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法观网-中国法治观察网!
设为首页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社会新闻 教育新闻
财经新闻 体育新闻
娱乐新闻 军事新闻
时事观察 生态环保
健康卫生 法律法规
科技之窗 企业动态 书画艺术
公益行动 房产商情 爱车一族
旅游新闻 历史人文 图文资讯
各地新闻 舆情监测
中华情缘 书画收藏
爆料投稿 联系我们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法律法规 >

北京基层法院履职不力法向不法让路

时间: 2019-06-08 04:58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
  2019年5月23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下达重审上诉判决书,维持重审判决。
  本人与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院产生医患纠纷,原审由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民专庭贾艳旗担任审判长,其枉法裁判,公然伪造法律文书入审理卷宗,陷害原告人。原告人不服判决,实名投诉,上诉北京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未少庭艾明担任审判长,专业审理未成年人案件的专业法官,竟然不知道如何计算未成年人抚养费,判决维持原判。原告人不服判决,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申诉,杨建玲担任审判长,裁定:“再审申请不符合民诉法二百条规定,驳回再审申请。”原告人不服裁定,向北京市人民检察院二分院申请审判监督,该院提请北京市人民检察院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抗诉,北京市人民检察院抗诉书指出:“本案含有未成年人,......生活费和精神损害抚慰金等项目的判决,不符合(宪法)精神和(法治)原则。未少庭对未成年人抚养费计算和适用法律错误等问题,亦未及时纠正。”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审监庭受理,陶志蓉担任审判长,裁定:“符合民诉法二百条规定,指令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再审。”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审监庭受理,刘琨庭长担任审判长,申小琦、吴宏担任审判员,请特别留意此二人,裁定:“本案基本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撤销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原审和北京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决,发回北京东城区人民法院重审。”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审监庭受理,由民专庭齐鸿梅担任审判长,在没有新证据和新事实的情况下,判决仅对原审未成年人抚养费计算有误,做出正确的更正,对原审认定的案件“事实”,没有丝毫改变、适用法律没有丝毫改变。原告人不服重审判决,上诉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审监庭蔡宁担任审判长,申小琦、吴宏再次担任审判员,判决:“重审判决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维持原判”。
  诉讼至今,最令人大跌眼镜的其一:北京高级人民法院的二份司法裁定,竟然对同一事实、同一证据,做出两份截然相反的裁定,玩弄法律,易如反掌。其二: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申小琦、吴宏二位法官,即参与了再审审理,也参与了重审上诉审理。原告人亲身体会,再审审理是众多过往司法审理程序中最负责任的一级审理,事无巨细,庭审一一问询、调查、核实。审判长一视同仁,认真倾听原告人诉求,对原告人实名投诉贾艳旗伪造法律文书、有法有据的举证司法鉴定意见瑕疵、拒不执行会诊医嘱是违法违规行为等的申诉,一一进行了问询和质证,申小琦、吴宏应该是清楚。对审判长亲力亲为,上门取证,落实事实真相,使裁定尽可能更靠近事实,申小琦、吴宏应该是清楚。再审裁定指出:“本案基本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无疑与原告人合理合法有据的申诉相关,申小琦、吴宏应该是清楚。遗憾的是上诉审理,申小琦、吴宏再次成为合议庭成员时,对同样的事实、同样的证据、同样的法律依据,确认同重审“事实清楚”,对原告人上诉诉求不予理会,认定原告人与再审同样的诉求不成立,上诉判决做出与再审裁定截然相反的判断。墙头草式的法官,没有原则,没有底线,这样的法官,不如回家卖红薯。司法程序、行业秩序,成为法律人士手中的玩物,客观公正司法,难于实现。
  
  
  
