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法观网-中国法治观察网!
设为首页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社会新闻 教育新闻
财经新闻 体育新闻
娱乐新闻 军事新闻
时事观察 生态环保
健康卫生 法律法规
科技之窗 企业动态 书画艺术
公益行动 房产商情 爱车一族
旅游新闻 历史人文 图文资讯
各地新闻 舆情监测
中华情缘 书画收藏
爆料投稿 联系我们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各地新闻 >

旧时吃喝杂忆

时间: 2019-06-08 20:50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
    
    

    
    

    

    

    一

    从一个人吃饭的斯文程度可以看出这个人的家境、人生经历、社会地位、个人修养。我发现,凡是经历过六十年代饥饿的人,吃相都不会很斯文。我就是如此,不管吃什么都狼吞虎咽,好像生怕别人会和我抢一样。我曾经参加过许多盛宴,和高官们在一起进餐。虽然自己每每很克制,但是一旦菜肴上桌,总是不由自主。夹菜时总是稳准狠,好像饥肠辘辘,饿了几天似的。常常热菜还没有上完,我已经在打饱嗝了。

    1960年,大爷在家过生日,我和父亲去吃请。那天煮了两斤米的饭,大人们喝酒,我先吃饭。吃完一碗,大爷又给盛一碗。一递一接之间,一锅饭竟被我吃了个精光。大人们要吃饭了,面对底朝天的锅,大爷非常尴尬。从此我有了个绰号“大肚汉”。

    年轻时,我常为自己的吃相而羞惭,然而劣习既成,已无法克服。后来听说,大作家阿城的吃相也不佳,心中才释然。莫言在一篇文章中写道:“在这次笔会上,我发现了阿城一个特点,那就是吃起饭来不抬头也不说话,眼睛只盯着桌子上的菜盘子,吃的速度极快,连儿子都不顾,只顾自己吃。我们还没吃个半饱,他已经吃完了。他这种吃相在城里算不上文明,甚至会被人笑话,我转弯抹角地说起过他的吃相,他坦然一笑说自己知道,但一上饭桌就忘了,这是当知青时养成的习惯,说是毛病也不是不可以。”

    我的父亲是个孤儿,又经历了三年“自然”灾害,养成了不知该叫做节俭还是鄙吝的习惯。他吃土豆从来都是连皮吞下。即便用土豆做菜,也从来不削皮。你如果让他削皮,他就说,你是没见过饿死的人。

    清楚记得,父亲若饭粒掉在衣服上,就马上一按,拈进嘴里。若一个没按住,饭粒儿由衣服上掉下地,他便立刻双脚不再移动,猫腰仔细寻找。这时,他若碰上我的目光,就会放慢速度。只有真正经历过饥饿才会养成这样的习惯。

    夏天吃完西瓜,父亲从来都不把瓜皮扔掉。总是把外面的硬皮刮掉,切成丝、撒点盐,拌做凉菜吃。如果再多了,吃不了,就会晒干,留作冬天烩菜时用。父亲常以此来教育我,世间其实没有废物。材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去吃,而且要吃出快乐。我后来将父亲的技艺进一步发扬光大,西瓜皮不仅礤丝凉拌,还用来热炒、兑汤。

    家里的桔子因为干燥脱水收缩了,父亲也舍不得扔掉。他用凉水把桔子皮泡展,然后逐个吃下去。

    就连点心上脱落下来的砂糖颗粒也要用开水冲服,不知道他的糖尿病是否与此有关。

    一次,家里待客。父亲的一杯白酒打翻在了炕头的油布上。父亲在第一时间趴倒,将嘴贴在油布上,吸吮而光。父亲其实酒量甚微,喝完坐起来时,虽然脸色羞红,但并无尴尬之意。

    父亲有句格言:要想解馋,辣椒咸盐。我能理解此言的含义。在那个贫穷的年代,物资匮乏,菜是用来下饭的。只有咸和辣,才能使人望而却步。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父母家的凉房漏雨,把半桶碎大米给浸泡了。等发现时,大米已经有些霉变。即便如此,父母也舍不得扔掉,晒干、搓揉后,慢慢地都吃了下去。

    一次,我从锡盟给父母亲带回来十几斤羊肉,他们大喜过望。那些羊肉只吃了一顿,剩下的用刀切碎,拌以咸盐后,分别装入十几个罐头瓶中,上面倒入素油后密封。这十几瓶肉馅,他们整整吃了一年,直至瓶口长出了绿毛。

    直到父亲去世前,他买菜总要在傍晚人家收摊时才去。把人家剩下的菜,三文不值二文地全部扫荡下来,经常是几斤十几斤地往家买。在父母家厨房的地上,经年累月地堆放着蔬菜。其实,这些菜根本不能吃完,很快就会大把地黄掉或烂掉,于是他又勉强让几个孩子,你一把他一把地拿回家去。我一般一出门就扔进了垃圾箱,有时也许会扔的稍微远些。

