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法观网-中国法治观察网!
设为首页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社会新闻 教育新闻
财经新闻 体育新闻
娱乐新闻 军事新闻
时事观察 生态环保
健康卫生 法律法规
科技之窗 企业动态 书画艺术
公益行动 房产商情 爱车一族
旅游新闻 历史人文 图文资讯
各地新闻 舆情监测
中华情缘 书画收藏
爆料投稿 联系我们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各地新闻 >

实在看不下去的神作:《都灵之马》

时间: 2019-06-06 09:55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


匈牙利电影《都灵之马》,导演贝拉·塔尔夫妻联合执导,2011年上映。

文/阿赛尔

如果有一部电影,从头至尾台词不超过10句,剪辑几乎全是长镜头,而且大都是静态的状态,极少跟拍、横移、俯仰之类的转换,如果再加上故事几乎乏味到干瘪无聊状态,基本上没什么内容可言,你能喜欢否?是否能看下去?

2011年,匈牙利著名导演贝拉·塔尔和他的妻子阿尼亚斯·赫拉尼茨基联合执导了电影《都灵之马》,影片采用黑白片模式,用了两个半小时的时长(155分钟),讲述了大约是19世纪末期欧洲某落后偏僻的农庄父女二人和一匹老马共同生活的故事。故事基本没有冲突,展现出来的贫困的生活场景里,是牵马赶车、父女二人吃饭、喂马、各自休息、风沙不断侵袭这些最普通乏味的内容,在这些漫长、静态的镜头中,反复展现的,是父女吃饭、赶车、打水、照顾马、关灯休息……唯一能称得上有点冲突的情节,是这个孤独座落在穷乡僻壤的农居,有一天来了一帮吉普赛人要水喝,貌似起了一点小口角,然后和平解决。对方临走的时候告诉他们,这里已经不能居住了,周围的人也搬走了,你们也应该搬离,于是父女二人在马死亡之后,也决定搬离,但走了一圈,又回来了。电影遂告结束。

这样一部电影,却成了名作,获得了柏林电影节银熊奖。在国际电影资料网站(IMDb)上,它的得分为7.8分;国内豆瓣上,得分为8.3分。我之所以看这部电影,就是看到了豆瓣的得分,才怀着兴奋的心情下载观看的。

高档的艺术咱不懂。我耐着性子,反复看了五六次,才算真的看完。每次看的时候,实在是撑不住了,就放着,由播放器自动记录观看位置,然后看点别的电影,随后再回头努力看下去……一次次,终于看完。

有关此片的溢美之词真的不少。本人不是电影专业人士,喜欢看电影也绝非是图热闹那类所谓“浅薄分子”,观影之多,难以计数,哪怕是上百年的老片,我都费尽心机搞来看看,也算是电影狂热分子一枚。因为电影是综合性艺术,在看电影的时候,能感受到导演、编剧、演员所综合形成的那种艺术气质和境界,这些,正是我观影所获得的巨大收获。但我并没有能顺利看下去这部神作,反过头来去看那些溢美之词,又觉得神魔三道,牵强附会。有时候,我真的以为,有些人的文字,不是发自他内心的,而是一种显摆、卖弄,甚至是故作高深,装逼不堪——我甚至怀疑,写这些文章的人,是否真的看完了。这是本人最无法忍受的情况。

艺术表演中,有一种状况,被称为“自恋”:当事者自己仿佛进入了一种神魔状态,旁若无人,尽情表现,但观众却浑身起鸡皮疙瘩,十分抗拒,但又碍于某些情况,无法出声,被迫忍受。很难说《都灵之马》到了这种程度,但其自恋程度,也确实不低。比如,影片开头,就是黑马的镜头,独臂老车夫赶着老马拉着马车,镜头跟随老马不停地拍,时长竟然长达4分17秒!

就是这么一个镜头:老马的头、脖子、逆光中挥动、喷鼻,再无其他,走啊走啊,一口气这么走了4分17秒,一个镜头都没切换……

这类的镜头,充斥了整个电影。尤其是俩父女反复在破屋子里吃饭,水煮两个大土豆,撒点盐(还是糖),父女二人一人一个,手抓,扒皮,有些热,口吹,然后烫着嘴,吧唧吧唧地吃点,剩下不少,扔掉……这个镜头反复出现了多次,每次几乎都一样。讲述的内容无非是:吃饭,贫寒,无语,寂静,无聊……

我又想起了法国导演布列松的那句话:“电影是大众的需要,不是稀缺的艺术品”——尽管布列松自己也曾经这么玩过“稀缺艺术品”自恋玩法,但他这句话,真的说到了电影艺术的骨子里。简而言之,电影是大众艺术,存在着公众普遍接受的问题,还有个市场问题,它不是象牙塔里的艺术家先锋尝试,不像小众的美术作品,别人接受与否并不是很大的事情,只要艺术家觉得表达了自己的感受,那就可以忍受。至于能否成功,也不是他个人说了算。但艺术家总是自由的,他有自恋的自由。当然公众也有抗拒的自由。

真不知道咋回事。其实贝拉·塔尔是本人佩服的一位导演,他的电影也看过一些,联想到他当年曾经勇敢地对抗过匈牙利红色当局,坚持自己的政治和艺术倾向,也是很了不起的一位艺术家。但面对这部电影,真的是没法说什么了。

文学手法中有个象征手段,但一般会有两种表现:一种是“内涵式象征”,由故事本身带来寓意,作者并没有站出来表态,却通过故事本身的逻辑和映射,带来精深的社会文化甚至是历史的意义——比如鲁迅先生的《阿Q正传》,加缪的《局外人》,等等名作。这类作品认真细致地描绘了社会场景中的符合逻辑的人物和故事,其实场景并不大,却影射了广阔的社会,甚至呈现了深厚的文化意味;另一种是所谓“外挂式象征”,就是作者已有一个完整的想法,然后寻找一个故事来讲述,却因为故事无法准确呈现自己的想法,作者就只好用一个基本上跟故事无关的东西挂上来强制象征,图解象征。比如贾平凹在其一部描绘一位作家风流故事的小说中,就硬性加上了一个街头说书人来不断出现,随时唱一段对时政的批评性顺口溜,就是这类的外挂。这看上去相当拙劣,基本上跟内容无关。删掉毫不影响,但肯定就没了作者想表达的那种象征性了。

《都灵之马》属于哪种?本人以为,属于外挂式。不过,这个外挂,是电影的艺术手段,包括镜头、剪辑、故事。导演开头就弄了一段尼采的故事文字来提示观众,试图在努力贯通这个外挂。但其实,这段文字跟电影屁关系都没有。

不知道你看过此片否?能否同意我的观点?

阿赛尔,凯迪论坛·影视评论,2019年6月6日

(责任编辑:admin)

国内新闻

更多>>

国际新闻

更多>>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广告投放 | 报社动态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主办:中国法治观察网 广告投放联络邮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2017 www.faguan365.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中国法治观察网
 技术支持:技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