  
  民诉法明确规定适用普通审理程序的民事案件,审限法律红线为6个月。再审判决下达于2017年11月15日(见上图),重审判决下达于2018年12月28日(见上图),刨去1个月的立案时间,重审耗时超过12个月,严重违反法定审限,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但上诉判决依然认为重审程序合法,睁着眼睛说瞎话。
  民诉法将司法鉴定结论改为司法鉴定意见,二字之差,法治建设向文明社会迈进了一大步。修改立法初衷,非常明确地对司法审理者提出了新要求、新责任,即:审理者必须用法治思维、法治理念、法治手段,司法审查司法鉴定意见的合法性,只有证据合法,方能成为定案依据。彻底杜绝了过去司法鉴定结论断案的历史,由过去老师、学生、同事、同学来断案,真正回归到司法属性,由法官断案的本质上。
  本案司法鉴定意见存在重大认定医疗行为过错性质错误是不争的事实,诉讼的核心焦点即为:医方拒不履行妇科会诊医嘱等行为,属于典型的违反医疗行业强制性、硬性规定的法规和诊疗规范的违法违规行为,绝不是医方辩称的符合行业法规行为和司法鉴定意见给出的工作失误的过错性质。医疗卫生行业法规和诊疗规范中的行为红线,是判定医疗行为过错性质的客观标准。执行会诊医嘱,未发现问题,属于行业红线内行为,判定工作失误、注意义务不足,有法可依。拒不执行会诊医嘱,明显超越了行业行为红线、底线,属于违法违规行为,绝不是合法合规行为,铁证如山。司法判决将违法违规过错性质,认定成合法合规下注意义务不足的工作失误过错性质,于法无据。客观造成严重违规致人死亡事件,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未得到应有处罚。医方辩解患者妇科肿瘤指标单项高,没有临床意义,又辩称,因妇科肿瘤指标高,高度警觉,将危险警戒设置在出院妇科随诊。故,拒不执行妇科会诊医嘱,并无不当,符合规范要求。本案司法鉴定意见则认为,拒不执行妇科会诊医嘱属于工作失误、注意义务不足的过错性质,承担次要过错责任。患者未遵循出院妇科随诊,承担主要过错责任。
  术业有专攻是医方狡辩的核心理由,妇科肿瘤病让免疫专科医师看,勉为其难。免疫科已经告知要患者出院妇科随诊,不可预知患者妇科随诊情况。事实是,患者出院18天,即因身体极度不适,第一次免疫科随诊。随后又进行了多达6~7次免疫科随诊,免疫科居然说不可预知患者是否妇科随诊,说明了什么?说明了免疫科违背诊断学规范要求,未进行问诊。患者肿瘤指标高,免疫科应该清楚吧,应该间隔多长时间复查,教科书和诊疗规范有明确要求,即:最宽泛的肿瘤高危人群,肿瘤指标正常下,最长不得超过6个月筛查间隔,本案则是整整7个月才复查,这是不是违反诊疗规范行为,地球人全知道,唯独法官不清。患者肿瘤指标异常,医方拒不执行会诊救命医嘱的理由是单项指标高,没有临床意义,且病历未记载任何理由。纠纷发生后,医方又辩解高度警觉肿瘤指标高,危险警戒设置出院妇科随诊,符合诊疗规范要求。一个指标异常,二个医疗行为,截然相反的理由,唯独法官听不出猫腻所在。术业有专攻,免疫科又是凭什么技能拒不执行妇科救命医嘱的呢!又是凭什么修改妇科会诊救命医嘱为出院妇科随诊的呢!细节决定成败,本案与妇科会诊同时还进行了口腔科会诊、皮肤科会诊、眼科会诊,并都出具了专科会诊医嘱。从术业有专攻的角度,免疫科都遵照执行,应该是常态。现实是免疫科执行了另三项会诊医嘱,事实证明未给患者造成任何伤害,唯独拒不执行妇科会诊医嘱,造成受害人死亡的严重后果。受害人初查,CT、B超未见异常,卵巢癌指标异常1倍多一点。再查是整整7个月后,才执行妇科会诊医嘱,此时CT、B超显示卵巢癌已呈巨大装,确诊弥漫性扩散,广泛种植性转移,卵巢癌指标异常105倍多。依据医疗卫生法规,医师应该做的而未做,说明医师有能力避免预见得到的风险发生,一旦损害结果发生,医疗机构承担主要/全部责任。会诊医嘱应该不应该执行,行业法规也给出了明确、且不含歧义的强制性、硬性规定。那么,本案医疗过错性质,其实已经非常明确了,即:拒不执行会诊医嘱、7个月筛查间隔行为,明显是违法违规性质,唯独鉴定意见和法官有不同看法。
  鉴定人在出庭接受质询,质证指出:“妇科会诊医嘱是主医嘱、上级医嘱、救命医嘱、当前患者最需要的诊疗手段。妇科会诊医嘱,目的明确、指向清晰、手段高明,专科意见。出院随诊医嘱是免疫科自己的意见,且医嘱目的不清、指向宽泛、手段低下,应以专科意见为主诊疗。”鉴定人质证意见与意见书截然相反,明显有利于弱势受害人的关键证据,法官予以无视,未再审理中给出不予采信的理由。
  再看行业法规对医嘱的规定,一般、普通医嘱,遇不可抗力或特殊情况、疾病变化,可以暂缓执行医嘱或不再执行医嘱,当事人必须要在患者病历中详细记载原因。会诊医嘱则强制性、硬性规定必须无条件尽快履行,不得延误。从会诊医嘱的原则性规定可以看出,会诊医嘱是来自上级医师学识和经验的判断,经民主集中后的一致意见,即使下级医师有自己的不同见解,也应体现在会诊讨论记录中,而不是出现在法庭抗辩中。退一万步讲,拒不执行会诊医嘱理由再充分,也替代不了行业法规要求。医方拒不出示拒不执行妇科会诊的行业法规证据,其辩解自然就不成立。司法采信司法鉴定意见和医方辩解,明显违背了证据规则和破坏了行业法规、行业正常秩序,损害了社会公共利益。
