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法观网-中国法治观察网!
设为首页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社会新闻 教育新闻
财经新闻 体育新闻
娱乐新闻 军事新闻
时事观察 生态环保
健康卫生 法律法规
科技之窗 企业动态 书画艺术
公益行动 房产商情 爱车一族
旅游新闻 历史人文 图文资讯
各地新闻 舆情监测
中华情缘 书画收藏
爆料投稿 联系我们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各地新闻 >

甘肃省临夏市马志明遭打击报复入狱

时间: 2019-06-05 19:03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
    甘肃省临夏市马志明举报贪腐十大罪状遭公检法打击报复

    临夏市迎前落马省委书记州庆绿化占用马志明土地入狱三年

    甘肃省临夏市马武兴贪污受贿十大罪恶

    控告事项;违背宗教信仰,滥用职权,贪污腐败、为他人谋利、非法征地,违法修建等违反党纪国法问题。

    一、非法侵吞死亡抚恤血金

    2010年6月份,我的女婿马玉海因车祸亡故,马武兴指时折桥派出所所长非法将我的女儿马祖力哈户口迁出,合并在马仲林户内,侵吞女婿马玉海的死亡抚恤金和低保,侵吞21万元的死亡赔偿金和8000多元的低保金,拿到该款后,马仲林丧尽天良,将我的女儿马祖力哈赶出家门,未给一分钱,非法剥夺与其外孙女马丽、孙子马天宇的抚养权和监护权,将其母子(女)亲情骨肉分离,让女儿马祖力哈在精神和心理打击和伤害。

    二、马武兴利用政教合一的身份,对我社打击报复,砸毁车辆2013年4月16日,马武兴利用村支书、寺管的双重身份,非法干涉他人宗教信仰自由权,随后指挥其亲属及众多人对我社甘N78508号皮卡车抬翻,砸毁,并对我及长子、三子、孙子等人群起围攻,大大出手,致四人不程度受伤,由于马武兴等人故意毁坏车辆的行为和寻衅滋事行为,给我社造成了极其严重损失。

    三、马武兴身为村支部书记,滥用职权,公权利用,违法违规,办理低保及扶贫相关事宜

    王牌社现有20几户失地人家,为了冒领失地农民低保金,马武兴利用职务便利,一手操纵,买卖低保名额,每户索贿收取2000元的好处费,与其关系糟糕之人,家境贫困,真正需要享受党和政府的阳光低保时,都因马武兴滥用职权,公权私用,不予办理。

    四、马武兴贪污腐败,非法征地,违法修建

    村支书马武兴与其折桥大寺学董马志华两人狼狈为奸,相互利用,在费家房后非法占地2亩左右,在无任何国土、规划、建设部门审批手续的前提下,大肆占用农业灌溉渠道,违法修建大型高档餐厅,导致50多名农村耕地无法正常灌溉,庄稼枯痿:马武兴在灌溉渠上盖上盖板,用于自己经营的农家乐茶园停车之用:

    五、马武兴欺下瞒上中饱私囊’非法侵占二女户补偿资金达60多万元

    马武兴打着发展全村农业经济的幌子,将其市畜牧局发放的双女户奖励奶牛集体统一管理,统一养殖,年终分红,就这样,马武兴耍花子将其60多万奶牛私自变卖,装入自己口袋,而后对双女户称:统一养殖亏了本,给其每户双女户发放一个200多元的吃奶小羊羔,最终不了了之,但大家均对村支书权威敢怒不敢言。

    六、马武兴将人民群众赋予的权利用来自己贪图享受,渔肉百姓,践踏人民,马武兴与开发商相互勾结,非法变卖漠河地下耕地和村集体河滩地。修建为临夏市污水处理厂,马武兴与开发商私下勾结,以每亩5万元的低廉价格让其开发商征用,而后将其变卖所得大部分脏款装入自己口袋,其余给每个生产队队长分脏一万元人民币,所谓的封口费。将其马德英和妥英成两人约10亩的村集体土地高价卖给别人,所得脏款全部装入自己的口袋,对此事未与群众无任何张贴告示和公布核算,并将原村委会河滩地有2亩的粉条厂售卖给妥巴拉,另将原大队部高价售卖给涛涛用于经营农家乐之用。

