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法观网-中国法治观察网!
设为首页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社会新闻 教育新闻
财经新闻 体育新闻
娱乐新闻 军事新闻
时事观察 生态环保
健康卫生 法律法规
科技之窗 企业动态 书画艺术
公益行动 房产商情 爱车一族
旅游新闻 历史人文 图文资讯
各地新闻 舆情监测
中华情缘 书画收藏
爆料投稿 联系我们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各地新闻 >

受雇于法国王室的“苍蝇”们

时间: 2019-06-08 05:56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
    受雇于法国王室的“苍蝇”们

    吴道树义

    

    当一个政权即将覆亡时候,总会有一些征兆,征兆之一就是民间的流言、非议。

    法国大革命之前,或更早一些,十八世纪二十年代,法国王室在摄政王代替年幼的路易十五掌握权力的时候,民间对法国王室的各种舆论就兴起了,原因就是基于人们对摄政王诸多作为的不满。然而,当人们期待已久的路易十五执政之后,尽管前期略现政绩,但很快这位“宠儿”便为人们大失所望,不仅身体多病,无志于改革,而且宫廷生活腐烂,不断加重税赋,处处打压宗教异己,滥捕滥杀无辜臣民,国家财政出现严重赤字,特别是臭名昭著的《乌尼詹尼图斯谕旨》颁布之后,引发民间舆论趋于强烈。概而言之,人们对这个王室已很不看好,它气数将尽,希望它早点死亡。

    民间对王室的流言、非议充斥于街头巷尾、田间地头、蓬门楼宇,有时在公众场合还会出现各种招贴、手写新闻和小册子,内容已从王室的内政外交等政治活动,扩展到荒淫的生活、内部的讧侮、奸佞的蛊惑,男人频换情妇、女人争风吃醋,甚至王室成员的疾病、怪癖等等,非议的语言精辟而尖刻,故事编得精彩纷呈,由不得人们不听、不信、不想再听。

    国王和王室乃一国之尊,岂能容忍如此行径损毁其尊严而让王室风度尽失、形象崩塌?起初王室动用警察撕去各种招贴,抄没手写新闻和小册子,抓捕制造和传播各种谣言的人,然而毕竟警力有限,方法简单,效果并不明显。于是,他们想出了一个妙招——运用“苍蝇”。

    所谓“苍蝇”,就是广布于街头、广场、商场、公园、酒吧、会所、学校、小区和十字路口等人员集中、往来频繁处的暗桩、密探、信息员,社会民众将其统称之为“苍蝇”。“苍蝇”们专门搜集民间关于王室的各种流言、谣言和非议,一有收获就向警察局报告,警察局随之加以整理定期向王室报告。

    这些“苍蝇”又是从何而来的呢?阿莱特•法尔热的《法国大革命前夕的舆论与谣言》一书明确地介绍,他们“都是从那些小偷小摸或者坐过牢的人里招来的”市井无赖、地痞流氓(文汇出版社,2018年4月版,第21页)。

    这是一种很有趣的现象,高贵的权力者往往总是很容易和市井无赖、地痞流氓厮混在一起。起初,“苍蝇”们对流言、舆论的治理确实起得了成效,因为他们善于装扮,潜伏很深,许多人根本无法知晓他们是暗桩、密探,仍一如既往地发表他们的消息和评论,因失去警惕性而常常被“苍蝇”“捕获”;这时的“苍蝇”们工作也很卖力,因为王室给他们的钱很多,“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是天经地义的事,更何况他们本来就劣迹斑斑,如今已是替国王干活,多少有几分荣耀。所以警察局每隔数日,都有一摞一摞“有价值”的信息送达王室,同时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因此而被捕,送到巴士底狱,以至一时间巴士底狱人满为患。

    “苍蝇”们无疑是立功了。

    是的,他们立功了。然而,功劳往往也是筹码,苍蝇们很快就向官方要价。我们看看一只立下功劳的“苍蝇”同警察局长是如讨价还价的:

    “真相一直在我的左右,这需要更多的机会和资金。这个任务很棘手,对我的生活和名誉都有威胁,所以得到的钱越多,可以告诉您的事就越能让您满意。如果一个月不到300里弗尔(1里弗尔相当于12盎司白银,按现在银价计算,约合1200多元人民币——笔者注),我无法胜任。为了出入那些重要人物去的高档场所,需要旅费和动辄三四十乃至五十索尔(1里弗尔等于12索尔)一顿的餐费,还要置办行头,这些都让我非常苦恼。”(《法国大革命前夕的舆论与谣言》第20页)

