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法观网-中国法治观察网!
设为首页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社会新闻 教育新闻
财经新闻 体育新闻
娱乐新闻 军事新闻
时事观察 生态环保
健康卫生 法律法规
科技之窗 企业动态 书画艺术
公益行动 房产商情 爱车一族
旅游新闻 历史人文 图文资讯
各地新闻 舆情监测
中华情缘 书画收藏
爆料投稿 联系我们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舆情监测 >

长沙望城周红宇法官对这起行政案件的公正判决可期

时间: 2019-05-02 15:00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
长沙望城周红宇法官对这起行政案件的公正判决可期

    中南社区业主雷丽娟和段承恩的这起行政案的判决结果如何事关240余名业主能否享有自家房屋围栏的物业权益

    写在前面的话:全国有许多类似于长沙望城区中南社区的情况,涉及到数万乃至数十上百万群众的切身利益,本案如能获得公正判决,让中南社区业主和望城人民群众从这个具体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那么这个判例将会成为一个标杆性、示范性判例,对促进司法公正和依法治国方略的意义不可小觑。望城区法院有了一个为法治建设和推动依法治国立功的机会,能否抓住这个机会,无疑是对望城区法院和本案审判长周红宇的一个考验。

    4月25日,我参加了长沙望城区中南社区诉望城区政府和望城区行政综合执法局的行政诉讼庭审。法庭是法官的舞台,庭审是公正的保障。我对吃透了本案、提问十分专业的审判长周红宇伸出大拇指予以点赞,也对这场官司的胜负有了自己的判断——我代替业主表示乐观!

    在此之前的4月1日,我根据中南社区居民的投诉材料,撰写并在网上发布了一篇题为《请望城区高塘岭街道周志刚在棚户区改造中别胡来!》的博文,引起了网民的强烈反响。获知中南社区案于4月25日开庭,我和央媒记者主动要求参加旁听,想透过这次庭审,观察望城区法院的审判水平尤其是审判工作的公正度。庭审结束后,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而又对宣判结果充满期待的业主走出法院大门伊始,便和本博主就一审判决“谁赢谁输”的问题展开了一场带有争论性的预测。这场官司的原告是业主雷丽娟和段承恩,其诉讼请求是撤回望城区政府和行政执法大队对雷丽娟和段承恩下发的限期拆除决定书。虽然只有两名原告,但代表的却是240多户业主的切身利益,所以这场官司也就牵动着240多名业主的心。所有参加旁听的业主都希望并期待一审就能获得一纸公正判决,将这场纠纷止步于判决下达之日。然而,业主们包括业主的辩护律师根据民告官的官司百姓胜诉几率极低的经验判断:望城区法官不敢作出有利于业主的公正判决,“一审赢官司,只能是我们的一厢情愿,恐怕还得做好上诉的准备”!“罗老师,我们不看好一审判决,还得请您跟踪报道”!“周红宇审判长在庭审中表现得很公正,或许她想做出一个公正判决,但敢不敢判我们业主赢又是另外一码事”!

    应该说,我比中南社区的业主要乐观和坚定——我预测业主成赢家就在一审判决!

    我对本案的判决结果表示乐观的理由支撑点如下:

    本案主审法官周红宇具有一名法官最基本的品格和素养,即不偏不倚的居中裁判。居中裁判意味着法官对双方当事人不持任何偏见,对案件结果不抱先入之见;意味着法官在法庭上应当平等对待双方当事人,对双方当事人在法庭上发言的时间、内容、态度、语气等给予同等程度的关注,对双方当事人所发表的意见和提交的证据均予以同等程度的重视;中立还意味着,法官不能在案件审结前对一方当事人发表有倾向性的意见,不能私下与一方当事人接触,更不能暗中为一方当事人提供法律上的咨询意见。这些,周红宇都做到了。在此以前,我参加过多次行政诉讼的庭审,多数情况下主审法官对“官方”的偏袒性,在语言、表情、手势、态度等外在表现就显出明显的偏袒性,提问就更加明显了,给“民方”的感觉是未审先判,下达判决书只是走走程序而已。周红宇法官的这个很大气和“强大”的名字,也传递和释放出她的正义感。在25日的庭审中,我见到审判长周红宇的气场如她的名字一样强大。气场的强大一定是源于内心的强大,而内心的强大一定是源于法律和法治的权威、源于对法律对法治的信仰、源于对司法公正和职业底线的坚守。我最看不起的就是那种携带着法律连同自己一道成为权力附庸和奴婢的法官——别看他(她)们在审判台上道貌岸然、一本正经,而身体里长满了媚骨,脑子里装的是米汤,老百姓能指望这种败类法官作出一纸公正的判决吗?

