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法观网-中国法治观察网!
设为首页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社会新闻 教育新闻
财经新闻 体育新闻
娱乐新闻 军事新闻
时事观察 生态环保
健康卫生 法律法规
科技之窗 企业动态 书画艺术
公益行动 房产商情 爱车一族
旅游新闻 历史人文 图文资讯
各地新闻 舆情监测
中华情缘 书画收藏
爆料投稿 联系我们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社会新闻 >

河北乐亭:涉案车辆和人员不在案发现场却成了交通事故的义务承担者

时间: 2019-10-15 16:20 作者:星空观察网 来源:星空观察网 点击:
  ————乐亭县人民法院、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枉法裁判的新闻调查
 
  9月3日,王志朋(男,1976年8月25日生,身份证号:130225197608252***,河北省唐山市乐亭县人,现住该县王滩镇后常庄村东***,系乐亭县小朋煤场经理,联系电话:13402402***经录音整理):在一起白戎孚、王艳丽和我与妻子李敬娟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刘进和我与妻子李敬娟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中,我和妻子不是该交通事故纠纷的被告主体,在该起交通事故发生的现场我的涉案车辆神工轮式装载机也不在案发现场,我是我拥有的装载机的管理者和驾驶员,但是在案发时我在案发现场1公里以外的加油站加油,我的妻子李敬娟在案发现场15公里以外的学校开亲子会,而乐亭县人民法院和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和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枉法判决我成为该交通事故的“义务承担者”,我现在已经提起《民事再审申请书》,我请求媒体给予新闻监督。
 
  记者认真听取了《起诉状》、《答辩状》、《证人到庭申请书》、《鉴定许可证号:110013141北京龙晟交通事故司法鉴定所鉴定意见书》、(2019)冀0225民初1203号《民事判决书》、(2019)冀0225民初1199号《民事判决书》、(2019)冀02民终5091号《民事判决书》、(2019)冀02民终5092号《民事判决书》、《上诉状》和照片视频资料等,记者高度重视派员到唐山乐亭进行专访。
 
  在王志朋家中记者做了录音专访:这起交通事故责任纠纷已经经过原审和第二审终结,这起案件是枉法裁判,在一审时白戎孚王艳丽诉称:2017年11月6日16时30分许,刘进驾驶两轮电动车沿老乐港路由南向北行驶至常庄村与神工轮式装載机相撞,造成刘进受伤、刘进乘车人白浩男死亡、车辆损坏的交通事故,事故发生后神工轮式装载机逃逸,此事故经乐亭县公安交通警察大队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为无号牌神工轮式装載机驾驶员负事故主要责任,刘进负事故次要责任,白浩男无责任。此事故造成白浩男死亡,给白戎孚、王艳丽造成如下损失:死亡赔偿金659940元,丧葬费32633元,精神损失费50000元,处理事故人员误工费2456元,交通费3000元,共计748029元。王志朋、李敬娟为无号牌神工轮式装载机实际车主。因无号牌神工轮式装載机驾驶员负事故的主要责任,因此各被告作为无号牌神工轮式装栽机的实际车主应在交强险限额外再承担80%的事故责任,要求被告赔偿原告各项损失共计620423.2元。此事经交警队调解未果,为了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原告诉至法院,请法院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面对白戎孚、王艳丽的起诉,我和妻子李敬娟作出了充分的抗辩:原告的诉讼被告主体错误,原告把王志朋、李敬娟作为被告需要两组证据支持,第一组证据是神工轮式装載机系王志朋、李敬娟所有。第二是神工轮式装載机与刘进驾驶的二轮电动车在时间空间条件下,也就是说在2017年11月6日16时30分左右,在案发现场具有行进中零距离接触或碰撞的视频证据,原告是否能够提供该视频。唐山市公安交警七大队现场勘査证据存在重大瑕疵,理由是该案发生在11月6日,而唐山市公安交警七大队在11月9日在案发现场40米以外将涉案车辆神工轮式装载机拖走,在这种情况下已经丧失了现场勘查的时效性,因此原告要想获得他的权益必须提供该事故现场的现场勘查报告,现场访问调查记录,现场概览图和细目图,据对被告王志朋的询问,根据附近加油站的视频,王志朋、李敬娟的责任应当排除。从已有的证据可以研判,交警大队没有穷尽侦查手段,本案除涉案车辆以外存在第三方车辆肇事逃逸的重大嫌疑。交通事故解决的是上路权、优先权、通行权的问题,而北京龙晟交通事故司法鉴定所前后两次鉴定意见存在矛盾。涉案车辆神工轮式装載机是静止状态,即使涉案车辆在案发现场,行驶和静止相撞的力度是不一样的。综上被告认为:1、被告主体错误;2、事实不清,证据不足;3、原告诉请中精神抚慰金不能支持,死亡赔偿金和精神抚慰金不能同时要求。请求人民法院驳回起诉或栽定不予受理。
 
