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法观网-中国法治观察网!
设为首页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社会新闻 教育新闻
财经新闻 体育新闻
娱乐新闻 军事新闻
时事观察 生态环保
健康卫生 法律法规
科技之窗 企业动态 书画艺术
公益行动 房产商情 爱车一族
旅游新闻 历史人文 图文资讯
各地新闻 舆情监测
中华情缘 书画收藏
爆料投稿 联系我们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法律法规 >

我家遭二次强拆,警察看过现场!

时间: 2019-06-06 08:01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
  我家遭二次强拆,警察看过现场!
  南昌市公安局东湖分局董家窑派出所:
  本文通告中央扫黑除恶第15督导组:
  本文通告公安部:
  本文通告江西省公安厅:
  本文通告南昌市公安局:
  本文通告南昌市公安局东湖分局:
  本文通告并请求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监督:
  本文通告并请求全球华人、华裔监督:
  一、郁闷
  没能通过诉讼和报案查明真正的作恶人,作恶人才敢如此放肆!为此,我很郁闷,耿耿于怀。
  我是一个讲信誉的人,我是一个要面子的人,让我吃哑巴亏且颜面扫地,我当然很生气。乙方如此算计、强奸、变造,我不服并给予了我要求全部补正的机会。
  我实名指证、指控南昌市东湖区临江商务区滨江片区改造项目房屋征迁工作分指挥部是黑恶势力。
  二、警察看过现场
  2019年6月3日17时30分,我的社区民警王维民(隶属南昌市公安局东湖分局董家窑派出所)以其手机拨打我的手机,我们通话10分18秒。大概半小时之后,我听到门外有多人在高声说话,话题涉及房屋拆迁,便开门走到操场上,发现社区民警王维民正在对我的四个邻居进行访谈,我加入了进去。
  我家居住的是非成套房。王警官说:“你开门让我看看你家。”于是,我首先开锁,打开了我家的厨房(南昌市东湖区青山南路下沙沟8号1栋1楼107号),我指给王警官看:从楼上下来的两根直径约半尺的、铁的下水道都是直接完整无缺地进入了地下,在1楼没有接口,由此说明本房间的楼上(2、3、4、5楼)为公共厕所,但1楼在楼房设计时就是非公共厕所。我两次将下水道进入地下的切入点指给王警官看,因为有人造谣说我家厨房原先是公共厕所。然后,我又开锁,打开了我家的卧室(南昌市东湖区青山南路下沙沟8号1栋1楼113号),王警官和邻居们都看到:我家的后窗在遭到二次强拆后,木窗已经完全脱离墙体搁在地上,墙根落满了砖头、沙石块。我提高嗓门说:“根据国务院颁布的《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27条:房屋征收应当先补偿、后搬迁。在征收方未与国企房产使用权人和所有权人达成协议、未支付补偿款项、住户未完成搬迁的情况下,我家已经遭到二次强拆,这就是我向公安机关呼救并报案的原因:1、前两次强拆的指使人和实施人分别是谁?2、必须杜绝、防止发生第三次强拆。”
  王警官脸色凝重,未作任何置评。对了,参观我家之前,王警官询问了我女儿的一些情况,我一一作答并告诉他:“自2012年起,我女儿一直在她外公家居住。”王警官还问过:“你为什么与前妻离婚?”我说:“她赌博,在赌场借高利贷,一伙人冲进我家向我暴力索债,把我的头都打破了,(鲜血染红了上衣),还有其他一些原因。2009年1月9日经法院下达调解协议书正式离婚,(双方互不承担自己不知情的对方债务,她声称已经找到了更优秀的男人和称心如意归宿,自愿净身出户),至今十年有余,未再迎娶,主要原因是我有一些权势熏天的仇家,我担心连累人家。”
  王警官再三询问江西省第一建筑有限责任公司的办公地址和电话(备注:我家居住的楼房的所有权属于国企省一建公司,我家拥有使用权),我们告诉他:公司负责人为胡循忠,办公地址在人民公园南门的北京西路的南边的原省建总公司内(君来大酒店对面的一个啥假日酒店的副楼内),我们多次向胡循忠索要其手机号码,其均拒绝提供,他相告的办公室电话能打通但每次都无人接听,于是,我回家取来一张《公示》的复印件,上面有熊明和黄勋的手机号码,熊明是房屋征收方的经办人,黄勋是省一建公司作为被征收方的经办人,他们两人应该都知道胡循忠的手机号码,黄勋一定知道胡循忠的手机号码,该《公示》的主要内容是:“实行先房改再征收”,“对公示无异议的可以向公司递交房改材料,按规定进入房改程序。”落款公章为南昌市东湖区临江商务区滨江片区改造项目房屋征迁工作分指挥部、江西省第一建筑有限责任公司,落款时间为2016年5月16日。
