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法观网-中国法治观察网!
设为首页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社会新闻 教育新闻
财经新闻 体育新闻
娱乐新闻 军事新闻
时事观察 生态环保
健康卫生 法律法规
科技之窗 企业动态 书画艺术
公益行动 房产商情 爱车一族
旅游新闻 历史人文 图文资讯
各地新闻 舆情监测
中华情缘 书画收藏
爆料投稿 联系我们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各地新闻 >

致安徽省教育厅的信

时间: 2019-06-10 17:08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
安徽省教育厅:

    我多次到省厅实名举报芜湖市辛X华弄虚作假欺骗组织师德败坏,根本不够特级教师评审标准;我提供的证据和你们的调查事实,也充分证明辛X华确实造假。但你们的调查结论却是他“没有造假”,说我“举报不实”,让他评上特级教师。我真心诚意请教你们:我的举报为什么“不实”?哪里“不实”?你们制定颁布的文件一再要求教师要有高尚的师德,尤其是特级教师,是教师的表率、学习的榜样。而这个人利用教研员身份公然造假欺骗组织,你们却一再包庇他,对我的举报予以否定,对我的诉求置若罔闻,那我只好请广大网民评判了!

    以下内容我从未改变过,请你们仔细看看,不要东拉西扯:

    一、我举报的依据是什么?

    是辛X华2012年参加安徽省厅基础教育课程改革教育教学成果奖的申报材料【见我的微博】。

    二、我举报的内容是什么?

    是辛X华的申报材料造假,具体说:

    1.举报辛X华所谓“2005-2006年在芜湖一中高一年级作为选修教材试用,并听取师生们的使用意见,加以修订”是造假。

    2.举报辛X华所谓“2007-2008年在芜湖一中、二中、三中、安师大附中试用,并听取师生们的使用意见,加以修订”是造假。

    3.坚持认为所谓“签字”“证明”,是辛X华找6名教师“帮忙”,他们碍于情面签字;是学校看本校教师带着教研员来,信以为真,给予盖章证明。

    4.总之,辛X华的申报材料《新课程资源中国古典诗歌诵读欣赏成果总结》内容、《申报表》中“成果简介”“实践效果”内容均是造假。

    三、我提供的主要证据有哪些?

    1.省教育厅《关于开展安徽省基础教育课程改革教育教学成果奖评选表彰活动的通知》(皖教秘基[2012]67号):“单位或个人申报的成果,必须是单位或个人在基础教育课程改革实践中研究、探索和总结的结果。如发现所申报材料有造假、抄袭和剽窃等有违学术道德行为,将取消参评资格并全省通报。”“填表须知”:1.请客观真实地填写本申报表。......5.“研究分工”是指团队成员围绕本成果研究与实践分别承担的具体任务。

    2.《安徽省教育厅关于印发安徽省中小学教材编写审定管理暂行办法的通知》(皖教秘基[2002]008号):“请各地将本办法颁布前已编写使用的地方课程教材、教学辅助资料等情况及时报送省教育厅基教处,地方课程教材须按本办法要求送审。凡未送审或送审未通过的,在2003年秋季后一律停止使用。”(当然,如果辛X华确有其事的话。但省厅不能“两头通吃”:既否定他造假,又否定擅自试用是违规行为。)

    3.辛X华的直接领导教科所俞所长当面告诉我,他不知道有过这件事,辛X华也从未向他汇报过。

    4.辛X华原学校教务主任许老师(也是签字教师之一)对询问他此事的副校长说:芜湖一中从未在课堂或第二课堂使用过《中国古典诗歌诵读欣赏》(微信聊天截图已交给省厅调查组)。

    5.在我举办前,签字教师中有两人当面告诉我根本没有这回事。已向调查组提供证据。

    6.辛X华本人2006-2009年教科研工作计划、年终总结等从来没有提到这件事(调查组可以在局人事科、市教科所很方便查到)。

    7.2018年11月30日省厅“答复”、2018年12月28日卢处长三人特地到芜湖向我宣读并给我过目的6名签字教师“证词”。——为什么“答复”“证词”也是我的证据?因为它们无可辩驳地证明:根据省厅的调查事实,我的举报完全属实!辛X华造假确凿无疑!

