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法观网-中国法治观察网!
设为首页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社会新闻 教育新闻
财经新闻 体育新闻
娱乐新闻 军事新闻
时事观察 生态环保
健康卫生 法律法规
科技之窗 企业动态 书画艺术
公益行动 房产商情 爱车一族
旅游新闻 历史人文 图文资讯
各地新闻 舆情监测
中华情缘 书画收藏
爆料投稿 联系我们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各地新闻 >

是谁让骗子还再骗

时间: 2019-06-08 19:52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
    是谁让骗子还再骗

    全省公安部门搞自查(2013年),请查一查以下问题解决没有,如有人或组织说解决了,怎么解决的?请上级组织向当事人我了解一下真实情况。

    一、蔡金平是2000年部队转业分配到江东房屋拆迁办(当时是房管处一个部门,2005年上半年同房管处分开,改名为江东区房屋拆迁事务所),由于上级组织给予军转干部照顾,时间不长被提为付所长,因本人不好学、不谦虚、人品差,2002年该单位老主任退休,上级组织安排新主任到位,可是他就认为单位其他同志对他有意见,不让他当主任,所以时时心存冤恨,心理失衡,整天想着找机会报服人,在单位我行我素(由于陈孟军比他年轻,他看不起)。

    蔡金平工作的调整:蔡金平经常利用职务之便,大胆花钱,花钱如流水,问题是钱花不是为了工作,而是花在朋友吃喝玩乐贪上,再说事务所是自收自支单位,后因单位职工多次把情况反应到事务所前任所长陈孟军那去,陈孟军组织召开支部会议,会议决定对蔡金平的工作进行了调整,根据单位当时的情况把后勤、人事两块工作调整给综合科,会后办理交接手续,可是这个手续一办就是几年;无独有偶,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第二次是2007年4月份,由于他摆不正自己的位置,不配合陈孟军工作,工作没劲头,上班把文员抱在大腿上坐着,原来文员同蔡金平两人一间办公室,经常挑唆职工与陈孟军之间的关系,教唆引诱其他职工不要工作,真正目的是赶走陈孟军,然后由胡军山东帮(祖籍)干部搞骗官。特别是在保管安置房房源,要么当天答应被拆迁户房屋套型有,明天看房,可是第二天被拆迁户要求去看房,他就说房源没有了(《宁穿路小学项目》拆迁户提供),极大的影响了拆迁工作。在万般无奈之下陈孟军再次在2009年4月组织召开干部会议,会上决定让蔡金平把保管安置房源这项工作交给建设科,可是他就是不交,“老子天下第一”看谁能动得了我。由于工作被调整两人矛盾更加突出,两人斗争也更加激烈导致单位被弄的一塌胡涂。

    二、蔡金平自身素质差、品德败坏。1、单位多次组织集体活动,他竟然不通知我参加,2007年党的生日单位组织党员外出活动;2009年四月份单位组织职工检查身体等,关键是他工作已被调整,不是他份类工作。2、偷换电脑硬盘。他利用双休日,把我使用的单位电脑硬盘卸掉拿走,导致相关资料丢失。

    三、蔡金平集体观念差、大局意识淡。蔡金平总感觉自己怀才不遇,本事很大,导致他自己言论失控,行为失衡,更重要的是业务差不愿工作,正是因为诸多原因,单位领导陈孟军曾经多次向上级组织反应要求把蔡金平调出单位,但他本人不想走,上级组织也就没有做出处理(主要原因蔡金平是山东女婿,当时江东区主要领导祖籍是山东),导致他的邪气越来越嚣张,造成负面影响越来越大,单位工作无法上台阶。