    七、马武兴将国家下发的灌溉井项目款私自贪污

    2011年市上给我村6万元用于修建灌溉井项目,其中2.5万元给了群众,下余3.5万元由马武兴私自贪污侵吞。有村民向其质问剩余的3.5万元专项款去哪里时,马武兴称3.5万元用于请客送礼之用。

    八、马武兴违法修建,在王牌进行重新改扩建院落,占用公渠长约38米,宽约1.8米,在自家修建占地约有3亩左右的别墅三层,富丽堂皇,无人可比,试问,这些钱都来自何处?

    九、马武兴虚报征地面积,套取国家征地补偿款

    在滨河路征地补偿中瓦房、河滩、宗家、李家、甘费等村社的实际征用土地与政府补偿土地面积严重不符,存在虚报土地面积,而后套取国家征地补偿款,欺骗政府,给国家造成巨大的财政亏空,对此问题,请求相关部门严查深挖,虚报冒领的征地补偿款。

    综上,在人民群众中造成了极坏的影响,就是这样一个基层贪腐村支书,市纪委长期包庇、不作为,为其充当保护伞长达3年之久,市镇两级纪检委根本不管,形同虚设、弄虚作假,反映人到市纪委正面谈事检举,市纪委召唤门卫保安根本不让进门,何谈举报?见到市纪委个别领导,他们死皮赖脸,厚脸无耻,拿出官老爷样子,根本置之不理,装若木鸡,一言不发,待反映人走后,欺下瞒上,根本不给书面或口头答复,三年举报,无任何结果。

    近期,由于刘临路改造开挖,奶罐车行走曾受到环保部门的批评和指责,并在2017年6月11日市工商局城东所下发温馨提示通知,要求沿线企业或商户采取应对措施,我站用废沥青铺设奶站向东通道,直接从滨河路行走,这样,即减轻了行路难问题又达到了环保粉尘和雨天泥泞的污染问题,两全齐美。无处可走的情况下,30多年前,马志明用自己的土地兑换哈给、东拉黑、妥正胜等人位于明良奶牛养殖厂向东的土地,该地主要用于奶站后门通道,可以正常通行。

    十、非法占用私人土地绿化迎州庆借用不还栽赃陷害

    市园林局为了欺骗党和政府,在此地中种植冬麦充当草坪,蒙蔽上级领导和百姓,待冬麦成熟抽穗之时,又雇用劳力尽快铲除,以防技俩破裂,己铲除30多亩冬麦地,我站己用相机拍摄留下铁的证据,残留抽穗冬麦仍在地里成长。

    我兑换的土地,原来一直当行走通道已有30多年,州庆项目中根本没有征占我的土地,根本没有给我一分钱的补偿,州庆结束后,我社多次向园林局反映,要求恢复道路,可市园林局多次推诿,敷衍了事,根本不管不理。掠夺私有财产。

    临夏市迎前落马省委书记州庆绿化占用马志明土地入狱三年

    马武兴为了达到排击打压、报复陷害马志明的目的,利用手中职权,勾结市上个别领导,伺机报复、打击迫害我企业正常运转,以破坏园林绿化给我扣上帽子。2017年6月29日.临夏市公安局以涉嫌故意损坏公私财物罪将我传唤,现羁押在看守所内,蒙受牢狱之灾,真是冤枉至极。

    2016年10月,临夏市政府搞州庆活动,马志明部分土地被规划在州庆项目建设中,在没有任何补偿的前提下,被控告单位使用权力强征控告人的土地,控告人多次前去阻止,涉及单位局长口头承诺先暂时借用,等州庆结束予以返还,此活动结束后,马志明看到该单位又在我们地里搞绿化种小麦,由于刘临路改造开挖,迫使控告人合作社的奶罐车无法正常行走,马志明多次去园林局要求恢复道路遭到拒绝,在万般无奈情况下,为了企业能够正常运行,控告人在被掠夺且种上冬小麦的土地上重新修路,遭到公检法对马志明实施报复性刑拘判刑。

