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法观网-中国法治观察网!
设为首页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社会新闻 教育新闻
财经新闻 体育新闻
娱乐新闻 军事新闻
时事观察 生态环保
健康卫生 法律法规
科技之窗 企业动态 书画艺术
公益行动 房产商情 爱车一族
旅游新闻 历史人文 图文资讯
各地新闻 舆情监测
中华情缘 书画收藏
爆料投稿 联系我们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民生新闻 >

漫漫抗癌路 把把心酸泪

时间: 2019-06-11 21:04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
  漫漫抗癌路 把把心酸泪。
  ,,,2017年5月,父亲感觉吞咽困难,去山西省人民医院内分泌科看门诊,医生开了一张验血单一千多,结果癌细胞超标。又做了食道镜+切片初步诊断为食道上端癌,?决定去省肿瘤医院(山西省第三人民医院)治病。
  住肿瘤医院意味着什么,大家都知道。和家人商量了一下,也没必要隐瞒,回家直接告知了检查结果,父亲很平静,也有些情绪低落,叫来了我们三个兄妹嘱咐了一些事情。我考虑到这次治病过程应该是艰苦漫长的?,就直接辞去了工作全程陪护。
  不再犹豫直接入住三院,CT彩超照影一通检查后确诊食道ca,因年老体弱不能手术,只能先化疗。二个疗程后检查有所好转,大家紧张压抑的心情有所缓解。
  6月27日,转到放胸一(14层)开始放射治疗,应付完各种检查,7月12日开始正式放疗(烤电)。每天一次的放疗不到三分钟,这一天就没啥事了,我们家离医院不远,就选择了回家过夜,也能吃睡的舒坦些。期间找大夫汇报烤电感受时也回过病房,自己的床位被别人住了,问护士,回复:能住进来就不错了,都是几个人一床,,,想想只能接受。感觉14层的管理很不严谨,护士们很彪悍,就没敢多问 ,还好能回家。
  8月23日,第一次放疗结束后可以回家修养了,很开心。费用清单里有全部57天的床位费,想想有30多天烤电没有住病床就问护士,回复:电脑里要记账,床位费按天收,,,想想也能理解。
  9月份,十月份,做了第三次和第四次化疗后回家休养。
  空闲时间里计划用中药调理,就去了山西省中医医院,里面的一把手王院长,很受患者敬仰和崇拜,还享受国家名老中医特殊津贴,正常挂王院长的号没有可能,找关系弄了一个加号,早八点多就赶过去排队,快十一点才轮到,可是,,,问诊号脉,开药方出门,不到三分钟。还没来得及看清名医模样,更没来得及崇拜和敬仰,至于想叙述病情探讨治疗方案,,,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请”出来了,去交了1500多元的药费,拎着两大袋子草药,搀扶着父亲走出古香古色宫殿一样的省中研大门。
  回家路上调理一下眯瞪的脑袋,想想我们的“加号”都是一百多名了,名医一上午看一百多个,不到三分钟一个,又想想也正常,我认为世间万物,存在就是合理滴,能想得开真是个好事情。
  回家喝着中药汤子过了年,买了三次断断续续。我这儿弄着父亲的一日三餐,病情还算平稳,就是咳嗽有点多 。
  2018年7月,父亲咳嗽气喘加重,胸背疼痛,又出现吞咽困难,赶紧的再去三院,诊断为食管癌复发 。7月25日,开始第二次放射治疗,还是老样子,一通拍片检查后开始三十次的烤电,还是三分钟一次,一次一千块钱,还是每天打车来回。
  这期间做了食管扩张术,父亲受了老罪了。有个口服麻醉剂,大夫让去大门外的??堂药店买,找过去一看就是个居民区的楼房一层,里面有几个柜台,也没啥药品,喊了一声才出来一个女人,白大褂也不穿,一看就是个不正规的药房。我递上医生给的一张小纸条(医生抽屉里有好多)要求开发票,这女士立马不高兴:我还没见过还要开发票的,,,最后板着脸给写了个收据。没时间和这她纠缠,赶紧走人。想想她为何这么牛逼,医院就是她嚣张跋扈的后台。
