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法观网-中国法治观察网!
设为首页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社会新闻 教育新闻
财经新闻 体育新闻
娱乐新闻 军事新闻
时事观察 生态环保
健康卫生 法律法规
科技之窗 企业动态 书画艺术
公益行动 房产商情 爱车一族
旅游新闻 历史人文 图文资讯
各地新闻 舆情监测
中华情缘 书画收藏
爆料投稿 联系我们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各地新闻 >

饥饿拾零

时间: 2019-06-05 19:35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













    1、1960年,因为饥饿,呼市浮肿的人越来越多。父亲也因为浮肿症,住进了内蒙古医院。浮肿症,大夫称之为“二号病”。“二号病”开始是脚肿,慢慢就全身浮肿了。
  
    病人个个面部枯萎腊黄,看不见皮下脂肪和肌肉;神情木讷、痴呆、反应迟钝,面部毫无表情;行动困难,腹胀如鼓。大夫对病人检查时,用听诊器象征性地在病人的胸部杵一杵,用手指按一按病人小腿,看其产生凹陷的深度,便立即断言说“中度浮肿!”或“重度浮肿!”
  
    依稀记得,医院里满是浮肿病人。住院病人每天除二两粮食以外,还有一小纸袋“康复粉”。“康复粉”其实就是在麦麸、豆粉里掺了点白糖,每天用开水冲食数次。这种“康复粉”治“二号病”很管用,病人喝了立竿见影。但这种“康复粉”只有住院才能享受到。
  
    还有种药叫“小球藻”,是一种用人尿作培养基,生长繁殖率很快的藻类植物。它凝聚成大小不同的松散团块,悬浮在水中,煮沸后给病人口服。据说此液含蛋白质,但其腥臭苦涩,难以下咽。
  
    浮肿病人在低血糖昏迷情况下,需要注射高渗葡萄糖。有些患者在施行静脉穿剌时,因静脉血管壁的弹性、韧性完全丧失,只要针尖剌入血管壁,血管立即破溃,产生巨大的皮下血肿。很难把注射针保持在血管内,常常需要穿剌二、三次才能成功。昏迷病人经抢救复苏,很快就可能发生第二次昏迷。昏迷次数越多,存活率越小,有时还在推送注药液时,病人就已经死亡了。
  
    那时,死人不许说是饿死的,只能说是得了“二号病”“非正常死亡”。1960年,呼市医院死于“二号病”的多达200多人,数字报到市卫生局时通不过。市领导说,一下报这么多死人咋行?你们把死亡人数分开报,一部分报成去年死的,一部分报成预计明年死的。后来经过技术处理上级才认可。

    2、一天,父亲不知听谁说,大召东仓有一个小饭馆,二两粮票能买一个玉米面饼子,还带一碗烩菜。他费气把力地找到了这家饭馆,玉米面饼挺大,但烩菜里全是葱,没有一点别的东西。人常说贵是葱花贱是菜,估计这家饭馆实在是搞不到别的菜蔬了。玉米面饼子父亲没舍得吃,给我们拿回来了,那碗烩葱虽然味道怪异,但他还是欢天喜地地吃了。

    3、那时,我看见有些人用刀子刮牛骨头来补充营养。父亲告诉我说,这些牛骨头不知有多少人刮过了。头一天刮的人扔了,第二天又有人捡回来继续刮。

    一天,父亲不知道从哪捡回来四根长长的牛骨头。那些骨头半米长一根,都被人们刮得光溜溜的,莫非父亲还要刮吗?父亲对我说:“别急,你不懂。”他取来劈柴的斧子,用斧刃猛砸,直到把骨头从中间砸断。他举起骨头对我说:“看到没有,骨腔里面满满都是脂肪,解剖学叫做黄骨髓。”父亲命我取来细长的筷子,把骨腔里的黄骨髓掏出来。从四根骨头里掏出来的白花花的骨髓,竟有一大碗之多!

    我问父亲:“咋其他人就没想到把骨头砸开呢?”父亲说:“不是说知识就是力量吗?这就是知识,所以你必须要好好学习。”    

    那碗骨髓用来熬了一锅汤,那是我此生喝过的最美味的汤。那汤飘着厚厚的油脂,喝进嘴里满口留香,下肚把五脏六腑熨得服服帖帖。

    4、一次,父亲去沈阳出差,在车站附近一家饭店里就餐。买了一碗干饭、一碟咸菜、一碗菜汤。刚吃了几口,在“出去!出去!”的驱赶声中,一个土黄色的中年人拉着一个十岁上下的瘦弱小妞儿,双双跪倒他的跟前。中年人说:“救救她吧!”那土黄色的小妞儿眨巴着一双大眼看着父亲,分明也在哀求。

    父亲童年丧父丧母,从小饥寒交迫,饥饿已深植入脑海之中。当他见到土黄色的瘦弱小妞儿,彷彿听到了她腹中的辘辘肠鸣,他答应了。小姑娘站起来端住饭碗便往嘴里扒米饭,伸着脖子大口大口地吞咽。还剩下两口留给她的父亲,她的父亲没吃,让她吃完,他只喝了几口汤。

    5、那时,听说有些粮站,运米的卡车一到,还没停稳,蜂拥而上的乞丐就已经把靠近马槽的米袋子都捅漏,并用他们的帽子、口袋和双手抢米,体弱无力的人就狂捡流落到地上的米粒吃。这样的消息每天都充斥在整个城市的大街小巷,邪恶的罪行随着肚子的空虚感节节上升,饥饿正在将整座城市赶往地狱的前栈,而从农村来的逃难的人群仍在络绎不绝地涌入城市寻找活路。