    公检法违背事实徇私枉法打击报复

    马志明系甘肃省临夏市明良奶牛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的法人代表。被控告机关与被控告单位为谋非法利益,无视国家政策法规,无视百姓的生活与利益,互相勾连,暗箱操作,以搞州庆活动名义将控告人的土地强占,由此控告人马志明不间断的走访举报地方基层贪腐问题,时至今日,不但举报的问题无人过问,反而遭到报复伤害的残酷迫害,终致马志明被报复性构陷涉嫌所谓故意损坏公私财物罪判刑三年。

    甘肃省临夏市人民法院在审理马志明故意损坏财物罪一案明显案件瑕疵

    1、 公检法应对马志明毁坏的临夏市园林局在北滨河路临夏州武警消防支队东侧毁坏的绿化地应作出土地所有人及所有人使用的证据证明。(土地权属)

    2、 村委会出具的2004年市政府建设滨河公路时征用,现为国有储备土地的证明没有法律依据,属虚假证据,农民土地被征用国家储备土地必须有国家征用土地的文件法律依据,另马志明30年前与他人兑换的土地,在被征用国有储备土地也未告知马志明,更没有土地征用为国家储备土地的证明及土地征用补偿协议。村委会马武兴村支书是马志明的控告贪腐对象不能为证据。

    3、 马志明与他人兑换的地界四至公检法为对此地界四至明确,兑换人也没有具体回应,只有村委会及主管土地部门的原始台账证明地界四至,至于兑换人的言辞不避免外界对兑换人施加压力为达到打击报复的目的。

    4、 园林局借用村民土地迎州庆占为己有不退,恶人先告状使受害人入狱一审三年六个月经上诉发回重审判刑三年。2016年临夏市园林局局长为迎州庆在马志明的地面绿化,州庆后返还,但州庆后被拒绝,马志明为企业正常营业在次铺设路段和停放厂内车辆,以损坏绿化财物罪入狱,临夏市价格认定中心一事多次虚假认定是马志明背上不明之冤。

    控 告 信

    我名叫马秀兰(又名马祖力哈),女,东乡族,现年31岁,现借住在甘肃省临夏市折桥镇王牌村19号。明良奶站院内,家庭妇女,电话:15609405423。

    因甘肃省临夏市公安局折桥派出所所长马雄博违法乱纪,滥用职权,偷卖户口,市公安局、州公安局为其马雄博充当保护伞。在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违法违规将我的户口合并在其公公马仲林的户内,公公马仲林霸占侵吞了我丈夫马玉海的死亡抚恤金20余万,低保金8000余元,随后将我驱赶出家门,致使我现在有家不能回,有房不能住,有田不能耕,有孩不能抚养,形同乞丐一般,故寄居在娘家。

    事情简要经过:

    我与马玉海在2000年登记结婚,婚后生育三个子女。2005年7月4号,我们将户口从老家中分离出来,另立户头,户内有四人,分别为户主马玉海,我和二女马丽,三子马天宇。并由临夏市折桥派出所给予办理了户口本,系农业户口,户号为01401005953。

    2010年6月30号,我丈夫马玉海驾驶甘N.18239号,货车途经甘肃武威黄羊镇时发生车祸,当场死亡,同年7月22号,我到折桥派出所开具了死亡证明,派出所当即将马玉  海户口予以注销,立我为该户户主。因我乃一农妇,无任何经济收入,生活异常艰辛,处于失去丈夫的悲痛之中,向其折桥镇上申领低保金时,才得知我和女儿、儿子的户口在我完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合并在我公公马仲林的户内。究其原因,公公马仲林这样做的目的,就是要侵吞我丈夫马玉海的死亡抚恤金20多万元和8000多元的低保金,得到该二项款后,马仲林丧尽天良,违背道德将我驱赶出家门。迫使我的两个孩子与我隔离,此时,三子马天宇正值20个月的哺乳期,两个孩子遭受着痛失母爱,割舍亲情的处境中。公公马仲林非法剥夺了我对子女的监护权和抚养权。