    以下是我对你们“答复”的点评,阅完请回复我,解答我的疑问:你们为什么说我的举报“不实”?哪里“不实”?

    直接回复单位:安徽省教育工委、安徽省教育厅 直接回复时间: 2018-11-30 17:07:13

    陈海鸥同志:近期,你向省领导、安徽信访信息网和省长信箱实名举报“辛X华弄虚作假,不够特级教师评选资格”等问题。收到你的实名举报后,省委教育工委、省教育厅高度重视,认真落实王翠凤副省长批示精神,组成调查组于9月17-19日赴芜湖市进行调查核实。11月8-9日,省教育厅会同省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厅、省财政厅,组成联合调查组再次赴芜湖市,对你举报的有关问题作进一步调查核实。【点评:9月17-19日来2人调查事先通知了我,并首先约我见面。接着调查组到学校约见签字教师,逐个面谈。最后到教育局告知。11月8-9日来人调查没有告知我,不知道。疑问:调查组为什么要来两次?如果第一次调查已经查明辛X华“没有造假”,何必要来第二次?这之间相隔50天之久,其中发生过什么事情?各人分析吧!】现将调查核实结果回复如下:

    一、调查核实过程调查组针对你反映的问题,先后约谈了相关知情人,到芜湖一中、二中、三中、七中、安师大附中等学校进行深入核查,并就辛X华是否参与申报2012年省教育厅组织的“安徽省基础教育课程改革教育教学成果奖”评选等情况函询了安徽省教育科学研究院和芜湖市教育局。11月8-9日,省教育厅、省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厅、省财政厅联合调查组再次约谈了相关知情人,调阅并复印了相关财务凭证,责成安师大附中就有关问题作了说明,并请市纪委驻芜湖市教育局纪检组就有关核查情况作了说明。