  三、呈请派出所介入的艰难与惊险
  1、我在“江西信访信息系统”看到:江西省省长信箱于2019-4-23 16:27:04将题目为《这份冷血与渎职让我心寒!(简写篇)》、编号为36002019042306045662744的信访件转送江西省公安厅办理,江西省公安厅于2019-4-24 11:30:08转送南昌市公安局办理,2019年5月21日,我签收到落款时间为2019年4月30日、落款公章为“南昌市公安局东湖分局信访专用章”的《告知书》,《告知书》中写“属于本机关按照法定程序办理的事项,依法应直接向董家窑派出所提出”。
  2、2019年5月14日12时27分,我的社区民警王维民(董家窑派出所民警)用其自己的手机157978xxx62拨通了我的手机问:“是黄剑平吗?”我说:“是,您是哪位?”民警王维民说:“董家窑派出所王维民,你现在能来所里一趟吗?”我说:“什么事?”您说:“你的信访件转我这里来了。”我说:“哪一封?内容是什么?”民警王维民说:“《这份冷血与渎职让我心寒!》”我说:“省长信箱已经转省公安厅办理,省公安厅转市公安局办理,然后就没往下转。”民警王维民说:“是的,转市公安局了,我不是办理人,只是你的诉求不清。”我说:“不会呀,那几篇文章里写得很清楚呀。”民警王维民说:“领导吩咐我找你当面谈谈,你有什么诉求。”我简略介绍了一下案情,民警王维民说:“电话里说不清楚,你来一趟好不好?”我说:“好,明天下午3点20左右我去找您,因为我需要准备证据材料。”由于材料没有准备充分,次日,我打电话将见面时间推迟至20日下午,民警王维民同意。
  2019年5月20日15时14时,我如约提前到达,经打听,有人告诉我,社区民警王维民今天值班,于是我来到值班窗口,一位值班人员说:“王维民出警去了,刚走,走了十分钟左右。”于是,我拨打民警王维民的手机,王维民说正在调解一场纠纷,请我等。16时,王维民终于回来了,但他只听我说了三分钟左右(并用一个小型摄像机对我进行了拍摄),又声称要去调解一个纠纷,他说:“今天我值班,有很多事情,你这是大事,要很长时间,你等我。”我追到所门口,他开车离去。17时33分,他回来了,他请我亲自去分局信访科交材料会比他转交更有力。次日,分局信访科周向峰在其办公室当面将《告知函》交与我,并说:“我们已经把所长李秋庆和民警王维民请来并面谈过,你尽快去找他们。”
  2、我在“江西信访信息系统”看到:江西省省长信箱于2019-5-20 17:34:19将题目为《历数黑社会种种恶行的简写篇》、编号为36002019052010053012861的信访件转送江西省公安厅办理,江西省公安厅于2019-5-21 11:30:41转送南昌市公安局办理,2019年5月24日,我签收到落款时间为2019年5月23日、落款公章为“南昌市公安局东湖分局信访专用章”的《告知书》,《告知书》中写“属于本机关按照法定程序办理的事项,依法应直接向董家窑派出所提出”。
  3、2019年5月24日11时21分,我拨通了民警王维民的手机,我说:“分局信访科于21、24日分别向我送达了一份告知书,加盖了公章,告知书中要求我直接向董家窑派出所报案。”王维民说:“怎么会这样?南昌市东湖区临江商务区滨江片区改造项目房屋征迁工作分指挥部是履行本职工作。”我说:“该工程未取得任何正式批文,连名称都是捏造的,没有任何合法身份,没有法律授权和行政机关委托,它哪来的本职工作?电话里一二句话说不清楚,下午我携带材料去找您报案。”王维民说:“下午我要去开会,你星期天上午10点来,我当班。”
  (备注:没有取得正规批文的虚构工程:我在网上搜索到了《南昌临江商务区被指4年未动工》,该文来源于江西晨报,发表时间为2016-05-27 09:48:33 ,根据该文的描述,南昌临江商务区项目胎死腹中已经7年了。在地图上我看到,南昌临江商务区打了阴影,面积很小,只有市面卖出豆腐块的十分之一大,实际位于青山湖区塘山镇地界,精确地址在高新大道1158号,属于青山湖区管辖,距离东湖区下沙沟路起码有八十里,中间镶嵌着整个青山湖,2012年就已停工,这是一个未经科学论证的三拍工程(一拍脑袋决策,二拍胸脯保证,三拍屁股走人),2015年东湖区咋又冒出一个“2015年东湖区临江商务区拆迁项目”?)