  乐亭县法院在(2019)冀0225民初1203号《民事判决书》第三页“本院认为”部分错误的载明:唐山市交通警察支队第七交通警察大队作出事故认定书,认定神工轮式装载机(出厂编号12052835)驾驶员负事故主要责任,刘进负事故次要责任,乘车人白浩男无责任,该事故认定书客观合法,本院予以采信。被告王志朋、李敬娟作为神功轮号装載机(出厂编号12052835)所有权人及管理人,应按照法律规定对该机动车进行登记、投保交强险,并对自己所有的神功轮式装載机负有管理义务,因被告对该车辆疏于管理,该车发生交通事故致刘进受伤,对该事故损害后果二被告存在过错,应承担相应的賠偿责任。被告王志朋、李敬娟应在视同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赔偿原告刘进10000元,超出责任限额部分确认二被告承担40%的赔偿责任为宜,计赔偿21922.39元。被告的辩称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五条、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被告王志朋、李敬娟赔偿原告刘进因本次交通事故造成的合理经济损失共计31922.39元以上给付款项于本判决生效后五日内履行;二、驳回原告刘进的其他诉讼请求。
  枉法裁判罪,是指司法工作人员在民事、行政审判活动中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作枉法裁判,情节严重的行为。本罪的主体为特殊主体,即仅限于司法工作人员。实际能构成本罪的主要是那些从事民事、行政审判工作的审判人员,因为只有他们才能利用职权而枉法裁判,具体包括各级人民法院院长、副院长、审判委员会委员、庭长、副庭长、审判员及助理审判员等。
 
  记者随即采访了李敬娟(经录音整理):面对这起枉法裁判案件我和王志朋提起了上诉(节录上诉状):上诉请求:一河北省乐亭县人民法院2019年5月14日做出的(2019)冀0225民初1199号《民事判决书》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请求河北省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170条第2款之规定,撤销(2019)冀0225民初1199号《民事判决书》,依法改判;
 