    法学权威笔下的《征收九十年代自建房屋是否应当给予补偿》一文,给了我有关本案的法律知识,懂得了本案业主必赢的法理:国家司法部政策研究室主任王公义教授、北京市律师协会王铮副会长、《法律与生活》杂志社李秀平社长、中国比较法学研究会刘兆兴名誉会长以及北京在明律师事务所杨在明等8名资深律师就“征收九十年代自建房屋是否应当给予补偿”展开了辩论。辩题起源于一起真实的案件:上世纪九十年代的自建房被征收拆除后是否应当给予补偿。该案与中南传动机械厂的自建房高度近似,可以说是互为“复制版”:某国企于上世纪90年代初将厂内职工宿舍分配至职工个人私有,并统一办理了房屋所有权证。该厂职工D先生分得平房一套,房屋建筑面积50.8平方米、院落面积14.9平方米。因家庭人口增长、房屋居住面积不足、家庭经济能力有限,D先生于1993年、1994年利用院落内空地陆续扩建了3.6平方米厕所1间、4.2平方米及3.9平方米杂物间2间。由于为厂里解决了房源问题,而且是在自己院里盖的,厂里表示不干涉这类建设行为。2015年12月15日,当地政府启动棚户区改造,D先生的房屋在改造范围内。为加快拆迁进度,当地政府搞了一个项目有奖征收签约期限为30天的活动,即该期限内签约的被征收人,可就其建设时间早、未办理建房手续和产权登记的无证房屋获得6万元奖励,逾期未签者,则不再给予奖励。D先生由于对补偿方案持有异议,未在有奖征收签约期签约。2016年1月18日,D先生收到当地城管局作出的《责令限期拆除决定书》,其中认定D先生自建的3间自建房未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即建设,违反了《城乡规划法》第四十条,属于违法建设,故依据《城乡规划法》第六十四条责令限期拆除。

    法律专家认为,上述九十年代自建房在征收过程中给予补偿,是法律的应有之义。专家们给出了三条理由:

    第一,《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二十四条第二款规定,“市、县级人民政府作出房屋征收决定前,应当组织有关部门依法对征收范围内未经登记的建筑进行调查、认定和处理。对认定为合法建筑和未超过批准期限的临时建筑的,应当给予补偿;对认定为违法建筑和超过批准期限的临时建筑的,不予补偿。”该款规定正面确立了征收人在征收范围确定后、作出房屋征收决定之前,负有组织相关职能部门就由于历史原因导致的手续不全、未经登记的房屋进行合法性认定进而确定是否予以补偿的法定职责,在调查认定的基础上区别情况分别情况作出处理。

    第二,D先生在家庭人口增加、人均居住面积不足的情况下,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建房,所建房屋位于房产证证载院落面积内,房屋用途为生活附属用房,是符合当时鼓励个人自建解决住房面积紧张的国家政策的,放在当时的社会背景下也是有社会贡献价值的。今时今日肯定这类自建行为的合法性,才符合社会公德和公理。

    第三,基于信赖利益保护原则,D先生的建房行为是基于当时厂里的不干涉、政府相关部门默许的主观认知结果而为之——如果当时强调规划行政审批,未经审批绝对禁止建设,政府部门监管责任,更有责任及时制止、及时遏制群众普遍的自建行为。正是由于当时的政府部门并未将自建行为作为违法建设行为处置,D先生及其他业主才对自建行为的合法性、财产的安全性产生心理上的信任和依赖,据此选择是否作出必要、合理的自建行为。

    回过头来说说长沙望城区的中南社区吧。

    应该说,中南社区一楼240余户业主的围栏在其物业的性质上,和上述实例没有什么两样,但对于中南社区的业主来说,来自官方的打压则更甚更猛!

