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法观网-中国法治观察网!
设为首页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社会新闻 教育新闻
财经新闻 体育新闻
娱乐新闻 军事新闻
时事观察 生态环保
健康卫生 法律法规
科技之窗 企业动态 书画艺术
公益行动 房产商情 爱车一族
旅游新闻 历史人文 图文资讯
各地新闻 舆情监测
中华情缘 书画收藏
爆料投稿 联系我们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民生新闻 >

江苏省连云港是—国两制吗?“颜廷洲故意杀人案”为何不能得到正视……

时间: 2019-06-05 20:25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
  

  在2015年1月26日,一起曾轰动全国互联网、电视台、新闻媒体及多家报社的特大新闻【江苏省连云港市警方破获一起长达23年的杀人案】——其真相竟然是冤假错案……
  事实经过:
  一、本案原属于意外事件,根本没有犯罪事实,属于不予立案情形,且于事发当年就已被了结处理过;
  事情发生于江苏省连云港市灌云县陡沟乡深沟村,在1992年初秋,外村(曹赵村)流氓“刘云楼”在众目睽睽之下调戏良家妇女,遭到颜廷洲从中喝止,事后怀恨在心,总想找机会进行报复。几天后,颜廷洲从家中走出,想去村口西部自己家承包的烤烟地里看看,刚走出村口不远,就遭到埋伏在道路旁边以刘云楼为首的流氓团伙进行行凶殴打,因对方人多,而且手中都拿着事先准备好的行凶打人工具(有刀具、带铁扣皮带、木棍等)当时颜廷洲手中毫无任何物体抵挡对方,在被流氓(刘云楼)等人打得头破血流的情况下,颜廷洲只能抱头往回跑,由于穿的是拖鞋,跑不快,刘云楼等人在身后一直穷追猛打。刘云楼等流氓穷凶极恶,将颜廷洲打得头破血流后仍不罢休,继续穷追猛打颜廷洲150米左右,为了保命,在情急之下,颜廷洲抢下了路边小姑娘草篓里的镰刀来抵挡防卫。颜廷洲虽然手中握有割草用的镰刀,但生怕镰刀会伤到对方,所以始终没有还击,更没有用镰刀挥砍过刘云楼等人,所以仍无法阻止流氓(刘云楼)等人一直向前猛冲猛打,此时颜廷洲只能一手拿着镰刀,左挡右挡守护在身前,一手不停地胡乱抓向攻击来的各种凶器,同时连连向后退让。后来,颜廷洲偶尔抓住了刘云楼攻向头部来的皮带,双方相拽互不松手,这时刘云楼左手不知从哪拿出一把刀具之类的利器,不停地刺戳颜廷洲拽着皮带的左手。双方抢拽一分钟左右,还没等颜廷洲意识松开皮带,刘云楼的同伙就蜂拥而上,联手抢(夺)回皮带,此时刘云楼的同伙(刘贵右)一手攥着皮带、一手搭在刘云楼肩膀上说:“打坏了,去他家里”。这时颜廷洲向后退了好几步,此时才感觉与发现自己头部多处是伤,而且满脸是血,左手上也出现很多道刀具刺划的伤口,仍在不停地流血。同时颜廷洲看着刘云楼由同伙搀扶向颜廷洲家方向缓慢而去,大概走10米左右就顺势趴在路上,也不知刘云楼是否真的受伤,当时颜廷洲认为他们是想要耍流氓无赖,由于害怕及不知所措,便跑离了现场,也未敢回家,直到晚上9点左右,颜廷洲才从女友家得知刘云楼意外伤亡的消息。