    我之节俭也近乎于庸俗,且无一日懈怠。至今嗜吃剩饭,即使有新鲜的,也要先把前顿的剩饭剩菜扫荡干净。若剩饭时长量大,食之前并服“食母生”“痢特灵”,以免引起肠胃不适。此恶习很大程度上遗传于父母近乎病态的节约精神。

    饥饿能使人养成终生不移的鄙吝习惯:

    二

    1960年,母亲偶尔派我端个钢精锅去防疫站食堂打饭。记得每人手里都端着一个饭盆之类的东西,早早排成长队。还未开饭,前面的人迫不及待地敲打着小木窗。每当里面的师傅拉开小木窗,总要凶凶地吐出一句:“疯了!”然后就喊:“拿票来,快点快点。”不知为啥大家都这么急,其实站在第一名的已把头和手都塞了进去,像要爬进厨房的样子。后面的人则伸长脖子、勾着头,相互脸贴着脸,从缝隙处往里看。

    因饭是大方铝盒蒸的,需要像豆腐一样划开。人们总嫌蒸歪了、划斜了。看见稍大点的就喊:“我就要这块!”厨师我行我素,任意挑了一块递给他。外面的人就口出脏话:“圪泡眼瞎了,还缺一只角,下面的散饭全铲给我。”里面的人又骂回来:“你才是个圪泡,下一个!”无序的生活,让人们变得粗鲁不堪,名誉和道德都抛之脑后了。

    如果打的是稀粥,回家的路上,我总要悄悄地躲到僻静处,端起锅仰起脖子大喝几口。为了避免母亲生疑,路过茶炉房时,往里兑一股开水。

    当我抹干净嘴巴回到家,心里总不免有点发虚。有时,母亲揭开锅盖会说:“今儿的粥咋这么稀?”听到母亲这样问,我的心一阵狂跳。不由地舔了舔嘴唇,生怕不小心留有饭粒,但母亲从来没有认真追究过这个问题。

    我之所以能挺过来的一个重要原因是,那些年的夏秋吃了许多蚂蚱。在我家附近盆窑村的田野里蚂蚱很多,抓住一个就塞入一个信封口袋里。等有了七八个,就把信封放到火里烧。信封烧掉了,蚂蚱也烧熟了,放进嘴里嚼嚼咽下肚去。蚂蚱的消化系统里有一股绿色的水,是它吃草后消化过程中的产物。非常苦,很难咽。但是饥饿能使人不顾一切。

    1975年,我去洛阳拖拉机厂实习,途径北京买了五斤猪肉。那时北京买猪肉不要票,但排一次队仅卖给一斤。为买这点猪肉,我排了五次队。期间,两个北京人看着我议论说:咱们北京的猪肉都叫外地人买走了!我气不打一处来,说:我是从内蒙古来的,我们守着草原也吃不上肉,我们养的羊哪去了?我的话无人应答。

    时值盛夏,我拎着肉回到旅店。将肉放在脸盆里,用一斤盐周身抹匀,腌渍。直至次日晚,上车带回呼和浩特。

    那五斤肉全家人吃了半年,我由此感觉做北京人真好。

    由于有了挨饿的惨痛经历,后来我每次吃宴席,剩下许多菜时,都有一种沉重感。宴会结束时,我常常三步一回头,惋惜那些剩饭剩菜的结局。因为有挨饿的经历,直到现在,我吃东西从不挑食。不管什么,对我来说都是好吃的。挨饿真是切肤之痛,而且一直痛到内心的深处、痛到永久。



    后记:

    《论语·乡党第十》,孔子为吃立下的规矩是:食不厌精,脍不厌细。食不厌精,脍不厌细。食饐而餲,鱼馁而肉败,不食。色恶,不食。臭恶,不食。失饪,不食。不时,不食。割不正,不食。不得其酱,不食。这么郑重其事地对待吃,根本原因,是他老人家认为饮食对人的行为的影响,是本源性的。吃得不三不四、东倒西歪,行为还能端正大方吗?不才至今行止不够端正大方,说到底皆因自幼三餐不离垃圾食品所致。

    正如性欲是被AV破坏的;爱情是被微信“约炮神器”破坏的;食欲显然就是被燕鲍鱼翅破坏的。如今这个时代,“失道妄行,逆天暴物,穷奢极侈,湛湎荒淫。”“食不厌精,脍不厌细”已然过时,求的是“食不厌奢,脍不厌贵”。虽万千金,只一餐耳。可惜的是,“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面对美酒佳肴、奇珍异味,心皆在食外。连吃喝这件事,亦充满功利。




(责任编辑:admin)

国内新闻

更多>>

国际新闻

更多>>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广告投放 | 报社动态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主办:中国法治观察网 广告投放联络邮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2017 www.faguan365.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中国法治观察网
 技术支持:技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