  4、2019年5月26日9时47分,我到达派出所,49分,我社区民警王维民来到报案窗口,我说:“分局信访科告知书中要求我直接向董家窑派出所报案。”王维民说:“信访科放屁,这两位都是法律专家,要办案也是治安组办,我是社区民警,没有权力办案。”
  我说:南昌市东湖区临江商务区滨江片区改造项目房屋征迁工作分指挥部没有民事主体资格、没有行政主体资格,其名称未经工商、民政或其他国家机关登记、核准,其私刻公章,非法组建,该部实为“南昌市临江商务区”开发商的化名,该开发商利用区委、区政府、区旧城改造指挥部办公室、区房管局、区征收办等官员的包庇、利益输送及其他暗中支持,称霸一方,驱使低级公职人员充当走卒,垄断东湖区的房屋征收、拆迁、补偿,欺压、欺负、欺骗、祸害群众。“南昌市东湖区临江商务区滨江片区下沙沟征收项目”、“南昌市东湖区临江商务区滨江片区起凤路征收项目”、“南昌市东湖区临江商务区滨江片区董家窑征收项目”等等,骑车出去转一转,我至少亲眼见过十几个这样的牌坊,这些牌坊有些至今犹在,历经四年风雨沧桑,字体的颜色已经不再光鲜。该分指挥部动则组织上百人签名、集会、示威、在留守户门口大小便、拉电闸、停水、带话威胁、强拆等等,使用各种下三滥的手段,各级司法机关应该有很多群众的报案,完全符合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的特征。该分指挥部连起码的合法身份都没有,哪来的职权和职责?而且,该工程未取得《南昌市贯彻国务院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的若干意见》(洪府发[2011]16号)第四条罗列的批文、证明和材料,没有成立的依据,单位名称纯属捏造。通常,区政府会确定区房管局为“房屋征收部门”,区征收办(全称为南昌市东湖区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办事处)为“房屋征收实施单位”,无论如何也不可能会委托一个无起码的合法身份、连名称都是捏造的部门来充当“房屋征收实施单位”!!
  法律专家甲说:“区政府临时委托南昌市东湖区临江商务区滨江片区改造项目房屋征迁工作分指挥部征迁。”我说:“拿出委托书给我看。根据江西晨报的报道,南昌临江商务区工程其实是青山湖区的工程,不是东湖区的工程,2012年就已停工,这是一个‘三拍工程’,即:一拍脑袋决策,二拍胸脯保证,三拍屁股走人。”法律专家甲说:“这些材料你都是从哪里得到的?”我说:“网上。”法律专家甲说:“网上的东西能信吗?”我说:“江西晨报的署名文章,怎么不可信?!”法律专家甲说:“不跟你谈了,网上的东西不能信。”他借机溜进了对面“民警休息室”,我没来得及观看并记录其警号。
  王维民用一架小型录像机对准我拍摄,10时07分,王维民说:“我要出去接警。”我说:“你怎么这样,又要出去接警?”王维民指着法律专家乙说:“他会接待你。”不待我再说话,王维民开溜了。法律专家乙胸前的警号是014185,有人称他姓庒(音,也许是张,或章),事后经我到民警公示栏前再三核对,董家窑派出所无人是这个警号,他应该是分局或市局的法律专家,他说:“我不是专家,你可以构思疑难问题,并等待王警官归来。”我说:“王警官指令你接待我。”他说:“王警官不是我的上级,他无权指令我,是他辖区的事情。”我说:“那你刚才为什么不说?”他说:“我上楼去拿一个茶杯。”我说:“你可别不回来!”他应该是去同值班的所领导交流意见,不久,他回来了,我说南昌市东湖区临江商务区滨江片区改造项目房屋征迁工作分指挥部私刻公章并出示加盖了其公章的《公示》的复印件给他看,他说:“今天我值班,我可以跟你聊聊天。我给你指两条路:1、区政府非法授权,你可以提起行政诉讼。2、继续向你的社区民警王维民反映。”我说:“你刚承认自己值班。”他说:“我只负责接待,我把治安警叫过来。”他问旁人:“今天哪个所领导值班?”旁人说:“不知道。”他拿起电话话筒,另一只手准备拨打电话,但他犹豫了一下,又放下了话筒,说:“不需要重复受理,重复核查。”他说:“你可以继续找王警官(指我的社区民警王维民)。”我说:“你们又推来推去。”他没再回应我的话,默默走进了“民警休息室”。