  原来,自从颜廷洲离开现场后,刘云楼一直没有起来,其同伙感觉不妙,以及不知所措,最后选择报警,宣称有人被镰刀挥砍致死。公安人员随即来到现场进行调查、走访,以及对刘云楼致命伤口进行鉴定。经过查看,办案人员发现致刘云楼死亡的伤口约2厘米左右,属于类似扁平锐器刺破胸部血管,导致流血过多而死亡。然而,大家对于死者伤口都觉得非常蹊跷,后来通过办案人员进一步审查、分析,最后作出结论,致刘云楼死亡的伤口,并非镰刀挥砍所致,审查、分析认为,如果系镰刀所砍伤或划伤,伤口长度至少在8~14厘米,甚至连胸骨都会断裂,众所周知,双方相对而立,如用镰刀挥砍对方,对方的伤口应该在身体的外侧部分;如头部、肩膀、手臂、腰肋部份、臀部等,而且呈现的伤口应该比较长,单凭这一点就可以切实说明,致流氓(刘云楼)死亡的伤口,根本不可能是被颜廷洲用镰刀故意砍伤或划伤,应该是被自己或同伙拿的刀相互推撞误伤,或即便刘云楼是因同伙推撞,与颜廷洲防卫用的镰刀相碰误伤,也仍属意外,仍不存在犯罪事实,颜廷洲也仍属正当防卫,根本不构成犯罪,且不用负刑事责任。
  同时,在调查处理现场,死者亲属也曾及时向死者同伙询问过,已非常清楚与默认死者确实是意外受伤致死,以及更清楚死者的一贯流氓行为之后,出于语论之下,仅诚恳提出让颜廷洲的父母能拿出一些钱作为了断,以用作死者的后事处理及相应“赔偿”,在经公安办案人员以及大家劝说、调解后,并且在公安人员再三强调及承诺下,只要颜廷洲的父母或亲属能够拿出700元钱给死者亲属,此案就此完全了结,以后官方及双方都不准再追究。颜廷洲的父母出于人道主义,从而答应了他们所提出的条件,由于颜廷洲家当时生活条件比较困难,700元钱还是在善良的邻居(颜双世)家中借来的。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1979年版)第十三条、第十七条 或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1997年修订)第十六条、第二十条第三项规定;
  第十六条: 行为在客观上虽然造成了损害结果,但是不是出于故意或者过失,而是不能抗拒或者不能预见的原因所引起的,不是犯罪。
  第二十条第三项:对正在行凶、杀人、抢却、强奸、绑架以及其它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卫行为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的,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
  由于案情非常清楚,颜廷洲实为正当防卫,其流氓(刘云楼)又是在行凶过程中由自己方所造成的意外,且根本不存在犯罪事实,对于公安人员即妥善又简单的了结处理方式,刘云楼及颜廷洲等双方亲属也都毫无异议,此案到此完全了结。
  另外根据《刑事诉讼法(1979年)》第六十一条规定; 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或者公安机关对于报案、控告、举报和自首的材料,应当按照管辖范围,迅速进行审查,认为没有犯罪事实,或者犯罪事实显著轻微,不需要追究刑事责任的时候,不予立案,并且将不立案的原因通知控告人。控告人如果不服,可以申请复议。

