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法观网-中国法治观察网!
设为首页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社会新闻 教育新闻
财经新闻 体育新闻
娱乐新闻 军事新闻
时事观察 生态环保
健康卫生 法律法规
科技之窗 企业动态 书画艺术
公益行动 房产商情 爱车一族
旅游新闻 历史人文 图文资讯
各地新闻 舆情监测
中华情缘 书画收藏
爆料投稿 联系我们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法律法规 >

还有王法吗?对协议有异议,就要把她关进看守所

时间: 2019-05-03 21:22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
  协议达不成,就把人关进看守所,湖南常德安乡县公安局任性乱作为

  我是湖南常德安乡县城关镇村民宋崇贵,2019年3月1日,我收到了一份时隔一年的2018年3月8日安乡县公安局对我爱人的《拘留通知书》,我妻子许元珍现被关押于常德市看守所。我突然之间茫然失措。我妻子的案件已经时隔一年了,为什么又被关进看守所?
  2019年2月,我妻子许元珍只是去了一趟北京探亲几天。2月23日,许元珍在回家的火车上,竟然莫名其妙的被控制,后被乡维稳领导带回,随后送进了常德市看守所。
  我来到了湖南省公安厅反应我们的情况,公安厅的接待人员通话、查询了很久后说:你妻子2018年3月8日的案件已经撤销了,现在他们又在重新立案,至于他们给你的家属通知书,可能是送错了……。
  2019年3月14日,安乡县公安人员又给我送了一份2019年2月21日的《拘留通知书》要我签字,但签字日期必须填写2019年3月1日,我犹豫疑惑不已,怎么又送来一份2019年2月21日的《通知书》?…… 办案人员对我说:“没办法领导要我们这么做,你必须签字,否则对你们不利”。 我不得不按他们的要求签字。忽然之间我感到好可怕,公安机关的法律文书制作日期竟然可以随意修改。
  2019年2月21日的通知书改为3月1日签收就合法吗?
  2019年2月21日被拘留,3月1日送达家属,也远远超过了法律规定的24小时啊!【《刑事诉讼法》?第八十三条规定:?公安机关拘留人的时候,应当在拘留后二十四小时以内,通知被拘留人的家属】。
  还有王法吗?我妻子许元珍对年前的协议有异议,就要把她关进看守所
  2018年12月28日至29日,安乡县政法委书记吉海波召集信访局、国土局等相关领导在安乡县信访局二楼与我们协商解决信访问题,领导认为只宜补偿13万另加一套安置房。我妻子许元珍提出被以放火罪非法关押八个多月的事,信访局张明星表示从司法求助、信访救助方面为其解决7万元,共计20万加一套安置房。
  协调会确定的这套的方案尽管很低,我们也不想再受苦受累而决定选择退而求其次,但他们要求分两年付清,只是口头表述,又不愿意打条子(立字据)。我们担心他们言而无信,并且对我们依法依规提出的相关诉求也不予理睬,因此,协议没有达成 。
  【详见《刑事侦查卷(三)第236-238页》2018年12月29日《关于安乡大道拆迁户许元珍夫妇接访情况说明》】
  殊不知由于此协议未达成,刚刚过完年,我们就招来了无妄之灾----许元珍被以莫须有的罪名(敲诈勒索、寻衅滋事罪)关进了常德市看守所。
  由于我妻子患有严重的高血压,2019年4月4日,我到安乡县人民检察院询问案件情况,我希望检察院能够变更强制措施,让我妻子能够回家治病,但没有得到答复。
  时至今日,我妻子许元珍已经在常德市看守所被关押两个多月了,我再次要求取保候审的请求,依然不予批准。

  草菅人命,视法律为儿戏,该案“先定罪、后立案”居然是为了“杀鸡儆猴” 该案完全违反《刑事诉讼法》的程序规定

  案卷材料显示:由于安乡县被湖南省定为信访重点县,2019年2月20日,安乡县政法委书记吉海波与县长吴兴国及公、检、法相关领导,在政法委二楼召开会议。【详见《刑事侦查卷(三)第216-222页》】
  会议要求公、检、法需全力配合,对信访人许元珍以寻衅滋事、敲诈勒索定罪,对安乡县信访人起到震慑作用。
  2019年2月21日对许元珍再次作出拘留决定书。并对其进行网上追逃。
  由于2018年3月8日的许元珍强加的“寻衅滋事案”监视居住期满,2018年9月7日已经撤销。许元珍已经依法享有了自由活动权。
  2019年2月19日,许元珍探亲至北京,由于太累,没有去任何信访部门,也准备不再上访了,于是将先前遗留在北京的物品打包邮寄回家。可是,由于安乡县公安局为了找到人而对许元珍进行了网上追逃,2019年2月23日,正在从北京回家的许元珍在石家庄车站被抓获。