  严厉惩处各种形式的违法违规行为,是党和政府、司法部门向公民和社会的庄严承诺,无论涉及到谁、背景有多深、权利有多大,都绝不容忍、绝不姑息、绝不手软,以零容忍的态度,全覆盖无死角,坚决从严、从重、从快重拳打击一切违法违规行为,从根本上遏制某些行业多发频发,严重威胁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的违法违规事件,切实保障社会稳定,秩序良好的基本态势。北京协和医院拒不执行救命医嘱合法,对其它医疗机构而言是极大的不公,是对患者生命极大的蔑视,也是对社会广大不特定患者人群的极大威胁。医疗机构是救死扶伤、治病救人的专业场所,知名医疗机构草菅人命,更不能容忍。这就是侵权法专门对医疗机构所在地区、三甲级别、专科过错责任,应承担更加重一等处罚的立法初衷。北京协和医院不是法外之人,一样受行业法规约束,违法违规行医,司法不应降格降级处罚。
  医患纠纷涉及医学专业知识,法官可以不懂医学知识,但不能丧失基本的良知和做人的善良,人们日常生活基本准则不能违背。知行合一是客观判断医疗行为的手段之一,如果自己、家人、朋友碰到拒不执行会诊医嘱、主医嘱、救命医嘱,而患者由此受到最为严重的死亡伤害,法律专业的法官,会无动于衷吗?原告人以行业法规举证拒不执行会诊医嘱是违法行为,法官不去验证核实,拒不执行会诊救命医嘱不违法是出自内心判断吗?由此可见,司法不加审查全盘采信司法鉴定意见和医方无理狡辩,丧失了司法审查责任,客观形成医学专家断案的事实,司法公信力遭受严重损毁。
  历次审理,原告人就像一个要饭的叫花子,一个犯错误的一方,位低言轻,未得到应有的尊重,远无法与背景深厚,权利无限的被告人相比,即使犯了重大过错,也理直气壮,目空一切,不可一世。看一个国家的文明,社会底层人民需要救助时,国家机器是否伸予援手;看一个国家司法文明,当法律没有明文规定时,裁判者是否向社会弱势/受害人有利方向解释法律;看一个著名企业社会责任,知错悔过,认真整改,杜绝隐患。标准不一,明文程度立显。原告人有利有据有法的诉求,抵不过被告人无理狡辩;法无规定,原告人不可为,被告人可肆意,我们离文明社会还很遥远,党和政府承诺司法公正,还只停留在口头上,金子招牌背后藏污纳垢,有愧人民群众的信赖。
  详情请留意天涯法治论坛小富即安W3的帖子,搜索小富即安W3查看,并上中国裁判文书网查阅本案三级法院判决。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2011)东民初字第07553号判决书、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14)二中少民终字第05756号判决书、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2015)高民申字第01673号裁定书,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京二分检民监(2015)11820000689号建议书、北京市人民检察院京检民监(2016)11000000200号抗诉书、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2017)京民抗39号裁定书、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17)京02民再103号裁定书、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2018)京0101民初59号判决书、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19)京02民再78号判决书。
  备注:过往各级法院司法文书、二级检察院司法文书,本人对法律文书的真实性,负法律全部责任。欢迎转载扩散,新闻媒体监督,纪委监察介入调查,揭露司法腐败现象,坚决清除司法领域害群之马,促进社会公平正义!
  祝:大家端午节快乐!
  当事人:张先生,13901310599
  [email protected]

  2019年6月7日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国内新闻

更多>>

国际新闻

更多>>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广告投放 | 报社动态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主办:中国法治观察网 广告投放联络邮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2017 www.faguan365.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中国法治观察网
 技术支持:技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