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法观网-中国法治观察网!
设为首页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社会新闻 教育新闻
财经新闻 体育新闻
娱乐新闻 军事新闻
时事观察 生态环保
健康卫生 法律法规
科技之窗 企业动态 书画艺术
公益行动 房产商情 爱车一族
旅游新闻 历史人文 图文资讯
各地新闻 舆情监测
中华情缘 书画收藏
爆料投稿 联系我们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各地新闻 >

乡镇卫生院院长滥用职权打击报复职工

时间: 2019-05-03 16:52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
  我于2014年10月通过宜宾市翠屏区人社局和卫生局组织向区外公开选调卫生专技人员的选调考试,于2015年2月9日正式到李庄卫生院上班,上班期间遵守单位各项规章制度和纪律,热情接诊病人,严格操作规程,从未出现任何医疗差错及医疗事故,也未被病人及家属投诉过。
  虽然我是新进人员,但每个月的业绩并不差,在科室中都是靠前。但不知是什么原因,2015年2月我的奖励性绩效1分钱没得,2015年2月、3月及4月住房公积金没买,2015年6月加班做两癌筛查补助没得,更气愤的是李庄卫生院在2015年8月29日却以试用期考核不合格为由叫我同时签解聘合同和聘用合同(注:聘用合同签署日期是2015年2月份),8月28日是我值夜班,我运气也非常好,那晚来了2个产妇,我一夜未眠,一直忙到第二天早上10点钟还没吃早饭,但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在这种又饿又疲倦的情况下医院居然叫办公室陶丽拿着这2份合同到我值班室叫我签字,我拒签。于是李庄卫生院又以试用期考核不合格为由强制剥夺我处方权,并将我的名字从医院电脑中删除,导致我无法开处方,(医院的同事都说此前从未对新进人员进行考试过,这次是有史以来第1次,而且只是口述操作,无任何纸质资料。在这里我还是非常“感谢”他们院领导打分的,还没有给我打成0分,我还得了30多分,最后把这所谓30多分的成绩张贴在医院大门口长达3个多月),但医院仍然叫我做以前一样的工作,也不给我调科室,医院既然觉得我不能胜任妇产科工作那为什么不调岗?我本人多次申请但医院都以各种理由拒绝。要求我仍然按时上班及值班,只是开处方签名时要签其他医生的名字,但工资却从9月起只发财政拨的60%基本工资,无值夜班费和40%奖励性绩效工资,一直到2016年3月我调走。
  2015年9月6日因为肚子不好上厕所的时间长了点,又没为科主任严莉推销掉奶粉、手套等(注:以前病人家属多次投诉过医院卖奶粉等事,但都不了了之),她就恼羞成怒地对我大骂:“你跑到哪儿去了?你一个待岗的人就该低人一等,打扫卫生守产程都该你做,而且没得绩效工资得。”委屈的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我也就理所当然的回了几句,没想到李庄卫生院却黑白颠倒说我是挑事者,1 个月后就在我那可怜的财政拨的基本工资上强行扣了1000元,那个月工资就领到800来块钱。我上有老,下有小,全靠工资来养家糊口,连自己都养不活,何谈养家?他这不是想把我往死里逼吗?为什么我刚到李庄卫生院来上班就享受到那么多不公平的待遇?我究竟得罪了谁?我没招谁惹谁呀!让我百思不得其解。后来终于知道事情的真像:是因为我仲裁了原来工作过的单位宜宾县隆兴乡卫生院。(我以前的单位宜宾县隆兴乡卫生院5险1金没买也就算了,还长期拖欠、克扣工资,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只好用法律的武器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就仲裁了原单位,我赢了。隆兴乡卫生院院长陈吉就通过廖德强的哥哥廖德金怂恿李庄卫生院院长廖德强利用手中的微权利来打击、报复我。注:廖德金是宜宾县卫计局副局长,他曾分管隆兴乡卫生院和隆兴院长关系非常密切)。