    中南社区的前身是军工性质的央企,于八十年代末至九十年代初陆续从湘西的沅陵县搬迁至望城,那时该厂的福利分房是按工龄和职称来选择楼层,由于一楼阴暗潮湿以及存在楼上坠物的不安全因素,当时没人愿意选择一楼。为此,厂里特意将跟一楼房子一起修砌的围栏庭院分给一楼住户独立使用,以弥补一楼固有的缺陷。后来为了解决安全问题,改善居住环境,该厂正式发文批准一楼住户在自家庭院搭棚子,从此一楼房子的价格由原来的最低变成了最高。以本案原告雷丽娟为例,她为了年迈的父母居住方便,于2010年将楼上的房子卖了,多花几万元买了现在居住的一楼房子,其时该房屋已经搭好了棚子。2014年底,由于棚顶上的瓦被楼上坠物砸坏和内外墙都已陈旧,雷丽娟在获得工厂的审批后,用辛辛苦苦攒来的血汗积蓄将屋顶重新加盖,并对棚子进行了整体装修,一起花了近6万元。完工后经工厂验收合格,工厂也给她退还了当初交的1000元押金。雷丽娟等一楼住户的围栏用地既不是绿地也不是道路,只和一楼相通,设有单独的门,没有对外界造成任何影响,在工厂自管期间,雷丽娟一家人一直平安无事地居住着。2018年11月,工厂家属区移交给了社区后,街道要对中南社区进行提质提档改造。这本是好事一桩,一楼住户举双手赞成,但此时城管部门竟然要把居民们安居了30多年的老房子自带的围栏庭院以及合理合法搭建的棚子,以违章建筑为由强行拆掉,而且每平米的补偿才只有区区390元,这种不尊重历史,不尊重居民权益、不尊重群众差异化需求的做法,自然引发了居民的强烈不满。

    中南社区一楼居民搭建的棚屋,在2018年以前一直是工厂自管房,工厂曾正式发文允许搭棚,如果城管部门认为工厂发的文件无效,应找工厂沟通解决,不应把问题推给业主。事实上,一楼居民的围栏面积在红线以内,这有国土局认定函为证,并且在规划局绘制的原始图纸上有明确的表示。城管部门从来不敢说一楼住户围栏的合法性,否则国土、规划部门也会和城管部门打官司的!如果说上述实例是外省的,那么原中南传动机械厂的兄弟单位株洲南方集团的南方社区,更近的曾荣获全省首个“全国文明小区”称号的长沙望月湖社区,和中南社区是一样的户型,在提质改造中都保留了一楼居民的棚屋,这又作何解释?

    让参加庭审的中南社区业主感到荒唐可笑的是,针对周红宇审判长关于城管局为何直到2018年才过问2015年和2016年发生的搭棚子的事情,“官方”出庭人员当众撒谎说,他们“原来没有发现”。事后,雷丽娟向法院提交的补充证据材料说明中,27栋106房业主向彪证实:2016年9月的一天,因他对棚子重新装修引发二楼住户向城管投诉,随后城管人员来到了现场,给出的答复是:你们是工厂的自管房,这是工厂内部的事情,只能由工厂内部协调解决,他们没有管这件事的权力。

    在庭审中,官方反复提到2008年才实行的《城乡规划法》,用该法做标尺来丈量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历史建筑的合法性,这违背了法律上的不溯及既往原则。何谓法不溯及既往原则?通俗地讲,就是不能用今天的规定去约束昨天的行为。现代国家一般通行的原则有两个:其一,“法不溯及既往”原则,即国家不能用当前制定的法律去指导人们过去的行为,更不能由于人们过去从事了某种当时是合法但是现在看来是违法的行为而依照当前的法律处罚他们。其二,作为“法不溯及既往”原则的补充,许多国家同时还认为法律规范的效力可以有条件的适用于既往行为,即所谓的“有利追溯”原则。在我国民法当中,有利追溯的原则体现为,如果先前的某种行为或者关系在行为时并不符合当时法律的规定,但依照现行法律是合法的,并且与相关各方都有利,就应当依照新法律承认其合法性并且予以保护。在我国刑法中,“有利追溯”表现为“从旧兼从轻”原则,即新法律在原则上不溯及既往,但是新法不认为是犯罪的或处罚较轻的,适用新法。由是观之,建于上世纪八十年代末的中南社区居民房,既符合“法不溯及既往”原则,又符合“有利追溯”原则。有了法律的支持,你还说什么呢?在国法面前,你城管部门手中的那点权力什么都不是!