    二、调查核实结果

    (一)反映的“辛X华编写的《中国古典诗歌诵读欣赏》一书作为选修教材于2005-2008年在芜湖一中、二中、三中、安师大附中大面积推广使用与事实不符,是造假行为并有违师德”,以及“辛X华将《中国古典诗歌诵读欣赏》作为课程开发与实践研究成果,参与2012年安徽省基础教育课程改革教育教学成果奖评选是造假行为”的问题。 经核查,《中国古典诗歌诵读欣赏》系辛X华编著的内部刊印校本课程资料,未曾公开出版。辛X华曾以《中国古典诗歌诵读欣赏》作为课程开发与实践研究成果,申报了2012年省教育厅组织的“安徽省基础教育课程改革教育教学成果奖”评选,没有获奖。在申报第十二批特级教师时,辛X华没有将该书作为申报材料。辛X华编写《中国古典诗歌诵读欣赏》,并在芜湖一中试用期间,是芜湖一中的教师,其2006年借调到芜湖市教育局教研室(2012年10月正式调入),承担语文教研员工作。按照教育部《基础教育课程改革纲要(试行)》、普通高中课程方案(实验)》和语文等十五个学科课程标准(实验)、《普通高中课程方案(2017年版)》等相关文件精神,辛X华作为教师及教研员,编写《中国古典诗歌诵读欣赏》并作为校本课程向学校推荐试用,没有违背上述文件规定。【点评:这一大段话不知说的是什么!用一句文言叫作“不知所云”;用老百姓的话叫作“扯冬瓜拉瓠子”;用芜湖话叫作“你讲东他讲西,你讲鸭他讲鸡”。因为我从不否认,辛X华根据学校要求“编著”出这本“书”,当时确实发给自己所教班级学生若干本,要他们课余读读看看。也曾给过组内同事。但是否如辛X华2012年申报材料中写的“2005-2006年在芜湖一中高一年级作为选修教材试用,并听取师生们的使用意见,加以修订”呢?完全不是!根本没有!既然辛X华说是“师生们”(至少还有3-5个教师吧?)试用,调查组就要调查是哪些教师试用的?课型是否为“选修课”?才能有说服力,让我信服。至于说辛X华没有把这个材料放进申报材料中,是因为辛X华自己清楚他有没有造假。还有列举的几个文件,说“没有违背上述文件规定”。我不知道这些文件哪一条说了教研员/教师可以不经过教育行政部门/学校同意,就可以用自己的书在全市/学校开设课程?请调查组明确地指出来!但是,我知道《安徽省教育厅关于印发安徽省中小学教材编写审定管理暂行办法的通知》(皖教秘基〔2002〕008号):“请各地将本办法颁布前已编写使用的地方课程教材、教学辅助资料等情况及时报送省教育厅基教处,地方课程教材须按本办法要求送审。凡未送审或送审未通过的,在2003年秋季后一律停止使用。”辛X华的“书”属于文件明令禁止继续使用的“教学辅助资料”,应没有争议吧?省厅能够自己不执行自己制定的文件吗?还有,“向学校推荐试用”?那就是辛X华的职务行为!为什么辛X华的直接领导俞所长根本不知道有这回事呢?为什么辛X华制定的教研计划和年终述职根本也不提这件“大好事”呢?这些都是很方便查找到的,调查组为什么不查呢?】辛X华在申报“安徽省基础教育课程改革教育教学成果奖”的申报表和成果总结中提出的《中国古典诗歌诵读欣赏》使用情况和核查中相关当事人反映及学校证明是相符的。【点评:什么叫作“睁着眼睛说瞎话”?这就是一个典型例子!调查组难道没有看过辛X华的申报材料吗?他的申报材料与你们的调查事实哪儿有一丁点儿“相符”呢!调查组的“调查事实”是:6人没有一人承认自己使用过;说“早读助读”“备课参考”也是他人,但到底是谁?讲不出;“证明”“证词”彼此矛盾、前后不一。