  11时31分,我拨通了所长李秋庆的手机,但无人接听。11时34分,我再次拨打,有人应答并承认自己是李秋庆同志,我说:我是黄剑平,省长信箱二次将我的信访件转送省公安厅办理,省公安厅二次转市公安局办理,市公安局二次转东湖分局办理,分局信访科于5月21日、5月24日向我送达了二份《告知书》,《告知书》中均写:“属于本机关按照法定程序办理的事项,依法应直接向董家窑派出所提出”。
  李秋庆所长说:“你是下沙沟拆迁的,对吧?你星期一再来吧。”我说:“我现在在派出所。”李秋庆说:“你找一下值班的所领导。”我说:“他们都不知道值班的所领导是谁。”李秋庆说:“我会给所里打一个电话,今天我休息。”说到此,他挂了电话。
  这时,王维民已回来了,我告诉他与专家乙交谈的情况和与李秋庆所长通话的情况,王维民表示愿意听我说,王维民很仔细地查看了分局信访科的告知书,我把我家卧室后窗遭到第二次强拆的照片出示给他看,并说:“根据国务院颁布的《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27条,‘房屋征收应当先补偿、后搬迁。’在没有签订补偿协议、没有先补偿、我家没有搬迁的情况下,任何单位无权强拆我家房屋,但我家后窗已经遭到了二次强拆,第一次只是用挖掘机换上直径半尺的钻头对准木窗的左下角钻了一下,木窗的下半部脱离了墙体,上半部尚依附在墙体上,2019年3月31日,南昌市东湖区贤士湖管理处长巷村二组组织二个民工对我家后窗进行了二度强拆,清除了堆埋后窗的拆迁垃圾,彻底将后窗卸了下来,我发现时赶紧制止了他们,其一报给我二组组长胡玮娜的手机号码,我打过去,她说她不在附近,明日来看,她请示书记后,打电话命令二个民工停工回家,二个民工说自己是南昌县蒋巷人。”
  我继续说:根据南昌市东湖区旧城改造工作指挥部综合协调工作部回复省委、省政府的信访转办件,该部不同意我提出的“三方协议”,力主按“虚拟房改”与“预兑付”的方案征收。为了各自的利益,这其实是一场三方混战,要制胜,三方都必须依法博弈,不能雇佣黑社会,不能对对手进行污名化。谁都不跟我签协议,连协议书的样稿都不给我看,更别谈给我钱。根据我了解到的情况,没有1户真正拿到了预兑付款项的现金或转账。很多住户为了拿提前搬迁奖自己搬出去了,然后年复一年地等待那个馅饼掉进嘴里。黑社会引诱已搬迁户群起攻击留守户和省一建公司。四年多了,我每天如履薄冰、胆战心惊,邻居老刘说(2019年)10月份(有人又要雇佣黑社会)强拆,您是我社区民警,我拿您当兄弟、当亲人,拜托您给传个话:给我留一条活路,行吗??
  (插入备注:2019年5月31日,有一辆小型的挖掘机和三个民工将挖开的豁口再次合拢,即:第二次对我家后窗实现了堆埋。至2019年6月6日止,有人在我家后窗外重新砌起了一道围墙。)
  社区民警王维民说:“我不收你的材料,你明天交给所长,他让我收我就收。”
  5、2019年5月27日10时17分,我到达董家窑派出所李秋庆所长办公室,我说:“省长信箱二次将我的信访件转送省公安厅办理,省公安厅二次转送南昌市公安局办理,”李秋庆所长打断我说:“你到外面等一下。”我的社区民警王维民紧随我后走了进去。
  因屋内有几个女人,我以为李秋庆所长有私密事,遵令退了出来,我听到李秋庆所长说:“王维民,正好,你来了,关门。”
  大约十几分钟后,社区民警王维民出来了,我问:“所长怎么说?”王维民说:“他让我带你到社区去调查清楚。”我说:“社区?居委会吗?”王维民说:“是。”我说:“去居委会干什么?”王维民不语,我又问,他说:“我只是一个社区民警。你的身体是否有什么疾病?”我生气地说:“没有。”王维民说:“你别冲我来呀,好好好,我走!”我马上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赶紧说:“对不起,对不起,你没有向所长转达我的诉求吗?”王维民说:“我说了,他不听。你知道公安机关的职责吗?(你有些强人所难。)(备注:我自然知道,所以有二条诉求是‘商请’。)”