    四、2010年7月28日上午,蔡金平同我(施雁)之间发生口角,原因是蔡金平一直说:我某某职位不能做,我做了蔡金平问题就出来了,我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2009年11月单位中层干部竞聘蔡金平就在我背后流言蜚语),相互之间用手推搡,然而蔡金平从口袋里拿出了高压电棍(民警用的黑色小手电筒型号)打我,事后我向110报警,东胜派出所两名协警到了单位门口,蔡金平就开溜,协警叫他停下,他跑的更快,但至今没有得到警察处理的消息?当时宁波市公安局局长王惠敏(祖籍山东)。我想不通的就是为什么蔡金平平时上班还要带高压电棍,从这点上分析,我想这种人到底做了多少坏事,害了多次人,这种人确实品德较差,整天在单位无事生非,搬弄是非,丧尽天良的事确实做了不少,拿公款洗钱,为非作歹,还怕人说,实在太可恶。另外,为什么公安人员用的高压电棍,蔡金平怎么就装在身上,为什么公安人员就不知道手中武器装备的使用规定呢?

    2009年前就有人匿名举报蔡金平利用公款、保管安置房房源、分管工会工作之便等贪污,他每天寝室不安,面如死灰,江东纪检部门在住建局(原建设局)8楼会议室就公开说:“因单位合同工文员(女)人走了找不到没法查,不了了之。蔡金平上班把文员抱在大腿上坐着,原来文员同蔡金平两人一间办公室,蔡金平教唆文员不认真工作,文员被辞退。

    2011年1月12日,我同蔡金平再次发生打架纠纷,主要原因也就是蔡金平在造谣,就这一问题我同他谈,他态度恶劣,导致发生纠纷,这次纠纷他把我的左手大拇指打骨折(有病历),中院早就判决,但我到现在还没有收到判决书。打官司的原因是蔡金平恶人先告状,他让我赔偿他500元左右的医药费,主要原因是东胜派出所处事不公造成,荒唐的是东胜派出所错误作出《治安处罚决定书》——甬公东行决字(2011)第85号,作治安处罚决定没有给任何证据给我看过,也没有同我说过,派出所直接把治安处罚决定书送到我办公室让我签字,我拒绝签字。证人证言是在造假,笔录做了两次,第二次笔录篡改事实,民警乱记,我让民警改,民警不改,第二次笔录我没有签字。请相关组织明查。我多次向派出所提出查看证人证言(包括申请律师查证,刚开始说本人不能查,同意我申请律师查证,后来不同意),东胜派出所都拒绝。法庭上没有一个证人到庭做证,没有提供任何证人证言,判我一审败诉。

    宁波中院受理(2011年8月2日)。宁波中院二审于2011年11月9日上午9点30分准时开庭,但上诉人(我)在2011年11月3日,向宁波市中院上交了提取2011年1月12日上诉人与被上诉人打架笔录及证人证言等相关资料申请书(包括要求证人到庭作证),但宁波中院庭审时没有提供任何相关资料给上诉人看,证人也没有到庭作证,但至今我没有收到判决书。

    2010年11月16日,我们拆迁住户到房产交易中心办理房产证手续,由于相关材料不全,或部分材料要加盖拆迁单位的拆迁章,到江东房屋拆迁事务所补办部分材料等事宜,可是房屋拆迁事务所放假不上班(由于16号是下雨,我们住户大多数是乘出租车来办事的,车费谁买单?),本月10---15日刚刚才在福明家园三期现场办理交付,据说还有100—200户还没有办理交付手续,16日就放假不上班;我们通过了解江东房屋拆迁事务所的工作人员,得知放假是15日上午10点钟左右他们单位有一个叫蔡金平的人通知的,后来在了解中还发现更可笑一件事,也就是当天下班15:00刚过,事务所就收滩不做下班了,导致住户到银行交好款的人拿不到安置房联系单,下面的手续无法办下去,好在江东房屋拆迁事所办公地点开票处还有几个工作人员在(金卫琼、黄文红、施雁,还有两个女的我们不知道干什么的),由于资料都拿回到单位,在场的工作人员也无法开安置房联系单,我们只能向在场的人员发发火,当然也有好的工作人员,他让我们等一下,他会联系让人把安置房联系单送到现场,结果让我们等了好长时间,才把安置房联系单办好!后来来办手续的住户只能无功而返。