  二、由被上诉人承担本案的第一审、第二审诉讼费用
 
  事实与理由
 
  一、第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
 
  (2019)冀0225民初1199号《民事判决书》第3页“经审理查明”部分错误的载明:2017年11月6日16时30分许,刘进驾驶两轮电动车沿老乐港路由南向北行驶至常庄村与无号牌神工轮式装载机相撞,造成刘进受伤、刘进乘车人白浩男死亡、车辆损坏的交通事故,事故发生后神工轮式装载机逃逸,此事故经唐山市交通警察支队第七交通警察大队出具事故认定书,认定为无号牌神工轮式装载机(出厂编号为12052835)驾驶员负事故主要责任,刘进负事故次要责任,白浩男无责任。原告白戎孚、王艳丽系白浩男父母。2017年11月7日经天津市天永法医司法鉴定所鉴定,白浩男符合因交通事故致颅脑损伤死亡。因白浩男死亡造成白戎孚、王艳丽合理经济损失为:死亡赔偿金257620元,丧葬费32633元,处理丧事人员误工费、交通费5000元,共计295253元。另查明,被告王志朋、李敬娟为无号牌神工轮式装载机(出厂编号12052835)的所有权人和管理人,该车辆未登记号牌、未投保交强险。审理中伤者刘进表示,交强险限额中死亡伤残赔偿限额110000元优先给白浩男使用。原告提出的唐山市公安局王滩镇派出所出具的白浩男死亡注销证明中显示家庭住址为河北省唐山市海港开发区王滩镇白庄村村民委员会证明显示白浩男系该村村民。
  上述“经审理查明”部分认定事实完全错误。该审理查明错误的认定:“刘进驾驶两轮电动车沿老乐港路由南向北行驶至常庄村与无号牌神工轮式装载机相撞,造成刘进受伤、刘进乘车人白浩男死亡、车辆损坏的交通事故,事故发生后神工轮式装载机逃逸……”,从本案第一审开庭法庭调查阶段的证据交换可以研判:上诉人王志朋、李敬娟所有的神工轮式装载机在案发当日当时没有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的现场,而是静止停放在王志朋所开办的小朋煤场院内,交通事故责任纠纷解决的是“人”“车”“路”的交通参与中存在的责任划分问题和“上路权”“通行权”“优先权”的问题,本案在第一审阶段都没有确实充分的证据求证2017年11月6日16时30分左右,上诉人拥有的神工轮式装载机和刘进驾驶的两轮电动车有零距离接触或碰撞的视频证据、装载机实物、死者或伤者在装载机上附着的毛发、血迹残留物和经过司法鉴定的DNA结论就错误的把上诉人作为一审的被告作为责任主体并判决承担196101.20元的各项损失是完全错误的;神工轮式装载机与刘进驾驶的二轮电动车在时间空间条件下,也就是说在2017年11月6日16时30分左右,在案发现场具有行进中零距离接触或碰撞的视频证据,原告是否能够提供该视频。唐山市公安交警七大队现场勘查证据存在重大瑕疵,理由是该案发生在11月6日,而唐山市公安交警七大队在11月9日在案发现场40米以外将涉案车辆神工轮式装载机拖走,在这种情况下已经丧失了现场勘查的时效性,因此原告要想获得他的权益必须提供该事故现场的现场勘查报告,现场访问调查记录,现场概览图和细目图,据对被告王志朋的询问,根据附近加油站的视频,王志朋、李敬娟的责任应当排除。从已有的证据可以研判,交警大队没有穷尽侦查手段,本案除涉案车辆以外存在第三方车辆肇事逃逸的重大嫌疑。交通事故解决的是上路权、优先权、通行权的问题,而北京龙晟交通事故司法鉴定所前后两次鉴定意见存在矛盾。涉案车辆神工轮式装载机是静止状态,即使涉案车辆在案发现场,行驶和静止相撞的力度是不一样的。
 
  5月9日,在第一审开庭的法庭调查阶段,证人王青(男、汉族、1952年12月27日出生,身份证号:130225195212272316,河北省唐山市人,现住乐亭县王滩镇后常庄村东4栋18号,联系方式:15833537193)亲自到庭作证:1、在本案交通事故责任纠纷发生的时刻,涉案的神工轮式装载机不在案发现场,本案的上诉人王志朋在离案发现场1公里以外的加油站加油,李敬娟在远离案发现场15公里的学校开亲子会均有视频证据支持,经当庭求证,神工轮式装载机的驾驶员就是王志朋和李敬娟;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一审原告并没有举出神工轮式装载机的驾驶员是谁的问题?也没有证据求证涉案的装载机在案发现场。
 
  本案唐山市公安交警七大队在现场勘查中没有尽到全面勘查、客观勘查和应有的谨慎义务,对现场存在的第三方车辆逃逸问题存在重大勘查遗漏。
 
  一、一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
 
  (2019)冀0225民初1199号《民事判决书》第3页“本院认为”部分适用法律错误。该“本院认为”错误的载明:唐山市交通警察支队第七交通警察大队作出事故认定书,认定神工轮式装载机(出厂编号12052835)驾驶员负事故主要责任,刘进负事故次要责任,乘车人白浩男无责任,该事故认定书客观合法,本院予以采信。该事故造成乘车人白浩男死亡,对原告白戎孚、王艳丽造成精神损害,其要求精神损害抚慰金适当予以考虑,确定为30000元为宜。被告王志朋、李敬娟作为神功轮式装载机(出厂编号12052835)所有权人及管理人,应按照法律规定对该机动车进行登记、投保交强险,并对自己所有的神功轮式装载机负有管理义务,因二被告对该车辆疏于管理,该车发生交通事故致白浩男死亡,对该事故损害后果二被告存在过错,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第一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第一审判决“本院认为”部分支持唐山市交通警察支队第七交通警察大队的事故认定书是错误的,该事故认定书认定上诉人的涉案车辆驾驶员负事故主要责任;上诉人对自己所有的神功轮式装载机负有管理义务,因二被告对该车辆疏于管理而承担主要责任是完全错误的。理由是首先一审判决连基本的涉案车辆驾驶员是谁都没查清?该涉案车辆驾驶员的基本信息都没有调查清楚?就认定上诉人对涉案车辆疏于管理是完全错误的。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的司法解释》第九条的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致人损害的,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雇员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致人损害的,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可以向雇员追偿。
  前款所称从事雇佣活动,是指从事雇主授权或者指示范围内的生产经营活动或者其他劳务活动。雇员的行为超出授权范围,但其表现形式是履行职务或者与履行职务有内在联系的,应当认定为从事雇佣活动。
 