  对于本案,当年死者同伙曾及时报案,可是颜廷洲属于正当防卫,且刘云楼又是在行凶过程中意外受伤死亡,根本不存在犯罪事实,不符合立案条件,所以灌云县公安人员当年通过妥善调解后,随即作出了结处理决定,且死者亲属也没有申请复议。
  事后,颜廷洲因家中生活困难,同时害怕死者同伙继续挑衅报复,而一直居住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直至颜廷洲被枉法追诉时,已长达23年,因死者亲属非常清楚死者的死亡原因、以及通过调解后已被妥善处理过等事实,所以非常“通情达理且深明大义”,一直都没有再向颜廷洲及其亲属主张过任何责任,更没有想过或者去过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等有关部门要求重新立案、控告等,就连网上,直至颜廷洲被枉法追诉时,已长达23年,也从没有过关于颜廷洲在逃的任何相关信息,单凭这一事实,就足可以说明在事发当年,事情己经被妥善处理过的真实性和有效性。

  二、张义国等人敲诈勒索、弄虚作假、以及徇私枉法,故意违反《刑事诉讼法(2012)》第六条、第五十一条、第八十四条、第九十二条、第一百一十条(第二款)以及《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核准追诉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五条等规定,强行要求核准追诉,试图早日做成冤假错案,妄想达到立功升职等目的;
  直至2013年,也是在偶尔的情况下,灌云县刑警大队长“张义国”曾听人提起颜廷洲的父亲得了癌症,并在哈尔滨大医院得到有效治疗,现已康复,并且了解到颜廷洲这些年,以家乡外出务工人员为基础,以诚实守信为原则,建立起自己的建筑队,且每年收入可观。张义国出于敲诈勒索,曾多次要求深沟村大队书记做说客人,要求颜廷洲家给他(张义国)拿出30万元,以作为刘云楼(1992年)意外死亡一案重新处理费用。由于大队书记为人刚正不阿,在多次与张义国回话中反驳强调说:“颜廷洲当年属于正当防卫,刘云楼确实是意外受伤致死,以及事情当年就已经被了结处理过”等事实……
  就在2015年1月20号左右,也就是在颜廷洲被抓捕前四~五天,张义国还曾亲自去深沟村大队书记家,还幻想大队书记能够说服颜廷洲的亲属,能用钱把刘云楼一案做重新了结处理,因遭到大队书记强烈反驳及故意回避,所以非常气急败坏,只好对颜廷洲进行报复陷害。张义国(刑警大队长)方磊(刑警中队长)戴乐雨(公安局副局长)等人为了政绩,为了立功升职,竟徇私枉法,恶意启动追诉,在明知刘云楼当年属于意外事件且根本没有犯罪事实、明知颜廷洲当年属于正当防卫且根本不构成犯罪、以及明知案件当年已经被了结处理过且没有遗留任何纠纷问题等情况下,竟合谋、策划,进行利用、诱导及促使刘井得(贩毒死刑犯)对颜廷洲进行举报陷害,并于2015年1月26日,以颜廷洲在23年前可能涉嫌故意伤害为由,对其进行抓捕,并且当着颜廷洲爱人及女儿面前,使用暴力强制颜廷洲成硊立姿势进行侮辱(拍照和录制视频)之后才推推搡搡押走。为了虚张声势及扩大影响,就在当天晚上,刑警方磊等人,在根本没有证据证明颜廷洲具有犯罪事实的情况下,就把信口雌黄、临时编写的虚假材料、连同录制的视频图像,在没有做任何遮挡处理等情况下,就毫无顾忌在黑龙江省电视台进行宣扬播放,随后又快速传遍全国多家电视新闻、互联网及报社进行刊登播放,并且弄虚作假 、欺下瞒上,以大案要案强行要求核准追诉,其行为严重违法违纪,严重侵害颜廷洲的人身合法权益。
  正当防卫是法律鼓励和保护的正当合法行为。2018年12月19日,最高检印发第十二批指导性案例,涉及的几个案例均为正当防卫或防卫过当的案件。
  在涉及的几个指导案例中,广受关注的江苏省昆山“反杀案”入选其中。对于于海明现状,大家都感到非常欣慰——但23年之后,于海明会不会被新一届的公安、检察人员进行质疑和重新要求核准追诉呢,对此问题,网友们也许认为是杞人忧天、万不可能。然而颜廷洲实为案例,难道江苏省是一国两制、连云港市灌云县是一省两制吗?
  在侦查阶段,颜廷洲的代理律师、以及亲属,曾多次向江苏省灌云县公安机关、及人民检察院递交相关证明材料,其所有材料都具有真实性、合法性。其主要目的都是用来证明颜廷洲属于不应追诉范畴,而且都出自于广大民众的心声:其中有曾经遭到过流氓(刘云楼)等人的流氓行为所侵扰而发出的怨恨;有多份(达1000余名)是村民针对颜廷洲在23年后突遭逮捕,觉得实在冤枉而自愿联名签字联保、以此来恳请政府秉公处理本案的签名状;有南岗乡深沟村党支部书记(于成溪)的慷慨证词;有事发当年曾在调解现场,看到或听到双方达成口头协议、及被妥善处理过程的部分证明人的签名,以及法律条文《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核准追诉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五条
  报请核准追诉的案件应当同时符合下列条件:
  (一)有证据证明存在犯罪事实,且犯罪事实是犯罪嫌疑人实施的;
  (二)涉嫌犯罪的行为应当适用的法定量刑幅度的最高刑为无期徒刑或者死刑的;
  (三)涉嫌犯罪的性质、情节和后果特别严重,虽然已过二十年追诉期限,但社会危害性和影响依然存在,不追诉会严重影响社会稳定或者产生其他严重后果,而必须追诉的;
  (四)犯罪嫌疑人能够及时到案接受追诉的。

