有暗自给他的好处费,他就目中无人。
第二在2016年有村公所统一种植天麻亩计,给予的补助费以至今分文未见,据了解这笔款项已经早就放下村里的,数据定十万元整,另外村里多份项目:像耕牛款、建房款、公路款等等都多份被挪用、贪污。




    还像那些在外有车有房有门市的都能享受低保待遇,这又是何等困难,我只请求上级有关单位和巡视督查组领导对此人作一深刻的调查论处,再不能让他在百姓头上作威作福,欺上瞒下,糊花虚报,弄虚作假,希望给予这种作一个慎重打击,党和政府是青天。
   梅全超、梅全海的行为已经严重触犯党规党纪以及国家法律,其侵吞国家财产,侵蚀百姓利益,理应受到法律的规制和惩罚。我们感谢党委政府张榜公示石笋村的扶贫清单,既然国家以公示的方法认可了张榜公布的扶贫清单,就恳请上级监察部门予以重视,根据相关事实以及法律规定将二梅绳之以法,以还石笋村一个风清气正、和谐友善的社会环境。
    我们已经找过县市相关部门多次,但都石沉大海、杳无音信,被逼无奈之下,特通过网络向上级监察部门实名举报材料,望上级领导重视,早日开展调查为谢!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9/5/2 18:56:36 编辑过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国内新闻

更多>>

国际新闻

更多>>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广告投放 | 报社动态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主办:中国法治观察网 广告投放联络邮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2017 www.faguan365.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中国法治观察网
 技术支持:技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