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法观网-中国法治观察网!
设为首页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社会新闻 教育新闻
财经新闻 体育新闻
娱乐新闻 军事新闻
时事观察 生态环保
健康卫生 法律法规
科技之窗 企业动态 书画艺术
公益行动 房产商情 爱车一族
旅游新闻 历史人文 图文资讯
各地新闻 舆情监测
中华情缘 书画收藏
爆料投稿 联系我们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社会新闻 >

5岁孩子误充抖币不退款反被清零 抖音被用户怒称“流氓霸权”

时间: 2019-10-15 14:14 作者:小马哥 来源:互联网 点击:
近日,一位“旅游骑行侠”的微博网友在网上爆出了自己被抖音“欺诈”的经历。今年9月,博主5岁的儿子被抖音平台引导,误充了5万个抖币,共计5千元,与客服数次沟通后,抖音不仅没有退款,反而将自己没有消费的5万个抖币进行了“清零”处理。

image.png

这一消息引发网友众多讨论。有网友表示“很不合理”,还有网友表示“不退款也就罢了,清零就很过分了” “充值未消费确实应该可以退款”,甚至有同样愤慨的网友称“抖音清零行为很恶心”,等等。

image.png

那么,引发热议的抖币究竟是什么,抖音的这种做法究竟是否构成违法?查阅资料显示,在这一“不退款反而清零”的事件中,抖音确实存在不合规。

霸权行为不合法不合规,且无效

官方资料显示,抖币是抖音向用户提供的用于本平台上进行消费的虚拟货币,用户可以通过充值“抖币”自行购买虚拟礼物等各项产品和服务赠与主播或平台创作者。那么,充值了抖币后能不能要求退还呢?抖音在充值页面上一个非常不起眼的地方,通过《充值协议》,做出了明确规定:抖币不能兑换人民币,在充值成功后,可在本平台自由使用,但本平台不会提供任何退还或逆向兑换服务。

image.png

然而,抖音自行发布的这条规定早已被政府部门认定是“霸王条款”。翻阅媒体报道发现,因这一条款,抖音早在今年6月份就已被上海市消费者保护委员会对外发布的《网络平台充值消费体察情况通报》点名批评。官方表示“消费者在网络平台自己账户中充值的资金所有权属于消费者,因此平台应保障消费者退款的权利,不得利用格式条款对消费者做出不公平的规定。”这意味着,抖音“不退还抖币”的做法是违反相关法律法规的。

image.png

不仅如此,“旅游骑行侠”涉及到的抖音消费其实从法律层面上来说就是“无效”的。根据民法规定,骑行侠家的5岁儿童属于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充值抖币进行打赏的行为属于可撤销行为,监护人可以随时要求平台“无条件退回”。所以无论是从哪一条政策法规来看,抖音都应该及时退还“骑行侠”的这笔费用。

然而,一向在金钱上霸道的抖音是怎么做的?就像“骑行侠”爆料的,在退款程序上多加阻拦,博主打了20多个电话都打不通;之后博主在微博上维权,抖音迫于舆论压力做出了一个“屈辱式”的处理,即让博主签署协议:“如果同意退款,不能对外发声,不能说抖音的负面消息,否则将会面临双倍索赔!”而由于博主概不配合,抖音在未告知的情况下,擅自将博主的5万个抖币清零了。

image.png

基于这次清零事件,博主总结出抖音的四个“流氓霸权”行为:

一、未成年人充值抖币不退款、不及时发现和处理;

二、抖音漠视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未消费抖币应该无条件退款;

三、要退款必须签署霸王条约,否则将面临双倍索赔;

四、不但不退款,反而将未消费的5万抖币清零。

被清零的抖币被抖音收入自家小金库?

除了对“骑行侠”这次经历颇感同情,对抖音这种“欺负”用户的做法愤慨之外,其实更多的疑问在于,被清零的抖币究竟去哪儿了?毕竟5万抖币没有退还给用户,也没有通过“打赏”奖励给主播。

或许可以做个大胆的猜测,抖币是被抖音纳入自己的小金库了。这从抖币给抖音带来的巨额利润中,可以初见端倪。今年7月,根据Sensor Tower 商店情报数据显示,字节跳动旗下短视频应用抖音及其海外版本TikTok在应用内购收入保持高速增长,6月抖音应用内购虚拟货币(抖币)的收入,较今年5月900万美元增长19%。

如此高额收益,来路是否正当?从“骑行侠”先生的经历来看,不容乐观。搜索以往媒体报道,对于未成年人充值抖币不予退款,甚至威胁用户“不能外传”的案例竟然有不少。

今年5月,上海的康先生在网上爆出,自己9岁的孩子在抖音上给游戏主播刷礼物,花掉了5万元。联系抖音客服,迟迟没有反馈意见,在自媒体“话匣子”的曝光和跟进下,一个月后,抖音才终于表示要对康先生进行退款。据康先生称,孩子在注册抖音的时候,填的年龄信息是9岁,在短时间内刷出这么大笔金额,抖音却没有发出任何警示。

与“康先生”相比,其他用户的遭遇就没那么幸运了。今年4月,杭州的孙女士收到了支付宝花呗2万6的还款账单,之后发现是自己10岁的女儿拿自己的手机买了26万元的“抖币”。目前孙女士正在跟抖音平台进行沟通,退回财产的可能性并不大。

另外,今年年初“聂女士”通过媒体爆出,自己10岁的儿子通过抖音认识了一位主播,前后打赏共花了近3万元,随后聂女士想要联系抖音退款,但是抖音的官方电话永远处于忙碌状态,无人接听。跟“聂女士”有相同遭遇的,还有黄岩的“梁女士”,她家12岁的孩子今年4月份开始前后给抖音主播打赏了4万元,为了讨回这笔钱,拨打了十多次抖音的官方客服电话都没人接听。

一桩桩未成年人花巨资买抖币却不予被退还的案例摆在眼前,这还是已经被曝光的,冰山之下未曾被曝光的数量可能数不胜数。所以这也就难怪抖音能在抖币上收割如此巨额利益了。

一直以来,抖音对外一直标榜着自己在未成年人方面做的保护工作,比如“时间管理系统”、“向日葵计划”、“青少年模式”等等,然而抖音的实际行为却与这些“保护”相去甚远。一方面,抖音对内容的宽进宽出,让猎奇低俗视频横行泛滥,导致未成年人过分沉迷,甚至潜移默化影响这些孩子的价值观;另一方面,平台对未成年人的打赏行为不加以严格控制,导致家庭遭遇财产损失。如果抖音再继续变本加厉,或许要面对的将是家长们的抵制潮、卸载潮,甚至来自相关政府部门的严加监管和惩处。

(责任编辑:小马哥)

国内新闻

更多>>

国际新闻

更多>>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广告投放 | 报社动态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主办:中国法治观察网 广告投放联络邮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2017 www.faguan365.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中国法治观察网
 技术支持:技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