  做食管扩张术时,医生让我进去帮忙,用手拖着从父亲嘴里插入食管的一根粗管子,坚持十分钟,并且”随时报告病人状况”。父亲侧躺在治疗床上,呼吸粗重,留着口水,嘴边塞着一团卫生纸,单薄的身子在宽大的衬衣里抖动着,一双手紧紧抓紧床边,瞪大着已经混浊的双眼努力坚持着。我不明白医生为什么要让家属参与这样的帮忙,我们又能对病人的反应做出什么判断,无非是这十分钟让医生感觉会很枯燥无聊,在医生眼里这是很普通的场面,可让家属和病人一起来面对时,真的是一种无比残酷残忍惨烈的场面,,,。这是我活了46岁里最难度过的十分钟,同时也很庆幸,能在父亲最痛苦的这个阶段里陪着他。
  这期间和14层的护士发生冲突。前面说过,这放胸一的管理不咋地,大夫还可以,就是护士很糟糕,称呼大夫都是”小张,小李,,” 几次呵斥我和其他病患,修理我也就忍了,有一次我陪父亲按照主治医生医嘱,去注射室抽血,有个小个子护士说没有医嘱不能抽血,我说大夫开了医嘱,你给问问,小护士立马生气:啥事也让我们去干,,,我们的工资也不是你发的。父亲在场我忍无可忍,揪住她要去找护理主任,这货抱头鼠窜,护士长过来和稀泥,叫来另一个护士找到医嘱抽血,这一针下去,我父亲手臂淤血十多天,只能用土豆片盖着。
  9月21号,第二次烤电结束出院,又是一通拍片检查,也没说出个啥结果。
  食管病先放下,这气喘不行,随时有危险啊,我们想这个病还是在三院看吧,再找专家。
  10月22日,门诊挂号呼吸三病区国家特贴专家。专家很有个性,我们前面有个农村患者求医,专家刚给他做了身体触诊,洗了手,哪人又说还有部位不舒服,专家立马不高兴:我刚洗了手你又说哪哪不舒服,,,。稍后专家又说:给你开了CT检查单,我们这里要等上几天才能轮上你,你去外面啥啥地方吧,都是我们院退休的老主任,经验丰富,打的起步价就到了????这是啥套路。
  轮到我们看了,我倍加小心,这几年陪父亲看病,出入各大医院,也算老病油子,一定要显示出我们见过世面,说话不能让专家生气,给我们好好诊治。这次没有开检查单,各种各样的片子手里有十几张了。我们要求马上住院,专家写了一张巴掌大的纸条,让我们去内科大楼找?主任,我问了一句:在几楼阿?专家立马生气:我会告你在几楼的,你着什么急,,,。赶紧的带着父亲走人,来到专家指定的楼层,找到?主任,递上纸条,主任说没床位,我们表示等床位,不行;先交住院费,不行;交费了不住床,不行;反正就是不收我们。我这老病油子感觉有点不对头了,?主任拒收我们的态度明显不符合医院这个江湖的说话规则,想想问题就出在那张专家写的条子上,,,。别瞎耽误时间了,走吧。
  10月23日,父亲咳嗽气喘加重,又回到放胸一住院输液十几天,做消炎治疗,期间加上雾化治疗和心电监护,监护仪要自己去找,能找到就给加上,找不到就没人搭理,但是这项费用不会少收。
  出院前,又CT一遍,拿着片子找大夫找主任问结果,都没人看了,也不明白啥病因,我们知道,该走了,,,
  隔天去办出院手续,我们床抽屉里一盒多雾化药和挂在墙上的雾化器都找不到了,这还没出院了啊,问了几个护士,统统滴的不知道 。不想再说啥了,努力调理好自己的心态,走出三院大门,漫漫抗癌路,还要陪父亲继续走下去。
  11月,父亲以很虚弱,咳嗽气喘加重,干咳无痰,整夜的睡不好觉,决定去山大一院治疗咳嗽。我们还是很相信专家的,第三次挂了呼吸内科国家特贴专家号。老专家很认真,亲自书写记录病情,CT胸片免不了,然后开了一堆消炎药和胶囊,我感觉有点不对劲,父亲重症晚期,这些药店里的口服药还能有用吗?抱着对专家的信任,我们回家按医嘱服用,也许专家开出的药品就是灵验。
  因为吞咽困难,胶囊要破开,倒出里面的药面,药片要捣碎和药面一起冲水喝,这是啥滋味?有兴趣的群众可以去试试。一周后再找专家复诊,又买一堆药品胶囊,我更疑虑了,很着急。再一周第三次找专家,专家撑不住了:你们去外面输液吧,,,。这里面的套路我应该明白了。找这个专家看病又是半个多月,开了三次口服药,到去世了也没吃完 。