    2011年8月3号我与父亲马志明,姐姐马梅兰,弟弟马永祥到市公安局户籍查询得知,户主为我,次日又去查询时,情况发生了180度大转变,户主发生了变化,变成了公公马    仲林,我又返回到折桥派出所时,折桥派出所所长马雄博指示户籍警谢春芳和8名民警把我压倒在沙发上,强行抢走我的户口本,非法违规盖上迁出印章,临夏市折桥派出所的此等粗暴做法,显然是滥用职权、违背我意,非法迁出我的户口,严重侵害了我的户籍权。

    为此事,我与全家老小到市公安局上访,要求恢复我的合理合法的户籍权,可临夏市公安局辩称:“在2010年6月3号,我丈夫在世时将全家户口合并在公公马仲林户内”。    2010年7月22号,我通过甘肃省公安厅户籍库查询得知,市公安局在2010年6月3号将我的户口合并在公公马仲林户内是完全不存在的,显然是市公安局故意欺骗、蒙蔽我。为此,我及全家四处上访,均无人问津,到市法院上诉,不予受理,一直拖延至今。    

    2012年3月5号、6号我和父亲马志明,哥哥马永德,弟弟马永祥再次到市公安局反映情况,有一陈姓副局长称我写个分户申请书便可分户。而到下午,又来了个贾政委,气势汹汹,称坚决不能分户。此时,正值中午下班时间,我家人就警务人员对群众正常上访态度恶劣、蛮横、蔑视、麻木不仁的这种做法欲将其拉到临夏州政府去评理时,折桥派出所以“聚众扰乱派出所正常办公秩序”为名,作出了临夏市公(治)行字(2012)第43、44、45、46号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决定对我和我的父亲马志明、哥哥马永德、弟弟马永祥拘留决定,10—15天不等的处罚决定。在此次事件中,我与我的家人并未谩骂派出所的民警,也并未扰乱所谓的:扰乱正常办公秩序”。随后,派出所给市公安局打电话将我和我的哥哥、弟弟抓到市公安局,在临夏市公安局内,警务人员执法粗暴,对我的侄子。不满16周岁的未成年人马鹏用力扇了四个耳光,并强行带上手铐、脚铐、坐在老虎凳上,施虐、施暴(马鹏将此发生过程秘密用手机拍摄)。还将我的弟弟马永祥猛子扇了一个耳光,打得马永祥头晕目眩,约有一个小时后才醒悟过来,直到2012年3月7号凌晨02:30才把我和我的家人从市公安局放出。现在,我弟弟马永祥右眼部视力严重下降,侄子马鹏现在神经紊乱,夜间不能正常入眠。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四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力;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的违法失职行  为,有向有关国家机关提出上诉,控告或者检举的权利”,《中华人民共和国警察法》第三条:“人民警察必须依靠人民的支持,保护同人民的密切联系,倾听人民的意见和建议,接受人民的监督,维护人民的利益,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第二十二条:“禁止人民警察刑讯逼供或者体罚虐待人犯;禁止人民警察殴打他人或者唆使他人打人。

    鉴此以上事实,我和我的家人认为临夏市公安局滥用职权,殴打群众,执法粗暴,严重侵犯了公民的合法权益,具体执法行为明显不当,我和我的家人坚决不服临夏市公安局做出的第43号、第44号、第45号、第46号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向临夏州公安局提出的行政复议申请,州公安局在完全没有调查核实具体案情的状况下,在2012年6月18号,做出了临州公复(2012)20号复议决定书,维持了临夏市公安局做出的原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

    综观该案,原本不复杂。马雄博所长为谋一己之私利,非法剥夺他人的合法户籍权,随意违规变更我的户口,弄得我现在骨肉分离,亲情离散,有家不能回,有田不能耕。使得我的公公马仲林侵吞本该属于我和孩子们的丈夫死亡抚恤金和低保金,用于日后正常生活之需。马雄博身为国家警务人员,且担任所长之职,受马仲林请托,非法随意合并我的户口,滥用职权,玩忽职守,触犯了《刑法》第397条,严重破坏了党和政府和公安干警在人民群众中的良好形象,像马雄博这样在人民警察队伍中欺压百姓,胡作非为的败类分子,理应受到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应立即撤职查办,追其刑事责任。当前,甘肃省公安厅推出的公安系统与人民群众联系的桥梁纽带——《公安信访事项一册通》旨在拉进公安系统与人民群众的关系。如今,我到市公安局去索要《公安信访一册通》,市公安局拒给该册,严重违背了上级公安部门的精神。