  从案卷材料2019年2月20日《会议记录》可以看出,该案的目的是为了“杀鸡儆猴”,是违背国家法律精神的

  (1)信访局张明星要求“先打击拘留,再与其谈价,如不愿意,先治安拘留再定刑”
  (2)政法委吉海波:“先谈,一旦谈崩,立即打击拘留,从快从严”
  (3)公安局长任立:“政法委牵头,公、检、法、信访部门确定案件标准,由信访、公安、深柳镇提供证据,此案快侦、快结、快审、快办、大肆宣传,在整个安乡信访起到震慑作用。”
  (4)检察院彭晋刚:检察院全力配合,坚决打击“敲诈勒索政府”的违法犯罪行为。
  (5) 法院:主张以寻衅滋事、强拿硬要定罪。
  【详见《刑事侦查卷(三)第216-222页》】

  许元珍一直以来都没有向安乡县官员索要过一分钱,却被恶意污蔑为强拿硬要,寻衅滋事。
  这完全是栽赃陷害

  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冤案,本案当事人许元珍明确表示,一直以来都没有向安乡县政府任何官员索要过一分钱,但却被维稳人员无中生有的恶意陷害为索要5000元,而被迫给付了2000元,并被恶意污蔑为强拿硬要,寻衅滋事。许元珍上访从没有邀集他人却被认为串联他人上访,且案卷材料也没有证据证明许元珍邀集了他人上访,地方维稳官员为打击报复信访人,真的是无所不用其极。在此请求检察机关与当事人核实并与证人对质。

  最高法早就指出: 拆迁户举报上访不构成敲诈勒索,拆迁补偿款不能认定为敲诈勒索款
  (详见最高法:拆迁户举报上访不构成敲诈勒索罪-案例精选-陕西法帮网 http://sxfabang.com/a/news/2016-3-6/631.html

  房屋拆迁补偿等救助款是不能认定为强拿硬要的敲诈勒索款的。但本案证据材料大部分都是维稳人员指责信访人拿了多少补偿款、救助款之类的证言,并且含有很多恶语中伤的不实之词。有专家指出:近年来,地方政府为“维稳”需要,动用公安司法部门以所谓“敲诈勒索罪”追究相关人员刑事责任的事件被认为是一种新类型冤假错案的炮制方式,引起法学界和律师界的高度关注。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洪道德认为,一般来说,敲诈勒索总是要对被害人及其亲属的生命、身体自由、名誉等进行威胁,政府机关非自然人,不存在“生命、身体自由”等;政府机关天然要接受公民的批评与监督,损害名誉也无从谈起。
  所以,敲诈勒索罪应该不存在于国家机关和个人之间。洪道德认为,国家机关实际上是不可能被敲诈的。“如果国家机关行使权利和履行职责都没有错误,就应该不会怕民众上访和各种要求。
  本案中,当事人许元珍作为一个底层百姓,一个体弱多病的民妇,是不可能对强大的安乡县人民政府构成威胁从而强拿硬要,敲诈政府的。依据我国《信访条例》及宪法的相关规定,信访权利是法律赋予公民的一项权利。政府对许元珍房屋拆迁补偿的给付行为均经过集体研究,并不属于“精神恐惧,不得已而交出财物”。

  许元珍没有任何敲诈勒索、寻衅滋事行为。

  (1)本案所有证据材料均无法证明当事人许元珍有敲诈勒索、寻衅滋事行为。其所谓与他人在北京“打横幅”的图片【刑事侦查卷(二)第171页】,横幅上面许元珍的名字是其他信访人顺便打印上去的,当事人许元珍不在现场,也不知情,后来许元珍听说后还责怪过那人未经他人允许就把名字印上去。且案卷材料中也没有证据证明许元珍在现场。
  (2)公安机关将《信访人网上投诉的情况登记表》之类与本案毫无关联的证言列入犯罪证据,难道信访人网上投诉也是犯罪吗?
  (3)本案证据材料还罗列了一批所谓北京市公安局的《训诫书》,该《训诫书》没有训诫人签名,也没有被训诫人签名,当事人许元珍从来没有收到过此类《训诫书》,依常理《训诫书》只能是交给被训诫人,而该《训诫书》的来源显示是由安乡县信访局提供,可见该《训诫书》并非针对信访人许元珍的。同时,该《训诫书》内容只是一份宣传资料, 不能证明信访人许元珍在北京有扰乱公共秩序的违法犯罪行为。也没有北京市公安局移交给安乡县公安局的案件移交手续,而信访人许元珍却有北京市公安局出具的《政府信息不存在告知书》证明许元珍在北京没有违法行为。