辛X华的“申报材料”是:2005-2006年在一中高一年级开设选修课,2007-2008年在一中、二中、三中、附中开设选修课;“作为选修课,该教材可面向高一、高二年级学生开设,2个学分”;“本教材在开设过程中,首先,教师……,学生……;其次,教师……,学生……;再次,教师……,学生……”;还编造开展了一系列诗歌类的学生活动,因此“本教材在试用学校受到了广大教师和学生的一致欢迎”。省厅调查组你们摸着自己的良心说,这二者“相符”吗?】当时,在芜湖一中、二中、三中作为课程资源、学生早读课助读材料或备课教研参考材料等方式均试用过。【点评:这就是所谓的“相符”吧?天大的笑话!1.学生有省市文件指定的高一年级使用的人教版选修教材《中国古代诗歌散文欣赏》,凭什么要读辛X华的与统考、会考、高考无关的“书”?2.读书要学生人手一本才能“读”,选修课要每周至少一节才叫“课”,而在我市全面实施高中新课改之时可能办到吗?3.退一步,即使“属实”,那一中、二中、三中到底是谁“试用”的?总要有个姓名吧?师资处卢处长2018年12月28日在芜湖市教育局小会议室,亲口读给我听的6人“证词”,没有一人承认自己使用/试用过,调查组为什么不质疑“那你为什么签字证明呢?”为什么不追问:“谁早读试用的?请告知姓名。”“谁备课教研参考的?请告知姓名。”】其向安师大附中推荐,虽然学校未在校级层面使用【点评:这话的意思是一中、二中、三中是“在学校层面使用”的?这更是天大的笑话!且不说2006年高中课改时省市一系列文件严苛的要求;不说辛X华刚刚借调来,很多工作还在摸索之中,同时,他也绝不是一个“乐于做事、勇于做事”的人!那么,辛X华是以什么身份“向学校推荐”?如以个人身份,则是以权谋私;如以教研员身份,为什么俞所长不知道?他自己教研计划和年终小结也不提此事?为什么一中许老师文章中不提此事?一中副校长询问教务主任也完全否定?】,但部分班级有选择地使用了该书(时任安师大附中教师朱xx在承担安师大附中实验班教学任务时参照使用了该书)【点评:朱xx是我市青年语文教师教育教学成绩突出者,也受到辛X华重用,2015年调离附中到上海工作。为什么辛X华2012年申报时不找朱xx签字(找他签字理所应当,且有分量),反而找明确说“我没有使用过”的张老师签字?况且,“朱xx承担安师大附中实验班教学任务”是2006年9月高一开始,而附中的证明(与一中完全一样,并且是照抄辛X华申报表上的时间)是:“2007-2008年在我校高一年级两个班使用”,“2007-2008年”朱xx已经带班级升入高二了;还有,什么叫“参照试用了该书”?这不就是“备课参考”意思吗?辛X华申报表明确写着“本教材在使用过程中......”,修习完可得“2个学分”,都是把它作为正规课堂教学的“教学内容”来使用的!还有三中杨老师的“证明”和“证词”,“要来电子稿打印出来试用”到“我没有用过”,前言不搭后语,调查组难道看不出来其中的问题吗?】。因此,我们认定该成果在各相关学校都以不同形式试用过【点评:“不同形式”只有一种,就是“早读助读材料”,而且是假的!因为“备课教研参考材料”和“朱xx参照使用了该书”,都是教师行为,与“开设选修课”毫不相干!】综上,辛X华当年申报“安徽省基础教育课程改革教育教学成果奖”的材料不存在弄虚作假,反映的问题不能成立。【高!实在是高!不愧为“省教育厅”,水平真正是高!只是他们忘记一点:既然全盘否定我的举报,那么,根据证据学要求,调查组就要提供出“确实”、“充分”的证据。调查组提供的“证据”是“确实”、“充分”的吗?任何有良知的人,不持任何立场,看了辛X华的申报材料,再看调查组的“答复”,毫无疑问会得出它不仅不确实、不充分,反而是为我的举报提供了有力证据的结论!

