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法观网-中国法治观察网!
设为首页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社会新闻 教育新闻
财经新闻 体育新闻
娱乐新闻 军事新闻
时事观察 生态环保
健康卫生 法律法规
科技之窗 企业动态 书画艺术
公益行动 房产商情 爱车一族
旅游新闻 历史人文 图文资讯
各地新闻 舆情监测
中华情缘 书画收藏
爆料投稿 联系我们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舆情监测 >

贵州织金县纳雍乡:精准扶贫下的农村乱象

时间: 2019-04-30 23:38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

  扶贫资金是贫困群众的“救命钱”,一分一厘都不能乱花,更容不得动手脚、玩猫腻。但是,一些地方、少数干部,将扶贫资金当作可以随便私吞的“唐僧肉”。


  织金县 扶贫资金哪去了 作为补贴发干部


  贵州省,精准扶贫的主战场。就在毕节市织金县纳雍乡顺山村,扶贫资金成了随意支配的小金库。万家井组长刘公秀及丫口组长邓厚刚将贫困群众的救命钱发放到自己的兜里。经贵州省电视台和贵州都市报记者向纳雍乡询问后乡书记李元琼解释:“由于村组长工资较低,才将低保和扶贫资金作为工资补贴发放给组长的”。


  纳雍乡 危房改造被冒领 政府发文承认挪用


  2010年,纳雍乡危房改造补助资金发放花名册显示,刘家义领取5000元,身份证号码522425195910294227.刘家义称本人从未领取此款,且身份证号码为522425197806140016。         纳雍乡人民政府文件 《纳信函2016-15号》中指出,因“乡里无力支付赵某其余费用”挪用刘家义危房维修资金。“故刘家义的危改资金一直未领得”。












  吃水水井被锁住


  织金县为贫困山区,吃水很困难。顺山村丫口组祖辈吃水就靠唯一一口水井,邓厚刚从当上组长后,上任后伙同刘公秀先把水井用砖把井口封了起来,并且上了锁,钥匙只有他们两家有。别的村民吃水只能在房顶接雨水饮用。


  掺有树叶鸟粪的房顶积水就是村民的饮水来源






  组长侵吞污染费 村委调解打白条


  十多年以来,周昌友多次举报村委贪污朱家寨煤矿每年补贴组民600元,邓厚刚刘公秀在煤矿领取后从未发放给组民。


  村民每人每年80元的补贴也被邓厚刚刘公秀私自侵吞,并且要求村民每人提供6元的补助给付二人作为劳务费。这样180人乘以6元乘每年的钱款。乡政府的文件竟然轻描淡写的为“不属于强行扣款”。


  邓厚刚人口数多了7个人的补贴也被他看在眼里,照吃不误。煤矿大煤田土地占用山坡的赔偿费184000元也被刘公秀领来私自分配,未与村民公开处理。


  以上问题虽经过村里调节,但一直没有兑现。






  纳雍纪委 派出所里任务重 民警错点被离婚




  周昌友和王兴芬在92年结婚并在民政局领取结婚证,婚后将王兴芬户口迁址顺山村。以下为周昌友口述:


  直到2008年10月,纳雍乡派出所换领户口本却发现,王兴芬的户口不翼而飞,我的婚姻状态注明离婚。




  从08年开始,我就向派出所反应,派出所民警马忠元{现在已高升任副所长}让我找村里,说是村委出具证明我家离婚。


  我找到村委李元龙,刘国志等,他们说你家离婚我们村里不清楚。




  我又找到派出所马忠元所长,马忠元又说根据计生和民政提供的证明,让我找纳雍乡计生委。


  我找到纳雍乡计生委,计生委的同志说我们也不清楚。让我去一趟民政局。


  我又找到民政局,民政局的同志说你离婚的事情我们也不清楚,也没有收到你的离婚申请,你去趟乡政府吧。


  我又找到乡政府,乡政府工作人员说这事要找洪毅书记。问书记在哪里,工作人员说书记去毕节市开会了,要三四天才回来。


  我问那怎么办,工作人员见我这是实在蹊跷,说那你找一下副书记吧。


  我好不容易找到王松副书记,王书记还没听我的话说完就不高兴的说你离婚不离婚和我有什么关系?


  我又等了三天后终于见到了洪毅书记,洪毅书记说我忙得很哩,自己老婆都看不住,我叫王松书记给你处理吧。


  因为大书记指示了,王松书记这回比上次客气:“是你不是,我不是和你讲了吗?你家离婚是村里开来的证明”。我生气的说,凭村里开来的一张证明就给我家离婚,这种做法合理吗?


  洪毅书记听着也觉得我家这婚离得太离谱了就问我有什么要求?我当时提出


  一 我没有离婚,派出所凭什么给我离婚?


  二 把婚给我离了,把我老婆户口也弄没了,我这一家子怎么生存?我希望政府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洪毅书记说我很忙,一个星期后给你答复。


  一个星期后,我打电话给洪毅书记,书记说我们乡政府管不了派出所,你需要去县公安局反应。


  我只好又去织金县公安局,找到户籍科,一位老同志说这是我知道,但是我管不了,你去找局长吧。


  我好不容易找到局长,局长听完后很不耐烦的打电话給纳雍派出所,放下电话后局长对我说:你老婆根本就没有户口。




  我听完后很生气,拿出王兴芬身份证问道,没有户口,那这身份证是谁发的?


  局长说你爱找谁就找谁吧,不服你就去市里。


  我又找到毕节市公安局,市公安局工作人员告诉我回去等答复,一个礼拜后给结果,一个星期后,我再打电话给毕节市公安局,工作人员一听是我的离婚案就挂断电话。


  纪委的解释是派出所时间紧,任务重,错点将我被离婚。




  被侮辱打伤无处诉   到派出所报案反被拘


  因为在微博上反应村委及邓厚刚贪腐行为,周昌友被别人误会已深。在一次村内中周昌友自诉无端被邓厚刚打伤。经法医鉴定眼眶骨折,伤情为轻微伤。










  漫天飞舞的举报信










  农村稳才能天下稳 防止不稳定因素成为“慢性病”


  面对贵州省织金县种种乱象,《之江新语》中习近平多次提到“群众利益无小事”,心无百姓莫为官。群众呼声是作风建设的第一信号,不知道毕节市委市政府的职能部门和相关领导是对此乱象熟视无睹还是另有隐情?

(责任编辑:admin)

国内新闻

更多>>

国际新闻

更多>>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广告投放 | 报社动态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主办:中国法治观察网 广告投放联络邮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2017 www.faguan365.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中国法治观察网
 技术支持:技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