  最后的希望。挂号山大一院普通门诊,大夫看了片子直接安排住院,那天是周末,我说先办理住院手续,周一再来吧(父亲想在家里多待几天)。大夫告知,病情很重,必须当天住院。
  诊断结果是放射性肺炎,肺纤维化,就是说把肺烤糊了,没有有效治疗药物,没有治愈可能,,,。终于听到了一句实实在在的话,心里也有底了。食道癌先靠边站,先配合大夫治疗肺炎吧,使用了升级版的头孢+激素+营养液。山大一院17层住院部是我们抗癌路上的最后一站,也是我们感到最安心,最舒适,最轻松的一站,?主任,侯大夫工作认真负责,护士们态度很好,输液只挂俩个药袋,我说挂三个吧,我自己换,在三院学了很多输液本事,会换袋,冲管,装遮光套,很让邻床佩服。护士说:不行,规定只能挂两个,我们来更换,有事按呼唤铃,,,在三院没这待遇,都要去护理站去请。
  我们晚上还是回家,一院的制度很严,回家过夜要书面写申请,当班大夫批准。午饭我去附近买烧麦包子羊肉汤,都是有名气的小吃。父亲有时能吃下去,有时只能吞咽一部分。下午没事还能下楼去对面的迎泽公园转转,能多听一些父亲的教诲。
  父亲是退休干部,老党员,一生严于律己,教导我:为人处世要心胸宽广,不要计较得失。父亲酷爱书法,本地小有名气,收徒很多,人缘非常好。
  11月16日,结束治疗,办理出院,气喘没有好转迹象,大夫表示很遗憾。我们却感觉很暖心,毕竟有个准确的病情告知了。主任大夫护士们辛苦了,这是我发自内心的感谢。
  12月6日,去杏花岭人民医院做了个鼻饲管,这样吃喝更方便些,的确效果明显,蔬菜水果肉食都可以打成糊用大号针筒注入,过冬至还吃了六个饺子。父亲以前很抵触这个鼻饲管,表示:饿死也不插。现在也适应了,在我的鼓励下,下楼去院里溜达,和老邻居们见见,也是告别,还去理了头发。
  父亲气喘又严重了,半夜突发高热,我们手足无措决定打120时时又突然退烧了。氧气瓶也搬到家里来了,我日夜陪护,和父亲一起度过最后的日子。
  12月22日,父亲写下遗嘱。
  12月23日,父亲上午和妹妹聊天,和母亲合影,留下最后的照片,下午呼吸急促,晚7点半在家人的陪伴下去世,享年75岁。
  父亲大人安息。
  2019年春,整理父亲的遗物,找到三院几次住院的费用清单,里面的药品耗材收费看不懂。可是有个疑问——在放胸一有两次烤电住院共121天,其中我们有60多天没有住病床。床位费全收也可以理解,因为“电脑要记账”,但是全部121天的“二级护理费”和121天的“住院诊查费”,都收费就不合适了,有60多天病人都不在,你去护理谁啊?打电话咨询三院办公室转到14层,听声音是护士长,回复我都是一些没用的话,对我的费用疑问始终没有正面回答,我感觉三院有乱收费的行为。
  查资料显示:2018年山西省社保局发布消息:山西省第三人民医院(肿瘤医院)乱收费的金额,在同行里名列第一,不晓得有没有发个牌匾。
  政府为群众减免医药费,你三院绞尽脑汁的多收费,医德何在?






  ?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国内新闻

更多>>

国际新闻

更多>>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广告投放 | 报社动态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主办:中国法治观察网 广告投放联络邮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2017 www.faguan365.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中国法治观察网
 技术支持:技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