    可笑的是前面问题还没有解决,12月6日(星期一)福明乡村民安置房抽签结束,可我还在上班,他们问我为什么没有休息,我说12月5日下午大家一道走没有人说第二天休息,但伤心的是住户,高高兴兴到事务所办事,结果只能扫兴而归。后来听说是蔡金平扯能说第二天休息,但我没有得到休息的消息。

    2011年3月24日下午我出去办事,办公室门也锁上了,蔡金平竟然把办公室门打开,把我电脑机箱里的电源插头给拔出了。这个东西平时在单位就是喜欢无事生非,主要手段就是骗人,骗同事、骗社会上的人、骗组织、骗上级领导,目的就是扰乱人心,从而达到把单位搞乱。

    2011年7月14日,蔡金平又同我发生纠纷,主要原因是蔡金平让社会上闲杂人员到单位门口手拿木棒打我,中午下班刚出单位大门100米左右被不明三人殴打,把我的左腿膝关节外侧打骨折,宁波市江东区东胜派出所办案工作极其消极,该路有录像,单位对面小区有录像,我向东胜派出所胡所长提供线索,我在某小区看到嫌疑人,该小区有录像,我说胡所长你派民警我带民警去,胡所长至今没有任何反应。从我被打第二天就让我把医药发票拿去报,一直是这样。问案子情况,他说没线索。请公安部门和上级组织查实。常关巷路和金光百货十字交叉路口处,原来有探头朝常关巷东面方向,大约在10月份左右被卸掉。单位对面小区也有录像,嫌疑人在打我之前在小区门口活动。

    在网民的强大攻势下陈孟军2011年10月13日离开江东区房屋拆迁管理办公室和江东区房屋拆迁事务所,一个单位弄成这样子不是一个人搞的,应该各打50大板,两个人都应当调出事务所,两个和尚抬水吃!自然这样,一个和尚走了,另一个和尚也应该走。江东区房屋拆迁事务所上任领导陈孟军,在2011年10月初就离开了江东房屋拆迁事务所和江东区房屋拆迁管理办公室,奇怪的是江东区房屋拆迁事务所长期支部残缺。我长时间向区机关相关组织部门要求帮助事务所解决班子问题,同时事务所要成立支部,一直没有消息,终于在2012年10月听上级组织说,事务所的支部已经成立了,我是党员,是单位人,单位活动不通知我参加,我参加了集体活动,指定使用无品无德无能干部就暴露。

    蔡金平整天造假、欺骗,更无德的是把我放在办公室抽屉里的房屋拆迁新条例培训资料和学习笔记等偷去骗官当。在外面说是我(施雁)给的,无德不要脸到了什么程度!蔡金平一身是“病”的人怎么能当干部?这样人怎么能当官。

    以上问题我反应多年就是得不到解决,一帮狗官一直采取骗、造假、拖时间。主要原因是山东籍干部太多,现区委书记胡军祖籍山东,宁波市委书记刘奇祖籍山东,大环境造就了“骗官”的出现。

    施  雁

    时间:2014年10月3日

    联系方式:13185955051



    2013年3月向公安部信访部门、国务院信访局、中纪委书面反映.

    2014年5月向浙江省信访局、纪委书面反映,2014年9月向中央第五巡视组第六工作接待室书面(材料收)反映解决公务员编制问题(2005年军转安置时把我公务员编制弄掉,要求还我公务员编制)、宁波市江东区区委书记胡军搞指定使用三无(无品无德无能)干部蔡金平搞骗官,任人唯亲,怕我知道,当官怕我知道这种人能当官吗?2013年8月30日晚,胡军指使江东公安非法拘留我40多天,查不出我问题,然后迫害我是精神病,硬逼我吃空饷,真正目的就是想把搞骗官和我公务员编制问题永远掩盖,要求上级组织兑现承诺调动单位到机关事务管理局(两次同组织在桌面上谈好不兑现,分别是2013年4月、2013年9月),让我尽快上班我不愿吃共产党空饷、江东区房屋拆迁事务所三次中层干部不公竞聘、2011年7月14日中午下班刚出单位大门100米左右被不明三人殴打,把我的左腿膝关节外侧打骨折(贪官污吏们搞骗官怕我知道不让我参加),报警案子不查,东胜派出所胡所长多次让我去报销医药费发票,就是不公开案情,要求公开案情,让打人者承担该承担的法律责任、要求撤销甬公东行决字(2011)第85号治安处罚决定书、蔡金平上班带高压电棍(民警用的黑色小手电筒型号)打我、江东公安荒唐乱执法3次非法拘禁我12—24小时、江东东郊派出所指导员陈斌(音)打我一事,江东公安督察处有录像,医药费至今没有解决,共10个问题,至今(2019年6月6日)没有给回复。

