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法观网-中国法治观察网!
设为首页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社会新闻 教育新闻
财经新闻 体育新闻
娱乐新闻 军事新闻
时事观察 生态环保
健康卫生 法律法规
科技之窗 企业动态 书画艺术
公益行动 房产商情 爱车一族
旅游新闻 历史人文 图文资讯
各地新闻 舆情监测
中华情缘 书画收藏
爆料投稿 联系我们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舆情监测 >

湖南邵阳抢夺学校的黑恶团伙主犯何日落网?

时间: 2019-04-30 23:40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
湖南邵阳抢夺学校的黑恶团伙主犯何日落网?

袁真理名下的民权学校被官黑勾结掠走,请问社会正义在哪里?

    本博主于2019年清明节期间前往邵阳崀山风景名胜区踏亲,途经宝庆古城时,由于车子晚点便留宿邵阳市区。晚上到邵水河旁散步欣赏夜景,在一个凉亭里听一些中老年人在谈论一个叫羊太平的老板因为抢了一所学校而发财的故事,作为一名为公平正义呐喊的博客,我觉得这几个“聊友”口中有料儿,于是带着一种好奇心凑上前去一探究竟——

    原来,这个故事的承载者是邵阳市民权职业技术学校(一下简称民权学校),故事的主角是该校创始人兼法人代表袁真理、用暴力绑架手段抢劫该校的羊太平、卿爱生、胡建峰、卢跃忠等人。为了求证故事的真实性,我先找了我曾经撰文替其维过权的刘艳辉,得到证实后又几经辗转找到了民权学校的创办人袁真理。

    坐在我面前的袁真理给我的印象是憨厚朴实、诚恳笃信,当我提及民权学校时,袁真理打开了话匣子——

    袁真理曾经是中国人民解放军54020部队士兵,1983年退伍,由县政府于同年保送至北京建筑工程学院学习工民建专业,87年回到县下乡企业办,91年进入邵阳市司法局工作。2003年,袁真理为响应当时国家精兵简政、自主创业的号召,“下海”创办了邵阳市民权职业技术学校。为了尽快让学校投入正式运转,袁真理夜以继日地工作,将前期工作做得有声有色,得到了市政府、市教育局、市民政局、市规划局、市环保局、市国土局、市发展与改革委员会、市政府秘书长等单位和职能部门的支持。至2011年初,学校已完成市发改委立项分析报告和立项批复、规划设计、规划优选和效果图、规划图、用地红线图和预留地篮红图以及国土用地资料制图并报湖南省国土资源厅审批。由于学校即将破土动工,急需补充工作人员。正当袁真理准备甩开膀子干好一番事业,用办学成果实现他造福社会的人生梦想时,怀有歹心的羊太平、胡建峰、卢跃中等人盯上了这所“万事俱备”、即将产生效益的民权学校,而更让他们垂涎不已的是民权学校所使用的208亩土地。羊太平等人通过密谋策划,制定了阴谋抢夺民权学校所有权的方案。

    邵阳市民权中等职业技术学校是经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市教育局于2010年5月批准正在筹建的一所大型民办职业技术学校,袁真理是学校的创办人兼法人代表。在市政府、市民政局、市发改委、市规划局、市国土局和市环保局等各局委的大力支持下,至2011年学校已完成启动建设前的相关手续。正当袁真理满怀信心让学校扬帆起航时,有人觊觎着民权学校的200余亩土地,图谋夺走袁真理名下的民权学校,“山雨欲来风满楼”——一场惊悚无比的“腥风血雨”在一夜之间降临到袁真理的头上——

    2009年10月20日下午,袁真理在资江茶馆碰到了多年不见的熟人卢跃忠,两人“寒暄”着近几年各自的事业,袁说在邵阳办了一所职业技术学院,是个前景看好的项目,就是少了点资金。卢跃忠说,钱好办,他有好多有钱的朋友,只要说他卢跃忠是学校的工作人员,让朋友来点钱没问题。