  根据以上相关证明材料与法律条文、根据“颜廷洲正当防卫案”的事实经过、以及根据当年事情已被处理过等事实,均可以认定颜廷洲属于不应追诉范畴,可是办案人员看完之后,都拒之门外,仍执迷不悟、有恃无恐,继续枉法追诉。
  在关押期间,刑警张义国及方磊等人,因一直没能“搞到”颜廷洲任何违法犯罪的证据,但为了政绩、“立功”心切,所以非常气急败坏,以及在得到“有关领导”纵容”之下,竟采取极端手段,四处煽动无关群众、进行虚张声势,四处寻找死者亲属及同伙、进行诱导与串通,并且利诱无关人员联名对颜廷洲进行“指控”陷害(在此期间,刑警大队长张义国与中队长方磊两人,曾开着警车到乡党委及村委会,拿出事先准备好的诬陷材料,强迫乡、村干部在上面签字)以此来要求对颜廷洲进行“严惩”,也许有些人出于溜须拍马,而违背良心充当傀儡,但极大多数人出于正义黯然离开。张义国、方磊等人,还多次开着警车,并一路拉响警笛直达颜廷洲父母及兄弟家,对其年迈父母以及全家老小进行恐吓、威胁,由于颜廷洲的父母比较年高,多次遭到张义国、方磊等人恐吓、威胁后,现身体一直多病,常常出现恐惧、头晕、头痛等症状,导致至今仍处在痛苦及治疗中。
  张义国、方磊、戴乐雨等人的所作所为,不仅给颜廷洲及亲属的身心健康带来极大伤害,同时也给颜廷洲在2014年7月份承包所建的几处工程带来巨大损失。由于突发事件,全国多家电视新闻、网络及报社天天对颜廷洲事件进行刊登宣扬播放,给工地施工人员带来恐慌,出现施工人员大量转离流失,几个工地同时出现停工状态,严重影响商品房销售计划,给甲方带来巨大损失,也严重违反甲乙双方合同规定,同时,颜廷洲家高额投入工程的资金也全毁于一旦,也给颜廷洲今后的事业与业务往来带来无比挫折与负面影响。