    以上问题发生后我都第一时间向宁波市公安局相关部门书面反映、多年多次向浙江省公安厅信访部门书面反映,从没有收到过回复。

    2014年10月第二次书面向中纪委、国务院信访局、公安部反映以上问题,同时书面反映了江东区区委书记胡军(祖籍山东)搞指定使用无品无德无能干部蔡金平(山东女婿),任人唯亲,怕我知道,不让我参加单位任何工作和集体活动,当官怕人知道这人能当官吗?地球上仅此一例,这就是山东帮的胆大!2013年8月30日晚指使非法拘留我40多天,查不出我问题,然后迫害我是精神病,想把搞骗官和贪腐的事永远的掩盖下去。此次公安部信访部门不收反映胡军的书面材料!

    2015年5月二次向浙江省第二巡视组书面反映解决公务员编制问题(2005年军转安置时把我公务员编制弄掉,要求还我公务员编制)、宁波市江东区区委书记胡军搞指定使用三无(无品无德无能)干部蔡金平搞骗官,任人唯亲,怕我知道(当官怕我知道这种人能当官吗?),2013年8月30日晚,指使非法拘留我40多天,查不出我问题,然后迫害我是精神病,硬逼我吃空饷、要求上级组织兑现承诺调动单位到机关事务管理局,让我尽快上班我不愿吃共产党空饷、江东区房屋拆迁事务所三次中层干部不公竞聘、2011年7月14日中午下班刚出单位大门100米左右被不明三人殴打,把我的左腿膝关节外侧打骨折(贪官污吏们搞骗官怕我知道不让我参加),报警案子不查,东胜派出所胡所长多次让我去报销医药费发票,就是不公开案情,要求公开案情,让打人者承担该承担的法律责任、要求撤销甬公东行决字(2011)第85号治安处罚决定书、蔡金平上班带高压电棍(民警用的黑色小手电筒型号)打我、江东公安多次荒唐乱执法3次非法拘禁我12—24小时、江东东郊派出所指导员陈斌(音)打我一事,江东公安督察处有录像,医药费至今没有解决,要求巡视组如果我反映的问题不解决,那就把我的问题查出来和其他问题,至今(2019年6月6日)没有给回复。

    2015年5月我继续书面向中纪委、国务院信访局、人事部、公安部信访部门等其他部门反映,但公安部信访部门还是不收反映胡军的材料。

    据公安部信访部门的警官说到他们那反映问题,一定有回复的,可我至今没有收到任何回复,黑手伸到公安部,请上级组织明查!

    2014年12月我向宁波市政法委、2015年2月我再次向宁波市公安局信访部门书面反映了以上问题,多月不给回复, 有一天到市公安局信访接访工作人员处要书面回复,工作人员告诉我一个爆炸性消息,他说我反映的问题公安查过多次,我说,那为什么我一次回复都没有收到过,他没声音了,可见宁波的贪官造假程度太深!