  一审判决连基本的本案涉案车辆驾驶员也就是雇员是谁都没有查清就做出错误的判决属于适用法律错误。
 
  本案被上诉人将上诉人列为被告是错误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119条明确规定:起诉必须符合下列条件:
 
  1、原告是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
 
  2、有明确的被告;
 
  3、有具体的诉讼请求和事实、理由;
 
  4、属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诉讼的范围和受诉人民法院管辖。
 
  一审判决列为上诉人是本案的共同被告是完全错误的,属于诉讼主体错误,理由是被上诉人没有证据表明涉案的轮式装载机雇员或驾驶员是“谁”的问题?二被上诉人没有证据求证上诉人对涉案车辆疏于管理:也就是上诉人主观上就有过错、客观上造成了损害后果、损害后果和过错之间存在因果关系、上诉人行为违法;被上诉人更没有确实和充分的证据求证该交通事故责任纠纷发生的时空条件下涉案车辆在案发现场,这是被上诉人的举证义务“举证不能”应当承担败诉风险。
 
  一审判决支持被上诉人精神抚慰金30000元是错误的,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精神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1、致人残疾的,为残疾赔偿金;2、致人死亡的,为死亡赔偿金;3、其他损害情形的精神抚慰金。一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
 
  以上事实和理由:河北省乐亭县人民法院(2019)冀0225民初1199号《民事判决书》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请求河北省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170条第2款之规定,撤销(2019)冀0225民初1199号《民事判决书》,依法改判;由被上诉人承担本案的第一审、第二审诉讼费用。
 
  在河北省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二审期间仍然枉顾事实和法律作出了错误的判决。
 
  李敬娟向记者提出了(2019)冀02民终5091号《民事判决书》,该判决书第5页枉法的认定“本院认为”:本次交通事故发生后,唐山公安交警七大队对事故现场进行查勘,依据现场勘查笔录、现场图、现场照片规定、记录了交通事故现场情况,并根据津天永【2017】病理鉴定第138号、北京龙晟交通事故司法鉴定【2017】交鉴字第11262号和12196号司法鉴定意见书等证据作出了唐公交认字2018】第07002132号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案涉无号牌神工轮式装載机驾驶员承担本次事故的主要责任。二上诉人对此提出异议,主张案涉神工轮式装载机并非肇事车辆,不应承担责任,但未提供充足证据推翻该交通事故认定书,故一审法院采信该交通事故认定书并无不当。二上诉人虽非事故发生时案涉装載机的驾驶人,但作为案涉转载机的所有人,对装载机负有妥兽管理义务,并负有对装载机依照法律规定进行登记和投保交强险的义务,因二上诉人未尽到上述义务,一审法院判决二上诉人承担40%的赔偿责任亦无不要。综上所述,王志朋、李敬娟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李敬娟对记者说该二审判决是错误的,我们已经提起了再审申请,从本案第一审开庭法庭调查阶段的证据交换可以研判:再审申请人王志朋、李敬娟所有的神工轮式装载机在案发当日当时没有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的现场,而是静止停放在王志朋所开办的小朋煤场院内,交通事故责任纠纷解决的是“人”“车”“路”的交通参与中存在的责任划分问题和“上路权”“通行权”“优先权”的问题,本案没有确实充分的证据求证2017年11月6日16时30分左右,再审申请人拥有的神工轮式装载机和刘进驾驶的两轮电动车有零距离接触或碰撞的视频证据、装载机实物、死者或伤者在装载机上附着的毛发、血迹残留物和经过司法鉴定的DNA结论就错误的把再审申请人作为义务承担者作为责任主体并判决承担196101.20元的各项损失是完全错误的;神工轮式装载机与刘进驾驶的二轮电动车在时间空间条件下,也就是说在2017年11月6日16时30分左右,在案发现场具有行进中零距离接触或碰撞的视频证据,原告是否能够提供该视频。唐山市公安交警七大队现场勘查证据存在重大瑕疵,理由是该案发生在11月6日,而唐山市公安交警七大队在11月9日在案发现场40米以外将涉案车辆神工轮式装载机拖走,在这种情况下已经丧失了现场勘查的时效性,因此再审被申请人要想获得他的权益必须提供该事故现场的现场勘查报告,现场访问调查记录,现场概览图和细目图,据对被告王志朋的询问,根据附近加油站的视频,再审申请人王志朋、李敬娟的责任应当排除。从已有的证据可以研判,交警大队没有穷尽侦查手段,本案除涉案车辆以外存在第三方车辆肇事逃逸的重大嫌疑。交通事故解决的是上路权、优先权、通行权的问题,而北京龙晟交通事故司法鉴定所前后两次鉴定意见存在矛盾。涉案车辆神工轮式装载机是静止状态,即使涉案车辆在案发现场,行驶和静止相撞的力度是不一样的。