  我于是翻开打印稿,逐条将诉求解释给王维民听,这时,李秋庆出来说:“带他到社区去!”王维民说:“他不去。”我说:“到社区去干什么?”李秋庆说:“我们都想搞清楚,你是否有什么疾病?你写文章天马行空。”我说:“人民日报的人民网发表了我写作的185篇文章。”李秋庆说:“你拿人民日报给我看。”我说:“在网上,我调给你看。”李秋庆说:“网上的东西哪能信?”我说:“我不去社区,我没有神经病。”李秋庆说:“你有神经病,我们要对你进行强制治疗。”我说:“根据《精神卫生法》,你没有这个权力,你已经说出来了,我要告你诽谤。”李秋庆厉声喊:“来人,把他送去强制治疗。”我说:“好了,我不跟你说了。”赶紧走下楼,到了1楼地面,有二个穿便衣的小青年追了上来,喊:“别走。”其中一个抓住了我的一只手,我继续往外走,走到院门口,正好有一个身穿警服的人迎面走来,问:“干什么?干什么?”但他仅仅是问问而已,往里走了。抓住我的手的小青年说:“到底怎么样?要不要抓住他?”这时,我看到王维民跟了过来,说:“那是我的社区民警,你问他。”王维民没有说话,小青年松开了手,我赶紧走远了,王维民在身后喊:“黄剑平,我们谈谈。”我回头喊:“不谈了。”
  四、谢天谢地
  1、谢天谢地,董家窑派出所终于开始调查了。
  2、从2015年至今,4年多,我多次报案与呼救,但董家窑派出所一直冷血、围观与渎职,其中的详情,见至今处于发表状态的以下文章中的记述:《南昌:房屋征收指挥部撤销半年后再次公开寻衅!》、《商请南昌市某征迁工作分指挥部不要寻衅滋事》、《南昌:董家窑派出所民警私放现行犯》、《求救:南昌:董家窑派出所夜班刘作明等人中断接处警》、《峰回路转:南昌:董家窑派出所已经接收报案材料》、《南昌市经侦支队吴磊的意见大错特错》、《此致南昌市公安局纪检组监察室的三段话》、《事发江西:一个黑社会案件的举报信》、《南昌:董家窑派出所在办理涉黑案中如此枉法》、《善不当道恶肆虐:举报所长李秋庆枉法并挟私报复》、《举报所长李秋庆枉法并挟私报复(简写篇)》、《南昌:善与恶的角斗,是此消彼长的关系!》、《罗国平的带话将我吓得夙夜难眠 》。
  备注:根据我的回忆,董家窑派出所李秋庆所长有一次当面看过我写的举报信后问:“这封信可以留给我吗?”我说:“可以。”李秋庆所长问:“你不承认、不认可南昌市东湖区临江商务区滨江片区改造项目房屋征迁工作分指挥部的合法性、正当性,对吗?”我说:“对。”但是,他接听了一个长长的电话后,态度马上发生了巨变,大谈特谈拆迁的好处。
  五、危害与乱象
  1、在2015年至2019年期间,长巷村二组、下沙沟路、香江家具城及毗邻村庄、起凤路、董家窑路、佘山路、新货村等处的农房及其附属物,大大小小有十几个村庄的农房被强拆了,农民们至今流离失所、无家可归。
  根据我早已公开发表了的《强拆追踪之十九:敲骨吸髓、大发民难财的都有谁?》一文中的记述,(长巷村二组给我看过三份拆迁档案),1、档案袋中没有收款收条、转账单据或其他凭证,可视为三年多过去了,农民们(被征收户)至今没有实收货币补偿款。2、除第一户外,其他户主和分户主均未填写其手机号码,其身份证复印件全部模糊不清,除个别头像有一点模糊的影像,绝大多数的头像全黑。故这些征收档案严重涉嫌造假。3、货币补偿的单价低得出奇:接近一千元每平方米。同地块的商品房的购置价约为一万七千元每平方米。
  动迁时向农民灌输“又得钱又得房”、“拆一还一”的安置方案,但协议书中没有明确写上这一句,三年多过去了,农民盼望中的回迁房连影子都没有。农民们上当了尚不自知,农民们哪做过生意,签过合同。他们哪知道每一条、每一句都要在协议书中写明。“又得钱又得房” 、“拆一还一”的安置方案以先入为主的方式,在他们的脑海里已经形成了思维定势,如果贤士湖管理处及长巷村以协议书为依据拒绝提供回迁房,农民们连哭都不知道向哪里去哭!
