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法观网-中国法治观察网!
设为首页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社会新闻 教育新闻
财经新闻 体育新闻
娱乐新闻 军事新闻
时事观察 生态环保
健康卫生 法律法规
科技之窗 企业动态 书画艺术
公益行动 房产商情 爱车一族
旅游新闻 历史人文 图文资讯
各地新闻 舆情监测
中华情缘 书画收藏
爆料投稿 联系我们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各地新闻 >

最奇葩的判决书在上海三中院新鲜出炉

时间: 2019-05-01 15:46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
  本案上诉人为70多岁的退役军人,住杨浦,老母亲96岁居住普陀区,那天他驾驶的燃气助动车去看望住院母亲路经普陀突被交警以驾驶“其他通行工具”和“其它机动车”二个名称扣车,起诉法院后交警于教导员上门赔礼道歉,要求原告撤诉同意返回车辆和赔偿经济损失,因经济损失没有达成一致,开庭审中原告再三要求被告向法庭提供按照“其他通行工具”扣车的法律依据,被告才多次承认原告车辆是非机动车,庭审后法官又约原告来法院调解,调解不成,一审干脆判决“其他通行工具”扣车合法,上诉后二审法官又十多次电话表示被告要求调解,提出可否按照“静安法院”调解方案(返回车辆赔偿修理费500元), 上诉人不同意,由此中国最最奇葩的判决书在上海三中院新鲜出炉,奇葩得令人大跌眼镜,奇闻奇案具有六大判决特色:
  一),一,二审始终对明错的二种处罚名称不纠正,处罚通知书认定上诉人车辆为“其他机动车”,予扣车辆又以“其他通行工具”认定,该名称可顶格1000元处罚。
  二)同一个上海,同类车辆,同样执照,相同扣车案件闵行法院判决交警违法,夏永根案一,二审判决合法。
  一个上海对相同车辆扣车案不同法院可以有二种完全相反的判决。闵行法院对闵行交警以执照期限认定“非机动车未依法注册登记”“情节轻微”处罚50元不服先予扣车判决撤销处罚。普陀交警以执照期限认定“其他通行工具”未依法登记”情节较重,予扣车辆加重处罚1000元,一,二审竟然判决合法。即处罚50元被判决违法,加二十倍处罚1000元倒成为合法。
  三)夏永根扣车案被告及法院要求调解电话及次数创历史记录。
  普陀交警教导员于冬云主动电话10多个派车接原告去我妈妈处购买礼物赔礼道歉,再约原告及亲属去办公室拿出银行卡要求开一个赔偿价格,无法达成而开庭审理。审理后法院又频频电话再约调解,又无法达成干脆硬判原告输,二审法官再次频频十多个电话要求上诉人调解,说按照其他案静安法院返回车辆赔偿500方案你能够接受吗,夏某说不接受,又电话沟通说普陀交警有意愿调解,要上诉人开个价格,上诉人为要回车子历时近一年,奔波交警支队、区政府、法院等多地,由于失去了便捷环保的助动车看望母亲只能打的、乘其他车辆 ,还不得不请保姆照顾老娘,向律师咨询,车辆要大修由此产生的花费要被告赔偿3000元。袁柯法官要求确保手机畅通。调解再未达成一致。
  四)三中院可以擅自越权对人大立法机关《道交条例》作司法解释。
  四)三中院可以擅自越权对人大立法机关《道交条例》作司法解释。
  根据《上海市制定地方性法规条例》第四十四条,本市地方性法规的解释权属于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上海三中院越权解释《道交条例》第十九、八十一条,把《上海道交条例》第十九“机动车和按照本市有关规定应当注册登记的非机动车以及其他通行工具,应当注册登记,取得车辆号牌或者行车执照方可上道路行驶”偷梁换柱地篡改解释成按照登记时效决定能否上路,其行为是否属于知法犯法?而且一会解释《上海市道路交通条例》第十九、八十一条“并非用于规范或区分车辆类型”,后面又接着说“对可以上道路行驶的车辆作出限制和规范”。《道交条例》第十九明确可以上道路行驶的车辆类型(机动车、非机动车、其他通行工具)。燃气助动车属于非机动车,已经在公安部门注册登记,取得车辆号牌和行车执照方,完全符合第十九规定的上道路行驶条件。第八十一条 执行职务的公安民警发现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先予扣留车辆或者通行工具,并通知当事人及时接受处理:(一)违反本条例第十九条第一款规定,未按规定注册登记的非机动车以及其他通行工具上道路行驶的;由此可见,第八十一条也明确了车辆种类,而且把非机动车与其他通行工具作为2种车辆类型加以区别。上海人大立法为民在《道交条例》中二次为燃气助动车修改草案,一审草案第二十条中取消了“燃气助动车不予各类登记条款”,二审草案再取消《非机管办》限制燃气车上路条款,中央政法委网站上海市人大网,人民网等都纷纷权威报道。