  三、张义国、方磊、戴乐雨、王玉荣等人胡作非为,在看守所里强迫、强制颜廷洲签定“人民调解协议书”;
  张义国、方磊、戴乐雨等人,在预知最高人民检察院即将下达不予核准追诉决定书时,因都末能达到所愿,所以非常气急败坏,并再次串通灌云县人民检察院王玉荣等人,一起利诱第三方对颜廷洲实施敲诈勒索,以无罪也可以继续进行审查、关押为由,对颜廷洲的亲属进行恐吓、威胁、诱骗,并迫使颜廷洲的亲属在事先早被准备好的“调解书”上签字,颜廷洲的亲属不明真相,加以戴乐雨、张义国、方磊、王玉荣等人不停地进行恐吓、威胁、诱导,公安副局长(戴乐雨)曾使劲拍着桌面对颜廷洲的爱人大声吼叫威胁,要求颜廷洲的爱人尽快拿出30万元,以用于刘云楼一案重新了结处理用,公安机关保证不再“追究”,而且可以马上放人,否则根据“情形”可以继续审查羁押、或强判十年八年等等。颜廷洲的爱人听了此言之后,觉得不可思议,没有马上接受签字,只是激动、伤感地对着在场的所有人员说:“我爱人当年属于正当防卫,而且刘云楼属于意外死亡,这一事实在当年就已得到办案人员的认定,以及已被妥善处理过,甚至在公安派出所连案底都没有,而且出于人道主义,当年已经给对方进行过赔偿,现在凭什么强迫我们再次做出赔偿,你们现在属于徇私枉法、私立公堂,现在我们全家都觉得冤枉,我们相信国家法律,我们一定要讨个公道”。后来刑警大队长“张义国”从中狡诈说:“经过商量,领导决定让你家拿出18万元,这可是最底限了”,此时,颜廷洲的爱人还是没有答应,一时间气氛非常紧张,后来公安副局长戴乐雨又换了一副嘴脸,“友好”地对颜廷洲的爱人说;“考虑到你们家上有老、下有小,而且老人身体不太好,也很不容易,现在我们决定让你们家拿出14万元,剩余4万元有我们几个人帮你们家拿出,其次我们还可以出面帮你们家两位老人都办上底保,以后都能享受底保待遇”(颜廷洲的弟弟曾按照戴乐雨、张义国等人所说,把父母的身份证、户口本以及重大疾病住院证明,统统送交于刑警大楼张义国及方磊的办公室,两个月后没有给办理又亲自取了回来)另外,检察院的王玉荣也在一旁诱导说:你爱人出去之后不存在“有前科、案底”,仍没有任何污点,完全属于正常人,出去照样可以搞工程,现在只要你们同意签字,我们马上安排放人。接着他们还说,如果不相信的话,可以找个保人,钱可以先放在担保人手里,如果公安局不放人,钱可以要回来等……【担保人是公安局安排的,名叫颜世勇,时任灌云县小伊乡派出所所长之职,之前与颜廷洲及亲属互不相识,只因他和颜廷洲家同姓而已】颜廷洲的爱人觉得他们说的有点道理,出于“救人”心切,所以就同意了在事先准备好的“调解书”上签了字,并在威胁诱导之下代签了“颜廷洲”的名字。
  中午11点多钟,刑警大队长张义国、中队长方磊、检察院王玉荣等人,拿着颜廷洲的爱人代签好的“人民调解协议书”,到看守所连哄带骗颜廷洲签字,颜廷洲看了已被代签好的调解协议书,疑窦顿生,没能接受签字,此时想起当年在自家附近,遭到外村流氓(刘云楼)等人故意挑衅及行凶殴打,现如今却被张义国等人(陷害)强指为互殴……
  颜廷洲在经过半个多小时的思想斗争、在被他们威胁、谩骂、诱骗之下,脑中浮现张义国、方磊、王玉荣等人卑鄙狡诈的嘴脸,耳边回响起他们威胁、谩骂的声音,并且检察院的王玉荣在一旁不停地进行诱导、欺骗说:“你爱人已经把字都代签好了,钱已经给了对方,现在想要回来不大可能,应该想想早签字就能早回家等”……颜廷洲真的不敢再想象、灌云县公安局、人民检察院的相关人员,极其“默契”、卑鄙、狡诈、腐败的嘴脸与手段,想象他们也许还会做出更出格之事——颜廷洲在与家人失去联系,同时也渴望自由、挂念家中年老父母、想念妻子和考虑到即将高考的女儿,想到不签字也许还会被继续关押,颜廷洲出于思想及精神崩溃,被逼无奈才违背意愿签下了“事先早被代签好的人民调解协议书”,并在张义国、方磊两人的强行之下按上指纹(室内监控可以清楚看到、听到当时全部威胁、强迫、诱导、欺骗以及张义国、方磊两人的强制行为过程)后来颜廷洲被释放出来,才知道事实真相,其亲属同样也是在办案人员威胁、强迫、诱导等情况下才签了人民调解协议书,事实在颜廷洲签了协议3天后,其爱人才将款交于“担保人”。只因颜廷洲当时没有顺从张义国等人,没有以“好”的态度及时接受他们的安排、及时签订“人民调解协议书”,所以他们气急败坏,在最高人民检察院已经下达不予核准追诉决定书之后,仍目无法纪,继续将颜廷洲进行关押近一个星期,直至其爱人认为遭到欺诈,心里十分委屈、气愤,随后就给刑警大队长(张义国)和担保人(颜仕勇)打电话,强烈要求退款,在经过争吵及(担保人)说和之后,最终,刑警大队长(张义国)才答应当天放人,颜廷洲于当日晚9点多才被无罪释放。
  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核准追诉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一条第二项规定;最高人民检察院决定不予核准追诉,侦查机关未及时撤销案件的,同级人民检察院应当予以监督纠正。犯罪嫌疑人在押的,应当立即释放。
  根据以上条文规定,更能够进一步说明江苏省灌云县公安局、人民检察院“天高皇帝远”且目无法纪、胡作非为的腐败程度,以及虎假虎威,严重破坏党和政府形象的真实情景。