    雷丽娟代表社区一楼居民质问城管部门:提质提档,为何不扩改增加居民的住房面积?为何不增设方便居民上楼的电梯?是不是对老百姓有利的事情就不愿干,对自己有利的事情就不惜使用违法手段和暴力手段也要干?一楼居民的棚屋几十年来修修补补,少的投进去了十多万,多的投进去了数十万,这个损失谁来补?为何要以提质提档为由无偿拿走一楼居民庭院数千平方米的土地?为何要挖走有利美化社区环境提高社区品质的桂花树?几十年的桂花树卖了多少钱一棵?提质提档不是征地拆迁,城管部门为何使用高音喇叭、巨量横幅标语、半夜敲门喊人等征地拆迁的手段没日没夜地恐吓骚扰居民?提质提档包括道路整修、积水治理、雨污分流、园林绿化、景观照明、车位增配、管线整理、环卫配套、楼道靓化等诸多方面,为何有关部门独独对一楼居民棚屋下的土地感兴趣且大有志在必得之态?是不是企图用这数千米土地规划车位为本部门谋利?中南社区体质提档究竟是惠民利民还是坑民损民?

    值得一提的是,法律规定遇到重大行政诉讼案,政府或政府部门“一把手”必须出庭。这起行政诉讼社会影响较大,按理说,望城区区长范焱斌和望城区城市管理和综合执法局局长都应出庭。然而,在25日的庭审中,区长和局长双双缺席,由此引发了参加庭审业主的纷纷议论和猜测。我认为范焱斌区长缺席,或许以此表达对麾下乱作为的不满——在很多情况下,下属的乱作为所造成的不良后果,会给领导带来被动,在本案中,两位业主诉的是望城区政府和城管局,乱作为的其实就是高塘岭街道和城管局下面的高塘岭中队。小区提质提档启动之后,街道和中队向上级汇报时往往会掩盖其私利性真实意图,即汇报的都是“高大上”的东西;当街道和中队惹出麻烦,引发群众不满后,便将责任一股脑儿推给群众;当受害群众不断向区政府和城管局讨说法时尤其是媒体披露真相、受害业主起诉到法院后,区长和局长便稀里糊涂地代乱作为的下属受过当被告。这让区长和局长感到不爽。如今官司开庭了,作为“一把手”的区长和局长为了表达自己的不快,便找个借口不出庭,以免陷入从事实到法理完全对政府不利的尴尬境地。从这个意义上说,我对区长和局长不出庭表示理解,以人渡己,我处在区长和局长的位置上,我也会选择不出庭,因为我心里清楚:自己的下属做错了,我又何必在法庭上出洋相呢?君不见官方出庭的政府工作人员和律师理屈词穷,只能靠谎言瞎说和强词夺理应对审判长的提问。不用说,在情理法上,雷丽娟、段承恩和中南社一楼业主已经赢了!有业主担心,万一雷丽娟和段承恩在一审败诉,政府会找长沙中院“说情”甚至和中院进行“勾兑”,我告诉他们这种担心是多余的,毕竟现在有了领导干部干预司法个案要登记的规定;毕竟区长知道下属错了,又何必冒着违规违法的风险去干预司法个案呢?

    司法正义是社会正义的归宿和落脚点,望城区要构建良好的法治环境和打造良好的法治形象,司法公正必不可少,周红宇法官手中的公正之“球”,其分量重如泰山、其意义非比寻常。同时,望城区法院的公正判决,也是化解这场纠纷的不二法宝。毋庸赘言,周红宇法官若抛出一个公正之“球”,不但会获得业主乃至广大望城人民的支持,也会得到望城区委区政府领导的支持。如前所述,本案如能公正判决,将会成为一个让各地法院以此为参考案例的示范性判例,对推动司法公正和依法治国“功”莫大焉,周红宇法官的名字将会书写在中国法治建设的“功劳簿”上,但愿周红宇法官稳住和锁定到手之“功”,别将到手之“功”拱手送人。周红宇法官抛出去的“球”是否携带“公正”二字,数百业主和广大公众拭目以待!

    湖南博主 罗修云

    [email protected]

(责任编辑:admin)

国内新闻

更多>>

国际新闻

更多>>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广告投放 | 报社动态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主办:中国法治观察网 广告投放联络邮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2017 www.faguan365.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中国法治观察网
 技术支持:技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