  五)行政诉讼一审二审都要求原告和上诉人举证,被告与被上诉人可以“优惠”不负举证责任。
  原告提供了大量的有效证据证明燃气助动车车辆类型与性质属于非机动车 ,包括《上海市非机动车管理办法》中将助动车列为非机动车, 登记在册在“非机动车管理所”,执照操作证都说明必须在非机动车道行驶等。一,二审法院均置若罔闻,不予采纳。法庭没有要求普陀交警举证认定“其他通行工具”的法律依据,原告要求被告提供,普陀交警只得承认燃气助动车是“非机动车”(庭审记录多次记录)。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三十四条规定:被告对被诉行政行为负有举证责任,应当提供作出该行政行为证据和所依据的规范性文件,如未提供证据或者无正当理由逾期提供证据应当视为没有证据。被告没有证据,又承认原告驾驶的是非机动车,一审“本院认为普陀交警认定《道交条例》中的其他通行工具并无不当”无任何法律依据。
  六)一,二审判决书的本院认为均无相关法律法规依据,甚至对车辆类型与性质无法认定却能作出判决
  一,二审都称燃气助动车为车辆,《国家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一百十九条:“车辆是指机动车和非机动车”,《上海市道交条例》增加了其他通行工具是车辆以外的交通工具称呼。二审法院竟搞不清楚车辆类型与性质,要求上诉人对车辆性质类型认定通过其他途径解决。却还能作出“普陀交警扣车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并无明显不当的结论”,好比在交通事故伤害纠纷中不需要伤残鉴定,就可按照顶格伤残赔偿判决,告知伤残鉴定按照其他途径解决。扣车处罚不需要按照《道交条例》中分清车辆类型分别处罚标准,一律顶格按照“其他通行工具”1000元处罚。如此奇葩算一奇闻。
  综上上海三中院六大奇葩特色。看看上海其他法院贯彻十九大精神,依法执法把权力关进“法律的笼子里”,改善上海文明城市的执法环境,维护百姓根本利益相同案件:
  上海闵行法院判决书书写规范与严谨事实认定清楚,法律法规运用充分体现依法判决水平,对闵行交警笔误“摩托车”还进行批评指出,在本院认为中(1)要求被告举证车辆性质认定的法律依据,(2)要求被告举证“燃气助动车这一车种是“属于《道交条例》十九条按照本市有关规定应当注册登记的非机动车”由于被告均无法举证,判决撤销处罚。上海铁路运输法院曾经依据《道交条例》对同类扣车违法案,进行返回车辆调解,铁路法院书记员在调解书签字确认。杨浦法院对同类起诉案也进行调解返回车辆,撤销原来立案材料的起诉,车辆由杨浦交通警察护送到家。上海静安法院蔡庭长对同类起诉法院陈永铃等扣车案,根据闵行法院所依据《市道交条例》生效判决的扣车违法认定进行调解,杨浦交警知错就改,赔偿修理费500元,返回车辆到家。
  上海三中院免被告举证责任,也不要认定被扣车辆类型与性质,篡改与越权司法解释《道交条例》,不要求《行政诉讼法》三十四条举证,不按照《国家道路交通安全法》对车辆的解释的结果。作出奇葩判决 ,把权力放出了“法律的笼子”等于放任违法执法继续,践踏了法律的尊严。上海三中院的所作所为与 书记提出的要求——“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背道而驰、与党中央、国务院建设法治政府的要求背道而驰,为十九大提出给百姓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设置了障碍,值得引起社会及政法部门重视,予以迅速纠正。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国内新闻

更多>>

国际新闻

更多>>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广告投放 | 报社动态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主办:中国法治观察网 广告投放联络邮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2017 www.faguan365.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中国法治观察网
 技术支持:技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