  四、本案中的“人民调解协议书”的法律效力值得怀疑,依法应当给予撤销
  其实,本案中的调解协议书如同绑票,根本没有法律效力,因为颜廷洲及亲属以及刘云楼的亲属都从没有向人民调解委员会申请过调解,人民调解委员会也没有(不可能)主动派调解员向双方要求调解,其全部调解过程全都由灌云县公安局及人民检察院“布局”及强行操作,而且为了能使“调解协议”强制签订成功,竟动用各种阴险狡诈手段,就连18万“赔偿金”其中的4万也帮着“分摊”拿出,另外连颜廷洲父母的底保都抢着说包办,到底为什么?他们是良心发现、还是别有用心,其用意何在……

  根据调解法相关条文规定:
  第二条 本法所称人民调解,是指人民调解委员会通过说服、疏导等方法,促使当事人在平等协商基础上自愿达成调解协议,解决民间纠纷的活动。

  第三条 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民间纠纷,应当遵循下列原则:
  (一)在当事人自愿、平等的基础上进行调解;
  (二)不违背法律、法规和国家政策;

  第十八条 基层人民法院、公安机关对适宜通过人民调解方式解决的纠纷,可以在受理前告知当事人向人民调解委员会申请调解。

  从以上相关条文规定来讲,颜廷洲及亲属所签订的协议,不是在案件受理前,而是在受理后期、在颜廷洲被再三延期关押、被长期强行要求核准追诉之后、在即将被释放时、以及在不是平等、自愿、在毫无调解意义的情况下,被公安、检察人员以胁迫、诱导、欺骗、强制等手段所签订。
  同时,灌云县人民调解委员会也违反法律规定,越权处理不属于其调解范畴的刑事案件。
  根据《人民调解工作若干规定》第二十二条 人民调解委员会不得受理调解下列纠纷:
  (一) 法律、法规规定只能由专门机关管辖处理的,或者法律、法规禁止采用民间调解方式解决的;
  (二) 人民法院、公安机关或者其他行政机关已经受理或者解决的。
  可见,人民调解只能处理民间纠纷,而本案已经被灌云县公安局于2013年12月31日立案,颜廷洲已经被刑事拘留、逮捕,以及两次遭受延期关押,并以大案要案被强行要求核准追诉,截止2015年8月5日,一共被非法关押将近7个月,已经不属于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范畴,此时可以肯定,本次调解其实就是灌云县公安局及灌云县人民检察院“两大老虎”联合扮演的双簧,为冤假错案做个遮掩、以及强行了结而已。
  现如今,颜廷洲因遭到张义国等人徇私枉法、故意陷害,已身败名裂。面对背负杀人犯的恶名、面对“解散”的施工队伍、面对投入工程的高额资金的惨痛损失……现已负债累累,就连父母的生活费用,以及母亲的长期治疗费用都成问题,全都依靠其他兄弟、及亲属帮助。颜廷洲的女儿非常坚强,已读大学四年,全靠勤工俭学来维持学业。其爱人因受打击太深,身体一向多病,现也只能在较好的状况下做一些家务零活。
  此案能致今天悲剧性的呈现又沉寂般地消失,我们痛恨及诅咒党内人民公安、人民检察队伍中的害群之马及腐败分子,同时也万分感谢最高人民检察院领导能够明察秋毫,及时阻止了悲剧的恶性发展,拯救了颜廷洲全家,要不然颜廷洲即将成为第二个呼格吉勒图、第二个聂树斌及清末疑案中的杨乃武。
  由于张义国等人幕后保护伞的实力非常强大,从而导致有关部门对张义国、方磊、戴乐雨、王玉荣等人敲诈勒索、弄虚作假、徇私枉法等行为束手无策,以及久久未能立案调查,现正处于打伞破网、深挖严惩时期,特向江苏省各级监察委员会进行实名举报、申诉。
  综上所述,完全事实,为了匡扶正义、惩恶扬善,希望全国人民能给予帮助与支持!

  申诉人:颜廷洲 电话13796806860

  2019年6月4号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国内新闻

更多>>

国际新闻

更多>>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广告投放 | 报社动态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主办:中国法治观察网 广告投放联络邮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2017 www.faguan365.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中国法治观察网
 技术支持:技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