    颇有狮子口大开有的意思吧。是的,他们是王室需要的人,这事关王室的形象,而形象关系权威,权威决定命运。他们十分清楚王室不会吝啬,只拿几毛钱打发他们。

    不管当局答应没有答应他们的条件,渐渐地情况就出现变化。有的“苍蝇”不管拿多少薪饷,他们并不再像过去那样奔波于街头巷尾地卖命,而是开始偷懒,从报刊上抄录一些新闻送上去;有的一面将信息报告给警察局,一面又送给报馆,一则信息同时获得两份报酬;还有干脆胡编一些消息,然后安到某一个人头上,或者干脆卖给某人并安在此人指定的某人头上,以使其倒霉,“苍蝇”从获取雇佣者给予的酬劳。

    苍蝇,毕竟是苍蝇。

    即便“苍蝇”再卖力,民间的流言和非议也是不能杜绝的。一方面,人们在发表言论之前便打量身边会不会有“苍蝇”,他们学会了识别和避开“苍蝇”说话。另一方面,人们学会了使用暗语表达,就如同故意使用错别字来表达自己的观点一样,这往往使得“苍蝇”不知所云。

    “苍蝇”很快就不再神乎其神了,而社会舆情再度逐浪滔滔、汹涌澎湃。如国王外出打猎,这本来历任国王都有的事,但因为人们对路易十五的厌恶,便成了一种恶行,批评其“是个游手好闲的家伙,只知道同鹿群开战,而不知同仇敌开战”。王后怀孕,这本是喜事,但人们议论:“就算陛下生不出儿子,我堂堂法兰西也不会没有主人”。1743年国王御驾亲征与向奥地利开战,这本应赢得人们尊敬,然而,国王因带情妇一起出征,引得舆论哗然,人们议论,身体如此之弱且还带情妇出征,他就没有准备凯旋归来吧。迫于舆论压力,国王不得不将情妇遣送回巴黎,这颇有唐玄宗不得不在马嵬坡处死杨贵妃的意味。1757年路易十五遭遇暗杀,这回民间舆论呈井喷式暴发:“那该死的家伙(指刺客)居然失手了”“如果他(指路易十五)死了,就没什么痛苦了”“达米安(刺客)会上天堂,国王就该被杀死”…… 以至成为多年历久弥新的话题。尽管当时的法律条文规定,不爱戴国王就是背叛,不爱戴国王“是对最高法律残忍的侵犯”,但是,民众对于王室的憎恨却如鲠在喉,不吐不快,只要能表达怨恨和愤怒,想要说什么总是能变着法子说出来。其结果正如禁书一样,某本书越是遭遇查禁,看的人越多。对流言、非议越是的大力追查,越造成言论规模的扩大。其实,收集所谓的恶性言论本身也是一种传播,因为对那些原本并不为人所知晓的言论,在举报揭发过程中被传播了,在“苍蝇”们口中被传播了,原来的窃窃私语变成了大声喧哗。

    思想是顽强的,言论是坚韧性。只要有人说了或写了反对国王的话,策划或策动反对国王和王室,被人检举说了“不恰当的言论”,那他们都将被送往巴士底狱。警察也总是努力地从各种“坏话”中找出动摇政权的诱因,使得被长期关押的犯人不得不一遍遍地做出解释和争辩。然而,监牢和刑罚对他们肉体和精神的摧残始终无法摧毁他们睿智的思考,有些流言和非议甚至就是从牢笼出流出。这既是人们同王室的较量,也是与“苍蝇”的较量。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中国的周厉王似乎没有弄懂这个道理,路易十五显然也没有弄懂这个道理。其实,在只求温饱不求富贵的普罗大众看来,只要改善和平衡权力者与人民的利益、人格和权力关系,一切意见冲突都会孑然而止。

    路易十五有一句世界级名言:“在我们之后,洪水将至。”他一辈子尽说错话,但这句还是说对了。在他见上帝不久,“洪水”果真就来了,无孔不入的“苍蝇”、严酷无情的警察、庞大而唯命是听的军队都无济于事。

(责任编辑:admin)

下一篇:没有了

国内新闻

更多>>

国际新闻

更多>>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广告投放 | 报社动态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主办:中国法治观察网 广告投放联络邮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2017 www.faguan365.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中国法治观察网
 技术支持:技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