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法观网-中国法治观察网!
设为首页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社会新闻 教育新闻
财经新闻 体育新闻
娱乐新闻 军事新闻
时事观察 生态环保
健康卫生 法律法规
科技之窗 企业动态 书画艺术
公益行动 房产商情 爱车一族
旅游新闻 历史人文 图文资讯
各地新闻 舆情监测
中华情缘 书画收藏
爆料投稿 联系我们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各地新闻 >

广东雷州官商勾结惨害百姓,林豪欺上瞒下充当幕后黑手!

时间: 2019-05-01 16:06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
  湛江雷州市沈塘镇大陈村全体村民强烈抗议和反对雷州市国土资源局个别领导滥用权力,暗箱操作,擅自改变大陈村集体土地性质进行拍卖的违法违规行政行为。请求撤销雷州市国土资源局把沈塘镇凤鱼坡三角地块LWGC2018005变为国有商业储备土地的相关决定,废止雷州市国土资源局决定于2018年11月7日以网上竞价方式出让沈塘镇凤鱼坡LWGC2018005三角地块的决定,及拍卖结果,恢复沈塘镇“凤鱼坡”三角地块LWGC2018005的原状。

  


  雷州市国土局原局长林豪等人滥用权力,强取豪夺,“制度的笼子”形同虚设?

  雷州市国土资源局原局长林豪、副局长陈光、雷州市沈塘镇干部陈生布、雷州市沈塘镇南边村干部陈庆文、 陈和玉等人勾结社会黑老板,鸠占鹊巢,以权谋私,违法违规,暗中把大陈村的集体土地“凤鱼坡”北侧5329.68平方米三角形地块(地块编号LWGC2018005),变为国有商业储备土地进行拍卖。

  南边村干部陈庆文、陈和玉等人,欺骗南边村群众,多次以跟大陈村购买“凤鱼坡”为借口向群众收钱中饱私囊;

  陈生布以沈塘镇政府派住大陈村的驻村干部之身份,利用大陈村干部对他的信任,欺瞒恐吓,压制大陈村群众的合理诉求,牵针引线,为售卖“凤鱼坡”创造条件。

  雷州市国土资源局原局长林豪、副局长陈光,在调解大陈村、南边村对“凤鱼坡”属权未有确定的同时,不如实向市政府汇报“凤鱼坡”的实际情况,瞒骗市政府领导召开市长办公会议搞出一份“雷州市政府常务会议纪要(2018年第17号)”!玩弄法律游戏,骗取省人民政府批复《关于雷州市2017年度第六批次城镇建设用地的请示》,滥用职权,“修补”征收、拍卖集体土地相关程序,强取豪夺,中饱私囊。

  


  一、“凤鱼坡”历史以来700多年都是大陈村所属的祖坟地,有祖坟140多座,大陈村民一直在保护和利用。大陈村族谱记载:“议本村所有权管理之坡地石板村附近之凤鱼坡新地村附近之…………以供本族内人民开垦埋葬之地私人不得卖与别村使用如有侵占本族村民应予干涉”。大陈村与南边村历史以来亲如一家,现有南边村藉100多人住在大陈村。南边村离凤鱼坡较近(在平余村边缘,横跨五百米左右的水田),上世纪八十年代,南边村要求大陈村把凤鱼坡借给他们种树,并承诺按族规保持原状。一来为了保护凤鱼坡环境,防止非法侵占,二来让南边村兄弟多几分收入。但近十几年,南边村干部违背祖先的承诺,大肆开发破坏凤鱼坡,挖祖坟建房屋,大量违章建设住宅。

  2007年,我“元代至正年间祖坟陈景昌知军墓”(经过雷州市文物局确认为元代文物)被毁。2007年至2010年,为修复文物,我村一直与上级政府及有关部门申请,而且从未放弃。

  2017年,大陈村干部、老人一行19人直接在南边村干部家里开会协调凤鱼坡的权属和保护利用问题,双方群众始终都是以兄弟相待,虽未形成书面协议,但双方的看法和意见都是积极的,双方的分歧有望得到统一。

  2018年5月,雷州市国土资源局黄兄队长(约四人)、在镇国土所与两村干部调解过两村对凤鱼坡权属及使用问题,大陈村村长详细讲述了“凤鱼坡”权属及使用历史和大陈村群众多年使用和保护过程。

  雷州市国土资源局违法强制拆除我村民养殖场后第三天,即2018年9月30日上午,大陈村老干部三人到雷州市国土资源局陈光副局长办公室申诉。陈光副局长表态:征收“凤鱼坡”三角地块LWGC2018005建加油站是省里某厅的扶贫项目,无法改变,他可以牵头两村干部协商在凤鱼坡路东另划一块坡地恢复我村民陳冠澎的养鸡场。