    6、最具创造性的抢劫行为发生在旧城北门外的一个切糕摊前。一层江米面,一层芸豆,一层枣,热气腾腾,香喷喷的,格外诱人。但二两粮票只给一小片切糕,吃了犹如茉莉花喂牛。这种美食引来的不光是口水,更多的是觊觎的目光。一天,一个身穿背心和补丁裤子的小伙子过来声称要买四两粮票的切糕时,摊主几乎不假思索就切给了他。他丝毫没有想到,为什么这么薄薄的一小片切糕,对方还要求切成两块。而小伙子接下来的行为解释了原因:

    小伙子双手拿着两块切糕掂了掂,突然像贴膏药似的将两块切糕分别贴在了摊主的两只眼上,这黏糊糊又略带温度的切糕弄得摊主睁不开眼睛直乱叫唤,小伙子趁机将案上的切糕用屉布兜起来,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走了。

    7、那时,内蒙古防疫站有一个年轻的化验员,他和所有职工一样,终日食不果腹。由于极度饥饿,他有一次趁大家都下班后,偷偷地将化验室里用作试剂的淀粉煮熟充饥。我后来问他:“淀粉里加糖吗?”他苦笑着回答:“这年头就连咸盐也不多,去哪里找糖?能有淀粉吃就很奢侈了。”

    记得那个家伙喜欢唱《洪湖赤卫队》里的插曲,但歌词是自己编的:“娘啊,儿死后,你要把儿埋在那食堂旁,将儿的坟墓向伙房,让儿常听那锅铲儿响,常闻饭菜喷喷香……”

    8、听父亲说,那时市里有些干部工人饿的没有力气工作了,干脆卷起铺盖卷不辞而别,回老家找吃食去了。母亲说,有次发了工资,她的两位同事饿的两眼发花,跑到油条摊上拿出半月工资买了两斤油条,狼吞虎咽全部吃下,不到一个小时又全部吐出。因为肠胃已经消受不了油条这样的奢侈物了。

    9、父亲单位有两口子,是从上海支边过来的。年龄不大,也都是大夫。1960年中秋节,单位一人分给半个月饼,男人将一个月饼领回家里。到家,他就用刀将月饼均匀地切开,然后将属于自己的那一半吃了。然后他就想,按常规,属于妻子的那半个她肯定舍不得都吃,一定会再分一半给他。与其等她回来切一半分给他,还不如现在就切开吃了呢。于是他把剩余那块又吃了一半,桌子上只剩下孤零零的四分之一了。那天,他有点鬼使神差。他至今仍然说不清,他是如何把剩下的四分之一也吃了进去的。他非常爱她,曾无数次对她山盟海誓。那天,外出办事的妻子回来的有些晚,一进门就兴冲冲地向他问起单位分月饼的事,他无言以对。后来妻子对他大发雷霆,认为自己舍弃上海美好的生活,陪伴他来到塞外,在他的心目中竟然不如一块月饼重要。于是第二天俩人就离婚,随后女方将行李衣物打捆,离开了内蒙古。从此,那位男大夫丧魂落魄,一蹶不振。

    10、一次,学校开家长会。班主任老师对几位家长说:“管管你们的孩子,再不要去舔盘子。”

    “什么舔盘子?”几位家长好奇地追问起来。

    老师说:“就是去饭馆舔盘子。”

    几位家长听了脑袋轰的一声,耳根子都发烧了。都说:“我怎么也不信,那不可能,那怎么可能呢?”

    老师说:“我开始也不信,但还是偷偷去看了,果然咱们班的一群孩子在“麦香村”里。××命令几个孩子去拿客人剩下的盘子,然后聚集在一起,大家一起舔剩菜剩汤,他只指挥别人去拿,自己并不动手。看到他那个样子,我真臊死了!如果有个地缝,我也要钻进去了。”

    家长们听罢哈哈大笑,不知是开心还是伤心。

    11、那时,再饿也饿不到官员们。因为城里的高干都有特供,按级别分为“肉蛋干部”与“糖豆干部”。但父母的级别与离肉蛋、糖豆干部相差甚远。同院里站长的孩子经常能吃到鸡蛋、白糖及炒黄豆,他们还常常拿出来炫耀。我的妹妹那时很小,捡人家扔下的鸡蛋皮吃,被我喝止后,啼哭不已。

    记得妹妹曾对母亲说:“妈,你只要能给我吃饱,我门门功课都给你考一百分。”母亲听到后怆然无言。

    我们曾经怪怨父亲为何不早点参加革命,我们也好跟着享受一下肉蛋或糖豆。父亲说:“我如果参加革命,也许早就死了,你们连康复粉也无法享受了”,我们凄然一笑,立时沉默无语。



    后记:

    今天的年轻人,无论如何也体会不到大饥荒的凶险,那是所有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人挥之不去的梦魇。大饥荒过后,学校里经常组织“忆苦思甜”活动,请老贫农来讲他的苦难经历。我没见过旧社会,脑海里浮现的总是1960年的影子。

    共产主义本来说马上就要到了,谁知道越来越远。前年在党校听课,一位老师说:“我们现在还属于共产主义的初级阶段。初级阶段需要1000年,中级阶段需要1000年,到高级阶段还需要1000年。共产主义任重道远,我们一时半会儿是等不到的。”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9/6/5 14:21:04 编辑过

(责任编辑:admin)

国内新闻

更多>>

国际新闻

更多>>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广告投放 | 报社动态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主办:中国法治观察网 广告投放联络邮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2017 www.faguan365.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中国法治观察网
 技术支持:技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