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法观网-中国法治观察网!
设为首页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社会新闻 教育新闻
财经新闻 体育新闻
娱乐新闻 军事新闻
时事观察 生态环保
健康卫生 法律法规
科技之窗 企业动态 书画艺术
公益行动 房产商情 爱车一族
旅游新闻 历史人文 图文资讯
各地新闻 舆情监测
中华情缘 书画收藏
爆料投稿 联系我们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各地新闻 >

高考依然是放飞农家子弟梦想的翅膀

时间: 2019-06-08 05:05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
    莫开伟系中国知名财经作家 中国地方金融研究院研究员

    又到一年高考日,今年全国有1031万名莘莘学子涌进了考场,决战人生命运的关键时刻。每每想到这,我的内心便热血沸腾,汹涌澎湃,现在的我每年这个时期始终心系高考,对高考保持一种崇敬的情怀;因为35年前的今天,也就是1984年的“黑色七月”,我也是一名贫困农家子弟,怀着跳出“农门”,摆脱贫困命运的强烈愿望,第六次走进竞争激烈的高考考场。

    

    有奋斗、有理想,向着既定的目标执着追求,抱定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决心,人生终将有所收获,无论这样的收获有多大,都是来之不易的,对于个人来说都是欣喜,更令人倍加珍惜。1984年高考,我终于如愿以偿,达到了大专录取分数线,结果只被录取到了湖南银行学校农村金融专业,当时是一所部属中专学校,在家境困难的环境里,在学校度过了两年艰苦的日子,刻苦学习,终于被分配到了家乡的农业银行乡下营业所工作,通过勤奋的工作,然后县里,最终调至市里工作,高考让我改变了当农民的命运;虽然现在并不怎么样,也没有什么优越感可言,但在当时在我那个落后的山区,还是有一定影响力的,也很让人羡慕的。

    回想起我的高考之路,是十分艰辛曲折的,我是1979年高考毕业的,当时刚刚16岁,一点都不懂事,且当时小学五年制,初中2年制,高中2年制,加上文化大革命期间,学校搞劳动多,读书少,高中毕业根本没有学到什么东西,可能连现在的初中毕业水平都不如。当年高考只考了175分,那一年高考录取线也就中专录取分数线为235分,我距离录取线差得很远。1980年、1981年、1982年、1983年我分别在本县的一、四中、马栏中学复读高考,也都参加了高考,分别考了258分、305分、334分和365分,1980年和1981年离当时最低中专录取分数差18分和22分,1982年刚好比当时的芷江师范学校录取分数线333分多1分,但不知道什么原因没有被录取,1983年距离当时中专最低录取分数线差15分。我高考屡屡失利主要有两大原因,第一大原因是平时成绩不差,每到高考时就没有发挥好,或根本没有发挥出来,以至每年高考成绩都不理想,平时成绩比自己差的同学都比我考得好,也提前考取了学校。第二大原因是数学、英语短腿,在这两科与其他同学拉的差距较大,尤其是英语我根本采取了一种放弃的态度。

    尽管如此,我依然没有放弃,我父亲也特别支持我读书,尽管家里四兄弟都在读书,经济十分拮据, 也因为读书让家里的生活搞得差,遭到了一些亲戚朋友的冷眼,说儿子都这么大了,还舍不得让他们去打工挣钱,还让他们读书,真是自找苦吃,总之说什么的都有,我父母亲不在乎别人的这些冷嘲热讽,1983年高考结束之后没考上,我父亲毅然决然地支持我再次去复读,迎战1984年的高考。当时为了凑齐复读的费用,将家里一头耕田用的黄牛都卖掉了,我爷爷也很支撑我读书,经常瞒着我叔叔、婶婶们给我送钱,到现在我都始终记得我爷爷和父亲对我说的每一句话(只是我父亲因积劳成疾,1991年就离开了人世,一点幸福都没有享受到,我现在还对我父亲感到深深的内疚)。

    

    同时,1983年正好我小爷爷的女婿是湘西州泸溪县人,他把我的户口找人转到了泸溪县(属于少数民族地区,分数线比我们所在县低一些),按现在的话来说,属于高考移民大军之列,也属于违规行为。那一年复读在老家读的书,然后转到泸溪县浦市镇中学读了几个月,高考则在泸溪县参加的,那一年复读我吸取了教训,专攻数学和英语,尽量将短腿拉长。高考分数出来时候,我考了441分,其中数学考取了72分,英语考取了64分(这对我来说已经是破天荒了),达到了当年省内所有大专学校的分数录取线(事实上当年户口不转移到泸溪县,高考也没有任何问题), 最终被录取到了湖南银行学校。心里还是非常开心的,因为当时考上了中专就意味着脱离了农民,就属于国家干部了,户口也由农村户口变成了城镇户口,吃上了国家粮,在这当时还是很有一定的荣誉感的,觉得自己通过五、六年的付出还是值得的。

    回想我高考屡败屡战,不气馁的原因,主要是心中始终怀揣一个跳离农村的梦想,以及不辜负我爷爷和父亲对我的殷切期望,为了这些我才有信心和决心,一路将高考进行到底,也最后迎来了柳暗花明。

    当然,现在高考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高考已完全不同,现在录取人数较多,(我1984年高考,那一年全国高考大中专一起才录取48万人,参加高考总人数为164万人,录取率为29.26%。但这个录取数是在高考预选之后的录取率,如果把全国当时被预考落选下去的三分之二没有参加高考资格的毕业生全部加在一起,录取率可能只有9.7%左右。),百分之八九十的学生都有大学可读,所不同的只是读985、211还是一般大学之分。而且,现在由于招生数量庞大,很多学生毕业之后找不到工作,加上一些单位录用考试,不仅要拼考试成绩,更要拼面试成绩,而面试成绩则需要一定的人脉关系,一些有关系的人则在录用中大显身手,加上一些部门录用人员的利益固化,只招录子弟,这样就让一些农家子弟产生了一种幻觉,认为高考已不再是农家子弟或寒门学子走向人生成功的通道。

    

    因为这事,我曾经跟我侄子说过我的观点,无论过去、现在、还是将来,是否读大学、是否掌握真正的专业知识,那是根本不同的两码事,即便是外出打工,没有专业知识也只能从事普通的体力工程,而读大学则可以干着轻松的管理工作,这就两种之间质的区别和价值体现的不同。

    所以,我现在告诉那些农村家长、农村学子们,无论这个世界未来将发生多么翻天覆地的变化,也不管中国未来社会的结构和阶层如何分化,读书学知识依然是改变农家子弟命运的最有效途径和实现人生奋斗目标最好方式。农村子弟唯有努力读书,才能从根本上打破现有社会阶层的固化,也才能真正为自己赢得人生上升的通道。除此没有任何可行的办法!

(责任编辑:admin)

国内新闻

更多>>

国际新闻

更多>>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广告投放 | 报社动态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主办:中国法治观察网 广告投放联络邮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2017 www.faguan365.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中国法治观察网
 技术支持:技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