    最后,敬请诸位领导对此事引起高度重视,重新调查,各大新闻媒体充分发挥舆论监督职责,对此事予以跟踪调查报告,以深查事情原委真相,还我一个人间公道。

    在此,本人推全家老小19口人向各位领导社会各界及新闻媒体界人士含泪跪诉求助,请诸位社会贤达人士对我的不幸遭遇伸出援助之手,以弘扬社会正气,惩恶扬善。

    致跪拜礼

    控诉人:马秀兰                

    马永德  马永祥  马志明

    2012年6月30日

    检举反映材料

    被举报人:马武兴甘肃省临夏市折桥镇折桥村支部书记举报事项及请求

    现就折桥村支部书记马武兴滥用职杈,贪污腐败,非法征地,违法修建等一系列严重违反党纪国法问题予以举报反映望上级纪检部门、司法部门彻底调查马武兴的以上违法犯罪为,强烈要求尽快撤职、罢免马武兴村支书一职。并追究马武兴违法违纪等问题的刑事责任

    事实与理由

    临夏市折桥镇折桥村其有九个社.分别为:王牌、类子河滩、宗家、瓦房、李家、张家、金家、尕庄。

    一、身为村支部书记,马武兴滥用职权,公权私用,违法违规办理低保及扶贫相关事宜。在折桥村中,与其关系签切的人,且生活达到小康标准,但马武兴违法违规给其出具相关手续,办理低保,让其享受。与其关系糟糕之人,家境贫困,真正需要享受党和政府的阳光低保时,却因马武兴滥用职权、权私用,不予办理。还有基层扶贫济困专项资金等均由马武兴人支配,让本不该享有之人均得到扶贫款项等,群众对此怨声裁道,大为不满。王牌村现有20几户失地人家,为了冒领失地农民低保金,马武兴利用村支书的便利,一手操纵,买卖失地农民低保名额,每户收取200元的好处费,目前按最少

    100户计算,马武兴已职务侵占和贪污受贿达30多万元,马武兴将其娄子生产队根本无一寸耕地的农民弄到王牌村享受失地农民的范围内,此秘密只有村中领低保的人知道,只有马武兴知道。以骗领国家失地农民低保金,目前骗取户数已达100多户,给国家造成每年不少于200多万元的财政亏空。并且马武兴家务及亲属享受双重低保,王牌村有地农民向娄子生产队无地农民转让低保名额,前提条件是第一年低保金全部由转计方(也就是王牌村有地村民)占有、支配使用。马武兴利用手中职权,挖空心思,在低保上大做文章,大肆敛财,用低保控制人权,谁要时反对,不顺从,违背马武兴的指示或意见,谁家就要遭殃,轻则取消低保,重则故意找茬,遭到打击报复市、镇上级部门进村核查低保时,到谁家去查,怎么查?均由马武兴一手操办,带领陪同上级部门一起检查,也就是说上级部门进村检查低保,就是走马观花,做样子,走过场,无任何实际意义。一句话,谁不给马武兴2000元钱,休想办到低保。马武兴贪污腐败,非法征地,违法修建。村支书马武

    兴在无任何国土,规划,建设部门审批手续的前提下,大肆占用农业灌溉渠道,违法修建大型高档餐厅,导致50多名农村耕地无法正常灌溉,庄家枯竭。马武兴在灌溉渠上盖上盖板,用于自己经营的农家乐茶园停车之用。