    我只能要求公安快给我回复,他说把我要回复的事向他们领导汇报,至今问题一个没有解决,也不给回复。

    2016年6月7日、8日,我第四次向中纪委、国务院信访局、人事部(第二次)、公安部反映以上问题,由于之前一次回复都没有收到。

    2016年10月11—12日,我第五次向中纪委、国务院信访局、人事部(第三次)、公安部反映以上问题,由于之前一次回复都没有收到。

    2018年省巡视组在鄞洲区巡视,我继续反映我吃空饷、公务员编制、胡军指定使用无品无德无能蔡金平任人唯亲搞骗官,怕我知道非法拘留我40多天查不出我问题,然后迫害我和公安多次乱执法等问题,并向组织提出 ,如果我反映的问题不解决,就把我的问题查出来(至今没有任何组织给我回复)!坚决不吃共产党空饷!坚决要求组织明查还我公务员编制!原来是什么还我什么。



    宁波市信访局的丑陋

    我2015年1月4日向宁波市信访局瞿副处长提供了书面反映解决公务员编制问题(2005年军转安置时把我公务员编制弄掉,要求还我公务员编制)、宁波市江东区区委书记胡军搞指定使用三无(无品无德无能)干部蔡金平任人唯亲搞骗官,怕我知道(当官怕我知道这种人能当官吗?),2013年8月30日晚,指使非法拘留我40多天,然后迫害我是精神病,硬逼我吃空饷、要求上级组织兑现承诺调动单位到机关事务管理局(两次同组织在桌面上谈好不兑现,分别是2013年4月、2013年9月),让我尽快上班我不愿吃共产党空饷、江东区房屋拆迁事务所三次中层干部不公竞聘、2011年7月14日中午下班刚出单位大门100米左右被不明三人殴打,把我的左腿膝关节外侧打骨折(贪官污吏们搞骗官怕我知道不让我参加),报警案子不查,东胜派出所胡所长多次让我去报销医药费发票,就是不公开案情,要求公开案情,让打人者承担该承担的法律责任、要求撤销甬公东行决字(2011)第85号治安处罚决定书、蔡金平上班带高压电棍(民警用的黑色小手电筒型号)打我、江东公安多次荒唐乱执法3次非法拘禁我12—24小时、2013年5月江东东郊派出所指导员刘刘斌(音)打我一事,江东公安督察处有录像,医药费至今没有解决,共10个问题,大部分问题做了详细的讲述,瞿副处长也说应有一个说法,目前问题一个没有解决,也不给回复。

    我每天都去市信访局要求解决反映的问题,当前最迫切解决的问题!就是我尽快上班(兑现承诺),我不愿吃共产党空饷和还我公务员编制,其他问题逐个解决,不能解决的给我书面回复,我向上级组织反映。

    市信访局工作人员说,信访局只是一个平台,只是转转材料,如果是这样不如到邮局寄信,另外我又说自然是这样,每月1日、16日按规定应有市领导接访,请市信访局帮预约一下市领导接访,也好减轻市信访局的负担,书面要求一年多了,市信访局也不给按排!

    2015年9月份左右把市长热线改名了,改成什么政务热线,市长热线(应是市信访局负责)几个字都不敢用了,是担当还是推责任,苍蝇们知道老百姓知道!

    瞿副处长拖着不给回复,到 2015年9月初瞿副处长还参与造假,硬说给我回复了,我说你是领导,怎么这样干,多次同我说他不想当副处长了,要我去告他!并说你向那么多组织反映了,问题不也没解决吗?我们没有回复,后来又说是江东区给我回复了,我问江东区谁说给回复了,让此人过来当面对证,来后不说给我回复了。信访局其他接访的工作人员都知道没有给我回复,都说拖了这么长时间应该给回复 ,他们说他们没有主意,你每天来我们每天把问题向领导汇报。

    2015年11份左右,孙副局长说给我反映问题的解决方案,我多次要解决方案,至今没有给。

    12月份左右又换一个姓吴的人接访,直到2016年2月6日我要求春节前解决问题,姓吴的说春节后解决,如果不解决给我书面回复,春节后他说江东区政府2月底前同我在桌面上谈解决吃空饷等问题。