  (4)安乡县信访局提供的《许元珍夫妇上访登记情况表》表述许元珍“非访”,“非访”即非正常上访, 非正常上访并不等同于非法,法律上根本就没有”非法上访“一词,纵观全案证据卷,没有一份证据能够证明许元珍有任何违法行为。

  本案安乡县公安局《起诉意见书》声称当事人许元珍系累犯,这完全是一种故意加害行为
  ----- 将一件微不足道的的小事无限放大,多次反复惩罚并上升为刑事案件

  ???? (1)许元珍、宋崇贵夫妇系安乡大道工程的被拆迁户,因安乡县国土局用宋崇贵的身份证复印件办理的专项拆迁补偿银行储蓄卡被安乡县移民局据为己有,并多次利用该储蓄卡冒称宋崇贵的签名取款、转帐。宋崇贵去移民局讨要说法,与移民局局长丁志安、熊志宏发生争执,情急之下,妻子许元珍将携带的两瓶矿泉水拿出声称要同归于尽。此举被丁志安、熊志宏诬指为许元珍携带两瓶汽油放火,2014年1月20日,当事人当天被报复拘留五天,
  (2)事隔近九个月之后的2014年10月17日,安乡县公安局又以此事对许元珍人无端刑事拘留14天,后因无事实证据,检察院不批捕而释放。但安乡县公安局又对当事人非法监视居住长达8个多月。(违反法律规定的六个月期限)。
  ??? (3) 2015年6月2日,当事人许元珍主动到深柳派出所要求获取解除监视居住文书时又被民警控制,再次以此事刑事拘留。侦查起诉机关以伪造的“两个饮料瓶照片”为证据,在没有案件关键证据“足以燃烧的汽油含量鉴定书”等证据的情行下枉法起诉,许元珍被无辜关押8个月零12天后。2016年1月25日被法官索要当事人签名的两份空白纸后取保释放。2016年1月27日被安乡县法院枉法判决八个月零12天。
  (4) 2018年3月8日,安乡县公安局再次以此事认定当事人许元珍为“寻衅滋事罪”而监视居住6个月直至2018年9月7日解除监视居住。

  ?? 以上事实清楚的表明许元珍的“放火案”是对许元珍恶意设立的假案,是一个被无限放大而多次报复拘留,最后又上升为刑事案件而判刑的典型冤案。

  许元珍对此放火案案一直不服,即使该案被省高院驳回,申诉人依然享有向最高人民法院的申诉权。申诉人去北京最高法院申诉依然受法律保护。

  ?? 一个人被无辜定罪判刑,这种齐天大冤给当事人许元珍造成的是极大的精神伤害,是一个人一辈子的痛苦,为洗清冤屈,许元珍奋力申诉和控告是无可厚非的。同时,许元珍一直以来都是举报安乡县政府领导违规超范围拆迁,将不在湖南省审批的征地红线图内的许元珍夫妇房屋强拆以及安乡国土局用宋崇贵的身份证复印件办理的专项拆迁补偿银行储蓄卡至今被霸占不给我户,并多次利用该储蓄卡冒称我的签名取款、转帐等违法行为。
  ?
  许元珍只是外出坐了一趟火车,就被认定为寻衅滋事,安乡县公安局任性乱作为

  2019年2月19日,许元珍去北京尚未去任何部门,并且为避免误会,主动联系安乡县驻京办人员自己回家,居然被安乡县公安局的《起诉意见书》认定为“犯罪嫌疑人许元珍于2019年2月19日再次到北京非访上访”。足见安乡县公安机关某些人对当事人许元珍的诬陷程度是何等卑劣。
  2019年2月21日,安乡县公安局又再次以此事认定当事人许元珍为“寻衅滋事罪”而将许元珍关押于常德市看守所。所谓“缠访闹访” “非法上访” “强拿硬要” “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等等都是恶意强加给当事人的诬陷之词。

  以上事实清楚的表明本案是被恶意设立的假案,是典型的冤案。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国内新闻

更多>>

国际新闻

更多>>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广告投放 | 报社动态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主办:中国法治观察网 广告投放联络邮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2017 www.faguan365.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中国法治观察网
 技术支持:技术部