  协议书中,有意遗漏了应该给予农家宅基地的补偿。
  2、省一建公司位于下沙沟的四栋楼,三栋已遭强拆,一栋已遭严重破坏(我家居住的这一栋)。
  抢拆:2019年3月31日,有人组织三台挖掘机(换上钻头)对我家对面的1栋6层楼进行了冒雨抢拆,它是省一建公司位于下沙沟的第三栋遭到强拆的楼房,它现在已经被彻底夷平,连拆迁遗留物都被运走了。而且,这事发生在我连续发表了《南昌:东湖区政府预备强拆,救命啦!》、《南昌市东湖区旧改指的答复难掩其违法性!》、《南昌东湖区旧改指等单位经济犯罪的实名举报信》、《此致南昌市公安局:关于向经侦报案的说明》、《喊救命也没用,强拆又来袭!》《此致南昌市公安局纪检组监察室的三段话》、《南昌市经侦支队吴磊的意见大错特错 》等文章之后,何其嚣张、狂妄!
  (备注:这栋楼的背后正在进行地铁4号线上沙沟地铁站的施工,其已征用干休所、糖果厂等大片土地,为了抢先购置、霸占、倒卖地铁工程规划内的土地,黑恶势力不惜使用各种手段。)
  违反房改自愿原则:经本人考证,南昌市的多份规范性文件中规定:房改本着住户自愿的原则,由住户自主选择。但是,黑恶势力要求“先房改后征收”,请问:哪条法律规定必须“先房改后征收”?
  胁迫:2019年年前,省一建公司胡循忠(法定代表人)当面告诉我:针对下沙沟地块的房屋和土地,公司未与任何单位签订征收协议。根据我与他的多次面谈,他遭受到了黑恶势力的严重胁迫、挟裹,说了一些违心的话(比如宣传“预兑付方案”),办了一些违心的事(比如雕刻新公章、编造假的住户名单并公示),但他还是坚守住了底线,因为他明确告诉我:有人收集来的、住户申请房改的材料,他被迫全部违心接收,但他至今没有呈报、无意呈报。
  使用多种下三滥的手段:黑恶势力多次组织签名、集会、群访、拉电闸、停水、在留守户门口大小便、带话威胁、强拆等等。
  诈骗:根据我的走访调查,没有证据证明有住户得到了预兑付的现金或转账,把住户骗得自主搬迁了了事,然后捏造:省一建公司和留守户不同意房改导致已搬迁住户得不到预兑付款、提前搬迁奖、后期余款,引导已搬迁住户群起攻击省一建公司和留守户。利用群众斗群众,这是该部的拿手好戏并屡试不爽。最多的时候,我家对面的操场上站满了人,起码有一、二百人,他们不停地鼓噪、示威。
  2018年3月,其强拆我的邻居胡名权家的农房时,趁机、顺带强拆了我家居住的这一栋的附属物(围墙、车棚等),对我家的后窗进行了顺带强拆,其以挖掘机抓斗为工具,运输了五百立方米左右的房屋拆迁垃圾倒进围墙内,堆了二层楼那么高,完全埋没了我家的后窗。
  二度强拆:2019年3月31日,南昌市东湖区贤士湖管理处长巷村二组组织二个民工对我家后窗进行了二度强拆,清除了堆埋后窗的拆迁垃圾,彻底将后窗卸了下来,我发现时赶紧制止了他们,其一报给我二组组长胡玮娜的手机号码,我打过去,她说她不在附近,明日来看,她请示书记后,打电话命令二个民工停工回家,二个民工说自己是南昌县蒋巷人。
  强词夺理:强拆、寻衅滋事,肇事者自然是不占理的,但人家自己不觉得理亏,相反,《南昌市东湖区贤士湖管理处办理黄剑平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中反问我(受害人):“不能提供拆除公司作业时损坏的照片或录像等相关证据(其他证据材料),如何证明是拆除公司造成的损坏?”由此可见,“被告”承认我家房屋、我单位建筑物及附属物遭到了损坏,但就是极尽抵赖之能事,不承认是自己所为,也不承认是拆除公司所为,我只想反问一句:莫非是我自己造成的损坏?不对,我自己没有挖掘机,我想造成也造成不了。2018年3月3日至15期间,现场只出现过一台挖掘机!