 
  在本案的法庭调查阶段,证人王青(男、汉族、1952年12月27日出生,身份证号:130225195212272316,河北省唐山市人,现住乐亭县王滩镇后常庄村东4栋18号,联系方式:15833537193)亲自到庭作证:1、在本案交通事故责任纠纷发生的时刻,涉案的神工轮式装载机不在案发现场,本案的再审申请人王志朋在离案发现场1公里以外的加油站加油,李敬娟在远离案发现场15公里的学校开亲子会均有视频证据支持,经当庭求证,神工轮式装载机的驾驶员就是王志朋和李敬娟;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再审被申请人并没有举出神工轮式装载机的驾驶员是谁的问题?也没有证据求证涉案的装载机在案发现场。
 
  本案唐山市公安交警七大队在现场勘查中没有尽到全面勘查、客观勘查和应有的谨慎义务,对现场存在的第三方车辆逃逸问题存在重大勘查遗漏。
 
  5092号《民事判决书》适用法律错误:在该判决书第5页“本院认为”错误的载明:王志朋、李敬娟作为神功轮式装载机(出厂编号:12052835)所有权人及管理人,对自己所有的神功轮式装载机负有管理义务,因二人对该车辆疏于管理存在过错,故一审法院判决二人对该车造成事故的损害后果承担超出交强险责任限额部分40%的责任亦无不妥,适用法律错误。
 
  该5092号《民事判决书》适用法律错误,理由是该判决连基本的涉案车辆驾驶员是谁都没查清?该涉案车辆驾驶员的基本信息都没有调查清楚?就认定再审申请人对涉案车辆疏于管理是完全错误的。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的司法解释》第九条的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致人损害的,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雇员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致人损害的,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可以向雇员追偿。
 
  前款所称从事雇佣活动,是指从事雇主授权或者指示范围内的生产经营活动或者其他劳务活动。雇员的行为超出授权范围,但其表现形式是履行职务或者与履行职务有内在联系的,应当认定为从事雇佣活动。
 
  二审5092号《民事判决书》连基本的本案涉案车辆驾驶员也就是雇员是谁都没有查清就做出错误的判决属于适用法律错误。
 
  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依法治国”的国家战略;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推出“四个全面”,其中之一是“依法治国”;党的十九大提出“法律工作全覆盖”:要逐步建立高度民主、法制完备、富有效力、充满活力的社会主义法治国家;践行“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的社会主义法治原则。这些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对人民法院的执法提出了更高更严格的要求“错案追究制”“谁主办谁负责谁主管谁负责”,河北省乐亭县人民法院、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在这起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中的枉法裁判:性质严重、情节恶劣、后果影响极为重大,是对社会主义法治的公然践踏。(来源:《央视法律监督在线网》)

(责任编辑:水中花8113)

国内新闻

更多>>

国际新闻

更多>>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广告投放 | 报社动态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主办:中国法治观察网 广告投放联络邮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2017 www.faguan365.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中国法治观察网
 技术支持:技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