    第二天,卢跃忠果真喊来了几个人并约袁和他们在茶馆见面,几个人都表示可以出钱,其中一个胡建丰的人说他包的那个工程过半个多月就可以结算工程款,可以出几十万元投入学校,可事后一直没收到胡建丰的钱。转眼进入了2010年初,因胡建丰“毛遂自荐”,加上卢跃忠在袁面前吹嘘胡建丰及胡建丰朋友羊太平有融资能力,袁真理于2010年3月15日接受了羊太平。一个月后,卢跃忠要求袁让羊太平和卢跃忠出任副校长,胡建丰出任工程处长,袁开始不同意,但卢跃忠威胁说,如果不按他的意思办就中断合作。无奈之下,袁只好给三人以职位。没过多久,羊太平、胡建丰以投资人和工程包头只相信他们为由,要袁授权委托他们办理工程业务事宜。袁心想只要能启动学校建设,授权他们联系洽谈工程承包投资事宜也无妨,遂先后给羊太平、胡建丰写了授权委托书。

    然而,卢跃忠等三人获得授权后,并没有兑现授权前的承诺,此时外面不断有传言“流入”袁真理的耳朵,说羊太平等人私开户头,把钱打到他们私人户头里去了。袁真理不相信,因为三人平时表面上对袁很尊重,再加上有国法的威慑力,料三人不敢胡作非为。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袁真理发现学校资金的紧张状况并没有得到多大缓解,而外面传言不止,袁心里很不是滋味,便决定到派出所了解一下,派出所给出的回答是没有证据不能立案调查!袁又去银行查询,银行称个人无权查别人的账号。鉴于这种情况,袁很想找羊、胡问问情况,提醒他们不要以身试法。因那天羊和老婆去北京了,只有胡建峰在,而正好胡建峰也要找袁索要特别授权,胡拿出一张已经打好的特别授权书让袁签字,心里有疙瘩的袁不同意签字。二人分开后,胡建峰给羊太平打电话说:羊老兄,这个姓袁的根本就没把你我放在眼里,干诡把他搞倒吧!羊太平说,等我从北京回邵阳再说。

    羊太平从北京赶回邵阳后,立即与卢跃忠、胡建峰密谋策划出了一个方案:由羊太平出资金出任校长,卢跃忠、胡建丰职位暂时不变,但羊许诺给他们适当比例的股份,由卢跃忠负责联系国土资料申报,由承包人姚定康和新邵大坪债权人以及不是债权人的卿爱生(别名)找黑社会人员对袁实施绑架。

    2011年4月3日上午9时左右,袁真理在办公室接到姚定康的电话,说办国土手续的事情要和他商量,办公室不好谈,要袁下午3点到邵阳市城北路鑫源荼馆商量。袁准时赶到了茶馆附近,但姚定康并未出现,袁于是拨打姚定康的手机问他何时来茶馆,姚定康让袁在建设银行大厅等他一下,袁就到距荼馆100米左右的建设银行大厅座椅上等待姚定康。大约等了一个小时,姚定康没等来,等来的是一个穿黑色西服的瘦个子男人,他见到袁真理后便问袁是不是民权学校的?袁如是做了回答,“我找你有点事,我们出去谈一下吧”!袁只好跟他走出建设银行大厅往相约茶馆方向走去。大约走了40米左右,突然从袁真理身后来了四五个男子,其中一个较胖的男子用手拍着到袁的肩膀,其他人都围在了袁的左右,卿爱生阴阳怪气地对袁说:“老袁你认得我么”?袁说不认识他,“我是卿爱生,这些年找你找得好苦啊,你欠我的钱这么久了,今天你不给我可不行”!“我没欠的你的钱啊”!袁的话刚落音,出现在茶馆门口的姚定康大声说:兄弟不要打他,有什么事到茶馆楼上说吧!卿爱生一伙便把袁押向茶馆二楼包间。在避开其他顾客的包间里,卿爱生一伙对袁真理拳打脚踢,卿爱生凶狠地对袁说:“今天你不还钱,我就要砍断你的手脚!我也不为难你,今天你先拿15万元,再把学校所有手续给我办好”!“我今天没钱,学校手续你拿到也没用”!“这个你不要管,没有钱你必须把手续交给我”!这时一旁的人怂恿说:卿哥你少跟他废话,干诡先打他一顿再说!姚定康此时假惺惺地说:“老袁你叫学校其他人来给你凑些钱给卿爱生,或者谁愿意出钱你就把法人转给谁,你何必吃眼前亏啊”!卿爱生一伙说:“你识相就快点给他们打电话”,边说边动手要打袁真理。姚定康不失时机地说:“你快打电话啰,还要这么拖下去,我就不管你了”!