   补充几句。

    “学校证明”是怎么回事?


    这是XX市教育局包庇辛X华的证据!因为他们接到省厅转下来的我的举报信后,不是公平公正地查证,要辛X华说明情况、提供证据,或找签字教师当面询问,而是包办代替,由组织出面找到学校和签字教师,抓住他们“既然签了字盖了章,就要负起责任”的心理,学校只得再出证明。2018年5月17日,教科所俞所长电话喊我去他办公室看这些“证明”,我当即予以否定,他就“劝”我:“海鸥啊,你都退休了,钓钓鱼、喝点小酒不是快活得很吗?为什么要跟教育局作对呢?你跟教育局作对有什么好处啊?你以为你退休了教育局就治不了你啦?跟你讲,教育局有的是办法治你!”我当时很吃惊,也很着急,说:“我是举报辛X华,又不是举报教育局,怎么是跟教育局作对呢?”但转念一想,知道俞所长为什么这样说了。我与俞所长在教科所共事20年,深知他是一个学养深厚、与人为善、言行谨慎的人。如果他不是得到明确指示,是绝不会这样说的。因此当时我就指出:教育局的调查方法不对,这些“证明”也是假的。后来的事实也证明,它确实是假的,说法不一,前后矛盾,改来改去!

    人都是趋利避害。之所以有签字教师说“有班级早读使用过”“教研备课参考使用过”,一是表明自己当年签字“是有原因的”,可以推卸责任,向教育局“交差”;二是这样说很难查得清楚。

    假设一下:如果市教育局秉公按照省厅调查组的方法进行调查,这件事早就查清楚了,哪会搞得几上几下,拖延5个月之久!因为6人根本就没有见过或使用过这本“书”,面对组织严肃认真的调查询问,他们只能对组织说实话。退一万步,即使有人说出“早读助读材料”“教研备课参考材料”,调查者俞所长一追问不就搞清楚了吗?再说俞所长是辛X华的直接领导,对辛X华能力和人品多有了解;加上俞所长参与、领导了2006年开始的高中课程改革,对照辛X华的申报材料,断定他造假应该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省厅调查组理应根据自己的调查事实,合理地推导出调查结论。不仅完全不应该采信教育局提供的所谓“证明”,反而要问一问教育局:省厅两次要你们调查,这6人的询问笔录有没有?为什么不逐个询问,或要他们各人写出“试用经过”?

    再从每人每年撰写、宣读“工作总结”说起。

    我们工作多少年,就要撰写、宣读自己的工作总结多少次。所谓总结,是总结自己一年来“做过哪些事情”,绝不可能“总结”自己没有做过的事情。这样说不会有人反对吧?如果一个人在年终述职会上宣读自己的工作总结,总结的是自己没有做过的事情,同事和领导怎么看待你?“说谎”“造假”的帽子肯定是戴上了!这样的人还可能评“优”吗?还可能获得其他荣誉吗?辛X华的“申报表”和“成果总结”完成于2012年7-9月,他申报/总结的内容“发生”在2005-2008年,这属于“事后总结式”,因此申报表上的时间、地点、人物、事情经过等等,必定是“真实存在过/发生过”。再说,辛X华是教研员,找真正“使用/试用”的教师签字证明,不仅完全应当,而且也符合省评比文件要求。请大家再看看他的“申报表”和“成果总结”,再看看省厅的这份“答复”,二者之间难道有一丁点“相符”吗?退一步,即使“早读助读材料”“备课教研参考材料”属实,与辛X华申报的在四校“开设选修课”也完全是两回事!仅凭这一点,就可以完全断定辛X华造假无疑!

   这件事的根源是什么呢?

    是XX市教育局的包庇!证据就是调查者第一次喊我到他办公室(已有9个月未见面)“劝”我的话。我一个退休教研员,仅仅因为举报辛X华造假,就是“跟教育局作对”,教育局就“有的是办法治你”,那些签字教师呢?调查者本人呢?他们能不按照领导的意思办吗?省厅之所以第二次来芜调查,之所以完全不顾自己调查的事实,在我看来,是为了处理好与教育局的上下级关系,毕竟我在他们眼中是无足轻重的;再者,他们可能认为这并非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尽管卢处长12月28日亲口对我说:“如果辛X华造假属实,那是不能评为特级教师的。”

    最后,用“反证法”看待这件事。

    如果辛X华确确实实没有造假,那么“试用/使用”教师根本用不着遮遮掩掩、前后矛盾,他们完全可以面对我、面对调查组,大大方方、完完整整地说出自己“试用/使用”的过程,很有可能还会提供一些“事实证据”。

    如果省厅调查组掌握了实实在在的证据,他们在此“答复”中必定就有文字体现(据反映,调查组还询问了四校其他教师,都说“不知道”“没听说过”“没有使用过”),也根本用不着三次“约谈”我(前两次委托市教育局,都被我据理驳斥),做我的思想工作,只需发给我“答复”电子稿即可。我一次次被喊到教育局,颇感疲惫,想:这是怎么回事呢?他们有必要为了我一个退休的教研员,吃这么大的辛苦吗?尤其是2018年12月28日,省厅师资处卢处长三人告诉我,他们是专程起早从合肥赶来的。我只能说,之所以这样,是他们良知未泯(但愿如此),内心深处知道我的举报到底是否属实!


(责任编辑:admin)

下一篇:没有了

国内新闻

更多>>

国际新闻

更多>>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广告投放 | 报社动态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主办:中国法治观察网 广告投放联络邮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2017 www.faguan365.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中国法治观察网
 技术支持:技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