    2016年2月22日下午信访局励处长说江东区政府不同我谈,说我是精神病!我都反映一年多了到现才说我是精神病?我说我向组织反映的就是这些问题,解决公务员编制问题(2005年军转安置时把我公务员编制弄掉,要求还我公务员编制)、宁波市江东区区委书记胡军搞指定使用三无(无品无德无能)干部蔡金平搞骗官,任人唯亲,怕我知道(当官怕我知道这种人能当官吗?),2013年8月30日晚,指使非法拘留我40多天,然后迫害我是精神病,硬逼我吃空饷、要求上级组织兑现承诺调动单位到机关事务管理局(两次同组织在桌面上谈好不兑现,分别是2013年4月、2013年9月),让我尽快上班我不愿吃共产党空饷、江东区房屋拆迁事务所三次中层干部不公竞聘、2011年7月14日中午下班刚出单位大门100米左右被不明三人殴打,把我的左腿膝关节外侧打骨折(贪官污吏们搞骗官不让我参加),报警案子不查,东胜派出所胡所长多次让我去报销医药费发票,要求公开案情,让打人者承担该承担的法律责任、要求撤销甬公东行决字(2011)第85号治安处罚决定书、蔡金平上班带高压电棍(民警用的黑色小手电筒型号)打我、江东公安荒多次唐乱执法3次非法拘禁我12—24小时、江东东郊派出所指导员刘斌(音)打我一事,江东公安督察处有录像,医药费至今没有解决,共10个问题。那我说我向市信访局反映问题,如果问题不解决 ,应给我书面回复,他让我第二天来,我说下午都快下班了,你有就给我,书面回复要求说明事实理由,提供所有原始证据包括原始病历检查报告(当时我看了检查结果正常)!励处长说不接访你了!并动手强行让我走,后来励处长叫民警(22日下午)来让我走,接访室有录音录像,我当时向市纪委12388、市组织部12380反映过。

    2016年2月22日至2019年6月6日,信访局登记处不给我登记,那个女的说是领导说的,我问哪个领导说的她不说,问她自己的工作证件号不说,问她姓什么也不说,她说自己是临时工,就是不给(我)你登记,不接访(我)你,不让你(我)进去,等下班时间到了,让民警让我走。谁给宁波这帮狗官的权利和胆子,信访局是一级组织,不是贪官污吏们的私人产品!市信访局没有权利剥夺我向组织反映问题的权利!我每天向12380(接过几次电话,后来就挂电话)、12388反映,至今没有说法。

    《信访条例》对宁波市信访局还有用吗?宁波市信访局接访处标语说得好,“有求必应”! 我从2015年1月4日至2019年6月6日,每天(有几个月一天二次)都到市信访局反映问题,一个问题没有解决,一年多了也不给回复,不但不作为还乱作为!

    市信访局领导到不少,有谁在真正做工作?又有多少人真正说人话办人事呢?这样的机构吃着共产党的饭不为共产党做事要着有何用?

    2018年省巡视组在鄞洲区巡视,我继续反映我吃空饷、公务员编制、胡军指定使用无品无德无能蔡金平任人唯亲搞骗官,怕我知道非法拘留我40多天查不出我问题,然后迫害我和公安多次乱执法等问题,并向组织提出 ,如果我反映的问题不解决,就把我的问题查出来(至今没有任何组织给我回复)!坚决不吃共产党空饷!坚决要求组织明查还我公务员编制!原来是什么还我什么。

    施 雁

    手机:13185955051

    2019年6月6日

    我(施雁)是被贪官污吏硬逼吃共产党空饷,山东帮与宁波人二条线搞骗官掩贪腐搞斗争,多组织充当“黑组织”角色,参与造假骗,造成多年问题拖着不解决!至少20年内宁波市市长、市委书记应不用祖籍是山东的和土生土长的宁波本地干部,这样利于反贪腐和各项工作的开展(2016年4月30日开始在网上反映)。联系方式13185955051

(责任编辑:admin)

国内新闻

更多>>

国际新闻

更多>>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广告投放 | 报社动态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主办:中国法治观察网 广告投放联络邮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2017 www.faguan365.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中国法治观察网
 技术支持:技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