  2015年9月我向区卫计局和人社局反映,当时李庄卫生院给区卫计局和人社局回复是只待岗1个月不发奖励性绩效工资,虽然心里委屈,但为了顾全大局,为了不得罪领导,还是勉强接受了,但李庄卫生院廖德强却出尔反尔,说一套做一套,一直让我待岗,直到2016年3月我调走,其间我多次要求调岗,但医院都以各种理由拒绝。现在才明白莫名其妙剥夺我处方权和不调科室的真正目的:就是让我做再多的工作都体现不出来,因所有的业绩都落在其他医生的名下。他廖德强对上歪曲事实就说我没业绩就不发奖励性绩效,可见其用心之险恶、歹毒。另外,李庄卫生院于2016年9月补发2015年人平约2万的超额奖,而我不但一分钱没得,就连名字都被吃了,超额奖发放表上根本就没造我的名字。2015年我年度考核合格,为什么不发超额奖?而廖德强2015年超额奖是8万多,医院临床医生也非常气愤地质问廖德强:“你虽然是院长,但你的超额奖却比我们辛辛苦苦奋斗在一线的临床医生多了4倍多,合理吗?卫计局的文件明确规定院长的奖金不能超过职工奖金2倍。” 他却洋洋得意地回答:“不服你们就去告我三,医院我说了算,想发多少就多少。”
  我是一名在编在岗的事业人员通过公开选调程序考调到李庄卫生院上班,根据翠屏区人社局和卫计局发布的选调公告根本就没有试用期的规定,并且李庄卫生院一直未与我签聘用合同,也未约定试用期。但李庄卫生院却以试用期考核不合格为由想解聘我,解聘不成就强行剥夺我的处方权,以莫须有的罪名将我待岗,干着同科室医生一样的工作,却不发我一分奖励性绩效工资,这是对我人格尊严的侮辱,精神的折磨,经济的剥夺,这种沉重的打击是无法言语的,是常人无法忍受的,这期间我几乎精神崩溃。
  2017年1月10日我心平气和的找廖德强希望能把我劳动所得的工资补发给我,但他却不给,我只好委屈的说你如果不给,那我就找卫计局领导评理。他却嚣张地说:“你找卫计局领导也没用,没有人会强制我补发给你的,你去告我三,到法院去起诉我三”。现在看来廖德强真的说准了,我虽多次向区卫计局主管部门反映但都石沉大海,2017年1月18日我又以书面材料递交给卫计局,但至今也没结果。几年过去了仍然是遥遥无期的等待。难道卫生主管部门就没责任义务维护职工合法权益吗?这不就是典型的慢作为,不作为吗?难道当下的作风建设就是这样搞形式,走过场?现在我终于明白弱势群体的真正含义,当然我也非常理解。因为廖德强的哥哥廖德金是宜宾县卫计局的领导,廖德强的老婆又在翠屏区卫计局工作。他关系好、后台硬难道就可以滥用职权打击报复职工吗?
  李庄卫生院有什么权利私自设置试用期、凭什么强行剥夺我处方权?我医生资格证是经过全国统一考试而取得的,而我每2年1次的医师定期考核也是合格的,年度考核也是合格。难道仅凭李庄医院所谓考几道题就可以认定一个人是否合格?是谁给予一个乡镇卫生院院长那么大的权力?我按时上班,付出了辛勤劳动为什么不给劳动报酬?廖德强这种严重违反《劳动法》、《执业医师法》和《事业单位管理条例》的行为难道就没人敢管吗?究竟是权大还是法大?无助的我只有求助媒体,希望关注一下我这个弱势群体,为我主持公道,还我公平。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国内新闻

更多>>

国际新闻

更多>>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广告投放 | 报社动态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主办:中国法治观察网 广告投放联络邮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2017 www.faguan365.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中国法治观察网
 技术支持:技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