    袁真理在精神高度紧张之际,只好拿出手机给羊、卢打电话,要他们赶快到城北路鑫源茶馆来。约莫15分钟后,学校来了六七个负责人。羊、卢等人来到包箱看了一下,“这要看你老袁自己怎么决定,别人说得很清楚了,我们也没其他办法帮你”!然后除二个社会上的人看管袁真理外,其他人都到门外商量去了。不一会儿,门外的人进包间后,不由分说就将袁押上了小车,将袁送至江北东方华天大酒店予以关押,随后不停地对袁威胁恐吓。打手们因担心袁报警,不准袁出房间门一步。第二天吃过早饭后,这伙人又用车将袁押到广场国龙宾馆继续进行威逼,直到袁同意将学校以羊太平提出的价格转让给羊,卿爱生等人才肯放袁出来,但袁还没有走出宾馆大门,担心袁改变主意不同意转学校的这伙人又将袁押到邵阳市民政局社团组织管理局肖局长面前,要求袁在转让协议上填表签名。卿爱生和羊太平一伙还不放心,接下来又提出要到公证处公证,遂又将袁带至公证处进行公证。办完公证手续后,羊、卢、卿这才对袁真理宣布:你现在自由了!这个时候卢跃忠在离袁真理20米处将5000元钱交给卿爱生后,卢向卿承诺:其余的钱在三天内由羊付给你卿,“羊总承诺学校的工程会给你,请你放心好了”!这时,袁真理没打招呼出门了,直奔城北路派出所报案。庭审时,袁真理再三说他不欠卿爱生的钱,卿爱生也没有交工程押金(有新邵大坪交工程押金明细表为证),但在时任市政府秘书长胡民主(现在已被隔离审查)等人的授意下,司法机关都避重就轻,强行认定是债务纠纷,为黑恶势力充当保护伞,使真正犯罪分子逃脱法律惩罚。

    本来,吃了大亏的受害人袁真理,因知道掠夺他学校的人势力强大,打算息事宁人算了:既然学校被他们抢去了,就按他们和受害人签订的极不平等的合同要回些钱把账还清就算了,但由于羊太平想一口吃掉学校,且至今尚未给袁真理支付一分钱的情况下就公然违反合同——串通市教育局社会办学科科长候恭田,将邵阳市民权职业技术学校终止,私自成立邵阳市涵强学校,利用邵阳市民权职业技术学校名下208亩土地大肆骗取亿元工程款,并用骗来的工程款请客送礼,并用承诺股权的形式向个别政府官员及司法机关的人员贿赂,致使袁真理蒙受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和精神损失,也给社会不明真相的工程承包人员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

    在黑恶势力及腐败官吏相互勾结下,邵阳市民权职业学校终于被腥臭黑水淹没了。无奈之下,袁真理于2018年3月19日到双清区法院以合同纠纷起诉羊太平,但法院以案由不符驳回了袁的起诉,从而结束了第一次诉讼。法官告诉袁真理要以民事侵权起诉,于是袁真理依言进行了第二次起诉,结果又被驳回。之后,法官让袁真理回到“老路”上去——再以合同纠纷起诉......就这样被法院踢来踢去。

