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法观网-中国法治观察网!
设为首页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社会新闻 教育新闻
财经新闻 体育新闻
娱乐新闻 军事新闻
时事观察 生态环保
健康卫生 法律法规
科技之窗 企业动态 书画艺术
公益行动 房产商情 爱车一族
旅游新闻 历史人文 图文资讯
各地新闻 舆情监测
中华情缘 书画收藏
爆料投稿 联系我们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舆情监测 >

也不知道新西兰的程三昌书记过得还好么

时间: 2019-05-01 18:01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
    程三昌接任漯河市委书记后,与蓝天宾馆的关系与王有杰相比,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程三昌干脆将“另一个家”搬到蓝天宾馆了,尽管宾馆已经卖给鲍义军个人了。

    “程三昌的家就在漯河市委家属院,距离蓝天宾馆只有100米远。但鲍义军给程三昌在蓝天宾馆的国宾厅装修了一个豪华套房,有100多平方米,供程三昌免费居住。”一位知情人告诉记者,“宾馆当时是漯河的窗口,是事业单位,找服务员要‘挑挑拣拣’,美女很多。有一个刘姓女服务员,家是舞阳县的,长得很标致,被程三昌看上了,为讨好程三昌,鲍义军把事情给撮成了。此后,程三昌经常在宾馆留宿,那个女服务员成了程三昌的二奶。这样,程三昌与老婆的感情逐渐疏远,甚至长期不回家。后来,程三昌和二奶生了个儿子。而程三昌的老婆孩子,直到现在还在漯河工作和生活。”

    “这样,蓝天宾馆虽然易主了,但四大班子的招待还放在这里。为此,程三昌住在宾馆里也很安然。许多人送礼不是到程三昌的家里,而是送到蓝天宾馆的豪华套房。二奶也俨然成了家庭女主人,漯河许多干部都知道,几乎是公开的秘密。甚至有人替程三昌公开辩护说,程书记夫妻感情不好,过不到一块去。”

    “鲍义军也没闲着。他把两个女儿送到澳大利亚读书,老婆陪同。不久,他在蓝天宾馆就发展了一个小情人,名字叫安静,后来也生了个儿子。”知情人说,“鲍义军用宾馆职工的集资款,给小老婆在郑州买了两套房子。”

    这位知情人认为,程三昌没有提前安置老婆孩子出国,而是带着情妇一起跑了,说明程三昌真的“移情别恋”了,程三昌被这个女服务员“彻底征服”了。

    “程三昌外逃的消息一公布,当天晚上,我们就将他在蓝天宾馆的豪华套房改成餐厅了。”知情人说,“连夜干的。因为鲍义军与接替程三昌当市委书记的刘炳旺有矛盾,怕刘炳旺借机报复。”

    因为与王有杰和程三昌的特殊关系,鲍义军实际上没有往蓝天宾馆投多少钱。“鲍义军购买宾馆前交纳了100万元定金,购买成功后,政府又返还50万元,名曰用于宾馆装修。鲍义军拿宾馆的土地作抵押,到漯河建行贷款4000万元,交给政府900万元,算是购买宾馆的费用,以后就再也没有交过。而是把欠账(购买宾馆的欠款)先挂在那里,等政府四大班子来消费时抵账。”这位知情人说,“有一次,政府挂账的吃饭钱达到96万元,鲍义军让我去政府要账,政府说,你们还欠300多万元购买宾馆的钱,冲抵吧。”

    宾馆又回到“政府怀抱”

    “程三昌外逃后,蓝天宾馆经营每况愈下,工人发不出工资,赚点钱就让老板提走了,各种保险也不给缴纳,宾馆卖给私人了,政府又不管,职工开始大规模上访。”漯河一位政府官员说,“后来,鲍义军又把宾馆租赁给一个叫李峰的人经营,李峰在宾馆的空地上建造了一座假日酒店,并把假日酒店剥离出来,在漯河工行贷款1200万元。李峰进行了人事改革,宾馆原有职工一个不用,120多名职工到北京上访。”

    有关部门调查后要求漯河市政府协调解决。“最后到法院打官司,120多职工内部退养,每月领取220元,钱由鲍义军支付。”宾馆一位职工说,“鲍义军口头答应了,但一直没兑现。最后,还是政府拿钱才平息。”