    三、马武兴欺上瞒下,中饱私囊。非法侵吞双女户补贴资

    金达60多万元,市畜牧局为鼓励扶持双女户,对折桥全村双

    女户奖励60多万元奶牛,该奶牛由王牌二社马如雪被派到新疆去购买,为造声势,为充数字,还借用村中其他农户家奶牛,以骗取畜牧部门的信任,对此事当地电视台记者拍摄并进行宣传报道,随后,马武兴称为发展全村农业经济,将其市畜牧局发放的双女户奖励奶牛集体统一管理,统一养殖,年终分红,就这样,马武兴耍花子将其60多万元奶牛私自变卖,装入自己口袋,而后对双女户称:统一养殖亏了本,给其每户双女户发放…个200多元的吃奶小羊羔,最终不了了之。我们双女户受到了莫大的欺骗,但大家均对村支权威敢怒不敢言。

    四、马武兴违反党的组织纪律原则,违反村民自治条例的相关要求,将其自己儿子马胜国安排在村支部副书记的职务上充当帮凶,践踏人民,将人民群众赋予的权利用来自己贪图享受,渔肉百姓。

    五、马武兴与开发商相互勾结,非法变卖漠河地下耕地和村集体河滩地,现修建为临夏市污水处理厂。以每亩5万元的低廉价格让其开发商征用,而后将其变卖所得大部分脏款装入自己口袋,马武兴还将河滩地一块长约200米,宽4米,约800平方米的农路全部变卖后将其钱款装入自己的口袋。马武兴利用职权,将其前任村支部副书记马德英的一块约5亩的河滩耕地最终买掉后,与其马德英之子马哈三每人分得约15万元脏款,其他村干部和村民的河滩地均由马武兴无故收回,非法变卖,敛财入囊。

    六、马武兴欺上瞒下,欺骟政府,愚弄百姓。马武兴利用村支书的便利,打着修建新农村的幌子,将我村瓦房社的20多亩耕地,每亩以8.15万元的低廉价格从村民手中收回,而后自己在土地上大做文章,在其耕地上修建高档别墅,现在每幢以80多万元的高价向社会各界售卖,以此牟取暴利,大发其财。

    七、马武兴厚颜无耻,处心积虑非法敛财。如折桥村九个社中,村民因家中人口发生变化欲要在自家耕地中修建庄窠或房屋进行拆迁维修,甚至村民欲要修建一座牛棚羊圈等事宜马武兴就此见缝插针,索要500010000元不等的好处费,如若不然,禁止让其修建,根本不能修建。再如群众到村委会马武兴处开具一封普通的、正常的各种证明等,也要索贿500元的好处费,不然马武兴根本推脱不理

    八、马武兴利用手中职权,违法违规办低保事宜,此举遭到了举报人检举后,马武兴动用根深蒂固的各种社会关系,时时处处对举报人实施打击报复,设置障碍。马武兴幕后授意指使,有人为何要恶意举报?”显然,恶人先告状,怕这层“低保面纱”要被揭开,马武兴幕后指示,故意掩遮。但终究有天我们相信共产党是英明的,一定能够揭开这层“低保面纱”马武兴利用多年的村支书社会关系,构织了一个庞大的、牢不可破、相当稳固的政界、商界、宗教界关系网络,谁要是举报,检举其恶行,有些部门的个别工作人员大局意识淡薄,保密意

    识极差,第一时间就对马武兴通风报信,泄露举报内容,使得举报人失去了对党和政府的信赖,此举严重违反了举报人的隐私权

    正值全国上下正在深入学习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契机下,举报人斗胆向省上、州上相关部门检举反映,望相关部门深入调查,审计核查,严历打击以马武兴这样混在党的基层组织中的害群之马,以高度的政治责任感维护党的廉洁自律,务实为民的执政理念。

    综上,马武兴是一个党性观念差,法治意识淡薄,德、能勤、绩、廉均不合格、不称职的村支书人选,在人民群众中造成了長坏的影响,举人强烈要求上级组织部门尽快撤职罢免马武兴村支书,另选德高望重,德才廉备的新时期大学生村官,以顺应时代潮流,努力构建和谐,稳定的社会良好局面此致

    敬礼

    举报人

    电话

    年月日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国内新闻

更多>>

国际新闻

更多>>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广告投放 | 报社动态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主办:中国法治观察网 广告投放联络邮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2017 www.faguan365.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中国法治观察网
 技术支持:技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