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法观网-中国法治观察网!
设为首页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社会新闻 教育新闻
财经新闻 体育新闻
娱乐新闻 军事新闻
时事观察 生态环保
健康卫生 法律法规
科技之窗 企业动态 书画艺术
公益行动 房产商情 爱车一族
旅游新闻 历史人文 图文资讯
各地新闻 舆情监测
中华情缘 书画收藏
爆料投稿 联系我们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舆情监测 >

警察林艺坚执法不当 两审法院腐败裁判触犯刑法

时间: 2019-04-30 23:34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

检察机关是我国宪法明文规定的法律监督机关,依照刑事诉讼法律的""""规定,担负着受理和查处群众举报的徇私枉法、渎职侵权犯罪的职责,受理申诉,抗辩、抗诉的监督职责。仰慕您的领导理念、崇尚您的话精神,现恳切、坦诚向您诉冤。
警察林艺坚违背良心执法,泉州安溪两审法院枉法腐败裁判,触犯刑法;持续包装13条违法证据14年刑民不终结!
良心的福建泉州安溪司法官.放眼望过去,天道好轮回,看苍天绕过谁?闽检刑申2018第19号,认定“民事”原判决被扶养生活费有误,对市检发起对中院监督,泉州市检院把情况上报福建省检察院,01-29日到省检院信访室不受理。认定“刑事”王金元是固然过失犯罪事实,究竟犯罪根源,被告安溪电力公司钟清海,被告虎邱供电所黄平,被告福井村总电工王坤山,三被告人是为了卖电赚钱,明目张胆违抗国法,触犯刑397、233、25条,触犯国家电力法第73条。导致出人命,难道就这样逍遥法外吗?
举头三尺有神明,朗朗乾坤、昭昭日月,你们面对神圣的党旗和庄严的国徽.不怕党纪国法的惩处和良心的谴责。
   案情回顾二审上诉状:
福建省安溪县虎邱镇福井村10组王金元,在2002年就开始在九百级角落无证开采石矿以来,(大老板王大鹏)每天上班时闸上开,通上电源工作,每天下班拉下闸刀开关,关上电源,而其所使用的总长5至6百米的危险线是电改前使用过的废品线,于2004年9月1号下午2点,断落130米在公路上及道路上下茶园,2004年9月2日清晨6点,王金元本来打算接上断落电线,可一见有生意上门,竞然置线路安全于不顾,强行用电,致白清花在茶园里喷洒农药触电死亡。其证人王文标,王福法,王清德,王文地,林金兰,王东水,等及其他全九百级村民。
王金元石子场用的电是虎邱供电所批准提供,由林江川等二人安装其电表,虎邱供电所公然违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监察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国务院关于特大安全事故行政责任追究规定》,《福建省人民政府关于重大安全事故行政责任追究》等有关法律法规的2004年7月14日安溪县委制定的157号文件批示精神,违背国工资源局2004年93号文件,对非煤矿山组织一次会面清理整顿,查封取缔责任停止开采的指示,于2004年8月2号把王金元石子场的电线剪断并进行停电一星期后,虎邱供电所黄平生又专门派林江川等二人,不顾事故隐患又把王金元石子场电源接通,因电线残损不堪,断落出人命,供电所负有不可,难逃其咎,现场证人证言,王福金,王阶进,王雄黄,及电话,文件,录像带等全九百级角落村民。
2004年9月2号上午,经报警110时间10:31分,120时间8:23分,派出所询问笔录110点(见公安一卷3、二卷15页),我妻刚死在12点左右,安溪县公安人员林艺坚,钟金灿三次来诱骗我到二楼后房里,他们说要先付给我一部份人民币给死者埋葬。然后趁我悲痛欲绝,六神无主,神志不清之际叫我签俱所谓的是‘’询问笔录问答"并非处理白清花的死亡结案手续,并且该问答是在二楼没人见后房里弹簧床垫上进行,该问答内容是林艺坚遂字念我写出来,叫我这里那里按指印。亡妻埋葬后2004年9月6日,王金棍及王阶进给我一张二万元借款条。王文地经手三万元现金管理埋葬开费。我9月7日上午到虎邱派出所要求看9月2日签字内容的合法手续,我的合法要求,却公然受到拒绝。2004年9月12号下午17点10分,虎邱派出所林艺坚公开宣布那份所谓“白清花死亡结案”的协议书。自从丧妻丧事未办完,雪上加霜严重灾难又开始,我为了给慘死在茶园里臀部烧裂一大洞白骨都已露出来,不明不白走向阴曹地府一个交代为了三个未完成学业的孩子,我食无甘味,寝无安席,到处取证上访,求律师才清楚这张协议的内容。于2004年11月15号给予侦查立案。即然有协议,为何不一份给我,又是死者母亲及全体房亲不知情的情况下产生的所谓的“协议”及一张四万元欠条是借款人。以上绝无虚言,若有虚言,愿承担法责任,为了更加清楚事实真相,可向虎邱派出所(林艺坚,钟金灿)村干部(王坤山,王生泰,王金普)以及王福山他们了解,他们的行为可以从我全体房亲王炳贵,王文地,王东南,王东水,等及全体村民得到证实。
警察这样执法叫做合法,那中国林艺坚警官不就是比国民党更残忍凶残!
掩盖过失案情的协议书只要公安内部一张,任何人都不能得到,只要犯罪嫌疑人王坤山和一个村干置名。
白清花40岁一条生命只有王文地负责埋葬费开支三万元。
  协议书五万元,欠条四万元签置借款人是王金元。执笔人是被告犯罪嫌疑人王坤山,担保人是王金元堂兄村副书记王金普,房亲王金棍经手二万元。一万元王金元是交给他叔叔王金普副书记,王金普给谁还不知道。至今无法审案查明清楚。(见庭审问卷94页)。就此处于文盲半文盲状态、处于法盲半法盲状态的中国老百姓就成为想当然的惩罚对象。
两审法院两本“刑附民”判决十四年才执行,王东海丧妻当年45岁公诉为51岁,原告未满18周岁判决以满18周岁,原告60岁死女儿提供村证明,全家户口薄,两审法院法官守法坚持判决两原告不支持社会被扶养人的生活费。
至此2008泉刑监字95号,闽刑申2017第50号。闽检刑申2018第19号指出“民事有误部份”不受理;刑事不终结。
政府管不了企业,法律管不了奸商,虚设、伪造,隐藏毁灭证据,保护泉州一母地“父母官”一群体腐败团伙,可耻可悲!

愿天下无冤!
申诉人王东海、王素梅、王坤平、王坤斌、王玉惠
电话13505917631


(责任编辑:admin)

国内新闻

更多>>

国际新闻

更多>>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广告投放 | 报社动态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主办:中国法治观察网 广告投放联络邮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2017 www.faguan365.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中国法治观察网
 技术支持:技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