  2018年10月31日,大陈村干部、群众代表向雷州市信访办、雷州市国土局送达《关于合理界定凤鱼坡权属的申请》。

  


  二、林豪局长、陈光副局长等人无视大陈村民的诉求。我们不停地申诉,他们利用手中权力,争分夺秒地“亡羊补牢”,修补“程序”,强制拍卖,还标榜“依法依规”!请问:

  1、“凤鱼坡”三角地块LWGC2018005要建加油站,是国家项目?还是某个人的需要?哪个部门出的“立项可行性报告”?是否详细考察了“凤魚坡”实情?2018年5月,雷州市国土资源局黄兄队长等人亲自协调过,是否确定了权属?哪份报纸里看见雷州市国土资源局对“凤魚坡”的《征地公告》?合法的立项、公告、听证、公证、理赔、拆迁等程序在哪里? 2018年10月31日,大陈村村民小组向雷州市信访办、雷州市国土局送达《关于合理界定凤鱼坡权属的申请》,未见雷州市国土资源局对大陈村村民小组的诉求作出任何关切,反而于2018年11月8日在网上看到雷州市国土资源局对“凤鱼坡”三角地块LWGC2018005的公开拍卖。这是政府行政机关的行政风格吗?

  2019年2月1日回复我村民陳冠澎的索赔诉求称:“根据雷州市农村集体土地所有权数据库显示,编号LWGC2018005地块,原土地权属单位不属于沈塘镇大陈村民小组”。难道林豪局长、陈光副局长有权指定“凤鱼坡”的权属?有权随意处置?难道数据库里不显示,就证实“凤鱼坡”不属于大陈村民小组?雷州市全部农村集体土地都完成确权办证了吗?难道数据库里不显示,就可以不顾“凤鱼坡”的历史和现状?就可以不顾大陈村民小组的诉求和关切?南边村在“凤鱼坡”农地上大量违建住宅,林豪局长执法了吗?大陈村村民的在自家农地上正常农业生产养殖就违反了国土法遭强拆?哪级法院授权了?雷州市国土资源局林豪局长、陈光副局长执行的是哪家的法律?中国共产党的执政根本是“群众路线”,对于大陈村村民的正当诉求,林豪局长、陈光副局长为什么就置若罔闻?

  2、2018年9月28日下午,雷州市国土资源局、沈塘镇政府国土所、派出所等几十人,在未进行相关告知、听证、财产公证、理赔、搬迁等相关合法程序的情况下,用挖土机强行把我村民陳冠澎在凤鱼坡正常经营的养鸡场包括住房、孵化房、鸡舍、机房、料房等等设施财产拆除。2018年国庆节假期上班第一天,我们大陈村干部、村老人向沈塘镇政府反映情况并申诉,可是沈塘镇镇长推说是司法所的事情,司法所推说是沈塘国土所的事情,沈塘国土所推说是雷州市国土资源局的事情,而雷国土资函[2019]36号《关于陈冠澎投诉事项处理意见书》称“……我局不是本次违法用地拆除整改工作的主体,也不存在我局擅自拆除其养鸡场的事实”,哪到底是哪个政府的事情?

  2019年1月9日,雷国土资函[2019]36号《关于陈冠澎投诉事项处理意见书》称 “2013年4月,你在未办理用地手续的前提下,擅自在该地搭建铁棚,养殖家禽……不符合土地利用总体规划,……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四十三、四十四条之规定,属于违法用地行为。我局执法工作人员多次到现场制止,并向你发出《责令停止国土资源违法行为通知书》”。经核对,我村民搞农业养殖根本不违反以上法律“四十三、四十四条”,倒是林豪局长、陈光副局长等人作为国土资源局领导,连“建设用地”和“农业生产用地”都搞不清了。为谋私利,权力滥用到这种地步,简直是令人发指,丢尽了政府的脸!玷污了法律的庄严。

  雷州市国土资源局原局长林豪、副局长陈光、雷州市沈塘镇干部陈生布、雷州市沈塘镇南边村干部陈庆文、陈和玉等人瞒上骗下,滥用权力,把国家法律当成其盗卖农民集体土地的工具,把上级政府和上级主管机关的审批程序当作其违法丑行的遮羞布。其行为实在令人不齿,恳请相关部门依法纠正,严肃查处以上人员违法违纪行为,还党纪国法一个公道,还大陈村、南边村村民一个公道。


  广东省湛江市雷州沈塘镇大陈村民小组
  2019年4月6日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国内新闻

更多>>

国际新闻

更多>>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广告投放 | 报社动态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主办:中国法治观察网 广告投放联络邮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2017 www.faguan365.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中国法治观察网
 技术支持:技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