    为什么说检察机关称卿盱迅(即卿爱生)从民权学校领回工程款押金35000元不是事实,而是羊太平出钱买凶的罪证呢?第一,卿盱迅压根儿就没有工程款押金在学校,何有退押金一说?第二,袁真理不欠卿盱迅的钱,有新邵县大坪镇申铁生等人的证词为证。这中间除肖峰和高伟强外,其他证人都是羊太平一伙的,这说明司法机关有人在调查中蓄意偏袒以卿爱生、羊太平为首的黑恶团伙。因为这是一个涉利案,黑恶势力及其背后的保护伞瞄准的是民权学校的所有权,且已实现了这个罪恶图谋,为何办案人员在审查案卷时就没有发现?为何仅仅将这起绑架抢夺学校案定性为非法拘禁罪?为何办案人员要刻意掩盖黑恶势力暴力绑架的目的?为何要以所谓债务纠纷掩盖抢夺财产的真实目的?黑恶团伙用暴力手段对受害者实施残酷的凌辱折磨,让受害人度过96小时的生死时光,最终让受害者失去了民权学校的所有权,这岂能用债务纠纷解释得了的吗?

    在绑架案发生并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后,羊太平四处活动,先找到他的他的侄儿——邵阳市大祥区副区长羊某某,羊某某表示不想介入此事,羊太平转而找羊某某在大祥区法院担任法官的侄女,也不愿袒护其恶行,羊太平只好找到在绥宁县认识了邵阳市政府秘书长胡民主的妹夫俞志明,由俞志明找到胡民主,在胡民主的帮忙下,完全改变了本案的走向,目的是为了逃避打击,同时“吃定”受害人名下的民权学校。

    这是一起黑恶势力通过官“黑”勾结、法“黑”勾结抢夺他人巨额财产的刑事犯罪案件。然而,如同反腐斗争会有一些“漏网之鱼”躲在暗处窃喜一样,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也会有逍遥于法外的黑恶分子为自己庆幸。在某种意义上说,腐败分子成“漏网之鱼”也好,黑恶分子长时间逍遥法外,都与他们有自己的保护伞作梗设阻有关,当然也与职能部门和司法机关的失责渎职有关。事实上,几乎所有的腐败分子和黑恶分子都有自己的保护伞,由于保护伞作梗设阻而让腐败分子“漏网”、让黑恶分子“脱网”,反贪反腐职能部门和肩负着扫黑除恶的司法机关就“手下留情”、“网开一面”,这不是失责渎职是什么?现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已进入第二阶段,中央高层要求站在更高起点上深入推进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切实做到有黑必扫、有恶必除、有乱必治、有伞必打、有腐必反,将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与法治惠民工程有机结合起来,真正形成对黑恶势力“零容忍”的社会氛围

    袁真理在经历了96个小时的生死煎熬后,他名下的民权学校换了主人。从此,袁真理由学校校长、一个拥有一定财富的老板,沦落为一名债台高筑的“负翁”和“打工老男”。这起曾经震惊古城宝庆的涉黑涉恶事件,因利益链串起了一些公职人员和党政个别官员,他们为黑恶势力撑起了保护伞,导致涉黑涉恶主犯至今逍遥于法外,而一场与学校所有权有关的官司,邵阳市双清区法院竟然玩起踢皮球的游戏,严重损害了袁真理的合法权益。去年以来,中央开展了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并强调把扫黑除恶同反腐败斗争结合起来,既打击涉黑涉恶势力,也查处黑恶势力后面的“保护伞”。最近,中央派出多个督察组奔赴全国各地,扎实推动扫黑除恶斗争向纵深发展。在这种大背景下,黑恶势力不应再有漏网之鱼,职能部门该按照中央的要求除恶务尽、除黑务尽、除“保护伞”务尽!

    受害人袁的电话:18670729566

    正义群众的电话:18152816893

    湖南博主  罗修云

    [email protected]

(责任编辑:admin)

国内新闻

更多>>

国际新闻

更多>>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广告投放 | 报社动态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主办:中国法治观察网 广告投放联络邮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2017 www.faguan365.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中国法治观察网
 技术支持:技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