  当面威胁:2019年3月29日上午,南昌市东湖区旧城改造指挥部第5分指挥部罗国平主任和承包拆迁的民工老板(据说是南昌县蒋巷人)进入我家两间房内,专程现场查看卧室后墙遭到强拆之破坏情况及窗外堆埋情况,罗国平与我讨价还价一番后,放出狠话:“村里最多给你一万元赔偿,等法院判你还得不到这么多钱,村里有很多流氓,你若不答应,村里会叫一伙流氓打你一顿,到时候你都不知道是谁打的!”民工老板在一旁复述了这句狠话。我当时很淡定、很镇静,其实心里害怕极了:我乃凡胎肉体,一顿围殴,说不定小命就没了,谁能救救我?
  变造协议书:根据已经发表并至今处于发表状态的《遭强拆的受害人草拟的补正协议书(第三稿)》的记载,2019年4月3日,我黄剑平(二审上诉人)与南昌市东湖区贤士湖管理处(二审被上诉人)签订了一份协议书。乙方拿去其单位加盖公章的过程中对协议书进行了变造、加塞,我是用自带的蓝色圆珠笔签名并书写日期,现在我发现,我拿到手的协议书的原件上,我的签名和书写的日期变成了黑色,我接收壹万元人民币现金后同意撤诉,其他事项是加塞、变造进去的,注意:壹万元人民币现金只是撤诉的对应补偿,乙方的加塞和变造,令我很生气。我是一个讲信誉的人,我是一个要面子的人,乙方让我吃哑巴亏且颜面扫地,我当然更生气。而且:1、乙方原本是一个侵权人,而在变造后的协议书中,乙方却变成了扶危济贫的救济行为,这种华丽转身不符合事实。甲方是依法维权、依法博弈,甲方不是乞丐,不是乞讨,变造后的协议书没有满足甲方对人格、尊严的起码追求。2、协议书第三条条文前后矛盾。3、乙方很吝啬以致甲方连起码的损失都没有找回(显失公正)。4、协议书中存在三处笔误。5、双方的协商不够充分,审判长胡少林拒绝讨论我草拟的协议书草稿,他说:本次调解不谈事实和理由。6、协议书的第一条我在审阅乙方提供的协议书的草稿时默认过,现在回头看,颇觉不妥。协议书的第二条原本是“本协议签订后,黄剑平应立即申请撤销{2018)赣7101行赔初24号、(2018)赣7101行初1131号、(2018)赣7101行初1132号}三个案件的起诉。”,现在变更成了“本协议签订后,黄剑平应立即申请撤回(2019)赣71行终76号、(2019)赣71行终108号、(2019)赣71行赔终2号三个案件的上诉。”协议书第三条后文是乙方拿去其单位加盖公章的过程中加塞形成的,协议书的题目也是乙方拿去其单位加盖公章的过程中加塞形成的。在审阅协议书草稿时我说过“第三章、第四章全删掉”。7、综上,乙方如此算计、强奸、变造,我不服并给予了我要求全部补正的机会。8、甲方一直不同意、不承认转入上诉程序。9、法官助理杨勇的签名完全没有“杨勇”两字的字形,提示他非常心虚、焦虑、无奈。三份行政裁定书上加盖的法院公章会反光,上面只有合议庭组成人员的署名而无签名,由此提示法院公章是伪造的,裁定书不符合法定格式、不能满足我对司法公正及依法治国的追求。
  5、非法倒卖土地使用权
  根据第《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8、9条和《城市房地产管理法》第6条,出于公共利益的工程(军事、能源、市政等工程)才可以征收土地和房屋。但是:
  南昌市东湖区贤士湖管理处长巷村二组原址围墙出口处,于大概半年前,曾经悬挂过一块精致的招牌,上写:江西建工集团公司承建中金公司宿舍楼项目部。几个月之后,该招牌又消失了,原因不详,但有一点是可以明确的:该地块的征收其实出于非公共利益工程的征收,即:起码可以证明:此地块的征收不是出于地铁4号线的建设或施工之需要,不是出于“南昌市东湖区临江商务区滨江片区地块(下沙沟)旧城(城市棚户区)改造项目”之需要,而是东湖区政府在未经市政府知情和批准、未经市财政局过账、未经市国土资源局和市城乡规划局染指的情况下,将通过骗拆、强拆整出的净地直接卖给中金公司做宿舍楼,构成了非法转让、倒卖土地使用权罪。
  6、频繁伪造公文、伪造印章、伪造裁判文书
  黑恶势力只手遮天,祸害一方的同时,频频将法律、审判规则、法院、公安等国家的脸面踩在脚下,肆无忌惮地伪造印章、伪造公文(含区委区政府公文、裁判文书和其他法律文书),插手、干扰、操纵司法机关的正常工作,详见处于发表状态的《无签名、假印章,这种裁判书等同赤裸裸地欺骗原告!》、《遭强拆的受害人草拟的补正协议书(第三稿)》、《法院庭院长必须对四类案件进行监管》、《南站派出所拒绝接受报案的理由很矫情(简写篇)》、《南昌: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的报案信五封》、《南昌东湖:无批文征收并以寻衅滋事的方式动迁》、《南昌市东湖区旧改指的答复难掩其违法性!》等。
