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法观网-中国法治观察网!
设为首页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社会新闻 教育新闻
财经新闻 体育新闻
娱乐新闻 军事新闻
时事观察 生态环保
健康卫生 法律法规
科技之窗 企业动态 书画艺术
公益行动 房产商情 爱车一族
旅游新闻 历史人文 图文资讯
各地新闻 舆情监测
中华情缘 书画收藏
爆料投稿 联系我们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社会新闻 >

清北网校校长离职,字节跳动业务陷入“软硬兼失”困局

时间: 2019-10-31 11:21 作者:小马哥 来源:互联网 点击:

 

近日,根据晚点Latepost报道,字节跳动旗下K12教育品牌“清北网校”负责人刘庸近日已离职。根据字节跳动内部人士称,此前刘庸在字节跳动负责K12教育项目,但决策权力较小,离职为个人原因,目前网校负责人为字节跳动产品负责人“陈林”。

image.png

据称,清北网校的前身是华罗庚网校,是刘庸于2018年4月创办的,专门为4-18岁学生提供数学课程,今年五月,被字节跳动以2000万元收购,后更名为清北网校。原本的创始人离职,对清北网校来说,无疑是一记“当头棒喝”。

短短五个月,创始人就与自己精心设计的产品剥离——这是字节跳动近年来试水新业务但无奈败北的又一案例。而复盘字节跳动近些年来的尝试发现,无论是在“硬件”还是在“软件”领域,除了跑出了抖音这一爆款,其他均颇有惨淡收场之意,真可谓是“软硬兼失”。

野心很大,但价值观和玩法扛不动

近年来,字节跳动一直想要拓展新业务,诸如教育、手机、房地产等都是其想要去掘金的行业——由于这几个领域牵扯的供应链条复杂,且与线下息息相关,姑且称之为“硬件领域”——但均未取得成效,诸如手机、房地产更是雷声大雨点小。

据字节跳动内部教育业务负责人阳陆育透露,其团队正在做一款直接面向用户的K12教育硬件产品,预计2020年年初发布,这款产品是一个24小时在家陪读的AI教练,致力于为孩子提供个性化辅导,但目前结合字节跳动在教育领域遭遇的滑铁卢,这款硬件能否如期上线,上线之后的售卖情况和后期口碑如何,并不让人乐观。

当下,各类教育类智能硬件如雨后春笋拔地而起,从翻译机、点读机、学习机、故事机、教育机器人等应有尽有。但字节跳动没有看到的是,硬件只是一个载体,优质的教育内容才是致胜的关键。而字节跳动从孵化gogokid、AIkid到收购学霸君等产品,其步伐一直在“大踏步”迈进,没有从根本上抓住教育的本质“重师资,精教研,抓教学”,所以这些布局几乎全军覆没,gogokid被爆大规模裁员、AIkid直接被传停止运营等。

image.png

至于手机硬件,虽然字节跳动收购了锤子,想直接“拾锤牙慧”进军手机行业,但一方面华为OPPO、VIVO、小米等品牌市场份额超过七成,锤子手机面世4年多,总销量不到500万台,在手机市场上没有丝毫的竞争力,另一方面,如今手机厂商都在玩5G、全面屏、环形屏、折叠屏等高端概念,字节跳动手机团队的技术或许很难达到当下手机制造商们的水平。

而房地产就更是高端的资本游戏了,其中还牵扯到大量的政府关系,需要耗费巨大的人力物力去深耕,跟字节跳动一直以来用流量挣快钱的玩法大相径庭。截止目前,字节跳动曾两次入局房地产,一次是之前推出的“懂房帝”,也曾在抖音上投放了大量广告,今日头条也有导流信息,但可能是短时间内没有见效,这一产品就果断被放弃了;一次是前不久推出的“幸福里”,这款产品跟贝壳找房、安居客等平台相似,是一个房产信息交易平台,为消费者提供信息咨询,但其前景依旧不容乐观,链家、贝壳找房、我爱我家等大大小小的品牌已牢牢占据了用户心智,留给“幸福里”的发展空间极小。

投身这种传统的“硬件”领域寻找新的增长点无可厚非,但这需要付出巨大的心力,且风险极大,看看曾经红极一时的酷派、乐视手机就是前车之鉴,所以,字节跳动想要试水硬件市场的勇气可嘉,但貌似它很难扛得动。

想要再造爆款,但无奈软件优势正逐步丢失

众所周知,软件应用APP一直是字节跳动引起为傲的领域,曾先后涉及短视频、直播、社交、电商、游戏、现金贷等跨度非常大的产品,所以被称为“App工厂”,今日头条和抖音更是其手里日活过亿的王牌App。然而,目前正在大肆扩张的字节跳动,似乎已经开始慌乱,正在逐渐丢失其在APP领域的优势地位。

最典型的要数今日头条和抖音。作为字节跳动最成功的产品,如今却成为了让其头疼的“顽疾”。近日,凤凰网报道称,革命英烈方志敏长孙方清华在今日头条检索到了大量“方志敏杀害传教士”等侮辱性的文章,并将相关证据交给了政府机关。这已经不是头条系第一次出现侮辱英烈事件了,早在去年6月抖音就为了自己的下载量强推恶搞邱少云的广告。头条系这种明显无视国家法规的行为,未来或许会为字节跳动带来不确定的大危机。

image.png

现有的明星产品前路不明,多番尝试的新应用也表现不佳,甚至有的都没有激起一点儿水花。字节跳动曾先后上线值点App和新草App分别对标拼多多和小红书。但电商领域不是靠流量和算法就能做起来的,需要有强运营和上下供应链的整合能力,字节跳动的这两款产品没有任何创新,最终也仅仅是销声匿迹。

字节跳动在社交领域的探索亦是如此。前有“多闪”,后有“飞聊”,每次上线都要搞一个巨大的“噱头”,一会儿进行“万元抽奖”活动,一会儿称自己的产品是“微信+即刻+贴吧+豆瓣”的集合,概念很好,噱头十足,但却没有从根本上带来社交上的创新玩法,如今飞聊早已跌落到十八线,多闪也将于年底解散团队……

不论是在重资产的“硬件”领域,还是需要更为创新的软件领域,字节跳动都仅仅是依靠着自己在抖音和头条的成功经验,试图用算法和流量开道,但一次又一次的滑铁卢证明,字节跳动的这种思维已然行不通了——不是每个领域都能挣快钱,大多数时候需要企业勤修内功才行。

(责任编辑:小马哥)

国内新闻

更多>>

国际新闻

更多>>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广告投放 | 报社动态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主办:中国法治观察网 广告投放联络邮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2017 www.faguan365.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中国法治观察网
 技术支持:技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