    程三昌走了,蓝天宾馆成了继任市委书记刘炳旺的一块心病。“按照惯例,四大班子的招待还要放在蓝天宾馆,但宾馆的职工不断上访,有时省里来人吃饭,职工就用石头把路给堵死,打着‘我要吃饭’的横幅站在路边。”知情人说,“这些职工都是事业编制,他们还要求按档案工资发放。因为经常接待各级领导,他们上访非常方便,到市委市政府上访就像回自己家一样方便。漯河副县级以上干部的电话,他们都有。”

    鲍义军1994年在建行的4000万元贷款,10年后本息变成了9000多万元,建行找人评估,宾馆价值1.1亿元,还不能破产。“后来,有关领导指示,要把宾馆收回来。刘炳旺就精心策划了一个收回方案,使蓝天宾馆又回到了政府的怀抱,成为一个国有企业。”

    第一步,让漯河建行将9000多万元债权定为不良资产,然后被中国信达资产管理公司郑州办事处收购。这里又出现了一个小插曲,当初鲍义军贷款时,抵押的土地证是108亩,后来租赁给李峰经营,李峰又在108亩范围内建造了一个假日酒店,占地25亩,也有土地证。2004年中国信达资产管理公司郑州办事处要拍卖蓝天宾馆抵债,漯河工行不愿意了,在拍卖前,工行把假日酒店以570万元卖给李峰了,此前李峰在工行贷款1200万元。

    第二步,强行购买。“评估价是1.13亿元,我们只花了3200万元就买回来了。”一位亲历者告诉记者说,“中国信达计划在郑州九州大酒店挂牌拍卖。那几天,市政府安排宾馆的老职工去郑州闹事,不让拍卖成功。年轻的职工,要让自己的父母去,老人越多越好。政府事先写好了标语口号,都打印好了,每人一份,弄好了大的条幅,几个人举着,在拍卖地附近走动。见到要来投标的,就打击他们,不让他们竞标——这是我们的宾馆,不能拍卖,你买去也干不成。最后,中国信达没法,按照与政府的协议,以起拍价3200万元让漯河市政府中标,蓝天宾馆又回到政府怀抱。”

    “害了银行!”这位亲历人士颇有感慨地说,“因为假日酒店被鲍义军租赁出去了,政府又花780万元把假日酒店从李峰手里买回来。至此,蓝天宾馆才完全收回,又变为事业单位,企业管理,市政府办公室一位接待科长来宾馆主持工作。”

    蓝天宾馆收回后,更名漯河市迎宾馆。2006年8月1日正式把手续办回来了,当年11月15日,刘炳旺被免去漯河市委书记职务。

    再卖一回

    “自2006年8月1日到现在,迎宾馆一直在盈利,这个谁都知道。因此,我们对政府再次卖掉宾馆表示不理解。”宾馆一位员工说,“为什么领导都喜欢跟迎宾馆较劲呢?”

    “卖掉迎宾馆是谢连章副市长招商引资的政绩。”这位员工介绍说,“谢副市长原来在许昌市下属的鄢陵县当县委书记,与浙江商人赵张夫有往来,赵张夫曾在鄢陵县投资兴建了一座五星级酒店——中原国际大酒店。”

    漯河市政府一位官员认为,政府再一次卖迎宾馆的背景是“招商引资百日大会战”,“沙澧河拆迁了几千亩,现在到处是垃圾堆,政府又没钱,因此对政府来说,最大的政治就是招商。迎宾馆地处市中心,有利于招商引资。而且引来的又是五星级宾馆,这对提高整个城市形象和品位都有好处。”

    “把宾馆卖了,我们自己都不知道,董事会也不知道,国资委也不知道,等报纸上登了,我们才明白,宾馆又被卖了。”宾馆一位职工告诉记者,“卖宾馆,职工安置又没有提。哪个领导来了,都要打迎宾馆的主意,市中心的这块土地太肥了。”

    宾馆被卖了,有关部门真的不知道?为此,记者随漯河迎宾馆职工一起到漯河市有关主管部门暗访,当职工问起:漯河市政府“再卖”迎宾馆你知道吗?一位政府部门的副主任说,“说不知道这件事吧,对不起政府;说知道吧,对不起自己的良心。”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国内新闻

更多>>

国际新闻

更多>>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广告投放 | 报社动态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主办:中国法治观察网 广告投放联络邮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2017 www.faguan365.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中国法治观察网
 技术支持:技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