  7、涉及罪名:(1)、故意毁坏财物罪(《刑法》第275条)。(2)、诈骗罪(《刑法》第266条)。(3)、非法转让、倒卖土地使用权罪(《刑法》第228条)。(4)、伪造公文、伪造印章罪(《刑法》第280条)。(5)、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和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刑法》第294条)。
  六、涉黑案件的反馈信息必须详细填写核查过程和认定结论
  《涉黑涉恶犯罪举报线索办理工作规范》
  第三条 本规范适用于南昌市公安局东湖分局各所、队、科、室。
  第四条 分局设涉黑涉恶犯罪举报中心,举报中心设在分局扫黑办,及时受理处理犯罪举报线索。举报中心的主要职责是:负责涉黑涉恶犯罪线索举报的受理、转办、督办、奖励;及时办理、反馈上级扫黑办转办的举报线索。
  第五条 各所、队、科、室负责本单位业务范围内的 涉黑涉恶犯罪举报线索受理、上报、核查、反馈工作。
  第七条 举报人通过电话、微信、微博、信件和来人等方式,对包括公安机关未掌握的涉黑涉恶犯罪线索进行举报,公安机关应当及时受理,不得拒绝、推诿。
  第八条 各单位对接到的涉黑涉恶犯罪举报,应立即上报举报中心,举报中心接报后进行登记,对重大紧急线索,接报单位按边核实、边报告原则处置。
  第十条 举报中心对受理的犯罪举报线索,应及时转交所属相关单位办理;对上级扫黑办转交的线索经核查不属于本单位管辖的,应当立即报告处理。
  第十一条 承办单位接到举报中心转办的犯罪线索后,应立即报告单位领导,迅速开展调查工作。
  第十二条 承办单位应在接收线索后,20日完成线索的核查工作,经主要领导审批后书面反馈举报中心。特殊情况按批转意见时限反馈。因故不能按时办结并反馈的,应及时申请延期。
  十三、反馈信息应该真实、全面、准确
  1、查证属实的,应详细填写查证情况,包括核查过程、犯罪事实、工作战果等;
  2、查证不属实的,应详细填写核查过程和认定结论;
  3、无法核查的,应填写无法核查原因;
  4、对暂时不能核查清楚的应先反馈初步情况,并及时续报。
  十四、对于需要回复举报人的,承办单位应在举报线索办结后填写办理回复送举报中心,由举报中心分管局领导审核后向举报人回复。
  第十五、对可能引发关注或炒作的重大举报涉黑涉恶线索,举报中心要与核查单位指定答复口径,送审后回复或发布。
  第十六条、举报中心要定期对犯罪举报线索的受理、办理情况进行统计、分析,及时通报工作情况,对工作中的问题要加强指导、督促整改。
  第十七条、举报中心负责分局涉黑涉恶犯罪线索奖励工作,对向公安机关举报线索经查证属实并侦破案件的公民或单位,按照《南昌市公安局东湖分局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举报涉黑、涉恶犯罪线索奖励办法》规定执行。
  第十八条、承办单位和民警在工作中表现突出、成绩显著的,根据分局有关规定予以奖励。
  第十九条 对查否的同一举报线索被上级或其他部门查证属实的,实行责任倒查,属敷衍塞责、办理不力的,严肃追究相关人员责任,造成严重后果的,依规追究纪律责任,构成违法犯罪的,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第二十一条、本规范由南昌市公安局东湖分局涉黑涉恶犯罪举报中心(即分局扫黑办)负责解释。
  第二十二条、本规定自印发之日起施行。
  》》》》》》东湖区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
  六、诉请
  综上,我实名指证、指控南昌市东湖区临江商务区滨江片区改造项目房屋征迁工作分指挥部是黑恶势力,真诚地请求公安机关参照以上《工作规范》严格办理本文中罗列的涉黑涉恶犯罪举报线索。
  此致
  敬礼!
  黄剑平、
  13207098682、[email protected]
  2019年6月6日。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国内新闻

更多>>

国际新闻

更多>>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广告投放 | 报社动态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主办:中国法治观察网 广告投放联络邮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2017 www.faguan365.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中国法治观察网
 技术支持:技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